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章 马格恩之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章 马格恩之战

攻击阵地的时候如果没有足够的炮火支援的话,单凭步兵冲锋是种需要付出极大伤亡的方式,尽管ri本人把这种决死冲锋归为武士道将jing神力量发挥到最大,可是ri本人也极为重视炮火掩护的,他们绝不会在炮火shè程之外进行决死冲锋。ri本人不是傻瓜,苏俄人也不是傻瓜,他们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抵达距离中国人阵地三百米,眼看着就要拿下阵地,可就是最后一步无法达成。这才让他们想要罢手撤军不甘心,可是更进一步却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三十几个苏俄士兵靠近中国阵地十几米的地方趴在了地上,相互召唤着,臧浩见势不妙,叫喊道:“手榴弹!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章 马格恩之战手榴弹!” 十几枚手榴弹立即扔了过去 ,砸在苏俄士兵中轰然爆炸,苏军士兵惨叫声响起,两个士兵被正好炸到了腿嚎叫起来,他们的惨叫声让后面几个刚刚冲上来的士兵吓坏了,有一个被炸成两截却没有死的苏俄士兵翻滚着向后爬去,怕了几下抽搐着死了。 “,给我端起枪,反冲锋!”后方观看的旅长熙仲高声喊道,顿时,第十五师四十二旅一些jing锐士兵在青年军官的带领下端着冲锋枪冲向了苏俄军队。 苏军被中国人突然的反扑打懵了,有些不知所措,很快,中队掀起了一阵反击高cháo,陆陆续续几百个苏军士兵选择投降,后面的端着刺刀的中国士兵跑上去一脚踹翻之后押送回来。 第一天的交战居然从早上八点达到了半夜一点多,苏军终于因为又饿又累jing疲力尽,被迫后撤。 龙二狗换下来热的发烫的枪管,摇了摇头,道:“头儿,他们再打过来,机枪就报废了。” 臧浩看着如退cháo一般逃走的苏军,又看看手上的手表,指针只在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章 马格恩之战十二点钟的位置,忽然感到全身又饿又累,感到叹了口气道:“他们应该不会来了。” “你咋猜得?” “他们昨天晚上跑了一宿,今天白天打了一天,又打到现在,就是铁人也得累了,你没看到最后他们都跑不动了吗?还是督战队在后面架着机枪才逼迫他们冲上来的吗?”臧浩道,回头对弟兄们说道:“留下一班执勤看守,其他人睡觉,晚上露水大,都注意点儿,进洞里睡啊,地上多垫一些枯草。” “好咧。”士兵们纷纷叫道,这时候后方几个辎重兵抬着两筐馒头和一个铁桶举着火把跑了过来,另外一部分军队雇工也悄悄地越过阵地,举着白旗去前线捡起苏俄军队的武器和弹药,但是对于地上受伤的苏军却没有动手。他们是雇工,随军的民夫,并不是战斗人员,不承担战斗杀人的任务。 中队一直等待着苏俄派出民夫举起白旗到阵地上抬走他们战友的尸体,可是等了一宿苏俄人也没有来抬战俘,任凭一些重伤的苏俄士兵伤重惨叫,最后死亡。举白旗抬战友尸体是这个时代战争惯例,一般是获胜方先去捡武器弹药,然后战败方赤手过来抬尸体,这样避免了被有心人利用冲锋。可是中国按照惯例了,苏俄人却没有,这让中国人很惊讶他们对自己人的无情无义。 5月2号这一天的攻击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图哈切夫斯基皱着眉头下令军队后撤两公里外修筑苏军阵地,然后开阔占地面积,准备将中队给围困住。图哈切夫斯基低估了他的对手,他认为中队打了一天不敢反击,但是中队的确是准备好了夜袭,为此白天的时候王茂如叮嘱郭布罗龙庆仔细观察苏俄两支部队的结合部,往往这一地点正式容易突破的地方。郭布罗.龙庆和参谋雍星宝仔细观察之后,决定在距离马格恩镇南九公里的一出小溪的地方进行突破,为此他们还抽取了jing兵强将,郭布罗龙庆要亲自带领这一个团,参谋雍星宝连忙拦下了他说你这可不行,你是师长,怎么能亲自偷袭。 龙庆叫道:“古有东吴大将甘宁一百铁骑夜袭曹营,今我带领两千奇兵非要杀的他们落花流水不可,舍得命算得了什么,我郭布罗.龙庆为国献身宁可马革裹尸也在所不惜。” 雍星宝心说你都想马革裹尸了,我更不能让你去了,道:“古今不同,古代哪有子弹?再说,你是一军之帅,不是一军之将。” 龙庆道:“你劝不服我,我今偏要去。” 雍星宝道:“我今天偏不能让你去。” 正在争执着,只见王茂如的副官长马良带着几个近卫走进了第十一骑兵师指挥部,说道:“秀帅说今晚的夜袭,郭布罗师长不允许带队。” 雍星宝道:“看吧,还是秀帅了解你。” 龙庆叫道:“得,我不去,那个谁,哈尔济朗旅长,你带队。” “是。”第三十骑兵旅旅长哈尔济朗兴奋地说道,“卑职必定打一场漂亮仗。” 当夜,王茂如下令第十一骑兵师偷袭,果真打了红军一个措手不及,这次小规模的反击是虽然仅有一个团的骑兵,但是哈尔济朗带领的这两千人造成的伤害却不小,让图哈切夫斯基吃了大苦头,因为他的两个粮站被烧了。哈尔济朗只向给红军一个教训,在黑暗的战斗之中,杀伤敌人并不是最重要的,制造混乱才是第一位。始于骑兵四处放火,利用机枪和冲锋枪对着熟睡的苏军就是一阵扫shè,让他们意识到这个对手不单单战斗力不弱,也有决心战胜对手。 只是在夜间偷袭的时候难免有士兵被俘虏,大约三十多个中国骑兵在黑暗迷路中受伤被俘。 次ri(5月3ri)一早,王茂如立即派人向图哈切夫斯基说明交战前首先交换俘虏,用昨ri一战中队在阵地前抓捕到了大约两百多受伤的红军战士交还自己的战俘。 以两百换三十,对苏俄来说是占了大便宜的,不过昨ri的巨大损失让图哈切夫斯基恼羞成怒,他拒绝了王茂如的建议,并且命令手下士兵直接在阵地前将三十个中国俘虏枪决以示威慑敌心。 图哈切夫斯基的这一举动激怒了中国人,干涉军士兵们群情激奋,纷纷上书请战,王茂如也压制住心中的愤怒,下令严阵以待,不得主动出击,他在等待敌人骑兵落入伏击圈,等将敌人实施全面的包围之后才敢投入大反攻。 苏俄军队杀死中国战俘的举动成功地激怒了对手之后再一次进攻,可他们甚至无法进入中国阵地前一百米处。尤其是第十师的毅军老兵们在青年军官的带领之下,勇猛顽强地与苏俄军队激战,并且频繁利用突击反冲锋打乱敌人的进攻步骤。让苏军郁闷的是仿佛中国人的机枪就像雨水一般泼洒过来,冲锋枪加轻机枪的组合让一向以来以勇猛著称的图哈切夫斯基手下们的决死冲锋碰到了钢板,磕掉了他们的门牙。 苏俄军队的炮兵赫然不顾中队的重炮报复拼命支援步兵,不惜暴露在对方炮火之下。中国炮兵趁机对苏俄炮兵进行轰炸,着实让苏俄炮兵很苦恼,他们习惯在铁甲列车高大二百毫米到三百毫米口径大炮下的保护战斗了。可王茂如退到的这里,别说铁路连公路也被破坏了。 很快,俄国炮兵阵地上为数不多能发shè的炮弹的大炮被中国炮兵炸翻了,122毫米口径榴弹炮,shè程和威力远超俄国火炮。 而没了炮火的掩护,红军士兵们的进攻只能依靠着勇气和意志,红军就像是中邪了一样拼了命的冲锋,这给中国人造成了一定的困难。事实上中国士兵死亡最多的并非敌人的炮火和子弹,而是被杀的逃兵。尤其是首ri在俄国人不要命的冲锋的情况下,很是让部分新兵心惊胆颤继而扔下枪便逃了,被第二道战壕的宪兵全部抓住之后全部处以枪决。战场之上是不允许出现逃兵的,处置逃兵的唯一方式就是杀死,这和平时的惩罚绝不相同,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第一ri有六百多逃兵被处死,而战死的士兵仅仅有四百多人。 第二ri的战斗之中,中国人坚决的反击下,俄国人的进攻再一次崩溃了,他们无奈地撤回到本方阵营。王茂如随后下令第一师和第十五师后退休整,前线换成了第七师和第十师。中队防守士兵的更换,并没有引起苏俄军队的主意,因为苏俄军队当晚被中国人的夜袭打得手忙脚乱。 而下午的时候俄国人那边似乎也是有了一些问题,一些拒绝作战的俄国士兵被布尔什维克党代表在阵地前枪毙,看人数也不会少于两百多人。双方都发生了逃兵现象,只是中国人首次作战,逃兵现象特别严重,惊动了王茂如。百度搜索书书屋,书书屋手打,书$书$屋提供本书txt下载。 王茂如下到部队之中,对士兵们喊道:“我们是中人,我们代表着中国形象,你们就是中国力量,你们是钢铁,你们是刺刀,你们是炸弹,你们就对不能当懦夫。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活!你们摸摸自己裤裆里面,有没有锒铛?还是不是爷们?是爷们就给我挺住,不是爷们的话,就他的自己用刺刀把自己捅死!来到战场上,要么就是你杀死敌人,要么就是你死,想怎么做,你们自己想想吧。”他的讲话多半是发给各军队中的新兵的,老兵都很熟悉东北边防军的规矩,对于逃兵是绝对不会姑息,甚至一个少将旅长的亲弟弟因为做了逃兵也被杀了。 王茂如的讲话和四百多逃兵集体被枪决的让干涉军镇定了下来,在其后的战斗之中,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