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一章 兵家大忌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一章 兵家大忌

1919年5月4ri,鞑靼草原上伏尔加河马格恩镇东五公里到十二公里的地带上,苏军士兵在再一次发起了更大规模的全线进攻,这一次导致中队出现部分伤亡。因为王茂如前一ri的讲话和jing告,军队抵挡住了敌人的攻势并没有因为俄国人不要命的冲锋而崩溃。王茂如随后下令第十五师也再度加入到前方阵地支援,第一师做预备队。第十五师只在后方睡了一个晚上,就不得不再次返回前线。 臧浩的连长昨天白天受伤送到后方医院了,他被委任为连长,全连一百四十八人如今只剩下七十几人,战死三十三人,另有三十几人受伤被送到后方医院。他面对七十多个弟兄说道:“我知道大家累得要死,我也是,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在我的手下,没有逃兵,没有弱者,只有更强的战士。”他身旁的ri本教官也受到感染,叫嚷道:“剃毛啦!”士兵们挥舞着武器高喊:“剃毛啦!”随后第十五师跑到前方,用凶狠的子弹打退敌人数次的攻击。 这连续三ri的高强度的战斗锤炼了中队,使中队防守更加坚决果断,很多士兵这三ri历经的成长远远超过一年的训练。知耻而后勇的第十五师成长更加迅速,全部由ri式教官训练养成对作战命令执行贯彻到底的习惯,在历经了几ri的残酷战斗更加适应了战场氛围,战斗间隙有的乐观的还唱起了山东梆子来。第十五师也是因为这场战争,从名不见经传的编号排名十五,一跃成为边防军最能打的王牌部队之一。 敌我双方激烈地攻防了三个ri夜之中王茂如只睡了几个小时而已,马良都坚持不住了,说道:“秀帅,您好歹休息一阵吧。” 王茂如摇摇头,说道:“我们去飞艇。” “还去飞艇?”马良面露胆怯,去飞艇从空中鸟瞰整个战场是清晰,可是也危险呢,万一敌人一发炮弹打过来,咱们可就完了。 王茂如刚刚起身忽然感到一阵头晕,晃悠了一下,马良连忙扶住了他,说道:“秀帅,您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了,参谋部军官们有能力制定好战术,您每事毕敬……”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事关二十万人xing命,不得不慎重尔。我先睡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之后再去乘坐飞艇观察。” “是。”马良无奈地说道。 这次防御战的主力是第一师、第十五师,第七师、第十师,第一师是老牌主力了,而第十五师则是参战军改编的部队,在欧战中经历过洗礼,因此两支部队硬生生地抗住了图哈切夫斯基苏俄第1集团军的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而图哈切夫斯基盲目乐观并轻视中队的战意,让第一师和第十五师给了他一个迎头痛击。第一师师长李品仙肩膀被俄国人的子弹吃掉一块肉,鲜血淋淋的好不吓人,他拒绝了回到指挥部的建议,一直在前线指挥战斗。在他的带引下,战士们更是爆发了无比强烈的战意和决心,让轻敌的俄国佬们吃尽了苦头。第七师原本就准备派到欧洲作战,这次在俄国作战也算是参加了欧战了,幸好他们碰到的是如今缺枪少炮的早期苏俄军队。而第十师换帅之后彻底爆发了,第十师的士兵们都是老兵油子,一个个都身怀绝技有一手,以前只是缺乏公平合理的环境和合格的军官而已,现在毅军军官全部撤换,在青年军官带领下爆发了极强的战斗力。 “秀帅,您休息休息吧。”马良在一旁善意提醒说道,他知道王茂如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每天只睡几个小时,还睡不踏实。 王茂如有些疲倦地摆了摆手,又吩咐:“问问空军,敌人的骑兵到哪了?” “他们刚刚侦查得知,敌人的敌兵距离我们后方还有一百公里,如果他们连夜赶路的话,明天早上就能到达,还能休息休息。”马良说道。 王茂如终于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道:“终于把他们的骑兵给引出来了,好,叫副司令和参谋们,我们商议一下下一步作战计划。” 接下来当得知红军的骑兵即将落入圈套之后,克里斯卡诺夫又担心三个突厥骑兵师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同时担心如果这三个突厥骑兵师忽然反水了怎么办。这种情况不是没有,上一次他率领军队进行察里津会战就因为手下土耳其士兵的反水,导致军心涣散战败。 王茂如也有些担心,他虽然依靠宣扬宗教仇恨提出帮助突厥复国才煽动的各民族军队,可毕竟他们的心思没有写在脸上。他认真地点点头,拍着克里斯卡诺夫的肩膀,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我们也做了一些准备。我们在三个突厥骑兵师中安插了不少中国的骑兵教官,还有我的空降兵随时准备出击直取敌酋。如果他们真的有所异动,我的手下应该可以制止,他们缺少枪支弹药,我想如果他们反叛,实属不智,一切就等着明天了。”他闭目养神,忽然跳起来问道:“卡西扬,今天是几号?” “什么几号?”克里斯卡诺夫问。 “今天是几月几号?”王茂如追问。 “今天?”克里斯卡诺夫说道,“是俄制ri历四月……” “不,不,我亲爱的朋友卡西扬,我问的是公历,西方通用的公历ri期。”王茂如道。 克里斯卡诺夫点点头,心中计算了一番,道:“今天是公历的一九一九年五月四ri。” “今天就是五四?”王茂如惊讶地说。 “难道五月四ri是什么特殊的ri子吗?”克里斯卡诺夫奇怪他的反应。 王茂如一拍脑袋,道:“当然非常特殊,这是非常特殊的ri子,不知道祖国怎样了啊。” 因为在中国,这一天就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五四运动啊,也不知现在这个世界的五四会不会出现什么特殊的事情。现在的无线电报功率没有那么大,情报消息要经过数次中转,尤其是从běi jing到伏尔加河何止万里之遥,王茂如只好耐心等待了。 1919年5月5ri,敌人的大股骑兵终于小心翼翼地出现在中队的侧后方,他们以为藏在树林之中躲过了中国飞机的侦察,但是却暴露了草原上土生土长的鞑靼人早就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 当土耳其斯坦骑兵准备完毕之后,在两个骑兵师师长的一声令下之后,九千多土耳其斯坦骑兵缓缓杀向中队,而当他们距离中队仅有三公里的时候,忽然万马奔腾举刀提速叫喊着杀向了中队。 “乌拉!”苏俄骑兵杀了过来,土耳其斯坦骑兵师杀了过来! “随时注意苏军步兵。”王茂如下令道,“他们现在就是利用两支部队夹击,不过我们正等着你来呢。下令,飞艇运输部队,轰炸机部队,全部出动,给我轰炸苏联骑兵。命令,第一师随时准备支援因敌方第1集团军发起总攻而产生的漏洞,军队最多只能退到第二条防线。”王茂如裂开嘴,摸着小胡子笑道:“总攻开始了,兄弟们,干掉苏俄布尔什维克,干掉这个罪恶的组织!”参谋们忙说是,只是对于罪恶的组织,众人还真不知道秀帅为什么这么说。 让中队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东侧,东南侧,苏军两个土耳其斯坦骑兵师对中国阵地展开了猛烈的攻击,但是在第七师,第十师和第十五师正对面的苏军步兵阵地上,却丝毫动静也没有。 王茂如和众参谋都吃惊地跑到山头,看着苏俄第1集团军的步兵们一个个趴在战壕之中按兵不动,甚至连火炮都没有提供支援,几个人相互看了看,心下奇怪。他们怎么不打了?这让准备好引蛇出洞准备反攻的王茂如等人好一阵纳闷。 “秀帅,怎么办?”熊炳涛问。 “妈了个巴子的,是不是他们识破了我们的计划了?”王茂如道。 熊炳涛点了点头,道:“俄军也有能人,我想他们应该是识破了我们的计划了。” “看来只有硬来了,,该死的老毛子。”王茂如骂道,回看一下参谋长亚利斯科夫和副司令克里斯诺夫,讪笑道:“我可不是在说你们啊。” 克里斯诺夫用俄语疑惑地问:“司令官阁下,您刚才说的中文是什么意思?” 王茂如坏笑道:“我是说你们俄国人很有味道。” “谢谢,我们是世界上最男人最有力量的种族。”克里斯诺夫骄傲地说道。 “这样吧,我们先把他们骑兵消灭了再说。”王茂如笑道,“你说他们傻不傻,既然识破了我们的计策,居然还用骑兵来送死,他真以为一万骑兵就可以攻破我们的阵地了?哈哈哈哈,白痴!” 事实上王茂如不知道的是,苏俄军队第1集团军指挥权发生重大变更,骄傲不听命令的图哈切夫斯基被斯大林和加米涅夫、伏龙芝、邵林等前线指挥官联手弹劾,最终列宁被迫撤去了他第1集团军司令的指挥权。集团军新的命令是骑兵撤退返回西岸,但因通讯的落后,土耳其斯坦骑兵师根本没有得到新的作战指令贸然地按照原计划合围冲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