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二章 铁马连环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二章 铁马连环

就在前天夜也就是5月3ri晚七点左右,图哈切夫斯基因为屡次违反东方面军军令,擅自调兵与队进行决战,并越级向莫斯科所求指挥权,从而打乱了东方面军的制定的喀山决战作战计划,这招致了他受到东方面军司令加米涅夫和其他集团军司令尤其是伏龙芝等人的弹劾。 图哈切夫斯基抽调大部分第1集团军兵力,让伏尔加河沿岸防线出现了巨大的防守漏洞,导致了加米涅夫jing心准备的喀山反击战功亏一篑,东方面军还不得不抽调士兵补充到第1集团军的阵线来,防止更多的白军利用图哈切夫斯基急于求成所导致的伏尔加河西岸的漏洞进入苏军控制区。 高尔察克甚至在自己的部分部队进入苏军占领区之后知道这件事,不过苏俄红军很快消灭了过河的沙俄白军游击队,并调集民兵和伏尔加河内舰队参与防守,才让高尔察克没有抓得住机会。 东方面军司令加米涅夫与众多军官向苏俄最高军事委员会提出要求,更换第1集团军司令,因为图哈切夫斯基导致战略失败和屡次违反军规。 5月2ri当夜,苏俄最高军事委员会中发生激烈争吵,到底针对图哈切夫斯基来说是奖励还是处罚分成了两派,以列宁为首的一派主张奖励这位大胆用兵的军官,但是全俄最高军事委员会最高领导人托洛茨基主张有限惩罚,而斯大林等人主张撤掉图哈切夫斯基一切职位。最终列宁的力保之下,托洛茨基下令将其调到其他集团军,撤掉其第1集团军司令的职位,但同时也表明他并没有完全被弃用。 图哈切夫斯基的第1集团军司令一职由参谋长加伊暂时代理,但实际上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已经任命季诺维也夫担第1集团军政委,直接担任该集团军的领导。并要求第1集团军坚决贯彻党领导军队的要求,并且要求所有党员必须保持jing惕,保持军队的纯洁xing。 由原政委楚柳新立即护送(押送)图哈切夫斯基乘坐内河舰队军舰沿伏尔加河紧急调任到喀山前线担任第5集团军司令。这让图哈切夫斯基这个好战分子即失望又非常奋,失望的是他无法继续指挥这支部队围歼队,奋的是他终于可知直接指挥一支部队正面与敌人作战,而不是碰这些滑不留手的国人。在矛盾之中他无奈启程,并临行之前一定要求加伊一定按照计划执行对队的作战,一定要让勇敢的苏俄战士消灭这些懦弱的国人。 这时候刚刚担任第1集团军政委的季诺维也夫正在南方战场乌克兰,督战南方集团军对沙俄邓尼金军团的围剿。得到命令之后季诺维也夫想到了对付队还得用国人才好。于是季诺维也夫叫来在顿河河畔参与围剿邓尼金军团的苏俄红军团团长张福荣,张福荣本是国欧战参战军的军官,与王茂如所部还有一丝血缘关系,或许可以利用的上。 而且季诺维也夫也希望这支能征善战的团和国干涉军比试一下,到底是团厉害,还是国干涉军厉害,他心中恶趣想着。张福荣立即答应与干涉军作战,坚决支持布尔什维克苏维埃zhèng fu,一定会完成伟大的苏维埃zhèng fu交给自己的任务,如果不能说服干涉军则武力灭之。季诺维也夫率领团六千名工人士兵从围歼邓尼金军团的战斗中撤出,与他一起赶往萨拉托夫。 季诺维也夫在苏俄历史上也是个传奇人物,他是个老牌的布尔什维克,早在沙皇俄国时期他就和列宁等人一同寻找为俄国复兴的方式。同时因为资格足够老,他也是少有的敢在会议上直接反对列宁的人,也正因为此他两次被开除出布尔什维克党,却又两次回党任职。 5月3ri晚间九点钟,刚刚得到任命书的季诺维也夫立即指令加伊必须将军队尽快撤离马格恩镇返回伏尔加河西岸萨拉托夫,不要与队纠缠。新的指令是让队畅通无阻地攻击察里津,而第1集团军将从其他地方突破,反包围队。但这份命令却让加伊感到非常为难,他与图哈切夫斯基一同制定了歼灭队计划,却因为党内争权不得不停止计划撤回西岸,这让他们的努力白费了。而更加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三天的进攻让红军士兵死伤达到九千多人,他们徒劳冲向队铁丝网建成的战壕,却倒在敌人战壕前一百米处。军中的委员会成员对他们这些前沙俄军官出身的长官已经不信任了,他们认为作战失利的原因是这些前俄的旧军官指挥不力,将工人士兵徒劳地送给国人屠杀。 苏俄军队的决死冲锋只是给队提供了练习打靶的工具,他们大炮不如队多,士兵白白地死在了冲锋的路上。为了防止夏天生虫蛆,国人不得不派遣皇协军打扫战场,将敌人的尸体重新收拢在一起,用车子拉走到后面埋起来。当然,这个过程之中,苏俄士兵是没有sāo扰的,他们也知道敌人在埋葬自己的战友,并没打算惹恼对方让战友们曝尸荒野。 前司令图哈切夫斯基要他继续进攻,政委季诺维也夫要他撤军,弄得加伊左右为难,但是终于还是决定听从政委的话撤离军队。为了掩盖撤军的真相他将下令士兵继续进攻,不要让敌人发觉。 5月3ri当夜加伊就命令部分士兵趁着夜sè撤离回后方,并发动莫斯科工人第5师对队进行连夜的sāo扰和袭击,以此来麻痹国人。而加伊派往告知骑兵部队的新兵在半夜的时候突然闯入了国人埋伏,被隶属于伏尔加集团军的突厥骑兵师捕获。 也许是因为突厥骑兵们对俄国人恨之入骨,将一个连的护送情报的苏俄红军骑兵全部虐杀了,于是这份消息不但红军的土耳其斯坦骑兵部队没有得到,就连队也没有得到。所以才让王茂如和所有伏尔加集团军军官参谋等疑惑不解,怎么他们神经兮兮的故意送死吗? 图哈切夫斯基也在5月3ri那天夜里便返回了后方,次ri一早乘船返回了伏尔加河西岸萨拉托夫,然后乘坐火车北上,抵达喀山前线。 队在5月4ri早上3点钟到5点钟的时候进行了换防,第一师与第十五师后撤到第四道防线休整,第三师与第七师防守前三道防线。为了防止换防引起混乱为敌人所乘,队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防备上,因此并没有注意到苏军的异常,这给了苏军大量的时间重新布置军队。 当然苏军也不知道队换防了,为了掩护撤退,他们在5月4ri这天从早上八点开会进攻,他们的疯狂进攻不过是加伊为了掩饰第1集团军撤军而制造的假象。但因为国战地换防却几乎造成国阵地的失手,也算是一次意外。加伊也是一个狠茬,最后一次进攻苏军的攻击和冲锋程度超过了前两天总和,队陆续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伤亡,当然红军的伤亡更加惨重。 当夜苏中军队非常罕见地默契起来,都没有对对方进行夜袭。 王茂如犯了一个错,他以为自己掌握着图哈切夫斯基的xing格,对这个人坚韧不拔的xing格非常佩服,认为他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与自己决战。因此他下令士兵做好防备工作,而没有派出军队发觉敌人的撤离。 1919年5月5ri天亮的时候,实际上苏俄红军第1集团军主力已经撤军,留守在前方的仅仅是一个师不到一万人的苏军步兵师第49师。 苏俄第49师是一个轻步兵师,根本没有能力配合骑兵进攻,一旦他们进攻就会暴露出不足的实力,从而让队知道主力部队撤退的事情。步兵突然没了动静,而苏俄的骑兵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朝着队发出决死冲锋,大家都知道一旦骑兵冲锋起来速度提升,在装甲车和坦克还没有出现的一战时期,任何敌人都难以抵挡。此时的骑兵就是陆战之王,阻挡骑兵的只能是重机枪和重炮或者用另外的骑兵对抗。 当苏军骑兵靠近的时候,伏尔加集团军司令官王茂如就奋地看着沙盘上的敌人,他们终于进入了包围圈,狠狠地一拍桌子,说道:“敌人要发起总攻了,我们也发起总攻,命令重炮和飞艇部队向他们的骑兵部队进行炮击,炮击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先吃掉他们的骑兵,给突厥骑兵师发准备信号弹。” “轰!轰!轰!轰!”国人的大炮再一次全部启动,耕地一般地将敌人的骑兵部队来来回回炸了个遍。骑兵是一个高攻击型地防御xing的兵种,在没有攻击到敌人之前,他们就是活靶子。骑兵冲锋起来之后就是一往无前了,苏军长官根本没有机会下令撤退命令,因为传令兵追不上前锋部队。国人重炮的袭击让苏军的九千多骑兵狼狈不堪,大家纷纷附在马上心里喊着上帝保佑,挥舞着战刀继续前进。 “铁马连环,给我上!”负责后方的防御第六师师长费朝贵奋地下令出击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