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三章 围歼苏军骑兵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三章 围歼苏军骑兵

><首><发>前方战壕里的士兵立即把厚木板和拆卸的铁轨费力地抬出来架在战壕上,汽车和拖拉机小心翼翼地压着木板越过战壕。战壕中的士兵们尽管在几天前进行过一次实验,可也是心惊胆战,总担心像上次练习一样再折进去两辆。不过总归还好,汽车和拖拉机以每秒二十厘米的速度通过了战壕。 车辆越过战壕之后,战壕中的士兵一跃而起,把几条铁链子挂在每辆拖拉机和车之间,每五辆汽车之间或者每五辆拖拉机之间都用铁链子栓在一起——大家眼熟了,这不是铁马连环吗?为了对付苏俄军队的九千骑兵,费朝贵想到了这一招并向王茂如提出调用所有汽车,制成汽车板的铁马连环阵。王茂如大笔一挥,不单把汽车给了他,还从附近城市中抢了二十几辆重型拖拉机,也装上了钢板拉了过来。 费朝贵将机枪手与冲锋枪站在汽车的车顶上,汽车的正面挂着片片厚重钢板,朝着苏军骑兵们发起了反冲锋。为了减轻车身重量,汽车上除了驾驶员只有车顶上五名机枪手,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这个年代的汽车和拖拉机功率都太小,带着这么厚的钢板,载重有些承受不住了。汽车开的很慢,以防后面步兵跟不上速度,同时也是利用大功率方便拦截敌人骑兵。 一百辆汽车和拖拉机组成的装甲连环阵尽管不像坦克一样坚不可摧,可是这次冲锋的敌人骑兵也没有重武器,便被这一百辆长满了尖刺的刺猬刺得浑身是血洞。 炮火闪耀在苏军周围,对面铁甲轰鸣,马尔尖叫起来,几匹战马受惊瘫倒在地,被后面来不及止步的战马踩成了肉泥,受伤未死的人躺在地上无力地呻吟着,一些苏军骑兵被前面的“铁甲怪兽”发出的巨吼声和脚下的战友发出的求助声吓得惊慌失措,他们回身望了一眼信号兵,却看不到撤退和转进的信号,难道我们就要直接装上去吗? 中队第六师步兵跟在车后,不时地一个箭步跨出来,从铁链之间窜出开一枪后跑回车后跟随。越来越多的苏军骑兵坠下马来,更多的则是因为着急拉马缰绳而倒在地上被同伴碾压。 炮声,呻吟声,战马嘶鸣声,惨叫声,车辆的轰鸣声在此时交织成一副惨绝人寰战斗场面,硝烟弥漫中不知有多少人身亡。 两个土耳其斯坦骑兵的前锋部队傻眼了,什么时候中国人出现这种稀奇古怪的战斗方式,大约一千名苏军骑兵受不住速度装在了铁车连环阵上,有的因为坠马而死,有的则被机枪打死,还有的被汽车后面跟随的第六师步兵的刺刀挑死。第六师的步兵们有的直接把步枪被在后面,拎着不知从拿弄来的木棍,但凡见到黄毛的脑袋,不管求不求饶,上去就是猛地一棍,直到脑浆四散死的不能再死。一个汽车熄火了,司机立即按喇叭,其他四辆车停了下来,有的骑兵准备从空袭之中钻过去。每辆车上的五挺机枪立即开枪,将这一伙儿骑兵干掉,其他人手忙脚乱地把铁链子摘下来,扔掉坏掉的汽车,其他四辆车继续用铁链拴起来前进。这一耽误功夫,敌人的骑兵有了喘息时间,跟进的敌人骑兵及时地守住了脚没有装载这铁网之上。 红sè总攻信号弹立即发出,突厥首领阿扎伦努拔出圆月弯刀,振臂高呼:“乌拉,用我们的弯刀,光辉祖先的荣耀吧,乌拉,乌拉!” “乌拉!” “乌拉!” 突厥骑兵师突然从苏俄骑兵后面几个方向杀了过来,这时候红军骑兵的师长才发觉不对,自己竟然遭到敌人包围了。 “向南方撤退!”土耳其斯坦第5骑兵师师长阿米尔留金高声叫喊道,正在说着,一个骑兵跑了过来报告说第1骑兵师师长赫尔辛斯基被中国人的炮弹炸死了,现在两个骑兵师最高军衔就是阁下了。 阿米尔留金惊讶道:“怎么可以?他们怎么可以牺牲!”震惊之后,他冷静沉着应对这个圈套,中国人的圈套看起来是蓄谋已久了。此时他听到南方炮声响起,接着又响起万马奔腾的声音,惊讶地说:“中国人难道对我们发起总攻了?”他说的没错,接连三ri的防御消耗了苏俄军队的锐气,并让对方损兵折将,而本方士兵却越打越成熟。 既然已经将苏军的骑兵给围住了,那就是到嘴的鸭子,怎么也飞不过去了,现在轮到我们反攻了吧。王茂如在司令部中大笑着下令第一师立即投入反击之中,从正面中路展开突击,第七师从靠近伏尔加河的右翼攻击,第十师从靠近巴恩森林的左翼开始攻击,第十一骑兵师立即从马格恩镇绕道敌人后面负责发动攻击。 顿时,在炮火的掩护下十几万中队杀声震天,向苏俄第1集团军步兵发起发起cháo水一般的冲锋。 “杀啊!”嘹亮的叫声从中队的阵地发出,数十万人的叫喊使得天地之间只汇聚成了一种声音。中队反击了,中队也端着枪不怕死地反击了。这嘹亮的杀声之中带着民族崛起的自信和付出,曾几何时,中国是那样弱不经风,几千个白种人就可以跑到中国要求地盘要求银两,曾几何时,中国人在白sè人种的眼中甚至不如黑sè人种,中国人就是他们眼中的低等生物。这杀伤,包涵了近一百年来所有屈辱和不甘,声嘶力竭的呐喊仿佛来自决死前的呼喊。 中队正面战场战壕里,除了负责正面防御留守的第十五师和后方防御的第六师之外,所有士兵一跃而起跳了出来,望不到边际的中人cāo着武器带着勇敢的心和民族尊严,发起了决死反击。 他们从战壕中快速地爬了出来,推开了铁丝网越过了障碍,端着枪一边蛇形前进一边shè击,中国人的冲锋枪和轻机枪等压制武器由于轻便,可以很轻易地cāo纵从而让中国士兵在前进的过程中得到足够的火力支援。而中国人的步兵炮和炮击跑,火箭筒等近程武器也开始对俄国人的火力点展开清除。 在中国阵地的东方防线上,被围困的苏军土耳其斯坦骑兵师唯一的师长、也是最高长官阿米尔留金没时间想中国人为什么有胆量反击了,现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护自己的骑兵不被敌人围歼,他很快有了决定并挥手不容置疑地说道:“不,我们不向南方撤退,我们向东方,向东方冲锋抵达莫克罗苏斯之后绕道返回察里津。” “什么?”他的手下们惊呆了,不回到伏尔加河西岸反而向东方,那是白俄的占领区,都是白鬼子,难道师长疯了吗?我们的补给怎么办?我们的情报怎么办?我们是两眼一抹黑啊。 阿米尔留金制止住了军官们的叫声,厉声道:“现在我们的西面是中国人的阵地,南方中国人正在反击,北方是强大白俄的军队,南西北三个方向上都是死路啊。我们如今只有全军鼓起勇气回过身与他们的骑兵对拼,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活下去一部分人,否则我们全都会死在这里啊。”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要绕将近一千二百公里的路啊,如果中国人占领察里津,那我们就死定了啊。”参谋说道。 阿米尔留金道:“不,我们就这样撤离,到现在为止集团军还没有进攻,反而是中国人进攻,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集团军撤军了。我们不能傻乎乎的在这里了,一定是我们没有得到命令,一定是这样的。谢尔盖,你认为呢?” 政委谢尔盖.季米特里皱了皱眉头,道:“向苏维埃党zhong yāng保证,我们并不是懦弱的逃走,而是放弃徒劳自杀的冲锋,我同意阿米尔留金统治的建议。”既然政委同意,第5师师长也同意,第1师上下自然也没有反对的,于是他们一致决定向东方撤离,抵达鞑靼草原的后方莫克罗苏斯。 壮士断腕说来容易,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啊! 阿米尔留金咬牙切齿下令全体骑兵向突厥骑兵师展开冲锋。在辽阔的俄罗斯大草原上,两股奇兵撞在了一起,如此近的距离,根本来不及开枪,两伙人都拿着最原始的骑兵刀相互砍杀。他们的身后,是中国人的汽车加机枪,前方,是归附于中国人的突厥后裔组成的突厥骑兵师,他们要付出巨大的血的代价才能冲破突厥人的防线。 但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因为他们与怀揣着宗教信仰和民族仇恨的突厥骑兵冲在了一起打成一团,中国人那可恶的炮火终于停止了。中国人的汽车停了下来,在这里汽车和步兵根本凑不上去,能一个个爬上了车看着两支骑兵展开最原始的砍杀。天上的飞机和飞艇这时候也走了,这次的交战时间极短,他们错误的估计了骑兵推进的速度,当空军来的时候,突厥骑兵和苏军骑兵搅成了一团,外围中国步兵都得傻眼看着,他们更别想轰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