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四章 飞艇捣乱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四章 飞艇捣乱

困住了敌人的骑兵,尚不知苏军实际情况的伏尔加集团军参谋处,所有军官们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大笑着彼此给了对方一个拥抱加油鼓励。王茂如笑着下令道:“现在我命令第十一骑兵师从右翼马格恩镇快速绕过去,渗透到敌人后方包抄,吃掉苏俄第1集团军!令炮兵全力轰炸正面战场,飞机飞艇部队再次起飞!〖中〗队,现在,开始全线反攻!” 东北边防军陆军第一师,陆军第七师,陆军第十师一共六万余人从中间,左翼,右翼三个方向开始突击。以连为单位的几百支箭头突击队组成数十层的冲锋波次,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朝着苏俄第1集团军挖掘的简单战壕防御线杀了过去。 蓝天碧绿的俄罗斯南部大草原风云突变,青草变得狰狞,微风成了硝烟,及膝的蒿草遍布着〖中〗国的死神。。 此时的苏俄阵地上,只剩下红军步兵49师负责断后,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悲凉,恐惧和后悔充斥在心间,他们回过头去,看到政治委员拎着手枪一脸决绝地看着他们。士兵们心中更加难过,我们死在这里,有谁会记住我们吗?我们为什么要死在这里?他们心里怀疑着。 红军49师是一个临时组建的工农兵步兵师,组建于1918年的11月,到现在为止这支部队仅仅组建七个月。49师有九千多士兵,重机枪32挺,野炮步兵炮大小14门大炮,在苏俄步兵师中也算是二等部队。当然,他们比莫斯科工人师那种纯工人部队要强得多,可这也正是加伊让他们断后的原因。留下jing锐被吃掉损失太大,留下三等部队抵挡不住,于是第49师很悲剧地被安排在这个位置。 >尤其是一排排让人绝望的黑sè,让人窒息让人心惊胆颤。有时军服的颜sè给对手也能带来压力,尤其是黑sè的军装更给人一种死神的气息。 苏军战士咬着牙躲避〖中〗国人的炮击还要准备着对付敌人的步兵,年轻的脸上不断地扭曲,有的苏军士兵忽然跪在地上双手合什祈求上帝——砰!他的脑袋被一颗子弹击中,政治教导员揣好手枪,冷酷无情地说道:“为苏维埃献身的时候到了,想想你们的家人!”听到家人,大家心中更加不是滋味,被迫应着炮火趴在战壕中开枪还击。 此时头顶上巨大的噪音响起,是〖中〗国飞机出动了。 〖中〗国航空兵上午刚刚参加了对敌人骑兵围剿又投入步兵全线反攻,飞行员〖兴〗奋地甚至把飞机开到只有二百米的高度进行投弹。而〖中〗队飞艇的高度比飞机更高,为了防止气囊被高shè机枪击穿不得不把高度升到接近八百米的高度。尽管最开始飞艇的气囊是用的美国购买的氦气,可美国人把氦气卖得死贵,一克氦气一克黄金,东北边防军兵工厂无奈只能用电解水方式生产氢气,以此来制成氢气囊。因此看起来很吓人的飞艇其防护能力非常差,一颗子弹击中就有可能引起爆炸。 但是遮天蔽ri的飞艇在气势上却压倒了对手,很多苏俄士兵见到飞艇之后吓得瑟瑟发抖直呼上帝根本提不起反抗的念头来。这大头飞艇虽然没炸死几个人,倒是吓坏了不少敌人。 飞艇轰炸扔出的炸弹显得有些飘忽不定,投弹准确率非常之差,甚至会飘到自己人那边。很快,冲锋的步兵军队向上打报告说不需要飞艇来捣乱了,他们的准头太差导致炸死自己人比炸死敌人还多。王茂如只好哭笑不得地接受军官们的建议撤回了飞艇。这让飞艇运输旅也非常尴尬,原本好心好意帮忙却帮了倒忙。 对苏俄红军的步兵来说,他们依赖的俄制马克沁1905水冷式重机枪最怕遇到的不是〖中〗国人的炮兵或者他们突击步兵的肩扛式简易火箭跑,而是〖中〗国人的轰炸机,轰炸机的炮弹尽管威力不大,但是它所带来的恐慌远远大于炮击本身涵义。轰炸机飞过之后,苏军的机枪手不是带勇气作战而是扔下武器跑了。只可惜的是王茂如这次带来的轰炸机数量太少,而飞艇又太能捣乱,这第一次空地协同作战并没有发挥它应有的威力,反倒给大家添了不少坏印象。 跑在最前方的是〖中〗队东北边防军第一师第十一旅4团的战士们,他们的团长钟青华也拎着一把c1冲锋枪混在战士之中,高声叫喊道:“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打,狠狠地打,杀老毛子建功立业啊!”钟青华还真是杀老毛子建功立业的,4团原来的团长尚志库在解放哈尔滨之战的时候被俄军杀死,钟青华作为团参谋,赫然下令处决所有白俄战俘,事后被追究责任仅仅是调离军队一年,他进入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继续深造,出来之后反倒是升官正式担任004团团长一职。 钟青华作为团长本来不该上前方来,但是全军发反攻数万军队的浪cháo,他一个小团长便没资格在后面指挥了,受到战士们的感染他也拎着一把冲锋枪冲上前来。jing卫排的士兵仅仅地保护着他的安全,战士们见到团长亲自带兵,顿时士气更加旺盛。 所有第49师的俄国人明知道自己被抛弃,但是面对〖中〗国人,面对另一个种族的时候,他们颤抖着挺起腰板开枪shè击,表现俄罗斯人顽强的一面。一个八千人的步兵师做掩护部队,别说八千战士,就是八千头猪横在这里,〖中〗国人一时之间也杀不动。 只是〖中〗队太多了,人数几乎是他们的十倍,武器装备远远强于苏俄士兵,他们很快被〖中〗国士兵的cháo水淹没了。 得意忘形的钟青华伸脖子观看敌人火力点的时候差点被对方的子弹打到,他连忙趴在地上,气的叫道:“,老毛子子弹咬肉啊。”又见到四个士兵被敌人的一个重机枪火力点打倒,气得咬牙切齿地指挥着手下说道:“那边那个重机枪,给老子干掉!,杀死老子七八个人了!干掉他!二踢脚,二踢脚!不对,火箭筒,你他娘的快点儿,干掉它!” 一旁有火铳兵架起了火箭筒,嗖一声,火箭弹击中了红军重机枪的护盾,发出兹兹的声音,竟然将俄国人的马克沁m1905式重机枪连枪架带水筒炸开了,一旁的俄国人甚至被水筒之中炸出来的水泼了一身,几个士兵发出剧烈惨叫声。火箭筒的威力的确不大,但是胜在它的弹道稳定shè程远,好像是加长版的榴弹枪一般。当然缺点也很明显,一支火箭筒最多能发两发火箭弹,几发之后就因为火箭筒底部温度过高不适合二次装弹了。不过显然,俄国人没有想过在这个距离上〖中〗国人有武器能直接打到他们,而且能够炸翻了他们的机枪护盾。 “好样的!小王八犊子!”钟青华大笑起来,看着手下,他们的眼中满是〖兴〗奋,战斗yu望,当然还有紧张和恐惧,是的,这是一个正常的战士该有的神情,他大声鼓励士兵喊道“就这么干!你们是好样的,兄弟们,你们都是勇敢的大汉天军!伟大的大汉民族,万岁,伟大的尚武将军,万岁!边防军,杀!” “尚武将军,万岁!” “边防军,杀!” 十五岁的苏俄士兵奥楚耶夫在参军之前并不是士兵,而是一个农场的农民,要不是十月,他这一辈子将永远是农民——或者等他长大之后加入俄队,成为战场上的炮灰——就和现在一样。他现在非常激动,他的双腿打颤,而在他的身旁,十八岁的战友摩罗斯坦只剩下半个脑袋趴在战壕上,另外一半被〖中〗国人的弹片削掉了。他的班长哈尔帕金列夫也死了,这是一个老兵了,曾经参加过欧战,被德国人俘虏,德俄签订布里斯班协定后在交换战俘的时候还给了俄国。不久,他被调到第1集团军担任班长,带领着这样一群新兵。不过就在刚刚,哈尔帕金列夫被敌人的火箭弹击中的重机枪卷起的轮子砸在脸上,整个脸凹进去了,也死的不能再死了。 奥楚耶夫向后回头看看排长连长,可是现在哪里有人还顾得上他呢,远处的〖中〗队的面孔越来越清楚了,黄sè的皮肤,小眼睛小鼻子。据说和〖ri〗本人长得一样,一般人分不清楚,但是他们留着女人一样的辫子,满嘴大黄牙,喜欢吸鸦片,身体弱不禁风,这倒是很容易分辨。但是现在奥楚耶夫眼中的〖中〗队身材高大,一双目光锐利有神,黑sè的军装头上是黑sè的钢盔,他们一个个样子很恐怖,像是地狱来的恶魔一般,身手非常矫健,甚至连冲锋的时候也是蛇形冲锋连续匍匐到底,并不是傻傻地直接跑到自己的枪口下的蠢货。 “开枪!”长官下令了。 奥楚耶夫手一抖猛地开了一枪,什么也没有打中,子弹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若是平时的话班长或者老兵一定会在他的屁股后面恨恨地踢一脚,大骂他一顿纠正他的错误。可是现在谁也顾不上谁了,老兵们不知道死哪去了,奥楚耶夫立即熟练地拉枪栓继续瞄准shè击。 “砰!” 奥楚耶夫的第二枪也没有打中,那个被瞄准的〖中〗国人机敏地躲开了自己的子弹,接着〖中〗国士兵趴在地上开始对他还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