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五章 苏军溜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五章 苏军溜了

中国人的east1式步枪源自英国李恩菲尔德步枪,同时又结合了ri本三八式步枪的防尘优点,简化了部分零件,长度略长于李恩菲尔德步枪但短于三八式步枪。其jingshè程与杀伤力略逊于俄式纳辛莫干步枪,但结实耐用shè速更快,且后坐力小。在奥楚耶夫拉枪栓子弹上膛那一刹那,中国人已经完成shè击准备找到他的位置。 一些子弹向这个方向袭来,击中了他身旁的泥土。奥楚耶夫刚刚抬头,一发子弹从他的头上掠过。他只感觉几声枪响头上忽然很凉,用手一抹自己的脑袋,惊魂未定地心说还好脑袋还在。忽然又感到头上一阵疼痛,再看看手上满是鲜血,他吓得尖叫起来。 这发子弹万幸地掠过了他的头顶把他的军帽打掉在地,从头皮上划出一条血痕,从血痕中向外渗着鲜血,顺着他的额头就流到了脸上甚至黏住了眼睛。他觉得自己要死了,心里充满了惊恐,“我,我受伤了,我受伤了!”见到献血之后年轻的奥楚耶夫失声地叫道,但是没有人理会他,“该死的!该死的中国人!该死的战争!”他无助地坐在战壕里哭了,这个少年握紧了拳头,苦喊道:“谁还活着?谁他还活着?” “瓦连京,你能不能安静点儿。”有人在一层叫喊骂道。 奥楚耶夫听到有人应答心中涌起一阵惊喜,有人活着,还有别人活着,还有别人在,这就好,这就好,他小心翼翼地问:“是谁?是谁在?” “彼得尤里,列兵彼得尤里!”那人叫喊道。 “是你啊彼得尤里,原来你还活着!”奥楚耶夫压着声音说。 彼得尤里不屑道:“少废话了,他们要上来了,他们……啊——”一声枪响后彼得尤里沙哑的声音消失了,随后是一连串的子弹和爆炸声,他坐在的位置被几个手榴弹砸个正着。几块碎肉掉在奥楚耶夫脚上,他看到这是一直断手和一截肠子。 奥楚耶夫吓坏了甚至连尖叫声都发布出来,他哽咽得瑟瑟发抖,胃里搅动起来,忽然有什么东西从食道向上翻出。他扔掉了枪趴在地上哇哇地吐了,不敢看彼得尤里的方向,只好闭着眼睛跪在地上向上帝做着讣告。 他心中念着错我错了,我不该加入这场战争,这场战争和我无关,我只是想吃饱饭而已。直到有个听不懂话语的声音响起,接着他被踹翻了一个跟跟头,这才睁开眼睛。他努力地抬起头,脖子被人用脚踩着,眼睛迷上了尘土痛了起来。通过微弱的光,他见到穿黑sè军装的黄种人凶狠地看着他,明晃晃的刺刀指向自己的脑袋。 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奥楚耶夫吓得忽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老毛子哭了?周围的中人轻蔑地大笑起来,这个战俘有点意思。 “什么名字?”一个会说俄语的中国人问一把拽着他的头发把他拎起来问。 “奥楚耶夫……”他刚要继续说自己的全名,被中国人一个嘴巴打住嘴了,他把手高举过头顶,不敢说话瑟瑟发抖,吓得尿了裤子。 “排长,要活的的吗?” 排长龙二狗考虑了一下,道:“吓这逼,留着。”走过来皱着眉说道:“尿裤子了?俄国人也不都是疯子嘛,还有这熊sè(晒)犊子,捆起来压回去。” 苏俄步兵第49师第一道防线仅仅抵挡了四十分钟即宣告失陷了,49师师长卡里尼科夫率军接连后撤三道防线,紧张地问手下说:“我们的第1集团军撤到哪里了?” “现在撤到斯科耶。”参谋报告道。 “怎么回事儿?怎么才撤退到那里?”卡里尼科夫勃然大怒,“他们比一头猪跑的还慢,而且是一头怀孕的母猪!” “是大炮,搬运大炮太麻烦了。而且师长阁下您要知道,很多大炮使用都在十年以上了,我们必须人力拉着这些沉重的大炮。”参谋说道。 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难道大炮比生命更重要吗?卡里尼科夫摇着头气道:“看在上帝的面子上让他们行动快一点儿,现在是在逃命不是在郊游。”他无奈地坐在凳子上,问道:“还有什么坏消息没有?” “坏消息就是敌人已经完成了合围。” 卡里尼科夫道:“这不算坏消息,这是正常消息,我们就要死了。如果我的伏特加中没有酒了,这才是坏消息。” “报告!”一个参谋喊道。 “进来,还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吗?” “我们的第二条战线被敌人突破了!” 卡里尼科夫一拳砸在桌子上,怒道:“他的,该死的中国人!我们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被他们打倒?我们是骄傲的俄罗斯人。” “我们的士兵缺乏锻炼,因为对中国人的飞艇和飞机恐惧,产生很多逃兵。”参谋说。 “把政治教导队调上去,对逃兵绝不要手软。”卡里尼科夫歇斯底里地喊道,政治教导队又名肃反队,他们对自己人杀得比对外人还狠,军中士兵对他们闻风sè变。让他们到前线督战,估计没有多少人再敢做逃兵了。 苏俄第49师越来越顽强,就像是俄罗斯人的xing格一样,被包围之后反倒促使他们的抵抗更强烈了。但是他们的弱点是兵力太少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中队从三个方向以六万人的雄厚兵力反攻。他们的两翼很快被攻破,天sè刚刚黑下来,中国人合围成功。 甚至原本负责包抄的第十一骑兵师成了瞎子的眼睛——摆设。但第十一骑兵师及时发现了苏俄军队大部已经撤退的消息,立即派人向司令部禀报。 龙庆将手下军官叫来商量说道:“瘪独子全都跑了,我们不能眼瞅着。他们留下来断后的毛子还不够李猴子和老姜他们吃的,咱们凑过去连口汤都喝不上。” “师座,你说,咋整?”第三十骑兵旅旅长哈尔朗济震耳yu聋地声音叫道。 龙庆揉了揉耳朵,说道:“追敌,追击敌人,追上去!不管这里了。” “你说啥就是啥!”哈尔朗济道。 “是啊,机不再来啊。”第三十一骑兵旅旅长张明九叫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咱们要灵活运动战术吗,不能那么死板。” “诶呀妈呀,就是这个道理。”哈尔朗济粗重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龙庆原本心里忐忑,这是更改指令啊,秀帅这个人的强势是不允许别人违背他的命令的,可是自己若是愚笨的执行命令措施良机在一众才华出众的军官中定然会大打折扣,再说龙庆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握着几个人的手说道:“好!兄弟们!咱们追杀老毛子!此役我们别管杀死多少毛子,我们要缠着他们,只要把他们缠住了,后面部队就能干掉他们!”第十一骑兵师追敌迅速,立即赶上了苏军拖着沉重大炮的炮兵们,这些跑都是老式的野炮,笨重不便,大约两个连不到一百人在费力地拖拉着,其他人都得到命令急速跟上大部队了。 中国骑兵的到来让这些人先是一愣,然后不约而同地举手投降。但是骑兵掠过之处,一颗颗大好头颅飞到了天上,俄国人就想是喷泉一般,从脖子上向外冒出四米高的血柱。无头的尸体先是挣扎了一下,又倒在地上鼓鼓地向外冒血。 龙庆经过的时候看了两眼地上的尸体,骂了句:“谁他弄得,这么恶心?”便不再理会继续追敌,战争让人变得神经坚韧,也变得心理变态。 王茂如现在坐在指挥帐篷里摆弄着一个小铁炉子,炉子中一些柴禾燃烧着,向外散发着热量。天sè黑下来了,气温有点低,他坐在炉子旁烤着火,表情非常严肃认真地——盯着自己炉子上的烤土豆,护食的样子让别人看得好笑,好像咱这元帅没吃过烤土豆一样。 代理参谋长熊炳涛凑过来,小声打趣说:“秀帅,您这是怎么了?饿了?至于这样吗?” 王茂如伸出食指“嘘”了一声,道:“我这才是大事儿,不是饿了,是正事儿?” 熊炳涛好奇地问:“什么正事儿?” 王茂如正经八百地说:“烤土豆。” 熊炳涛:“烤土豆?” 王茂如笑道:“小时候我家穷,我吃的最好的东西就是烤土豆,烤熟了之后抹点大酱,那滋味……叔海(熊炳涛的字),你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长大以后天天吃烤土豆,哈哈。” 熊炳涛也笑了,说道:“不瞒秀帅您说,我小时候又一次跟着小伙伴偷看过镇上刘寡妇洗澡,小时候就想,将来我长大了一定要娶她那样又白又胖又大的女人当老婆。” 王茂如哈哈大笑起来,道:“没想到你小时候就这么大出息,行,行啊你!” 忽然通信处的一个姓樊的参谋跑了进来,叫道:“报告!报告!秀帅!糟了,他们,苏联毛子全溜了,前线的部队只是他们的断后部队!” 王茂如陡然一惊,尖叫道:“什么?谁溜了?难道是(苏俄)第1集团军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