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六章 嗜血魔王张镶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六章 嗜血魔王张镶武

樊参谋得到消息后惊讶的一路不停地跑来,可见这个消息有多么惊人。他喘着粗气焦急地说:“报告,情报是由第十一骑兵师来报,根据他们俘虏情报得知敌人大部队已经撤军,估计撤离时间就是昨天以及前天夜里。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接连两天撤军了,龙庆师长现在正率领第十一骑兵师追击敌人大部队。” 众人面面相觑,战情怎么会这样发展,我们安排好了剧本,已经宣布action,一切都按照事先预料好的发展,却发现男主角溜了,他们怎么能这么无耻地逃走! 想到他们逃走还是包抄的骑兵率先发现的,王茂如便震怒,骂道:“空军怎么侦查的?怎么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六章 嗜血魔王张镶武侦查的?混蛋!混蛋!” 樊参谋小心地为空军解释说:“据说他们是连夜撤走,前天晚上和昨天晚上,而白天根本没有动静,所以迷惑了我空军侦察部队。” 撤退的苏军第1集团军一部分军队被中国第十一骑兵师追上,双方发生激战交火,但是他们撤退的速度太快,已经抵达伯克罗夫斯克外围,此时见到从伯克罗夫斯克向外逃跑的俄国难民才得知自己的后路被敌人切断了。苏军发起了浪cháo一般的攻击,而遭到占领伯克罗夫斯克的任元星部第三师顽强阻击,同时给总部发电自己已经占领伯克罗夫斯克并受到敌人猛烈攻击,请求支援。 王茂如接到求助电报后下令第三师务必延迟敌人至少三个小时以上,第十一骑兵师立即即刻连夜抵达支援,同时交代手下第一师,第七师,第十五师,暂时将敌人围困起来,全军休整一夜,明ri将这些背水一战的苏军交给俄国皇协军处理。 此时,夜sè中的鞑靼草原上,沙俄伏尔加集团军中队在三个战场同时卷三 千古奇功 第四百九十六章 嗜血魔王张镶武展开战斗。 马格恩东部草原战场之中,第六师与突厥骑兵师正在围剿苏俄土耳其斯坦骑兵师第1、5师,双方从早上杀到了晚上,苏俄骑兵为了突围拼了命攻击,而尽管兵力占优却临时组建只凭着一腔热血的突厥骑兵师显然不具备敌人那种坚韧的斗志。苏军骑兵趁着夜sè向外突破出了这场绞杀战,第六师派遣了一个团的步兵,乘坐汽车解开了相互之间的铁链子,并卸掉了钢板,与突厥骑兵一起追击逃脱的苏军士兵。战场上,不断有苏军俘虏遭到虐杀的声音传响草原。 马格斯镇正面战场上,中队第一、第七、第十五师,三个师团六万余人正在围困敌步兵第49师,并抵挡住了敌人的连夜突围,同时缩小了包围圈。但由于夜sè影响,中国人的重炮和野炮无法提供支援,这给了苏俄军队喘息之机。他们连夜挖掘战壕,居然将49师所在地修成了坚固的土城。 而伯克罗夫斯克战场,此时任元星的第三师团正在与敌第1集团军突击部队进行苦斗,第十一骑兵师策马支援而来,在外围与苏军发生激烈战斗。 此时俄国人的支援部队也从四面八方赶来,其伏尔加河内舰队从上游快速返回支援。苏俄人为了返回萨拉托夫,征用所有民用船只用于兵力运输。草原上由游击队组成的苏俄第29师原本在师长的指挥下准备偷袭白俄乌拉尔斯克,接到求救信号后也不得不从乌拉尔河向西支援。苏俄南方集团军也派遣两个师的军队向萨拉托夫和伯克罗夫斯克支援过来。对苏俄zhèng fu而言失去几万人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如果失去一个集团军,将会让他们的士气遭受极大打击,迄今为止,苏军还没有发生过整个集团军被围歼的情况。 中国干涉军第三师进入伯克罗夫斯克之后,很快肃清了留守的半个苏军步兵团。不等任元星下令,其麾下第九骑兵旅旅长张镶武便下令将所有参与反抗中队的市民和苏军俘虏全部用马刀砍死在伏尔加河边,他杀俘的时候特地要市民前来观看,并恐吓道:“这就是惹怒中国人的下场,砍头!” 其实马刀不适合砍头,真正被砍头的也仅仅是二十几个,其余六百多人全都是被砍断了动脉之后扔进河里淹死的,但是张镶武嗜血的特点再一次显露出来。他舔了舔马刀上的鲜血,吐了一口吐沫在地上,这一幕被所有在场的俄国人看在眼中,甚至在几十年之后,一提到中国人,伯克罗夫斯克市民的记忆中,就会出现那个舔着马刀上人血的黑sè军装黄种人将军的形象。张镶武的屠杀给市民们造成了很大的恐慌,这些市民纷纷向外逃跑,遇到了撤军的苏俄第1集团军,给他们带去了伯克罗夫斯克被占的消息。 苏俄第1集团军司令加伊心急火燎,他下令全集团军全力进攻,军队务必在5月7ri之前拿下伯克罗夫斯克。苏俄第1集团军剩余的六个师轮番攻击伯克罗夫斯克,任元星所部在夜间阵地逐渐失守,而到了早上又反攻夺了回来。 任元星所部三个旅,包括两个步兵旅和一个骑兵旅,分别是王杰君第三步兵旅、舒和钧第十三步兵旅和张镶武第九骑兵旅,都是七千人满编旅,再加上师部两千人总计两万三千人。但防守的时候能够用到的只有一万六千多人,张镶武的骑兵旅不适合在城市中防御战,于是任元星命令张镶武出城,让他自己伺机寻找战机支援城内作战。 张镶武得了命令之后率领骑兵跑出了城,趁着月黑风高,来到伯克罗夫斯克东面的黑森林,得知苏军有士兵在黑森林之中。于是张镶武想也没想便下令火烧森林,他担心是骑兵遇到苏军从林子里跑出来攻击自己,自己的部队却没办法进入林子里追敌。骑兵遇到林地无法发挥速度优势,没了速度优势,骑兵就是个靶子。 可是歪打正着的是,在林子里休息着的是苏俄第1集团军伯克罗夫斯克武装工人旅和萨拉托夫武装工人旅,说起来这两支部队都不是正经的战士组成,而是因工人的激情自发参加组建的支援部队,他们在战场上最大的作用就是负责搬运,类似于欧战时期的中国劳工。 其实苏俄军队除了旧军官之外,也没有多少职业战士,倒是有很多这种满怀激情的工人士兵因为受到布尔什维克保护苏维埃保护俄国,抵抗外来侵略者的宣传而上了前线。他们从马格恩逃回来之后,士气低落,又恰逢后路被切断更加沮丧了,便选取了靠近树林的地方搭建营寨暂时休息。 却没有想到的是,张镶武因为天黑情况不明给直接给黑森林点着了,等到苏俄工人军队发现的时候已经火光冲天,整个伯克罗夫斯克战场都能看到这熊熊燃烧的烈火。他们慌忙地向外逃走,又被张镶武的探兵发现了营寨位置。 “好家伙,兄弟们,都他的给我听好了,这伙儿人跑了一个,我罚你们回国之后一天不能喝酒,跑了两个,两天不能喝酒,要是跑了一千个,你们就等着我啥时候调走你们啥时候有酒喝!”张镶武疯狂地叫道。 “旅座放心,少不了一个!”士兵们嗜血地回应道。 一支部队的xing格往往打上主将的痕迹,张镶武是一个嗜血的将军,他的士兵一个个也学着嗜血,尤其是他的这支骑兵多半都是蒙古人和旗人(北方旗人,包涵现在达翰尔族,鄂伦chun族,鄂温克族,满族等,在历史上被称为生女直人,与入关的遛鸟耍猴抽大烟旗人并不相同),另一半汉人也是北方骁勇好战之徒。经过了张镶武影响之后,这些人一个个见着血,会疯了一样冲上去。 “杀!”挥舞着战刀,张镶武率领第九骑兵旅冲向了被火炙烤刚刚逃出生天的苏俄伯克罗夫斯克武装工人旅和萨拉托夫武装工人旅。 一道道黑影高速通过混乱的敌军营帐,很多苏军工人士兵只是简单地躺在地上根本没有营帐,黑夜之中的大火燃起,他们甚至慌不择路地跑向了中国人,被奔来的中国骑兵一刀刀砍死在地,再被踩成肉泥。 惨叫声四起,呼喊声大作,鲜血染红了大地,断臂残肢滋养了土地,天地之间只留有惨叫声回响在其中,四千多手无寸铁的俄国工人组成的临时军队惨死在伯克罗夫斯克城东二十公里远的森林边上,流过森林的小河也因为断肢的阻挡而断了流。 “快点儿,快点儿。”张镶武说道,“得手就撤,别恋战。” 这么大的火,就连瞎子都知道了,苏军救援队伍立即奔来。在苏俄军队赶来救援之前,张镶武率领骑兵旅向南逃走,并在天明的时候与一支苏军游击队相遇,且全歼游击队。而赶来的沃利斯克步兵师师长齐格佐夫斯基看到四千多被杀或者被烧死的战友的时候,跪在地上痛哭不已。 断肢,烧焦的尸体,年轻的俄国人,被屠杀的战俘不甘的眼神,所有赶来支援的苏俄军队士兵都哭了。在这哭声震天之中,有一种仇恨情绪酝酿在其中。事后这些目睹“黑森林惨案”的俄国人无不对中国人恨之入骨,甚至连自己的人——苏俄中团的布尔什维克中国战士,他们也异常仇视,恨不得杀掉所有黄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