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落脚之处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五章 落脚之处

第五章落脚之处 聊得晚了,严复住在了他家。次ri的时候,严复正式邀请王茂如去北大做教授。王茂如心中苦笑,嘴里拒绝道:“陵公,晚辈自知才疏学浅,只愿潜心做学问,至于教书,晚辈实在是不知道从何教起。” 严复道:“秀盛先生不必妄自菲薄,你之学问,对世界看法,当下国人也没有几个能如你看透。你来大学教书,让学生们增长见识,也让咱们不再闷头做学问。就如同你所说,我们国家只看到国外制度好,却不知国外制度有哪里好,国外制度有哪里不好。还如你所说,min zhu与zi you公平,是相互矛盾,这在许多国家都得到证实。然而国人却不知什么是min zhu,什么是zi you。甚至一些人误以为,min zhu就是大家都做主,zi you就是想做什么就是什么,这西方国家的min zhuzi you没学到,倒是把老祖宗的品德给丢了。” 王茂如想了想,道:“既然陵公不弃,晚辈姑且一试吧。” 王茂如讲什么?他就讲国际关系,今年第一年改为北大的原京师大学堂,特意为他开了一门国际关系学,讲述国际之间,国家之间的关系——其核心就是利益。 国家和国家之间没有友谊,没有盟友,只有利益网。 由于特聘为讲师,只是如今学生暑假,王茂如还不用去学校讲授,因此也留的大把时间给他做其他事情。 《大国崛起》系列图书也卖得火热,凭借着此书,王茂如赚了一万多鹰洋,工臧平良又将此书给ri本学者评价,ri本社会学家真平佑三大为感慨,此书的视野之广阔,其国家崛起之方式与利益振聋发聩,特地为此书在ri本的版本写序。正所谓墙里开花墙外香,《大国崛起》这本书在国内顶多就是běi jing天津等华北地区有贩卖,一些学者文人观摩,没想到的是,这本书在ri本却卖得火热。 “远东巨著,国家的兴盛之路。”——ri本《朝ri新闻》。 “秀盛桑,支那国际关系学第一人。”——ri本《卖读ri报》。 “维新百年,ri本崛起。”——ri本《朝野坊间》杂质。 …… 此时的ri本人在十年前刚刚打败了俄国,这是黄种人第一次在战争中战胜了白人,也是有sè人种第一次战胜白sè人种——话说第二次有sè人种战胜白sè人种是一战时期苏丹王国拿着弓箭打败了意大利军队……意大利军队…… ri本人的国民意识觉醒的同时,也难免骄傲自大起来,尤其是面对中国这样一个体弱多病的邻居,在占据大连旅顺等中国土地之后,设立了关东州,将关东州设为了自己的领土。面对这样一个战败国,更是对中国人看不起,甚至认为现在的中国不配叫中国这个名字,zhèng fu要求ri本人官方和私下必须称中国为支那,称中国人为支那人,以示鄙夷。而面对看不起的邻居中学者写出这样一部站在世界看国家的书籍,更是大为惊讶,今儿广泛流传开来。 《大国崛起》风靡ri本之后,国内才渐渐地有人开始正视这本书籍,王茂如名利双收。不过正所谓文人相轻,在国内学者拜读《大国崛起》系列文章之后,对于白话文的运动,文字的不优雅,毫无文学内涵的文笔造诣大加抨击。 不过这些谩骂王茂如毫不理会,他不是专门搞文字的,只是喜爱而已,就像后世的网络小说家,论文字造诣肯定比不过那些职业作家,便在于工臧平良的聊天中大方承认自己没有受过传统的中文教导,因此文笔很差,且向读者道歉,并说此书乃是为中国jing醒崛起而作。如今国家共和,百废待兴,但国家不知学习哪国崛起方案,自己游历欧洲美国,只是把自己二十六年来的所见所闻讲授出来。他还开玩笑地说,希望有学者帮着自己修改《大国崛起》。 既然秀盛先生大方认错,缴枪投降,在京或是南方的学者这才放下手中枪笔,继而对改编《大国崛起》感了兴趣。北大校长严复听闻,大为惊讶,连忙赶来拉着王茂如进了北大图书馆,又纠结了一大帮北大学者,一起帮着改编文章。此等好事,自然北大不能落外人田中,王茂如便撒手此事让这些学者暑假有事可做。 过了些ri子,王茂如也跟浦继熟悉了běi jing城,他偷着出了北平城去看他藏起的越野车,取回扯上的物件。除了他的越野车太大没法动作之外,将车中的一切都取了回来,放在房子里。越野车藏在山洞中之后,又将山洞暂时封死了。这几天折腾来折腾去,倒是累得他够呛休息了好几天。 王茂如虽然做过几年生意,但他也不是没有野心,自从听到那串佛珠之中冥冥之中的声音之后,这种埋藏在自己心中的野心再一次膨胀起来。 是的,这是民国啊,这是民国原年,这是乱世即将到来,军阀混战的年代。 这是一个野心家与yin谋家,政治家与军阀并存的年代。 这正是我辈的年代。 他交好浦继,正是为了能在北平先立下足,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凭借着《大国崛起》系列文章,意外在běi jing落地生根。 浦继这个人没什么心眼,平生爱热闹,家里上面还有两个哥哥,都在外混,一个在军中混ri子,一个在jing局混ri子,家里老太爷清zhèng fu倒台之后,被国民党宋教仁说服,去直隶咨议局做议员。其实也就是没事儿跟那些其它政见不同的议员们吵架,这时候的国会和咨议局的议员也没有权利,只会捣蒜,指着他们能帮助国家监制扯淡,除了整天吵架也没什么事儿干。老爷子似乎很是乐于干这种事儿,每天早上兴致勃勃地赶去咨议局,晚上气呼呼地回来,第二天早上再一副满是勇气的样子去…… 两人混的熟了,王茂如通过各种手段倒是认识了北平城中许多遗老遗少文人学者,这些人还留着鞭子,没事大骂袁世凯不忠,也不怕袁世凯找他们算账。 不过袁世凯倒不是那种不能容忍之人,对于这些嘴皮子便宜,也懒得束管,倒是他的大公子袁克定,找了几个骂袁世凯的人的麻烦,还让袁世凯训斥一顿,说怎能堵住天下悠悠众口。 听到这些,倒是让王茂如很是佩服袁世凯,至少他不禁言,听得进其它声音,比起后世,只需赞美不许有其它声音,倒是开明许多。

下一篇   第六章 买枪防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