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五百章 战斗总结(超长优惠)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五百章 战斗总结(超长优惠)

王茂如面无表情想了想,如今局势对伏尔加集团军极为有利,只要不出岔子,图哈切夫斯基辛苦建立的苏军最jing锐第1集团军将会被消灭于伯克罗夫斯克,可是这也是一个问题,消灭敌最jing锐军队,是否会将敌人的锐气一下子打垮呢?苏军锐气顿消,反之俄军气势旺盛,此消彼长之下又帮助了俄国统一……得不偿失,一个分裂且一直战乱的俄国,远比一个统一的俄国强得多。既要打苏俄人,又不能打死苏俄人,这倒是一个难题。 他看了看满脸兴奋的参谋长亚利斯科夫以及二十几位俄军参谋,想到假如俄国统一,凭借着俄国强大的恢复能力,将来一定会把失去的领土和尊严全都找回来。为什么要出兵俄国,是因为想要争取外蒙古、外东北和外西北,不管俄国将来变成沙皇俄国还是苏维埃俄国,只要将这三处地带给我们,即使是魔鬼我也会与之合作。王茂如伸了伸腰,托着烤土豆走到地图边,看着被围困的敌第1集团军,觉得自己是否用计太狠了——如果真的让苏军第1集团军消失,苏军是否会疯狂的报复,以苏俄人的xing格而言,他们一定会这样做。所以打苏军,要狠狠地打,给他们教训,让他们疼的半死,让他们看到自己就害怕,但是又不能一棍子打死,打死了苏军,昔ri的战友沙俄会掉过头来对付自己。王茂如随口用俄语问俄国参谋们说:“第三集群的战斗如何了?” 亚利斯科夫道:“苏俄土耳其斯坦两个骑兵师大部被歼,仅仅有一个营的敌人逃了出来,现在我部突厥骑兵师正在全力追捕,不过现在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王茂如问道。 “第三集群指挥权的问题。”亚利斯科夫说道,“我想突厥骑兵不会甘心一个中国的步兵师长做他们的指挥官的,我了解这些伊斯兰鞑靼人。” “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亚利斯科夫参谋长阁下,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去。”王茂如问。 “或许你的血液里带有俄罗斯基因,你应该看一下祖先的血液的血统,因为你的这一点和我们俄罗斯人很像。”亚利斯科夫笑道。 王茂如摆摆手道:“我可是纯种中国人。往上数从有家谱开始,家里就没有外国种,哈哈哈,抱歉,让你失望了。” 亚利斯科夫言归正传道:“在俄国大地上。众所周知的是鞑靼人一直以来都不服从命令。他们一直都有叛逆的野心。千百年来,鞑靼人一直渴望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就像是土耳其帝国一样属于自己的帝国。一旦他们有能力了一定会脱离您的控制,所以我建议您不该过多放纵他们或者给他们权力。而且追杀一个营的敌人用整个集群太浪费。我建议是将一个突厥骑兵师拆开补充到其他两个骑兵师,剩下的人组建一个骑兵团。用这个骑兵团继续追剿叛军的残部,另外两个骑兵师投入到主战场之中。费将军费朝贵是一个合格的步兵将军,但是他并不适合指挥如此庞大的骑兵作战集群。” “你是怀疑费朝贵的指挥能力?”王茂如有些生气了,在外人面前他极力维护自己手下的尊严。他是一个护短的元帅,不允许别人肆意批评自己的手下。 见王茂如不高兴了,亚利斯科夫忙解释说:“我只是怀疑他的协调能力,而不是作战指挥能力,一个合格的元帅除了指挥能力之外,还要能够领导手下军队。但是显然,突厥人除了听从你的指挥,并不会听从费将军的指挥。沙皇俄国统治鞑靼草原几百年,鞑靼人从来都没有真正的降服过。他们是一群难以沟通、想法古怪的伊斯兰教信仰者。据我所知,贵部骑兵战斗力损失颇为严重,我还有一个建议,那就是将两个突厥骑兵师压缩为一个骑兵师,多出来的几千骑兵补充到贵军骑兵部队中去。我认为阿扎伦努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但是没有如此大的能力指挥三个师的军队。或许能力可以培养,但是我不放心他的野心,指挥一个骑兵师,我想这才是适合他的位置。” 其实关于阿扎伦努的忠诚度的问题也是王茂如所担心的一点。阿扎伦努出身旧鞑靼贵族,这一次率众来投起到了一个标杆的作用。但谁也没有想到会有如此之多的鞑靼人紧随他投奔而来。继而让这个没有多大能力的人陡然之间突然成了三万突厥骑兵的领——更重要的是,双方没有那么深厚的关系。 沙俄和王茂如的牢固关系是建立在共同利益基础之上的,沙俄帝国此时正处于历史上最虚弱的时期,而中国干涉军通过干涉俄国内战的方式逐步取回被占领土——尽管无论是沙俄还是苏俄,王茂如心知他们都不会轻易放弃领土。苏俄和沙俄双方虽然都在说放弃领土,但仅仅从沙俄归还江东六十四屯三千六百平方公里土地就要如此颇费周折来看,显然让他们放弃外东北一百万平方公里和外西北七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一百七十万平方公里,相当于ri本领土的二分之一,俄国人怎么可能轻易放弃。两方也是面和心不合,都怀揣着一些yin谋的味道,但至少他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苏俄。王茂如不知道自己通过这种方式能不能将那一百七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争取回来,他只是希望用一种方式,一种可以尝试的方式将外东北和外西北争取回来。尤其是外东北,东北人心中之痛,不知道其他地方的人能不能感同身受,但任何东北人只要能夺回外东北都会宁愿牺牲自己的生命。 他为了夺回外东北而采取与沙俄合作,而沙俄为了夺回政权对苏维埃作战的胜利扭转局势也需要和他合作——可鞑靼人呢?鞑靼人一直以来都想摆脱俄国人的统治,一直希望建立一个自己的国家。鞑靼人可以和沙俄合作,也可以和苏俄合作啊。当然,鞑靼人对双方都不信任,毕竟历史上俄罗斯人曾无数次利用完他们之后对他们举起屠刀。与中国人合作,也是因为中国人从未对他们举起过屠刀,中国人和他们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可谁能保证鞑靼人就会听从中国人的话呢? 参谋长亚利斯科夫的担心不无道理,他这个沙皇帝国莫斯科叶卡捷琳娜军校毕业的高材生,从头到尾对鞑靼人就没有信任过。 第一师参谋长李景林从战场回到后方司令部报告。并递交了伤亡报告和战场总结,防御敌第1集团军与围歼第步兵49师这六ri夜内,第一师伤亡两千三百人,着实伤筋动骨了。 两万三千人伤亡十分之一,王茂如久久不语。问道:“有多少人直接……阵亡?” 李景林对所有总部军官说道:“一千一百余人。而且还有后续重伤死亡、伤口感染死亡的战士,因此这个数字并只是现阶段。”李景林也叹了口气,随后汇报道:“本次战役,我师进行战后总结。我要先说一下敌军特点。他们有六个特点:一、苏俄军队战斗意志力强,他们有明确的战斗目的;二、其军队核心并非军官,而是军队中的政治委员,消灭其军官并不能让其丧失战斗力,而消灭其政治委员该部队则极有可能投降或战溃;三、敌军武器弹药携带不足。尤其是火炮数量少;四、敌军部队之中百分之八十的士兵都是布尔什维克抓丁抓来的,战斗能力和技巧不如我军;五、其主要突击力量是骑兵,敌人惯用骑兵突袭以点扩大至面,但所幸这次敌人的骑兵先被我们干掉了;六、苏俄军纪差,军容差,根据俘虏说他们抓了大量妇女做随军ji女。” 王茂如笑道:“大家讨论一下,还有没有补充的?”众将军纷纷议论了起来,王茂如也把李景林叫来,私下交流了一番。总结起认识的苏军特点来。大家纷纷发表意见进行补充,基本上都是对步兵第一师团总结的升华。 王茂如点了点头,忽然举起手,大家安静了下来,王茂如道:“诸君。现在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众军官和参谋抬起头看着,王茂如缓缓说道:“李参谋长说苏军百分之八十都是拉壮丁?那为什么敌人的战斗损员已经超过三分之二甚至四分之三,更或者全军战死也不投降?” 大家相互看了看,不知如何回答。还是李景林说道:“我想,一来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是侵略者,二来,他们的政治委员并没有消灭。” 王茂如郁闷地道:“这个政治委员相当于萨满巫师了,还附带提升士气功能的。呵呵,继续说吧。” 李景林道:“接下来是战斗总结。”他呛了呛嗓子,重点强调了一下,大声说道:“这些都是用我军的鲜血换回来的经验和教训,希望大家补充。先第一点,我部对敌军人海战术的坚决xing准备不足,虽然后期逐渐适应过来,但是随后又产生自大的心理。第二,我军标准步枪与敌人的纳希莫甘相比而言,在近程的威力强于对手,尤其是两百米内,但是在远距离狙击能力上略逊一筹,我部士兵常常被敌人在四五百米开外击中,在对峙过程中对我军极为不利。第三,我军的手榴弹重量过大,导致士兵行军的时候携带数量锐减,扔手榴弹的时候也太近。第四,我军依靠地形防御和战场适应能力需要加强,我部第一师在国内的时候执行几次战斗都发生在城市,因此对草原和丘陵作战准备不足,工兵铲数量不够。第五,我军炮兵,尤其是重型炮群对敌人的杀伤xing非常大,建议继续加强炮兵力量,并且将炮兵统一战斗使用。第六,敌军与我军战斗时,战斗意志也比较强烈,我军部分新兵出现逃兵。第七,我军士兵个头矮小,尽管拼刺技术和近战能力优于对手,但与敌军不宜进行白刃战。俄罗斯人的体格就像一只熊一样,往往身中几刀也不会倒下,而我军士兵则相反。第八,我军沟通不便,造成敌人渗透突围,给我部带来极大损失。以上是我部第一师的战斗总结。” 军官们听了议论纷纷,熊炳涛道:“秀帅,战斗总结应该尽快发下去让所有士兵都了解成长。”王茂如点头,道:“好,熊副参谋长,由你负责收集战斗经验总结,向全集团军宣传,并发动所有士兵,每个人都写战斗总结,如何打好下一仗,如何与苏俄军队作战。还有迅速挑选一批神枪手,使用莫辛纳甘步枪,训练他们狙击敌军的政委。”李景林做完报告,立即返回前线。 王茂如伸伸懒腰,笑着说道:“司令部应该前移了,这里距离战场太远了。等第六师与突厥骑兵师返回之后,司令部向南移动吧。”

下一篇   五百章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