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五百零二章 三千毒气弹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五百零二章 三千毒气弹

将城市让给苏军之后,中队放弃了里应外合,完成了对苏俄军队的外围包围,但背水一战拥有整个城市的苏军的抵抗更加强烈了。中国炮兵集群以及苏俄皇协军,中国步兵第一师团李品仙部也抵达伯克罗夫斯克外围完成包围。皇协军的几次进攻被打的狼狈而归,克拉斯托夫气得又跳又叫。 王茂如委任任元星为前方总指挥,他又派遣第十一骑兵师团、第七师团和第九骑兵旅南下阻挡从察里津格勒北上支援的苏俄南方面军第8集团军库尔斯克步兵师,步兵29师。敌沃利斯克步兵师与两支部队汇合之后,再一次回过头来攻击中队。面对打不死的这支部队,气得任元星大骂该部队是讨厌的打不死的蟑螂。此战之后因为任元星的谩骂,苏俄沃利斯克步兵师因此得了一个光荣的绰号蟑螂步兵师,苏俄人对这个外号非常骄傲,得意洋洋。 在陆军第七师和第十一骑兵师的,张镶武第九骑兵旅的合力攻击下,苏军北上支援部队不得不停止在距离伯克罗夫斯克南两百公里处。双方不敢轻易攻击对方,苏军有内河舰队保护,而中方有骑兵优势,当然,苏军的目的只是给第1集团军制造撤军时间,龙庆所部也只是牵制敌人,双方不约而同地对峙起来。 伯克罗夫斯克以东的一个小山村中,新建的伏尔加集团军司令部内,有参谋不断跑来跑去,俄国人也叽哩哇啦说着外语,一切显得的乱糟糟的,不过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即将获胜的自信。 “他们都进入伯克罗夫斯克了吧?”王茂如问道。 熊炳涛点了点头,脸上有些犹豫道:“是的,只是……秀帅,用毒气弹是不是有点儿……太不人道了?这、这有点儿太残忍了。”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熊副参谋长,难道你还想效仿宋襄公做仁义之师吗?战争就要无所不用其极地消灭对手,我们对苏军的优势是武器的先进xing。而不是士兵数量和军事补给,要知道这两方面我们都是劣势。所谓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此乃兵家要害。” 熊炳涛点点头,汇报道:“我军弹药已经出现不足了,这十二天内军需消耗的……消耗太快了。尤其是炮弹。更加严重不足。” 王茂如深知此,叹了口气咂咂嘴道:“难办啊!这就是我们在外国作战的劣势了,要不是有沙俄供应我们其他军备,恐怕我们十几万军队就要困死在这里。对了。注意通知所有军队储存补给。” “储存补给?”熊炳涛惊讶地说,“难道秀帅你要打到……” 王茂如摇摇头道:“以防万一而已,如果我们的战斗持续到冬季的话,我军的补给就太困难了,现在不多存一些以后咱们就得用刺刀打仗了。” 1919年5月15ri新任第1集团军政委季诺维也夫带领援兵六千中团抵达了萨拉托夫。在萨拉托夫岸防炮和内河舰队的帮助下,季诺维也夫率领六千苏俄中渡过伏尔加河援抵达对岸伯克罗夫斯克,接管了第1集团军的指挥权。 现在形势对于苏军第1集团军来说很不利,其所部沃利斯克步兵师突围出去之后与库尔斯克步兵师,29步兵师汇合,在南方展开了对持。步兵49师全军覆灭,伯克罗夫斯克武装工人旅覆灭,萨拉托夫武装工人旅覆灭,土耳其斯坦骑兵1、5师覆灭。余部遭到伏击向中亚逃亡,可以说苏俄第1集团军元气大伤。代理司令加伊已经准备为接下来的军事审判做足了准备,他的推脱词就是这两场败仗都不是我的责任,而是由于前期图哈切夫斯基的冒进和后期季诺维也夫的逃跑主义,一切都不是我的错。但愿托洛茨基能理解。 全部占领伯克罗夫斯克之后,加伊下令军队向西渡河回撤,但是因为中国人在撤军的时候烧毁了几乎所有的木质物,导致苏军的渡河极为困难。三天内陆陆续续渡河的仅仅是第31师大部和辛比尔斯克铁军24师两个营以及几千伤兵。 如今留在伯克罗夫斯克城中的还有辛比尔斯克铁军24师,步兵15师。土耳其斯坦第1步兵师,土耳其斯坦民兵师,莫斯科武装工人第4师总计五万七千余人,再加上刚刚抵达的六千苏俄中团,总计六万三千人,加伊认为只要弹药提供足够,苏军完全可以坚守伯克罗夫斯克,让沙俄人一头撞过来撞死在伯克罗夫斯克城下。 加伊将自己的打算报告给了季诺维也夫,季诺维也夫不置可否,随即便将加伊派回到伏尔加河西岸萨拉托夫主持军队工作,并亲自执掌了军队指挥权。加伊充满了遗憾离开伯克罗夫斯克,他对季诺维也夫说:“城市攻坚战可以有效地避免敌军重炮对我军的打击,如今我们补给充足,身后还有内河舰队火力支援,足可以在这个城市打一场歼灭战。”季诺维也夫尽管没有表示是否按照他的建议,但是却挺停止了向萨拉托夫撤兵的计划,并要求军队修筑工事,同时让加伊回到萨拉托夫之后,尽量提供支援。加伊心里非常高兴季诺维也夫能够听取他的意见,回到河西之后,调集了两个师两百挺机重枪送到伯克罗夫斯克增强他们的防守力度。 不过让季诺维也夫尴尬不已的是,由于第1集团军的俄罗斯人对黄皮肤的中国人充满敌视,当天发生了数十起苏军士兵袭击殴打中团的事件,还有数起中团士兵在街道上被俄罗斯人暗杀的事件。这让季诺维也夫愤怒不已,他立即下达通知,说中团和中国干涉军是不一样的,他们是支持苏维埃的国际战士。中团的士兵们也觉得自己深受委屈,大家纷纷向团长张福荣诉苦,张福荣只能下令禁止中国士兵与俄国人打架,最后让他们老老实实在军营中待着不要外出。尽管他们不外出了,但更加让中国人难以忍受的是,第1集团军给他们提供的伙食极差,被他们斥以猪食待遇。 张福荣忍无可忍代表中团找到季诺维也夫诉苦抗议,季诺维也夫安慰了他,并承认自己调查不足,没有想到俄罗斯人对中国人有这么大仇恨。这半个月的战斗中,中苏之间发生了何种惨烈的战斗——苏军第1集团军减员几乎过半,这怎能不叫他们记恨。 季诺维也夫刚刚主持召开完苏军第1集团军会议,强调要求坚守伯克罗夫斯克,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视察每一支部队,便遭到了中队蓄谋已久的毒气弹的轰击。 为了配合毒气弹释放,5月18ri凌晨零点、一点、两点,伏尔加集团军分别进行了炮击sāo扰,最终在凌晨三点正式向苏俄第1集团军余部释放毒气。中队的包围圈向外后撤三公里,并将为数不多的防毒面具派发到前线哨兵手中。其实毒气弹在随着参战军第四师抵达中国之后,王茂如就已经密密地将它运抵满洲里,并将毒气弹生产厂地放在了黑龙江省甘南县。 1919年5月17ri凌晨三点,伏尔加集团军在炮声掩护之下,所有的重炮同时向伯克罗夫斯克发shè毒气弹,三千发122毫米榴弹毒气弹降入伏尔加河东岸伯克罗夫斯克城。 鞑靼草原的夜星空闪烁,今夜虽然没有月亮,但是漫天的星星照的四周特别光亮,伯克罗夫斯克靠近伏尔加河,尽管进入了5月份,但是这里的夜里温度能降到十五六度。躲在战壕中的苏俄士兵仅仅地将棉被裹在自己身上,靠在战壕的一侧疲惫地睡着了。中国人改变了作战方式,利用可以快速移动的火箭筒和神枪手对苏俄士兵进行袭扰,将压缩敌人生存空间改为杀伤苏俄有生力量。 今天晚上,中国人还是那么烦人,他们不怕中国人的重炮了,反倒对中国人的步兵与所忌惮。大炮不过是在为步兵冲锋作掩护,而且中国人的炮火也逐渐变得不那么犀利了,可能他们也没有炮弹了吧。 哨兵伊凡.彼得洛维奇.尼科洛夫伸着耳朵认真地听着,他在铁丝网上挂了很多罐头盒子,只要中国人碰到这些罐头盒子,就一定会发出声响。这声响和被风吹的时候发出的声音不同,尼科洛夫的耳朵非常灵敏,他听得出来。 “这该死的夜,还有该死的黄皮猪!”他自言自语道,他们刚刚进行完炮击不久,大家紧张的等了一会儿,中国人没有进攻,好吧,大家睡吧。 可是作为哨兵尼科洛夫却不得不趴在楼顶观察远方,他觉得有点儿冷,使劲拽了一下衣服,感觉似乎起风了。 觉得没有了动静,他便抱着枪蹲在一旁,无所事事下想到了乡下的时候被jing察欺负,可是那个jing察马扎罗夫现在应该已经腐烂了吧,该死的旧俄jing察,叫你欺负我,叫你强jiān我妹妹,革命一起,你被我杀死了吧?你的妹妹也被我强jiān了吧?这都是你自找的。想到了那个八年级女中学生白嫩的身体,尼科洛夫不禁心神一荡,果然十四岁的少女的味道好啊。比起和他偷情的三十岁的厨娘伊莎来,马扎罗夫的妹妹有一种处女的芳香。不知道现在她在谁的手上,要不是被征兵拉到前线,他倒想把她一直囚禁在自己的牛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