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零三章 去他妈《海牙公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零三章 去他妈《海牙公约》

“伊凡,在吗?”忽然有人叫喊道。 “我在,是班长吗?” “是的,伊凡,注意不要睡觉。” “好的,班长同志。”他立即站起来,四处张望着。他在一座四层楼的楼顶观察,只是觉得似乎起风了,同时听到很多人咳嗽了起来。 这么冷的天,看来大家都感冒了吧。尼科洛夫心想,忽然他觉得嗓子有些痒,眼睛干涩,皮肤还特别的痛痒,怎么搞的,这是怎么?尼科洛夫立即跳了起来,忽然闻到空气中传来严重的刺鼻的味道,继而他大声咳嗽起来,感觉自己呼吸不畅,他掐着自己的嗓子叫喊道:“有没有人救救我,有没有人?”他倒下了,浑身抽搐,吐着白沫,头昏,目眩,全身眩晕着,眼前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幻觉。 最终,他死了,他的灵巧的耳朵并没有帮助他。 伏尔加集团军的指挥部已经搬到了希捷潘村,距离伯克罗夫斯克仅十五公里,如果季诺维也夫手中有德国克虏伯1907式135毫米加农炮的话,那么希捷潘一定不安全。这种重达六吨的重炮一发炮弹就达到四十二公斤,炮管长达五米二,shè程达到十六公里。不过如今俄国最有威胁的重炮是1904式152毫米加农炮,但是俄国从1902年开始设计到1904年开始生产,正式服役是在1908年,并且数量不多。 1900年至1904年的ri俄战争不单单让ri本经济倒退十年,也让俄国经济雪上加霜。通过十年的努力,俄国经济刚刚转好,又赶上了欧战爆发,沙皇尼古拉二世还偏偏搀和一脚。而仅有的一百二十门1904式152毫米加农炮在欧战时与德国的战斗中被德国人缴获了一半,其余的重炮被苏俄zhèng fu布置在察里津、莫斯科、圣彼得堡和弗拉基米尔,后者则是俄国最大的兵工厂所在地。而察里津,也仅仅有五门这种加农炮而已。 王茂如现在正在一户农庄家改装的“司令部”内宴请将军们,静等前线消息。在座的有集团军副司令克拉斯诺夫,沙皇特派使者战场观察员乌特金。副司令兼伤兵安置主任米振标,总参谋长亚利斯科夫,副总参谋长熊炳涛,高级参谋常国chun,后勤指挥徐佑前。军务指挥何如飞。俄国皇协军暂编第一师师长马蒙托夫,中国干涉军第一师师长李品仙,参谋长李景林,第六师师长费朝贵。参谋长薛建勋,第十师师长赵庆,参谋长雍星宝,空军第一轰炸编队旅长金贤,飞艇旅长杜保铭。伯克罗夫斯克市长拉杰尔斯基,突厥骑兵二师师长卡得雷耶,突厥骑兵第三师师长居内窝利。 炮声隆隆响起,王茂如肃然道:“诸位总攻开始了,让我们为这场战争中敌我牺牲的战士默哀吧。无论是我军还是叛匪,在这场战争中都有人失去了年轻的生命,不知道这场战争之后,有多少家庭失去了儿子,丈夫。父亲。”众人都静静地望着他,翻译官在一旁小声地对俄国人解释王茂如的讲话。 默哀之后,王茂如又说道:“希望我们能够尽快地消灭布尔什维克苏维埃政权,早ri结束这场战争,希望我的孩子们早ri回家。希望俄国能够实现伟大的复兴。” 沙皇委任的伯克罗夫斯克市长拉杰尔斯基睁大了昏昏yu说的眼睛说道:“尊敬的王元帅阁下,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个时间发起总攻?而且还叫我们来……” 在座的诸位只有寥寥几人知道中国干涉军的计划,他们心中满是疑问为什么半夜两点被士兵叫醒参加这个宴会,有谁是半夜三点钟召开宴会?而且满桌子只有烤土豆和烤鸡肉。当然还有伏特加烈酒。可是有谁半夜三点钟起床喝酒,这里没有一个人是烂酒鬼。 伯克罗夫斯克市长拉杰尔斯基是个知识分子。他是个律师,在俄国发生政变之前他专为商人和贵族打官司,被人称为吸血鬼尼基塔。可是现在他是新任伯克罗夫斯克市长,前任市长很不幸被布尔什维克工人们在推翻沙俄政权之后,绑在麻袋中扔进了冰冷的伏尔加河里去了。 尼基塔。拉杰尔斯基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成为伯克罗夫斯克市的市长,为此他不顾妻子的反对,执意留了下来,而不是跑向中国转道去法国避难。当然,她的太太因为虚荣也留了下来,毕竟市长的妻子,还是很多人羡慕的。只是他们害怕苏维埃获胜因此把他们的儿子和女儿送到了中国东北长chun俄人居住区,由他太太的弟弟寄养。 亚利斯科夫说道:“是这样的,经过数天的准备,我伏尔加集团军决定今夜凌晨三点发动炮击,步兵总攻由沙皇俄国皇家陆军伏尔加集团军皇协军负责,计划凌晨五点先派遣一个团进行突击,上午七点发动步兵攻坚。” 拉杰尔斯基疑惑道:“我想知道,为什么三点总攻,但是要七点才发动总攻。就连我这个不懂军事的官员都知道,有四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完全可以做好准备啊。” 王茂如听到他的话笑了起来,熊炳涛冷冷地说道:“那是因为我们这次总攻是以毒气弹作为开始,而我们没有足够的防毒面具,只能等毒气散去,否则毒气将杀死我们自己。” 拉杰尔斯基一下子跳了起来,叫道:“你在说什么?毒气?难道是毒气弹?” 王茂如道:“难道我没有说明白吗,市长先生?” “不,天啊,那里有几万市民,我的几万市民!”拉杰尔斯基惊恐地说,他手足无措,刚刚被任命为伯克罗夫斯克市长,却没想到整个城市的人都没了?他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他的市长难道第一天被任命就要接收一个死城?而且面对普通市民释放毒气弹,这是严重违反《海牙公约》的行为啊。 《海牙公约》中关于《禁止使用专用于散布窒息xing或有毒气体的投shè物的宣言》(1899年海牙第2宣言)还是尼古拉二世签署的,难道在座的诸位俄国将军不懂吗?他看着其他俄国人,想要从其他俄国人那里得到帮助,可是其他人都在低声议论什么,没有说话的副司令克拉斯诺夫则在数着自己的手指头,天呐,难道他的手指头不是十支吗?这个该死的刽子手,他一定也参与了计划,是的,一定也参与了计划。 但实际上拉杰尔斯基还真是冤枉了克拉斯诺夫了,克拉斯诺夫接到命令的时候,毒气攻击计划已经由中国的参谋部制定完成,他唯一需要做的是照着命令去执行。 王茂如说服克拉斯诺夫执行这份命令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难道你忘记你输掉了察里津战役之后受到的嘲笑吗?难道你忘记了你曾经被布尔什维克俘虏的经历吗?现在,我是司令!”当然,最后一条才是最关键的,王茂如是司令官,他有权作出决定。 说起来克拉斯诺夫也是一个命运多舛的人,他最为耻辱的就是战败被布尔什维克俘虏,为了活命他向布尔什维克保证以后绝不会反对苏维埃。由于他是战败被俘,而南方战区政委斯大林为了显示功绩、拉拢受俘士兵而将克拉斯诺夫释放。 他成了察里津兵工厂的一个普通工人,由一名贵族将军成为了一名兵工厂暖气供应工人,每天晚上推着平板车,守在锅炉旁边看着温度计,如果水温低于八十度就要烧一车煤,整夜不能睡觉,还要受到工厂工人的欺负和嘲笑。克拉斯诺夫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里因为太累导致睡过头,水温低于了五十度。 他本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第二天发现有一段水管因为水温太低而冻得爆裂,这导致一栋工人宿舍没了暖气。克拉斯诺夫吓坏了,他害怕被布尔什维克工人们殴打立即逃走。而他逃走之后,被苏维埃判定为破坏公务破坏苏维埃政权反革命分子,并被判处叛国罪,定以死刑。 王茂如也是听别列维尔杰讲述克拉斯诺夫的故事,这个哥萨克骑兵出身的将军,居然有这样不光彩的经历,因此他才会主动请战回到察里津,洗刷他的耻辱。 面对市长的疑问,参谋长亚利斯科夫解释说道:“市长先生,在中队撤离伯克罗夫斯克的时候,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市民与他们一同撤离了那里,他们都是支持沙皇的好市民,留下的百分之二十的顽固分子都是布尔什维克的支持者。请不要同情他们了,我想他们这些不尊敬上帝的人,死后也一定会下地狱的。”这是中国人提供给他的数据,他非常希望是真的,此时面对拉杰尔斯基,只能把这份数据拿出来搪塞。 拉杰尔斯基摇头道:“可是,可是……《海牙公约》……” “去他妈的《海牙公约》吧!”王茂如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现在我们是在作战,而不是在玩游戏,我们和苏俄人之间,失败的一方将会成为历史的尘埃并且被历史书写城罪恶一方,遗臭万年!诸位,到了现在,我希望我们jing诚合作,现在我们都是布尔什维克的死敌了,如果战败我们一定都被判处死刑,我想诸位都不想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