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零四章 痛失大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零四章 痛失大将

王茂如开了一句玩笑,但没有任何人笑得出来,中国人表情严肃,俄国人表情尴尬,王茂如也觉得无趣,便说道:“好吧,我们等待战场消息吧。”当然是在等待着毒气攻击的效果,可这样的等待的确是让人心里很不舒服,他们需要发泄,需要一种情绪上的发泄。 克拉斯诺夫内心也反对毒气攻击,毕竟毒气攻击不单杀伤敌人,还杀伤城市之中的俄罗斯市民,他是一个军人,对于伤害到普通市民的行为内心之中很反感。他站起来,冷着脸说道:“接下来皇协军即将进攻,我应该在战场前方督战,司令官阁下,我向您请示,允许我到战场督战。” 王茂如笑道:“将军,你不是士官,你不需要在战场前方。” “不,为了伟大的俄国,我一定要在前方,我要亲眼目睹叛军的死亡。”克拉斯诺夫坚决地说道。 他是俄军之中三个知道今晚将会使用生化武器的将军之一,另外两个人是亚利斯科夫和乌特金。而在明天的陆地进攻中皇协军将会是主力,他们将带着简易的防毒面具冲进被化学武器袭击过的伯克罗夫斯克,消灭那里苟延残喘的苏俄军队。 当然克拉斯诺夫并不想让皇协军来做清洁员,他不是白痴也不是疯狂的偏执狂,只做了简单防护的皇协军士兵冒然冲进城市中,他们将来一定会受到影响。可总司令是王茂如,是一个中国人。他怎么拒绝?中国人是来帮助他们作战,消灭对手统一俄国的。除非他辞去皇协军总指挥一职。成为一个鸵鸟,将头扎进沙漠之中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他想拥有更多时间叮嘱士兵做好防护准备,也不知道这些进入城中的士兵们还有多少能够活着回来。 “好吧,请便。”王茂如冷笑道,等克拉斯诺夫离开,他这才笑着说道:“半夜把大家叫来,其实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观看总攻开始。我在此向大家表明,我是尊重大家的,并没有在战后发一条冰冷的消息,现在让我们共同见证这一伟大时刻。第二个目的就是,我们准备接下来的主要进攻点还是察里津,我希望大家在收复伯克罗夫斯克后积极配合伏尔加集团军的工作。我们是一个集体,我们有共同的敌人。谁不要扯自己人的后腿。接下来我将在伯克罗夫斯克留下一支军队防止苏维埃俄国叛军从这里截断我们后路。而关于伯克罗夫斯克战役后续怎么打,苏俄叛军会不会强攻此处,这都将是我们即将面临的种种问题,我希望听到大家的意见,大家畅所yu言吧,你们都是专家。” 李品仙与其他中国将军相互看了看。心说秀帅你又要开玩笑了,这不是听取意见,这是公布作战命令吧。只是俄国人心眼比较直,在座的俄国人纷纷献计献策,中国将军反倒沉默不语。这让在做的俄国人即佩服又鄙视,中国人还真是一问三不知。 几经讨论。俄国人的意思是由他们驻守伯克罗夫斯克,鞑靼人的意思是由鞑靼人占领,两方争相不下几乎打了起来。倒是中国人一句话不说,被问到了一个个都回答我们只听秀帅命令,秀帅让走我们走,秀帅让留我们留。苏俄人和鞑靼人见到中国人一副清心寡yu的样子,立即又开始了争夺伯克罗夫斯克这座城市来。王茂如心中好笑这些人还真是闲得慌,敌人还没有消灭,自己人为了争取未来可能拥有的权力而打起来了。 见大家吵得火热,王茂如拍拍桌子笑道:“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大家先休息休息吧。”他拍拍手,厨师们端着热乎乎的烤肉和更多的伏特加烈酒走了进来,他笑道:“半夜叫大家来,一定都饿肚子了,在俄国似乎只有伏特加才能喝,大家吃饱喝足,欣赏胜利。” “只有伏特加才配得上男人。”沙皇特使乌特金举杯笑道。 “乌拉!”俄国人欢叫起来。 王茂如微微一笑,大家又吃又喝,不过他一口酒都没有喝,几个心腹军官见他不喝酒,自然也不会喝酒。过了一会儿就会更加热闹了,总参谋长亚利斯科夫说道:“有酒怎么能没有女人?我们俘虏了那么多叛军女战士,现在她们都很驯服,不如带来大家欢乐欢乐?” “乌拉!参谋长阁下,你真是善解人意。”彼得罗夫将军笑道。 亚利斯科夫面向王茂如问:“指挥官阁下,您觉得怎么样?” 王茂如点头道:“大家高兴就好。” “好,那么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办得很好。”亚利斯科夫兴奋地叫道。 不一会儿,二十几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苏军女兵俘虏颤颤巍巍地被押送进来,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模样,亚利斯科夫走过去一把将一个女兵拉进怀里,说道:“你们如果侍奉好这里的军官,我会放你们走,如果不然,我将会把你们赏赐给我的士兵们,直到你们死亡为止。”接着他对少女们吼叫道:“听清楚没有?”少女们连忙点头。 亚利斯科夫挑了一个最漂亮的少女牵到王茂如面前,说:“指挥官阁下,这是一个漂亮的苏俄处女,她的第一次归你了。” 王茂如微笑着摇了摇头,拒绝说:“我没有你这样充沛的jing力,你们玩得高兴一些吧。”他带着心腹军官到了另一间参谋会议室,说道:“你们知道俄国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手下摇摇头,他冷笑道:“书籍,酒和xing!”他摇了一下头,继续说道:“书籍代表着他们追求知识和科学的先进xing,酒代表他们做事冲动和不冷静,更代表他们坚韧的xing格,xing代表着他们有着无穷无尽贪婪的yu望。所以我们跟俄国人是合作的关系,他们绝不是我们的兄弟,说到底他们是一群拥有贪婪的yu望的异族。现在我们就该想一想怎么对付他们了,最好能让苏俄和沙俄两败俱伤,所有俄国人都死了才好,也省得我们动手。以后每逢消耗战就让他们打,追击战嘛我们来打,不要用我们的生命再增加他们的荣耀了。” 大家会心一笑,秀帅还真是jiān猾,此时隔壁传来yin乱的靡靡之音,王茂如看手下并不为所动,心中赞叹了一下,放下心来,手下们能不为外界影响,可见他们将作战作为第一目标,便说道:“俄国人,下半身生物,不足为惧也。” “报、报告!”参谋部樊重孝脸sè惨白地走进来,咬着牙艰难地说道:“启禀秀帅,我、我部第十一骑兵师在追击敌沃利斯克步兵师的过程中遭到敌步兵29师伏击,师长郭布罗。龙庆——阵亡。” 王茂如心如晴天霹雳,大脑有些空白,声音已经失去了控制尖叫道:“什么?龙庆阵亡?龙庆阵亡了?”他摇摇yu坠,马良忙一把扶住了他,总军务处长何如飞连忙端了一杯水递过来说:“先喝一口水缓一缓。” 王茂如接过水喝了一口,平复了一下辈急情绪,但是他不敢相信龙庆死了,“你说的是假的吧?假消息吧?他只是受伤,或者只是重伤?快,快,全力组织抢救,龙庆不能死,他不能死。” 樊参谋低着头,道:“秀帅,他,真的牺牲了。” 王茂如咬着牙,瞪起眼睛道:“我要知道是谁杀死了他。” “电报上没说。”樊参谋说道,“只能等待第十一骑兵师的报告了。” 半天,王茂如才松了牙齿,他有些颤抖地挥挥手道:“好了,今天到此为止,散了吧,让我静一下。”熊炳涛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轻轻叹道:“秀帅,节哀。”王茂如木然地点了点头。 就在昨天白天,追击苏俄沃利斯克步兵师的第十一骑兵师遭到了苏俄游击队组成的第29师偷袭,但是由于第十一骑兵师装备jing良,全师半数是蒙古族小伙子们组成,战斗意志特别旺盛,因此这次伏击并没有吃多大的亏。敌29师反倒为了躲避骑兵的追击不得不逃进了沼泽,这才躲开了中国人的追杀。 但是万事都有意外,这次意外的就是郭布罗。龙庆,他在巡视战场的时候被一名炸晕过去的游击队员偷袭,而且居然还是被近距离的一把匕首扔出来扎在了脖子上失血过多死了。这一次的死亡或多或少还真是意外,或许就连游击队员也不知道他苏醒之后扔出去的匕首能够杀死中国骑兵中将。刺杀的游击队员被随后全刀分尸,却换不回龙庆的生命了,亲兵们抱着龙庆尸首痛哭不已。 参谋长张香久随后向王茂如发电告急,这件事只有很少人知道,除了他之外还有张镶武以及部分亲兵知道。张镶武冷静地建议隐瞒不发,否则将引起军中士气低迷。而且张镶武随后建议不要宣布龙庆是在战场被苏军击毙,而是说他被偷袭,否则给敌人知晓会助长敌人气焰。张香久怒道难道郭布罗师长死也不能体体面面的吗?张镶武叹了口气说我们现在生死不由自己,还是静等秀帅做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