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零七章 不择手段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零七章 不择手段

次ri一早,坚守在伯克罗夫斯克公立中学的三千四百中国籍苏军士兵选择向北洋军东北边防军第三师投降,随同投降的还有七百多苏俄士兵。当他们被押送到后方的时候,在半路上突然被第三师胁迫全部捆绑起来。季诺维也夫的卫兵托尔斯泰因为反抗被达成了筛子,另外一部分大约三十多中国籍苏军战俘也因为反抗而被杀死。他们被串成一串,绑的结结实实押送回后方。 张福荣高声抗议:“你们不可以这样,你们这是欺骗,你们这些骗子,我们是同胞,我们是同胞。” 负责押送他的第三师辎重营营长俞文松冷笑道:“同胞?这我们管不着,看在都是山东老乡的份上奉劝你一句,少说话别废话,再叫喊我管你是不是团长,一枪毙了你。” “老乡,我们是真心投降的。”张福荣忙说道。 “我管你真心投降还是假投降,你以为投降给我们就能做我们的兵了?边防军招收人没那么简单,面对审查吧,你们这么多人,且等着得审查几年呢。”俞文松嘲笑道。 张福荣的手下桑国富气道:“我们本来是五千八百人,有两千多人前天晚上因为沙俄反动派的毒气弹被杀死了。” 俞文松笑道:“错,不是沙俄人的毒气,是我们的。” “什么?”中团的士兵们面露震惊,张福荣更是愤怒地指着俞文松,连声说道:“你你你……”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俞文松冲着战俘们双手一摊。不屑地说道:“俄国人的化工厂都落在红军手中了,他们哪会生产这个。这是咱们中国产的。”他自然不知道这都是王茂如跟意大利买来的,还以为产自国内,在他看来,毒气弹制造比炮弹制造简单得多,可惜的是,他想错了,此时中国还不具备生产毒气弹的能力。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张福荣气得嘴都歪了。 桑国富等人气得够呛,“你们这是。这是在犯罪!” 俞文松反驳道:“犯罪?我们这是在战争!还有,我国zhèng fu已经正式对俄干涉,对苏俄宣战,你们居然还打着五sè旗帮着苏俄人,你们这才是叛国!叛国者!” “我们是为了全世界的劳动人民的min zhu和zi you!”桑国富叫嚷道。 “得了,全世界人民不需要你们代表,你算哪门子葱哪门子蒜。你凭啥代表别人,谁让你代表别人的,你充其量代表你自己罢了。”俞文松冷笑道,“打着代表人民的幌子,就以为自己真是救世主了?放你娘的屁!世界人民不需要你,中国人民跟不需要你们代表!”他越说越生气。一脚揣在桑国富屁股上,将他踹到人堆中,破口大骂道:“外国人是你爹还是你妈?你他妈是外国人草出来的吗?还帮着老毛子说话,干你娘的,再他妈听到你一句战友同志的。老子干死你。” 桑国富便想要分辨,忽然看到一个干涉军士兵一枪将一个闹事的中团士兵毙掉。说道:“他……他杀人……” 俞文松冷冷地说道:“你们是战俘,不是同胞,你们现在不是中国国籍,不享受国内战俘待遇,中国已经对苏俄叛军开展,你们为他们服务,你们就是叛国者。”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是说好了我们加入你们吗?怎么我们成了叛国者,成了俘虏?”张福荣悲痛yu绝地说道。 俞文松冷笑道:“幼稚,可笑,你以为菜市口买菜?还讨价还价呢,不知道你三十多岁的年纪怎么活的。” 张福荣气得吐了一口血,手下人忙扶着他,张福荣悲怆道:“我害了你们,我害了你们啊……” 押送回军营之后有中国籍苏军俘虏透露有苏俄大官混在俘虏之中,正好印证了王茂如的猜想。任元星来了兴致于是把那七百多苏军俘虏拉了过来,让他们脱衣服检查,发现其中有七百多士兵浑身漆黑,一看就是好多天没洗澡,曾在马格恩镇与他们一直打了二十天的第1集团军士兵,还有四十二个身体干净服装整洁的苏俄士兵。那六百多人被任元星送到了战俘营去了,这四十二个服装整洁的人留了下来。 大鱼应该就在这些人中了,任元星下令把他们拉到司令部去由秀帅亲自挑选,再不至于把他们全杀了也行。 王茂如就见任元星一脸的坏笑,说道:“你部现在返回马格恩镇,等待后续部队补充,第一时间所有补充士兵全都给你。” “秀帅,我们的第九骑兵旅什么时候归队?”任元星问。 王茂如道:“怎么,怕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啊?”任元星点点头,王茂如道:“回国之后你部骑兵旅会改制。” “改什么?”任元星忙瞪大眼睛问。 “装甲骑兵旅。” “是,秀帅!”任元星高兴地走了。 在临时司令部前的农场上,踩着荒废的菜地,王茂如见到了那四十二个俄国人。他们已经被绑的面容扭曲了,一个个或者恶狠狠或者茫然或者悲愤地看着王茂如。四十二个战俘都在地上,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中国士兵,刺刀抵在他们的后脑勺上,只要有所异动,这些人必死无疑。 王茂如要亲自过问这些俄国人,他认为这些俄国人之中一定有条大鱼。既然克里斯诺夫背着他搞小动作,他也不会把这件事儿对皇协军说。如今他的俄语越来越好,越说越溜,可以直接用俄语问这些战俘话了,他努力挤出友好的微笑笑着说:“你们谁的官最大?” 四十二个俄国人相互看了看,谁也不说话,大家心里都知道,但是谁也不敢出卖季诺维也夫,毕竟家里一大家子人,自己死了没什么,出卖季诺维也夫家人也要被杀。 王茂如指着一个年龄最小的,问:“你叫什么?” “伊万。亚历山德罗维奇。基里连科。”苏俄红军小战士说道。 “只要你说谁是最高官员,我就放了你,你不想死吧?”王茂如笑问。 “我,我,我……” “伊万,想想你的姐姐和妹妹。”旁边一个年纪较大的苏俄士兵忽然说道。 “我不知道。”伊万。基里连科立即断然说道。 王茂如叹了口气,说道:“愿你在上帝面前赎罪吧。” “什么?”伊万。基里连科还没听清,便感到一阵眩晕,三棱刺刀直接刺穿了他的后脑,刺刀刺穿了他整个脑袋,从他的嘴中穿了出来。行刑士兵冷漠地一脚揣在他的后背上,基里连科倒在菜地里,没有一点挣扎和叫喊死得极其干净。 王茂如走到那个说话的老兵旁边,说:“你想说什么?” “我要杀了你!”这个苏俄老兵刚刚有所动弹,前后左右十几把刺刀同时刺中了他,王茂如闪躲不及被鲜血溅在裤子上,很是生气。 “这个人啊。”王茂如叹道,又走到下一个,问:“你叫什么?” “伊万。阿列克谢耶夫。马克西姆。普尼卡尼耶夫。彼得洛维奇。阿雅克阳。” “毙了吧。”王茂如用中文淡淡地说道,很快,这个名俄国士兵就被刺刀刺死了。 他身边的副参谋长熊炳涛有点儿疑惑地问:“秀帅,你怎么杀了他……” “名字太长了。”王茂如说了一个特别无厘头的理由之后走向下一个士兵,道:“请问……算了,你不胡说的,我只是想找到那个军衔最高的人,但是我不喜欢别人隐瞒我什么。你说不说?” 这个俄国兵居然吓得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杀了吧,我猜想这人绝不可能是能够得到这么多人保护和拥戴的最高军衔者。”王茂如厌恶道,这个懦弱的人也被杀了。他走回到所有人前面,大声说道:“最后问一遍,你们谁是最高军衔者?放心,如果你说了,所有人之中只有你不会死,其他人都会死掉,没有人能够知道是你出卖了长官。” 季诺维也夫隐藏在队伍之中,他现在留着细细的胡须几天没洗脸了,除了身边的卫兵,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够认出来这个狼狈的人就是曾经主持俄国政变的智慧之一吧。随着一声声惨叫声传来,他反倒是内心平静下来,我死就死吧,死也不能让他们活捉。 “我说!”一个俄国人是在受不了了,他不想死,他立即喊道:“我说,我说。” 王茂如高兴地说:“谁。” 这个苏俄士兵挣扎着走到季诺维也夫跟前,说道:“他就是,他就是我们的政委,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格里高利。叶夫赛耶维奇。季诺维也夫同志。” 熊炳涛兴奋地叫道:“他是季诺维也夫?他就是那个季诺维也夫?” “是的,他就是,我是他的卫兵,负责保护他。”苏俄士兵说道。 “你这个叛徒!” “混蛋,你出卖了灵魂!” “你死后一定会下地狱!”其余苏俄战俘叫喊道。 王茂如一挥手,道:“除了这两个人,都杀了吧。” “啊……”一连串的惨叫声和刺穿的声音传来,菜地里多了四十具苏俄红军战俘的尸体,熊炳涛小声地说:“这……似乎是太残忍了。” 王茂如摊开双手笑道:“可是我们找到了季诺维也夫啊。” 熊炳涛摇了摇头,吩咐卫兵挖了一个大坑,将这四十个人全都埋在坑内,埋好之后踩实了,鲜血和骨肉倪润了大地,等待来年这里一定土地肥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