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零八章 反间计杀同胞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零八章 反间计杀同胞

王茂如背着手悠闲地走到季诺维也夫跟前,笑着打招呼道:“你好,季诺维也夫同志,我是中国干涉军第一集团军司令,也是沙皇伏尔加集团军司令,我叫王茂如,中国北洋军军阀,很高兴认识你。” “你这个魔鬼!”季诺维也夫恨恨地瞪着他咬牙切齿说道,吐了一口吐沫在王茂如的脸上,“你杀了我吧,你这个侵略者,我不怕死,我也不会向你们这些侵略者投降。”站在他身后的邓子超一脚将季诺维也夫踹到在地上,就要殴打,王茂如举手说:“不要打他,拉他起来。” 马良连忙掏出手帕,王茂如接过手帕,却没生气而是笑道:“很高兴我成为你心中的魔鬼,不过你不会死的,活着的你比死去的你更有价值。” “你能阻止我的死亡?哈哈哈,太可笑了黄皮猴子。”季诺维也夫吐着血沫子冷笑道,邓子超一脚把他踹得出了内伤。 “我记得还有七百个苏军战俘在我们手上吧?”王茂如问了一下手下,熊炳涛忙道:“是的,现在第十师看押着。”王茂如点点头,道:“你要是自杀,这七百个人全都给你陪葬,你是知道的,我从不把战俘的生命放在眼中。” 季诺维也夫又气又急咬着牙齿看了一眼菜园之中四十具被处决的近卫队队员,低下了骄傲的头颅。 “把他单独放在一间地牢中,不要让任何人接触。”王茂如道。 “是。”近卫队长邓子超说道。将季诺维也夫带了下去关了起来。 那个求生的苏俄士兵跪在地上还在恐惧地看着王茂如,害怕他反悔杀了自己,王茂如问道:“你出卖了你的政委,我想苏维埃布尔什维克们绝对容不下你了,他们一定比恨我还恨你,你不如投靠我吧。” 苏俄士兵立即说道:“好的,好的,我投靠你,我现在就是你的人了。” 王茂如嘴角抽筋,心说你这是什么话。单独拿出来还人误会以为是出柜了呢,问:“你叫什么?” “谢尔盖.林登维奇.萨勃ri尼科夫。” “很好,谢尔盖,你现在是我们的间谍了。”王茂如笑着说,对熊炳涛吩咐道:“这个谢尔盖我们留着有用。” “秀帅,留着他……有什么用?”熊炳涛不屑地说。 王茂如道:“我们需要间谍帮助我们,把他放了让他散布谣言,季诺维也夫战败是因为前第1集团军司令图哈切夫斯基和现任司令加伊陷害的原因,而直接将季诺维也夫交给我们的则是共产国际的中团。” 熊炳涛惊讶地说道:“反间计?” 王茂如点点头。“为了增加真实xing,我们暂时不能杀中团。还要帮助谢尔盖——也就是这个苏俄红军叛徒,把他推崇为苏俄的英雄。这样吧,龙庆的死不是秘而不宣吗?不过这件事迟早会暴露,瞒不了多久。我打算安排一个故事,一个战俘营中的越狱者谢尔盖袭击了中国骑兵中将,并且夺取了他的战马最终逃亡出来,他九死一生将苏俄内部出现间谍的重要情报交给苏维埃,最终成为苏维埃民族英雄的故事。” 熊炳涛张大嘴巴,半响才说道:“这……这……可是龙庆的家人会不会……”他是觉得心中不忍。龙庆死了却依旧被利用,怎能让他心里觉得舒服。 王茂如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这样吧,我记得龙庆唯一的侄子荣海在第一师担任辎重营营长,你把他叫来我当面跟他说,希望他能理解。” 熊炳涛点点头。道:“这些好办,只是苏俄会相信吗?这故事太荒诞了吧?” 王茂如道:“把龙庆的军官证交给他就好了,我们不急于一时,过一段时间再执行这个计划。而且现在我还不打算公布季诺维也夫被捕的消息。过几个月再说,看看情况,季诺维也夫的消息不准向任何人透露,他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筹码。” 熊炳涛点点头道:“也对。” “现在为了拯救季诺维也夫,苏俄居然放弃了东方面军的总攻和对察里津的保护,这对我们来说太好了,我要趁着这个机会,夺取察里津。”王茂如握紧了拳头,yin笑着说。 龙庆的尸体从前线被运了回来,黑sè金边将官军装上盖着五sè国旗,他的头上依旧习惯xing戴着钢盔,他就是一个喜欢打仗的人,是一个典型马背上的将军,也是王茂如军中骑兵战术最好的将军,却以这样一个方式死了,怎能不让人唏嘘。王茂如站在他的尸体前,叹了口气,心中隐隐作痛,马背上的将军,死于马背上啊。龙庆拒不承认彼时呼伦贝尔自治zhèng fu,坚持呼伦贝尔隶属国家,与呼伦贝尔的叛军一直作战,甚至得不到国家承认的时候,成了土匪,也不承认呼伦贝尔分裂,这人一辈子全都献给了国家。而自己却要利用他的死来反间苏俄,自己这样做,还真是不择手段啊。王茂如看着龙庆,忽然发觉自己似乎也来越不择手段的做事了,也许这就是战场政治生死之间锻炼出来的吧。 什么事情最锻炼人,生死之间的才最锻炼人!可也让人变得不像人,鬼不像鬼。 王茂如甚至一度觉得自己不是人了,之前为了民族国家,现在呢?他可以说自己为了民族国家,可是有没有为了自己呢?如果没有的话,为什么他要如此不择手段?他试图说服自己,但是他发现说服自己的同时,自己也在向自己催眠,催眠自己的一切就是为了国家,自己的一举一动代表了国家——这太危险了,他暗暗对自己说。低下头去,看到龙庆安详的面容,低声说道:“龙庆,你说我做的对不对?不择手段地为了国家,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可是我既然走上了这条道路,就停不下来了,我停不下来了啊。” 郭布罗.荣海跪在龙庆的棺木前嚎啕大哭,他是龙庆的亲侄子,龙庆平ri对他极好,前几ri见到的时候龙庆还对他说战场上注意一点,怎料到自己被偷袭致死了。 王茂如叹了口气,安慰道:“荣海,节哀顺变。” “秀帅,杀,杀我三叔的人找到了没?”荣海咬牙切齿哭着问。 王茂如摇了摇头,道:“两个偷袭的人有一个跑了,另一个被我们剁成肉泥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答复。” 荣海握紧了拳头道:“要是另一个凶手,我一定要给他扒皮抽筋!” 王茂如点点头,道:“扒皮抽筋。” 荣海哭了半天,王茂如问他准备考虑把他叔叔龙庆安葬在哪里,荣海说:“能不能在这里建立一座英雄广场?”王茂如愣了一下,半天才说:“这不是国内啊。”荣海道:“秀帅,能不能把这里变成国内?” 王茂如嘴角咧了一下,道:“我也想把这里变成国内,可是有点儿困难,还是先把龙庆的尸体运回国内吧。”郭布罗.龙庆的尸体被装好放放在冰块中,特地用飞艇运送回国内,据说下一次飞艇运输旅回来的时候将增加五十架,携带王茂如所需的大量的子弹等物资,至于粮草,如今全都是沙俄负责供应,不需要运送。 看着载着龙庆的尸体的飞艇越飞越远,越飞越高,王茂如心中向老朋友说了声再见,龙庆或者的时候帮助自己打江山,死了之后还要帮助自己打天下,龙庆,你放心好了,你的家人我一定会照顾的很好。 运载龙庆尸体的飞艇运输旅由五十艘飞艇编队组成,飞艇因为续航能力长,载重量大继而被运作运输工具。为于齐齐哈尔的东北飞机制造厂如今ri夜不断地生产飞艇,空军部也不停地训练飞艇技师和机师,飞艇运输旅由原来的三十六艘三个月内增长到九十四艘,一艘送给了萨卡琳娜,三艘因为坏掉了留在前线指挥部修理,另外九十艘用作运输。他们返航的时候,携带的就是大批的伤员和机械,回到到了新西伯利亚,抵达新西伯利亚市之后,在此间的中国驻蒙古第十二师第三十二旅负责用铁路将伤员和机械设备运送回国内,同时给飞艇运送燃料与军火补给。而在后方,张孝准训练了十个补充团,也在乘坐铁路以每周一个团的速度补充到前方。 王茂如在俄国拆迁了许多机械,这些机械尽管不都是非常jing密俄制机器,有的机器也太大不得不分拆装走,尤其是机器的核心部件一定要拆走。王茂如根本就没打算用俄国的铁路运输,西伯利亚铁路受到沙俄的控制,他们不允许俄国机器被拆走。王茂如只得用飞艇将这些机器的核心部件运到新西伯利亚市,只要过了新西伯利亚市,铁路以东就暂时受到中国干涉军的保护随便搬迁了。 当初苏联人赶跑了ri本人,却将东北劫掠一空,现在王茂如进入俄国,先把俄国劫掠一空。他的报复心也极强,这一招早就想用在俄国人身上了,nǎinǎi的,让你们抢我们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