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一十章 胜利大游行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一十章 胜利大游行

辽宁省梨树县梨树第一公立中学,一个叫曾子橙的十二年级中学生挥舞着报纸跑进了教室,他高声喊道:“同学们,同学们,秀帅在俄国大胜,消灭老毛子八万军队,八万军队啊。” 同学们欢叫起来,一个十八岁略显脸老的同学说道:“我提议,咱们游行吧,庆祝秀帅胜利大游行,怎么样?” “好!好!”大家轰然叫好起来,有的写标语,有的说回家扯布弄横幅,有的说联系其他人,梨树城太小了,不如咱们去长chun游行如何?大家纷纷对这个建议叫好,有的人说先去长chun联系吧,让长chun的同学也一起游行,曾子橙却说道:“诸位,长chun是秀帅划定的俄人收留区,咱们去长chun庆祝胜利大游行若是跟他们冲突起来怎么办?” “怎么办?打!”一个激进的少年喊道,“一群丧国之辈,咱们还怕他们吗?以前老毛子厉害咱们怕他们,现在就连ji院里都是老毛子女人给中国爷们玩,咱们怕他们个鸟。” “好!”几个他的朋友叫好道。 曾子橙对刚刚说话的那个少爷同学非常不啻,摇头道:“同学们,我觉得去长chun不如去沈阳,长chun有一帮丧家犬,但是沈阳有小ri本啊。”大家纷纷伸着脖子看他,曾子橙看到大家目光都放在自己身上,有些得意,继续说道:“小ri本不是牛吗?不是占着咱们青岛大连旅顺台湾吗?咱们就去沈阳游行,给小鬼子们看看。咱们中国人也能打,这帮小鬼子要是敢进入中国,让他们有来无回!” “好!”更多人对曾子橙这个建议叫好起来。 “哼,侵略他国,算什么英雄。”角落里,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你说什么王永生?”曾子橙怒道,这个王永生一直以来都不太合群,这也难怪,大家都崇拜秀帅,但王永生对秀帅可是有着仇恨。他的父亲曾经在奉军做军官,后来黑吉攻奉的时候被杀死,王永生家也就从此破落了,他自然对王茂如心怀怨恨。 “哼。”王永生知道自己犯了众怒,索xing不说话呆呆看着窗外,心里五味俱全,父仇不共戴天,有朝一ri自己非要亲手杀了王茂如不可。 王永生低着头不还击,但把秀帅王茂如当做自己偶像的曾子橙却没有放过他。两个大步走到王永生跟前,一拍桌子怒吼道:“你再说一遍?你敢诋毁秀帅?我揍死你信不信?” 王永生看着几个人站在曾子橙身后挥舞起来的拳头。不再说话了,索xing闭上眼睛说:“我复习功课了,别打扰我。” “呸!”曾子橙吐了一口在地上,走回到同学之中,意气风发地说道:“联系沈阳的同学的事儿谁来?” “我来,我大哥在沈阳读大学。”还是刚刚的少爷说道,他叫索朝阳,家里是开油品行的,索家的油质好。生意不单单在梨树县有名,甚至整个东北都有名,在王茂如的鼓励民间商业发展刺激下,索家以“索氏豆油”为商标,已经开始有了原是规模的集团公司的雏形。 “好,就你了。”曾子橙道。 一场遍布全国的声势浩大的庆祝尚武将军俄国大胜的胜利大游行,居然是从梨树开始的。谁也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是几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策划的。 中国干涉军第四集团军在武汉组建完毕,这其中基本上没各军阀都除了部队,唐继尧出了一个团。陆荣廷出了两个团,曹锟出了一个团,张作霖出了两个旅……最终凑成了三万人的杂牌部队,连川军各个军阀都派出了三个团参战,真可谓民国版的联合军。不过貌似现在参加干涉军成了时髦,不单青年学生们参加,连军阀们也积极参加,许多军阀的子弟们也纷纷跑来参加干涉军。 杂牌军干涉军第四集团军司令起初商定由张作霖手下大将也是他的儿子张学良担任,但是这引起了诸多军中大佬的不满,一个娃娃当司令,谁能认同?可是人家张作霖出了两个混成旅的军队,还负责后勤供应……这三万人的集团军为了统一供应,由北洋zhèng fu负责重新制定武器,统一接受北洋zhèng fu改编,步枪统一更换了汉阳造,军服统一军服,谁做这司令那可真是风光无限了。 争吵之后当然最后还更换了司令,经过各方大佬们妥协最终确定由赋闲在家的黎菩萨黎元洪重新出山担任名誉司令,张学良担任副司令,参谋长由直系将领冯玉祥担任,晋系将领商震和桂系将领林成文担任副参谋长。黎元洪没想到赋闲两年在家却被公推为司令官,而且是为国作战,而他今年才五十五岁,还没到混吃等死的地步,此番出山可谓风光无限了。 而冯玉祥因为率领第16混成旅全体加入干涉军第四集团军,扬言为国为民战死沙场终不悔,博得一片叫好声。他也是第一个表明愿意率全军出兵的直系将领,且资历足够,由他担任参谋长别人也无话可说。 只是可怜川系将领,除了四个团的兵力,却因为川军阀相互倾扎,导致旅以上将领没有一个是川军出身的。 第四集团军下辖六个混成旅,两个张作霖西北军混成旅,一个冯玉祥直系混成旅,三个由各地军阀派遣军队组成的杂牌军混成旅,川军四个团被分开使用,剩下一个团作为全集团军的补充团。这第四集团军内部的争权夺利从组建议是到最后一直在上演着,有时候是文斗有时候是武斗,甚至促使他们在中国干涉军退出俄国内战的时候还驻兵湖北没有出兵的消息,最终还导致了第四集团军兵变。 当然,王茂如俄国消灭八万外队的故事,在国内更加被传的神乎其神,他一直以来都是以军人形象示人,而中国近百年的屈辱特别希望出现一个铁血将军振奋国民,王茂如不出意外地出现了。他填补了国人的一个心理空白,再加上强大的宣传,民国大地各处都是王茂如的消息,尽管他本人不知情。浦继是个好宣传委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就像是浦继一样,他除了会泡妞,还会搞宣传,他把王茂如一次次地推到了个人荣耀的最高点。当然,说浦继一个人是无法办到的,他的秘书长东方宏为他出力最多,而他也有意培养东方宏这个年轻人作为自己的得力助手。 渐渐地,浦继拉拢了一大批年轻人,这些人的共同特点就是崇拜王茂如,并且乐于宣传这种崇拜,东方宏直言不讳地说道:“信仰是一种力量,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我们要正是这种力量,我们要应用这种力量。季德老师,我觉得应该在人民中掀起一阵崇拜秀帅的高cháo来,而且我觉得,我们应该成立一个政党,一个视秀帅的荣耀为生命的青年人的政党。现在的青年人喜欢追赶时髦的东西,如果我们宣传加入这个政党,为秀帅流尽最后一滴鲜血才是当今年轻人该做的是,我想这个政党一定会席卷全国,让中国早ri统一。” 浦继心中被他说动,但却在内心之中有一丝疑虑,因为王茂如要求任何军人不得参与政党,若是自己组织这个政党的话就犯了王茂如的忌讳了,于是犹豫道:“你知道,《党派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了一些内容限制党派的发展,要是……” 东方宏鼓动道:“此事不做,自然有人去做,被人抢了先机唯恐被有心人利用,反而加害秀帅啊。季德老师若是担心,先下或可有两条路,其一为明,向秀帅据实禀报,一一陈述利害关系;其二为暗,私下发展待党派强大后向秀帅再度禀明,秀帅不可能会拆散一个崇拜他的政党吧。” 浦继思考些许,方道:“秀帅法眼通天,若是暗中发展,恐为有心人弹劾。我与秀帅虽为兄弟,然若小人破坏,你我尽为人所嫉。” 东方宏道:“还是老师想得周到,学生思考不慎了。” 浦继笑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不愿意做官,可却不得不为之而,唉。”东方宏赔笑说老师是高山流水一样的人,心中却说你不想做官才怪,否则何苦这么奉承秀帅。 在巴黎和会上午最终结果的时候,一场规模宏大的胜利大游行首先在沈阳爆发了,参与者先是数百名中学生,而后大学生和小学生也纷纷参与其中,接下来是普通群众,他们在沈阳主街上来回穿梭,手中挥舞着“尚武万岁”的旗子,甚至主动跑到ri本占领区去游行示威。为了保护这些爱国群众,辽宁省jing察厅厅长白广敬立即调派武装jing察进行保护。激动的群众差一点冲入ri本领事馆内,这引起了ri本方面的强烈不满。最终在辽宁省长马六舟的劝说下,队伍得意洋洋地又在其他国家领事馆前游行了一圈,而后回到沈阳人民广场,大家齐声唱起了中华民国国歌,整个胜利游行达到最高chá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