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一十一章 中国人做诱饵?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一十一章 中国人做诱饵?

沈阳爆发了胜利大游行之后,相继在哈尔滨,长chun,吉林市,齐齐哈尔,海拉尔,锦州,鞍山,延吉,库伦,热河,赤峰,甚至在海参崴都爆发了胜利大游行。继而两天后,在běi jing上海武汉各地掀起了庆祝中国干涉军大胜的胜利大游行,一时之间获胜的喜悦冲淡了谈判不利的yin影。 东方宏握着全国各地的报纸跑进了宣传处,激动地对浦继说道:“部长,您看看,您看看,现在全国形势一片大好,要是我们利用好全国人民的情绪,将来秀帅南征之时,即可以席卷天下啊,民心所向,民心所向。”他又道:“现在不组建政党,将来被人占去了先机啊,我听说zhèng fu之中有人也在准备搞这个。” “谁?”浦继问道。 “张奎安张总长。” 浦继疑惑道:“他不是在总参谋部挂名吗?” 东方宏道:“他也只是改名而已。将来秀帅平定天下,张奎安也不会留在军中,应该在zhèng fu中担任要职。所以他组建政党提前给自己留条路啊,省的到时候没有政党支持。若是被他先组建了崇拜尚武将军的政党,部长,您这么多年来不遗余力地宣传秀帅,可都为他人做嫁衣了。”浦继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但是表示等秀帅回国之后再论,东方宏见好就收没有积蓄劝下去。 当下俄国人兵力调集的时候,王茂如和伏尔加集团军的军事长官们也在研究下一步战略目的。是否继续南下攻击查里津。 司令部内,手持香烟的,喝着茶水的,拎着烟杆的,擦着指挥刀的,无不焦急地琢磨着现在的情况。王茂如抽着国产雪茄,总觉得味道没有古巴雪茄味道好,不过古巴雪茄难弄,国产雪茄有都是,浦老大敞开怀供应。军中高官人人都有份。浦老大浦纳现在位列五省禁烟总局局长一职,长官黑龙江,吉林,辽宁,蒙古,热河所有烟土买卖,种植,收购,加工以及定价。并且拥有一支强大的禁烟总队。除了鸦片,禁烟总局还管辖着香烟制贩。烟叶种植,雪茄等高档香烟的管理,可以说,五省最赚钱的三大行业烟草,银行,开矿浦纳自己就占了一个。 自从浦纳五年前险些被袁世凯手下给抓到砍了脑袋,便再也不敢造次妄加举动了,尤其是随着王茂如的地位水涨船高,反倒是越发小心谨慎起来。如今军官们抽的国产雪茄等高档香烟都是他主动提供。对于一个官商来说,有钱固然是好事儿,可是太有钱反倒不是好事,浦纳反倒绰绰不安。 王茂如撩了撩地图,抽了一口浦纳旗下烟草公司生产的顶级雪茄,笑道:“外人看到,还以为咱们司令部着火了呢。”众人笑了起来。他站起身来,指着地图,率先说道:“我先说说我的看法吧,你们再说一下你们的想法。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我以为苏俄叛军重新集结在萨拉托夫,他们肯定不会满足于对萨拉托夫的防御,他们不是傻子。如果守住萨拉托夫仅凭一个残兵败将第1集团军和内河舰队就够了,可是我们得到的情报却是他们集中大量兵力。诸位,我以为苏俄想击败我们伏尔加集团军,然后直接攻打乌发临时首都,给沙皇俄国一记凶狠的右勾拳。诸位,你们有何高见?” “秀帅,叛军过河极为困难吧?”费朝贵说道。 “我倒认为,他们的目的是在掩护南方集团军。”此时李品仙说道,见众人看着他,便说道:“据说敌人的南方面军即将战胜邓尼金军团,他们可以抽出大量兵力来围攻我们了。”众人纷纷围了上来,仔细研究战局。 大家畅所yu言,分析时局,最终第十师参谋长雍星宝起身分析时局认为,苏俄人一定是改变了战略目标,他们已经决定先行消灭伏尔加集团军,而不是在等待喀山决战胜利。因此不管是集结萨拉托夫,还是南方面军北上,说明他们一定是极力准备报复自己的伏尔加集团军。敌人不是为了击退伏尔加集团军,而是为了围歼,为了消灭中国人。如果消灭了中国参战军,对苏俄人来说,不管是从军事上,还是从政治上,或者是从国际声誉上,一定会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 其实早在三天之前雍星宝就向伏尔加集团军总参谋长亚利斯科夫提到这个改编整个俄国内战走向的可行xing分析,可是这份庞大的计划立即遭到亚利斯科夫的拒绝。 亚利斯科夫对雍星宝这个中国参谋并不重视,他认为苏俄只是简单的报复行动,不足为奇。雍星宝无奈,只能直接找到王茂如,向他分析苏俄现在的动作的可能xing。他认为苏俄方面在进行战略调整,他们击退了邓尼金军团之后原本有机会集中兵力将其歼灭,然而因为自己的南下,让苏俄方面对战略目标进行重新调整。观察地图上,苏俄东方面军已经分为东方面军南方战役集团和东方面军北方战役集群,现在南方面战役集团在伏芝龙的带领下正ri夜兼程南下。 “对!对!”听了雍星宝的分析,王茂如听着雍星宝的分析,盯着地图点头说道:“佩玉的一席话,可以说是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啊。” 王茂如本来模糊的想法也渐渐清晰起来,即苏俄已经不再满足报复自己寻找季诺维也夫,而是进行了战略更改。他本以为苏俄红军是为了解救季诺维也夫而向萨拉托夫派军,但是经过雍星宝的提醒他突然发现极有可能并不是为了解救一个人而来,他们是为了消灭自己这支部队而来。为此,苏俄红军甚至改变了先击败高尔察克军团的战略目标,能在此时进行如此大规模战略转移的,一定是现阶段苏俄军事委员会最高领导人托洛茨基。 “的确如此,他们的动作太了。”王茂如望着地图猜测着,自言自语道。 “您说什么?”参谋长亚利斯科夫问。 王茂如在地图上指着一条条箭头,这代表着一支支开赴伯克罗夫斯克的苏俄军队,他们纷纷向伯克罗夫斯克汇聚的同时,让人意外的是苏俄伏尔加内河舰队反而沿着伏尔加河非常慢地南下—— “为什么这么慢?”王茂如对着众人大声说道:“这是因为苏俄方面已经把我们视作打破双方力量平衡的标志了,他们妄图与我们在此决战,并消灭我们。” “我们与他们决战?”亚利斯科夫兴奋地说道。 王茂如道:“不,既然他们改变了战略目标,我们也改变我们的战略目标。”他站起来,对诸位说道,“我们不能不变,苏俄叛军一定已经识破了我们的战略意图,他们是想让我们的力量全部消耗在这个不重要的城市伯克罗夫斯克。” 亚利斯科夫点头,道:“我同意你的看法,我也认为叛军已经改变了战略目标,我们也要改变,我觉得,既然他们在此与我们决战,我们也在此给他们狠狠一拳。” 王茂如立即摇头,问一旁的雍星宝道:“佩玉,你看如何?” 亚利斯科夫惊讶地看了一眼雍星宝,这个参谋曾经向他提出过建议,但是他并不认为这个年轻人有什么才能,他只是哗众取宠而已,没想到王茂如居然会问他。 “我们应该撤离这里。”一个参谋说道。 王茂如点点头,道:“伯克罗夫斯克并不重要,而且在敌人内河舰队shè程之内,不适合防守,我们还是撤回马格恩镇。” “秀帅英明。”有人立即拍马屁道。 雍星宝咬着嘴唇,全神贯注地盯着俄罗斯的地图,忽然大声叫道:“不,我们不能走,我们不和他们死斗,我们把它们拖在这里。” “什么?”亚利斯科夫道,“这……太不可思议了,不,这不是我们俄罗斯人的作战方式。” 王茂如笑道:“我是中国人,不是俄罗斯人。”他笑着对雍星宝说道:“继续说,你有什么想法?为什么要拖住他们?” 雍星宝道:“苏俄人一定想要吃掉我们,他们一定会集中绝对的兵力来消灭我们,这样一来,他们一定会从察里津调集南方面军,从喀山调集东方面军——而且从现在我们得到的情报来看,他们已经开始这样做了。我们的军队只严守住此处并且成功地将敌人的重兵吸引到此,将会让整个战局扭转。叛军东方面军从喀山调集士兵,相当于我们帮助高尔察克,让高尔察克所部可以全力一击,击败苏俄人的东方面军北方战役集群,再让高尔察克进攻莫斯科,从而再一次调动整个苏俄的军队,打乱苏俄作战计划!” “让高尔察克……”亚利斯科夫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地说道,“进攻莫斯科?!” 王茂如也惊讶地说道:“你是说进攻莫斯科?让高尔察克进攻莫斯科?” 雍星宝道:“对,让高尔察卡进攻莫斯科,我们在伯克罗夫斯克就像一块磁铁一样,将苏俄的军队源源不断地吸引过来。” 王茂如托着下巴,捋了捋小胡子,默不作声,雍星宝神采激昂地说完计划,忽然意识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那就是这个计划中队主导的伏尔加集团军将作为一个诱饵——为了俄国内战这需要牺牲多少中队呢?他一下子有些犹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