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一十五章 中国干涉军的麻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一十五章 中国干涉军的麻烦

制造俄罗斯人和鞑靼人的民族矛盾,并且强迫俄罗斯人改信伊斯兰教,这让布尔什维克们更加恼怒。他们在激动地民族主义狂cháo中,从反抗中国侵略者转变为报复伊斯兰信徒,将一场国家战争硬生生地鼓噪成民族矛盾和宗教冲突。 王茂如的这一招,让整个南俄罗斯再也没有了宁静,俄罗斯人和鞑靼种族的冲突,再也没有停止过。也给未来俄国带来了速比沉重的负担,不过间接的促使俄国为了平定边疆出现很多优秀将领,反倒给中国带来了不少麻烦。 李品仙所属的第二战斗集群在察里津方向打了几场胜仗击退了苏俄红军的主动进攻之后,他秘密调集第七师和第十五师立即北上,返回支援伯克罗夫斯克。中国人不主动进攻,驻防在察里津的苏军也不敢轻易出动。 苏俄第4集团军抵达萨拉托夫并接管了这座城市,此时,伯克罗夫斯克炮火连天,苏俄内河舰队协助下,向伯克罗夫斯克进攻。加伊的第1集团军获得补充之后立即渡河,在内河舰队的保护之下与伏尔加集团军和苏俄第1集团军展开激烈的登陆战,并一鼓作气攻入城市之中。 但是在巷战之中,苏俄军队的新兵们却将战斗技能不如对手的缺点暴露出来,一个老兵在巷战的时候,远比十个盲目热情新兵作用大。伏尔加集团军有意识地把他们放进来后,利用残垣断壁、下水道、栅栏和地堡阻击苏俄军队。让第1集团军陷入苦战之中,两军在战场上反复争夺,激烈厮杀。 伯克罗夫斯克经过几次战火的洗礼,早已经成了断垣残壁,建筑物损毁严重,远远望去,昔ri与萨拉托夫同为姊妹城市的它此时千疮百孔,甚至一栋四层以上的楼房也不存在。城市倒出都是硝烟,弥漫着整个街道。而在巷战之中,伏尔加集团军的中队展现出了强大的近战能力。反倒是苏俄方面因为很多士兵都是新兵。损失颇为严重。他们大多基本是学生,工人,农民和其他爱国者组成,他们在宣传委员的宣传之下,具有强烈的民族主义和战斗jing神,永远斗志昂扬。他们作战的时候前仆后继,和ri本人喜欢猪突不同的是,俄国人喜欢利用人数上的优势在一个地方进行重点突破。这是一战的传统作战模式,缺乏军官的俄国人很多都是观摩老兵的课程然后总计既然作战。 他们遇到的是配备了大量轻武器且自动火力远超同时代的任何部队的中国干涉军。苏联人成片成片地死在城市之中。伯克罗夫斯克除了硝烟味,就是烧焦的尸体味道。苏俄和伏尔加集团军双方都有意识地焚烧战死者的尸体。防止夏天出现瘟疫,战争要的是胜利,而不是双方毁灭,在焚烧尸体这一点上,双方倒是罕见地达成一致。 尽管在巷战之中中国人占便宜,可是他们开始有麻烦了,他们的补给和补充士兵出现了问题。 中队的轻武器比较强大,但是毫弹量也很大,强大武力需要一个强大的后勤保证。早在出征之前,为了应对这种急需弹药的情况出现,王茂如便要求士兵携带三个基数的弹药(步枪以一百二十发子弹为一个基数)六个弹夹,冲锋枪手榴弹三个基数子弹,机枪五个基数子弹(冲锋枪与机枪采用7.7毫米圆头弹,一百二十发为一个基数),为了行军减负。王茂如还特地让人弄了独轮车给每个步兵班配了一个。而后勤处的人更是携带了大量弹药、军粮、其他物资等,这些物资也非常快速地消耗着。 可是如今,王茂如深感后勤不足了,战争消耗太快。自己对于这种大规模战争还是应接不暇的。而且一直以来负责对中国人提供补给的沙俄也有了后勤的问题,他们的兵工厂生产也不足了。他们迫切地希望能够尽快打到莫斯科解决苏俄zhèng fu,这才下定决心决定接受王茂如的建议进行喀山大反攻。 对王茂如而言,自己部队的补给和沙俄的支援都出现了问题,很多支中国部队不得不吃起了自己携带的补给来。更让王茂如感到头疼的是,后方由于游击队破坏铁路,补充士兵被迫中断了。迄今为止,后方补充到前方士兵人数虽然高达一万三千余人,可这远远不够战争的消耗。中国人消灭苏俄军队八万人,迄今为止伤亡也达到三万人,死亡近一万一千人,这其中受伤感染死亡士兵达到一半。 任元星的第三师伤亡最为惨重,他不得不将皇协军也派到最前线进行战斗,但是皇协军的斗志和战斗力都让人不敢恭维,原本苏俄仅仅占据五分之一城市,可是皇协军替换之后,立即被苏俄占据了一半城市。任元星不得已又更换了中队作战,只让皇协军运送弹药,抬尸体、焚烧尸体,并为中国人四处征集余粮。 ——分割线—— “谢尔盖.林登维奇.萨勃ri尼科夫。”王茂如淡淡地说。 萨勃ri尼科夫紧张地坐在王茂如面前,心中特别忐忑,不知道这位嗜血的中国将军将会怎样对待自己,他点了点头。 “你吃了吗?” 萨勃ri尼科夫惊讶地抬头,见那个将军亲切地问自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又点了一下头。 “要香烟吗?”王茂如又问。 “谢谢,如果有的话。” 萨勃ri尼科夫接过香烟,正要点燃,忽然听到王茂如道:“谢尔盖,你出卖了你的政委,你是不可能重新成为布尔什维克了,但是你可以做我们的间谍。” “元帅,我,我只是个学生。”萨勃ri尼科夫紧张得香烟掉在地上,忙说,“我不是间谍,我不会做间谍。” “可是我们因为你得到了季诺维也夫委员,不是吗?”一旁的熊炳涛冷笑道。 萨勃ri尼科夫面如死灰。 “听我说,小伙子,不要紧张。”王茂如微笑道,当然,从敌人的角度来看,他的微笑就是恶魔的微笑了。“谢尔盖,你要知道我们的计划,你就是最重要的那个执行者,在名单上他们以为你已经死了,但实际上,你还活着,你现在是苏维埃俄国的英雄,你是活着的战死者。如果你出线在俄国后方,并且经过了千难万险返回苏俄,这将是对苏俄多么大的贡献啊!” 萨勃ri尼科夫说道:“可是将军,他们会相信吗?一旦我被发现,不单单是我,我的家人也会被杀死。” “他们会相信你的,因为你是唯一知道你们政委下落的人,而且,你是被大炮炸晕的,从死人堆中爬出来的坚定地布什尔维克,当你去解救你们的政委季诺维也夫的时候,你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王茂如循循善诱道。 萨勃ri尼科夫惊讶地听着他的说话,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中国元帅居然让自己说谎,他难道是想让自己成为一个间谍吗?自己是个叛徒而已,他只想活命,他不想做间谍啊,他无奈地看着王茂如,可是却发现王茂如眼中没有一点怜悯。他知道,现在只要他说一个不字,等待他的将是焚烧坑内多一堆骨灰而已。 “你发现,原来中国工人团,中团是直接出卖季诺维也夫的人,而间接出卖他的,则是一直以来和他关系极为不好的图哈切夫斯基与加伊。”王茂如眼睛之中流露出jing光与戾sè,“图哈切夫斯基与加伊合伙,联手将季诺维也夫留在了对岸,并且没有第一时间挽救,导致季诺维也夫孤立无援。早就与中国干涉军有联系的苏俄中团则趁机活捉了季诺维也夫,将他交给了中国人。还有,许多为苏俄服务的中国工人已经私下里与中国干涉军有联系,等中队进攻的时候,他们会反戈一击,杀死苏俄高官,制造混乱,颠覆苏俄政权。” 萨勃ri尼科夫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说:“可是如果我的话被苏维埃接受,你的同胞不都会被杀死吗?” 王茂如笑道:“唉,与其被我杀死,不如被布尔什维克杀死,这样他们还是民族英雄,你说是吧?我可不希望自相残杀,我是个很慈祥的人。” 萨勃ri尼科夫心说你还是慈祥的人? “你觉得怎么样?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么ri后我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有人揭发你曾经出卖了季诺维也夫将军,而你的家人也会因为你的所作所为遭到连累。”王茂如淡淡地说道。 萨勃ri尼科夫立即说道:“元帅,我答应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我的爸爸妈妈和我的祖父祖母。我愿意为你服务,但是你要保证我的安全,不能出卖我。” “小伙子,你很聪明。”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你是如此重要的一个人,我怎么会伤害你呢?这样,为了证明你的忠诚,这里有一份反布尔什维克倡议书,你重新写一遍,再签上名字吧。” 王茂如递给了萨勃ri尼科夫一张满是俄文的信纸,萨勃ri尼科夫是学生不是文盲,自然看得懂这信纸上的内容,他可怜兮兮地看了看王茂如,见这位元帅眼中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是一种冷漠绝情的眼神在看着他,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 他狠狠心咬牙重新写了一遍,当初选择活下来早就没有退路了。 王茂如又拿过来印泥,说道:“我们中国人喜欢用掌纹来保证,因为每个人的掌纹都是全世界唯一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伪造,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