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一十九章 插手国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一十九章 插手国内

六一六运动起初对zhèng fu冲击很小,学生们提出口号是“还我主权,抵制ri货”然而在有心人的带动之下,口号又变成了“外争主权,内惩国贼”,不过这个口号没有响彻几天,又变成了“外争主权,内除国贼。”很显然,第一个口号仅仅是对抵制ri货的继续发酵,而第二个口号则变成了针对某些主政党的攻击,第三种口号不单单是针对主政党,还要驱逐北洋zhèng fu中的主政党。这并不是王茂如的授意,皖系把持zhong yāng,除了王茂如之外还有很多人很多势力希望染指zhong yāng。 从东北五省传来的口号“中国梦,强国梦”最终代替前三个口号,成为新的六一六宣传口号。王茂如与段祺瑞短暂电报,表示报纸宣传一定要到位,将新口号代替原来激进口号,否则引发中ri争端北洋zhèng fu将陷入麻烦,也算是另一种支持北洋zhèng fu。 但段祺瑞却对王茂如的好意不领情,并以为他想要借用民意为自己争取民心,便斥责道:“民众之口,悠悠如泰山,安敢压制民意?须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中华之min zhu便先由民意开始。” 王茂如对段祺瑞这种榆木脑袋思想很是郁闷,心说那就走着瞧吧。 果真,段祺瑞对民众的怨念不敢加以制止,但是却对王茂如反而攻击起来。而因为要支持整个皖系大家大业,皖系不得不派曹汝霖继续向ri本借款并与ri本签订借款协议。此时的ri本首相已经由寺内正毅变成了原敬首相,作为外交官出身的原敬并不希望ri本陷入战争泥潭。同样因为ri本出兵西伯利亚一事,他深感自己的zhèng fu受ri本军部影响太大。 原敬要求段祺瑞平息国内反ri情绪的同时,为了向美国英国法国表明ri本只注重利益,并会与欧美争夺,并不想争霸天下抢夺英美法的霸主地位,于是ri本zhèng fu决定作出让步,将军队从山东全境撤退到青岛一处。 这也是作为向段祺瑞北洋zhèng fu借款的交换条件之一,ri本军队撤军但是商业利益增加,段祺瑞和钱能训总理认为可行,尽管徐世昌总统不满意。但已经被架空了权力的他的话也没有人听了——国会批准了总理的提案,总统是没有权利解散议会的。中ri双方交换了关于山东问题的换文,其主要内容为:1、胶济铁路沿线之ri本队,除济南留一部队外,全部均调集于青岛。2、关于胶济铁路沿线的jing备:ri军撤走,由ri本人指挥的巡jing队代替。3、胶济铁路将由中ri两国合办经营。 该置换条文一出现便被敏感的记者给予曝光,国人认为该条文是一条耻辱,作为战胜国居然将铁路交给外队,实乃对中国之侮辱。于是。六月二十二ri,běi jing学生罢课游行示威。有冲动的学生在报纸的有心引导之下,学生们年轻冲动不计后果公然防火焚烧了交通总长曹汝霖的家。 事后段祺瑞下令逮捕闹事学生,这引发了更大规模的抗议浪cháo,此浪cháo已经从单纯的还我主权演变为内部矛盾之争,尤其是各军阀对zhong yāngzhèng fu在此与ri本人谈判时刻与ri本人达成协议,就连远在法国巴黎的外交总长陆徵祥也批评zhèng fu,批评段祺瑞是拉后腿不干好事的人。 而在此时,远在俄国的王茂如得知消息之后立即致电东北军政筹备部,下令东北地方zhèng fu支持爱国学生。希望běi jingzhèng fu正视问题,释放爱国学生。在全国民情激愤的情况下,完美地演义了一场火上浇油的好戏。这好戏王茂如做的,西北张作霖也做得,张作霖也立即发表声明,谴责背景皖系zhèng fu“对外软弱,对内残暴”。段祺瑞焦头烂额。无奈只好将徐树铮从海参崴请了回来。而在随后的学生抗议之中,高达八百多名游行学生在全国各地遭到逮捕,从而引发了更大规模的罢工,罢市。罢课活动。 当然,支持学生的不只有王茂如,还有直系的军阀吴佩孚和西北军大帅张作霖,有这三位插手搅合,顿时弄得皖系zhèng fu下不来台,甚至大徐世昌都称病不出,而皖系的总理龚心湛独木难支,政局渐渐对皖系不利起来。 为了应对这种多变的局势,段祺瑞立即把徐树铮从海参崴掉了回来,并下令陆军总长靳云鹏安抚国内军阀,靳云鹏早就因为段祺瑞独宠徐树铮而不满,于是yin奉阳违,还下令京畿戍卫司令释放爱国学生。 而在东北边防军总军务部宣传处的暗中策划下,越来越多的游行示威者举起了王茂如肖像的大牌子游行,呼吁王茂如入住zhong yāng,呼吁尚武将军抵御外辱,呼吁现任zhèng fu下台,并要求解散国会,总理下台。 王茂如在此时宣称,如果不是放爱国学生,自己将率领干涉军东北军返回中国,这将了皖系一局——这一条才是最致命的的,段祺瑞现阶段取得了这种国际地位,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王茂如的东北边防军在俄国内战之后不断获胜。现在段祺瑞担任干涉军总司令一职,他既担心王茂如军队回国夺权,又担心他一撤走各国对中国zhèng fu的支持消失。此时他更加后悔的是自己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自己苦心编练的三个是被王茂如吞了一个,另外两个在俄国剿匪也不利。 王茂如之所以扬言回国,有多方面的原因,一因为他此时在伏尔加集团军地位被逐渐取代了,尤其是当ri本干涉军由一个师增加到四个师(除第七师团外,为了巩固ri本国际地位,ri本干涉军派遣第八师团,第十一师团,第十二师团进入俄国腹部参战,参加伯克罗夫斯克会战,ri本干涉军经过几次血战,让苏俄人吃到了大苦头)之后,ri本人内心的骄傲让他们非常不满由中国人担任干涉军指挥的角sè。 王茂如的战友远东系为主导的伏尔加集团军俄官们也开始了造反,他们在远东系要人交通大臣库赛克的鼓噪下,居然开始了对王茂如等中国干涉军的夺权。而库赛克居然与莫斯科系的图巴涅夫达成秘密协议,抛开了别列维尔杰,取得了远东系绝对领导的地位。 图巴涅夫派遣他的第三集团军抵达伯克罗夫斯克之后,以米希耶夫为首的军官展开了内部争权活动。而在捷克军团被派驻到伯克罗夫斯克防守十天死伤将近一万人之后,捷克军团盖达愤怒地说:“这就是中国人就是愚蠢的行为,他们让我们捷克人死伤惨重,他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官。” 王茂如原本雄心壮志以为能够与苏俄最伟大的军事家伏龙芝一决雌雄一次,却不料,自己却先被排挤出决策层中心了。 以远东系为主的伏尔加集团军在总兵力达到三十七万之后,沙皇特派副总理图巴涅夫为前线督理统一协调部队。图巴涅夫对军队部署指手画脚,沙俄第三集团军不听指派,ri本干涉军更加对王茂如的命令置若罔闻,除了远东系军官,王茂如这个伏尔加集团军司令居然被架空了。 而第二个让王茂如想要回国的原因则是此次大战,中国干涉军同样伤亡惨重,十七万军队,死伤达到五万人,尽管有一万多人补充,可是现在仅仅拥有十三万八千军队了,而且缺少弹药等补给,尤其是库赛克掌控的铁路对中队的补给并不用心,反而全力帮助ri本干涉军运送补给物资,图巴涅夫也对ri本干涉军全力支持,妄图让中ri双方狗咬狗打起来。王茂如遍访士卒,发觉士卒士气低落,两个月的高强度战斗,让很多士兵都反了战场综合症。而这种战场综合征如果一旦爆发,在中国历史就有一个专用名词,炸营。 因此虽然王茂如表面气氛异常,下令将伯克罗夫斯克前线全部交给了沙俄第三集团军、ri本干涉军、俄国皇协军——现在他们改名为沙俄第五集团军和捷克军团,将指挥权交给图巴涅夫和米希耶夫,而实则在内心之中早长叹一口气,终于离开了这个绞肉机了。同时王茂如卸任伏尔加集团军司令一职。率领所有中国干涉军和突厥骑兵师南下抵达察里津,伯克罗夫斯克的事情,与中国干涉军无关了。 这让中队上下气愤不已也无可奈何,原来的伏尔加集团军尽管内部也有矛盾争执,但毕竟都是自己人,远东系和中国人的关系匪浅,好的能穿一条裤子,因此整只军队管理起来很容易。 可现在呢?远东系背叛了中国干涉军,ri本人,莫斯科系,俄国人的种种排挤,让中国干涉军成了边缘角sè。也幸好王茂如卸任了伏尔加集团军司令,否则坐在那个火山口的位置上,指不定又有什么幺蛾子呢。 说是南下察里津,中国干涉军仅仅是带走了所有属于自己的物资和战利品战俘等,并且抵达察里津下游,在英国舰队的保护范围之内,做出攻击察里津的状态,牵制察里津的苏俄南方集团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