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五百二十一章 陆徵祥的态度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五百二十一章 陆徵祥的态度

六月末,全世界关注的巴黎和会终于签订协议,各国可以说分赃完毕,世界各国在凡尔登签署了《凡尔登和约》,其中有关中国青岛问题,在ri本代表的yin谋阻止之下并没有归还给中国。 此举让中国国人失望之极,而民众要求拒绝签约,拒不承认,要求zhèng fu。 可是在ri本zhèng fu的逼迫之下,北洋中国zhèng fu却犹豫不决,尤其是ri本表示了将逐步归还山东,如果中国一方表现过于激进,ri本将会拿出更加激进的行动,中断向北洋zhèng fu借款,让皖系zhèng fu瞬间崩溃。ri本逐步归还山东,事实上也ri本zhèng fu平息轰轰烈烈的六一六反ri运动的一种举措,他们一软一硬两种方式对付中国,目的无非就是进一步控制中国。 大总统徐世昌因为巴黎和约最后签订犹豫不决,便找到段祺瑞,可是段祺瑞称病回到天津,遥控zhèng fu。徐世昌尽管是大总统,可是国会掌握在安福系手中,国会随时可以驳斥徐世昌的任何决定,而负责国内的国务总理龚心湛也是皖系铁杆,段祺瑞坐在天津公寓里就可以遥控zhèng fu。徐世昌一边受民众的气,一边受皖系的气,还要受ri本人威胁,做不出任何决定。签订巴黎和约,肯定被所有人骂,段祺瑞躲在天津就是为了躲开民众的压力,可是徐世昌躲不过去。 慑于对ri本zhèng fu的威胁,徐世昌做大总统的北洋zhèng fu只好无奈对中国代表团说由你们自己决定签不签字。陆徵祥与顾维钧等其他五个代表,顶着巨大的压力。拒绝在《凡尔登和约》上签字。而这种压力不是来自于zhèng fu,而是来自于拒绝签字,欧洲各国对中国的承诺将一无所有,包括德奥的庚子赔款,海关的逐步归还等等。拒绝签字大涨国民士气不假,可是在实际上却损害了国民利益。 可是国民看不到这一点,他们只看到山东没有归还,代表团若是签字,就是卖国行为。可怜有时候爱国成了害国,毕竟百姓不是政治家。他们看不到这其中对中国有利的一面,他们看到的是,有损国家尊严的一面。百姓的要求无可厚非,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中国人,后世的反ri风波中,百姓的作法激进错误,但绝不能磨灭他们的爱国热忱。中国需要这种热血,尽管他不一定是对的,但是血都冷了。国家就亡了。 中国巴黎和会代表团长陆徵祥最终与其他四个代表商议,代表顾维钧建议道:“如今北洋zhèng fu看起来是皖系做主。然而实际东北军作用巨大,诸位,几年之后zhèng fu谁是谁非尚未可知。”各代表都是聪明人,现在南北zhèng fu都乱成一团不能做主,反倒把压力给他们五个人来承受,顾维钧又道:“不如问一下尚武将军,他也在欧洲,必然对欧洲局势有所见地。”代表们相互看了看,认可了顾维钧的建议。外交官们背后如果站着一个强大的军方,他们才能有底气,否则只能夹缝里求生存。 陆徵祥立即电报问询王茂如是否该签字,毕竟现在的巴黎和会上,中国得到的权利远比历史上大得多,若是拒绝签字,这些既得利益将会损失。 王茂如接到电报之后思考一番。事实上自从他支持爱国学生运动开始,就和皖系闹掰了,不必对北洋zhèng fu有所顾忌了。他有自己的算盘,他想要趁着这个机会从俄国抽身事外了并不怕借机事大。 于是王茂如对陆徵祥回复说道;“山东问题一ri不解决。我国一ri不签字。”这封电报促使最终陆徵祥思考再三与其他四名谈判代表决定,因为各国并没有解决山东问题而拒绝签字。 赵阿九现在是一个营长,和臧浩一样,他也是上官受伤接替上官担任,他的xing子比较冷淡,也许是在蒙古驻守的时候养成的吧,他爱思考,脑袋每天转个不停,他甚至学会了说俄语和突厥语,这让他很受长官重视。 一个士兵悄悄滴走来,说道:“赵营长,有信。” “有信?”赵阿九很惊讶,他已经六年没有回家,从他离开家从学校跑出来那一刻,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家,家人给他写信?不过当他接到信得时候,激动的心放了下来,不是家人的,因为是俄语书信,从乌法寄来的。新的封面是用扭曲别扭的汉语写的,可见这一定是俄国人临摹的汉语,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会写这么难看的汉语。 一定是库尔科娃吧,难道她又遇到麻烦了吗?他打开书信,却看到书写人不是库尔科娃,而是她十二岁的儿子阿廖沙,信中阿廖沙说因为他达到了服兵役的年龄,被沙皇近卫军抓兵丁送到前线,但是副总理图巴涅夫下令年轻的母亲可以代替亲人作为女兵上战场,库尔科娃毅然决然地代替了他,来到了伯克罗夫斯克,成为了女兵的一员。现在他和妹妹欧尔佳吃着发馊的面包,瑟瑟发抖地躲在家里,不知如何是好。库尔科娃临走之前把信封写好,对阿廖沙说如果两个人无能为力了,求助于那个救了他们的中国叔叔。但阿廖沙毕竟只有十二岁,甚至还没到叛逆的年龄,他只是个孩子,他和妹妹抱头痛哭之后,在库尔科娃离开的第二天就写了这封信,几经辗转居然真的到了中国干涉军步兵第六师五十四团三营营长赵阿九的手中。 赵阿九握着信,不知不觉地掏出坠子,看到了那个女人,那个美丽的女人,他知道库尔科娃实际上只有二十七岁,她在是十四岁的时候就生下了阿廖沙,不过恐怕她不知道自己才二十二岁吧。我都在想着什么啊,赵阿九站起身,把信放在一边,副营长段福这时候跑来说:“营座,来了几个新兵蛋子,怎么分?” 他不习惯被人叫他营座,在他的印象之中,自己还是当初那个炊事班的班长吧。 “营座?”段福又问了一句。 赵阿九“哦”了一声,说道:“后方补给不是断了吗?怎么还有补充兵?” 段福笑道:“又连上了,修好了,这次一下子送上来三个团,咱们营分了六十个。” “走,看看去。”赵阿九和段福来到营地,所有中国干涉军驻扎地都是以营为单位,一个帐篷一个班,一拳帐篷是一个营,营地zhong yāng是一篇比较宽阔的草地,旁边竖着中华民国五sè旗帜,在旗帜的右下角写着0600543数字,这是他们营的编号。国旗有三个弹孔,赵阿九没有让人更换新的国旗,他说这面旗帜见证了我们三营的成长,这是我们的骄傲,残破的战旗告诉所有战士,我们就在战争之中。 六十个年轻的战士紧张地占城六排,一个个不由自主打量着周围,却发现他们被周围人打量着,他们连忙低下头来,相互之间甚至不敢窃窃私语。 赵阿九走到队伍前,看着一张张年轻的脸孔,心中有些感慨,战争中死亡最严重的就是新兵,不是被敌人杀死就是被司机的宪兵队杀死,但愿这些新兵能很快成长为老兵吧。他淡淡地说道:“很好,你们来到三营,是你们的幸运,我是营座赵阿九,山西运城人。” 一个新兵叫道:“营座,我们是老乡。” 赵阿九笑了起来,道:“不错,山西来东北当兵的不多。” 这个新兵道:“山西来东北当兵的很多啦,我们中学全班男同学都跑东北当兵了,不过只有我被分到这里。” 赵阿九笑了笑,没再和他说话,而是对大家说:“现在,接受过军事训练的举手。” 六十个新兵相互看了看,有四十七个举起手来,另外十三个没有举手,赵阿九道:“好,你们十三个没有举手的,被分到三个炊事班,炊事班班长们,带人!一连炊事班三人,二连炊事班三人,三连三人,营部一个。”这十三个没举手的新兵顿时后悔不已,原来举手要被扔在炊事班,这可哪说理去,有人说营座我们不想去炊事班,赵阿九理也没理,对剩下的四十七个新兵说道:“你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和战友一起战斗,而是不要拖累战友,现在我给你们分派班组。给我记住了,你们学会杀死敌人之前,先学会保护好自己,包括防枪防炮战壕挖掘战场掩护战场救护,你们现在暂时担任每个班的副机枪手。” 分派完新兵,赵阿九让各个班长好好cāo练自己的新兵,别让他们贸然送死,班长们自然知道怎么做,一个个说是之后回去了。他们回到了营部,段福神秘兮兮地说:“营座,几个营部的参谋兄弟们在外面弄了点鱼,准备今天晚上在营部吃鱼锅。” 赵阿九道:“鱼锅啊,这个我拿手,我来弄,你要知道我是四川人啊。”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段福又说道:“这批新兵太差了,没接受过训练。” “能有人就不错了,有新兵到,就说明有补给到前线。”赵阿九说道。 “营座说的也对。”段福笑道。 赵阿九坐在一旁,看着自己床铺上的信,又看着手中的坠子,忽然不知从哪里涌出来冲动,他要把库尔科娃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