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千古奇功 第五百二十三章 别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 千古奇功 第五百二十三章 别离

赵阿九跟着伊万诺娃走出接待室,上了一辆奔驰小汽车,他心中吃了一惊,这种小汽车可不是人人都能买到的,尤其是现在俄国内战,这种东西应该很少见到了。汽车的减震xing能一点也不好,伊万诺娃开着车,一路颠簸来到了军营外面的一座小楼之中,赵阿九想问,伊万诺娃说:“这件事是秘密的,不能有太多的人知道。” 赵阿九不说话了,一直跟着他来到小楼的二楼,伊万诺娃打开了房门,走了进来,这是一户典型的俄式小楼,有壁炉,有书柜,还有酒鬼。木质的地盘走在上面嘎吱嘎吱发响,客厅的隔壁就是卧室,一张双人床放在镇zhong yāng,对着玻璃窗子。 对于俄国人而言不能少的三样东西,书、酒和xing,伊万诺娃打开酒柜,拿出一瓶伏特加,倒了两杯,递给赵阿九一杯说道:“我们坐下来谈吧,听说你的俄语不错。” 赵阿九说道:“一般的对话可以,但是负责的我就不行了。” 伊万诺娃说道:“喝酒吧,不喝酒在俄国是被人看不起的,我也不愿意和不喝酒的人做生意,因为他们不诚实。” 赵阿九心想这都哪跟哪啊,不喝酒不诚实?喝酒怎么跟诚实挂钩了呢?不过还是接过她的酒,一饮而尽,这酒辣的要命,比烧刀子还辣。 伊万诺娃拍手笑道:“够爽快。”自己喝了一杯酒,又把两个酒杯倒满,这才说道:“你想要带走库尔科娃,是吧。” “是的。” “可是她已经是我们的战士了,不能随便离开,否则会引起逃兵cháo。”伊万诺娃说道,“上一周,我们抓了十五名逃兵,你知道逃兵送到哪去了吗?” “哪里?” “被送到男军营那里了。”伊万诺娃说道,“所以她们痛苦地在没ri没夜地被所有男人想用三天。没有时间吃饭喝水,所有的时间都在被强暴,最后都下身大出血失血过多死了。十五个女兵,十五个。” 赵阿九心里不舒服,心说你对我说这种事干嘛。他说道:“上校。你带我来这里,就是已经有办法了吧,你直接说吧,不要拐弯抹角了。需要什么代价?” 伊万诺娃道:“先干掉这杯酒。”赵阿九无奈地和他装了一杯酒。伊万诺娃才说:“你很聪明,我可以帮你把她弄出来,但是今天你来了,明天她就出来了,会影响士气。这样。我先把她提拔到我的卫兵,然后派她做中俄联络官,跟着你走,这就行了,对于我来说,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阿九点点头。 伊万诺娃又到了满杯酒,说道:“可是问题来了,你要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 “五百银元。”伊万诺娃说道,“你们的银元很坚挺。或者五百人民币。” 赵阿九摇摇头,说道:“我一个月前还是一个小排长,哪有那么多钱,一百五十块怎么样?” 伊万诺娃摇头道:“这样吧,三百五十块。我不喜欢讲价还价。” 赵阿九苦笑道:“上校,并不是我要和你讨价还价,只是我没有那么多钱,而这件事对你来说轻而易举。两百块。就两百块了。”他掏出费师长给他的两百块钱,装作无奈说:“我只有这么多。” 伊万诺娃冷笑起来。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二百五十块。” 赵阿九无奈道:“我现在真的再也拿不出五十块钱了。” 伊万诺娃狐媚的眼睛一转,走到赵阿九跟前,抚摸了一下他的胸肌,赵阿九立即向后退了几步,满脸通红,说:“可以再便宜一些吗?”伊万诺娃靠近了他佻笑道:“我出一个主意,你呢,现在陪我做一次爱,一次十块钱,五次五十块钱,怎么样?” 伊万诺娃身上浓烈的香水熏得赵阿九再一次后退,可更让他愤怒的是她的话,他把自己当做什么人了,以为自己是男ji吗?赵阿九指着她的鼻子,愤怒地说道:“你在说什么?” 伊万诺娃耸耸肩,笑道:“你答应不答应呢?” 赵阿九气疯了,叫道:“二百五就二百五,你把委任征发给安娜,我带安娜走,一定给你二百五,你个二百五。” 不过二百五在俄语中可不是骂人的意思,伊万诺娃轻蔑地摇头道:“现在涨价了,三百块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赵阿九口袋里只有五十块钱,算上这两百块正好二百五十块,再多的钱真的拿不出来了。 “三百块,一分也不能少。”伊万诺娃笑道,“或者你可以用补偿我。” 赵阿九简直肺都要气炸了,道:“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他很想骂她无耻,骂她人尽可夫,可是他看到她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反而不知怎么骂他了。他出身书香门第,因为报国而参军,但是在他内心之中依旧是恪守着儒家礼教,所以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绝对极大的侮辱。 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面红耳赤,愤怒异常却不得不隐忍不发,伊万诺娃内心十分有快感,她有一种架控别人的快感,这种感觉绝对比当什么旅长要强得多。她得意洋洋地说道:“你们在接待室享受,可是我却在外面听,这对我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啊,今天你要是不让我榨干,就不要想救出你的安娜.库尔科娃。”她自信地解开了胸前的两颗扣子,半露酥胸,靠在沙发上美美地喝了一杯酒。 赵阿九内心矛盾之极,书香门第的他无法接受这个世界还有这样颠倒的价值观,他不是老学究,否则也不会在接待室发生那一切,自己算是被库尔科娃强暴了吧。可是现在,他居然被这个女上校胁迫,这让他情何以堪。如果他是主动还好说,但被一个女人胁迫压在身下的感觉,想想都郁闷。尤其是被逼陪睡,这种事情在他脑海之中想都没想过,完全是颠倒世界观的事。 这就像是女人生孩子男人养家。忽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他男人可以生孩子女人养家,他的道德观和世界观是无法接受这种现实的。赵阿九愤怒地喝光了杯子里的酒,恶狠狠地盯着伊万诺娃,想要说什么,最终只化作了恶狠狠地要了自己的嘴唇发出一个“哼”字。 伊万诺娃反倒是说:“你狼一样的眼神。让我几乎达到的快感了。” 赵阿九羞愤难当想要立即离开此处。可是刚刚走到门口,伊万诺娃就说:“安娜.库尔科娃,也许就是下一个逃兵,你勾引出了她逃走的。”赵阿九愤怒地转身。怒吼道:“你这个该死的臭婊子,你要干什么?” 伊万诺娃一边脱掉衣服一边说道:“你知道的,来吧,为了那个女人,来吧。” 赵阿九不知道有一种人有一种病。叫做受虐症,伊万诺娃就是一个典型的受虐症患者,他激怒赵阿九,就是想让赵阿九疯狂地对她。她的裙下之臣有很多俄国人,可是还没有一个黄种人,今天在接待室外听到里面传来了库尔科娃的娇喘声之后,她整个人瞬间战胜了理智,她要得到他,纵然只是一时之快。也要得到他,别人有的,他也要有。 次ri一早的时候,赵阿九在这件小楼楼下见到了库尔科娃,库尔科娃激动地抱住了他。说道:“赵,我们走吧。”她忽然敏感地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道,张大嘴巴,难以相信自己的判断。赵阿九不知道怎么对她说。把她扶到一匹马上,自己骑在另一只马上。那个鞑靼人带着他们向南返回。 走在路上,三个人都不说话,离开了伯克罗夫斯克就这样默默地一直走了很远,大家还是不说话。 赵阿九内心满是悔恨,可是又有什么悔恨的呢,他觉得自己非常肮脏,昨天一天里他从经历了人生中从未有过的体验,他不知道这种体验是什么。他忽然发现自己在想念伊万诺娃,他应该恨她,恨她毁了自己的道德观,恨她把自己带入道德深渊,可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她,她的疯狂,她雪白健壮的,她孜孜不倦的索取。 他发现自己可耻的有了反应,随即下身有点疼,,什么叫一夜七次郎,昨天可不是七次嘛,可是自己差点死掉。 尔科娃骑马追赶了上来,她是贵族出身,自然会骑马,甚至她的骑术要比库尔科娃还要好。 赵阿九问:“怎么了?” “我想问一下,昨天,”她犹豫了一下,“你们去了哪?” “就在那栋楼上。”赵阿九老老实实地说道。 库尔科娃咬着牙说:“一下午?” “一下午。”赵阿九淡淡地说。 她的心忽然像被刺痛了一般,她忽然很想哭,昨天是因为幸福,今天是因为背叛,他背叛了她。库尔科娃低下了头,努力做出坚强的样子,对于一个女人最严厉的惩罚,就是另一个女人夺走了她的男人。她失魂落魄地跟着赵阿九来到了阿赫图宾斯克,一路上再也没有和赵阿九说过一句话。赵阿九也没有对她解释,他不习惯对她解释,也不想解释,他更觉得事实上做那样的事的确是对不起她。就这样走回到了军营,赵阿九对她说稍等一会儿,他跑回军营跟同伴借钱,又把这些钱塞进了她怀里,说:“你回去吧,回乌法去,带着你的孩子们去中国吧。俄国的战争已经达到了双方不死不休的地步,你是贵族出生,还做过沙俄女兵,将来你一定会遭到报复。走吧,走得越远越好,中国,哈尔滨,长chun,都比俄国安全。” 库尔科娃很想刨根问底追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可是她不敢问,他也没有解释。她转身默默离去,而他也转身默默回到军队之中,她忽然转身相对他说我可以原谅你的背叛,却发现不见了他的身影。 军营中响起了悠扬的歌声,是《军中绿花》,不知谁在唱这《军中绿花》,寒风飘飘落叶,军队是一朵绿花,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妈妈,声声我ri夜呼唤,多少句心里话,不要离别时两眼泪花,军营是咱温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