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二十四章 军官们的决定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 千古奇功第五百二十四章 军官们的决定

“秀帅,秀帅?” 王茂如从午睡中清醒了,抬头问道:“什么事?哦,人都到齐了吗?” 马良报告道:“大家来了。 . . ” “好。”王茂如走进会议室,会议室zhong yāng是一个巨大的沙盘,沙盘上正是俄国战场,伏尔加河,喀山,乌法,伯克罗夫斯克,萨拉托夫,阿赫图宾斯克,察里津,乌拉尔,莫斯科顿河,基辅,巴库…… 所有的军官都在,第一师李品仙师长,第三师任元星师长,第六师费朝贵师长,第七师姜登选师长,第十师赵庆师长,第十一骑兵师张镶武代师长,第十五师杜宝三师长以及各位参谋长一一在列,正紧而坐,不过相互之间小声交谈着。 王茂如走进,马良喊道:“立正。”诸位将军战好,王茂如道:“稍息,坐。”诸位挺身坐好,军姿严谨,王茂如清了一下嗓子说道:“今ri叫诸位来,是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有什么说什么,不要有yin谋。” “是。”诸人回答道。 王茂如道:“今天是1919年7月4ri,我们从三月进入俄国后一直在战斗,一直在帮着俄国人打俄国人,诸位,如今我们士卒疲惫,军械补给,物资补给,人员补给都越来越困难。而且四个月后,将进入严酷的俄国冬天,我们空中补给也会中断,而且补给一直到明年四月份才能继续拥有一部分。留下来完成《哈尔滨条约》,期待沙皇还给我们总面积一百七十万平方公里的外东北和外西北,还是回到中国保存实力,以期待有机会角逐天下?” 众人惊讶地看着王茂如,心想秀帅如何问了大家了,只听王茂如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心腹,你们也都是我左膀右臂,你们更是我的兄弟。有时候我做事武断专横,但是并不代表我不听兄弟们的意见。我们在呼伦贝尔打天下之处,可以说第十一边防守备旅是我个人的财产。可是现在,拥有五个省三百万平方公里土地面积五十万军队的自治zhèng fu。现在,这份成就这分财富,已经不单单属于我,也属于在做的每一位。现在。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我们是走是留?”他再一次环顾四周,强调道:“是走,还是留?” 大家先是窃窃私语,而后讨论声渐渐大了。可见王茂如的一席话着实打动了他们。兄弟们打下来的天下,是啊,这天下是兄弟们打下来的,秀帅是我们的大哥,现在大哥要问我们意见。而不是命令,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开始尊重我们,说明他要对我们放权,说明我们或者将要承担更大的责任了。诸位都是人jing,自然明白王茂如话外的意思,也就是说,极有可能在师团长之上出现职务更高的单位——那只能是军团长了。诸位相互看着彼此,纷纷点头私yu,最终大家一致决定。听从秀帅的命令,同时希望军队撤离。他们不相信俄国会信守承诺,除非他们再一次做出表率。 王茂如点点头,宣布散会。 离开会场,任元星和参谋李固坐车回到第三师团指挥部。李固才长叹一口气,说道:“师座,你觉得秀帅的意思是不是说下面可能将出现军团长了?” 任元星道:“不是可能,是一定。” “一定?”李固惊讶道。“可是秀帅不是说我军最大编制是师团长吗?” 任元星笑道:“这你还看不出来吗?秀帅以前只是想做一个大军阀,现在他想着天下啊。军团长一旦确定了,秀帅的制霸天下计划也就开始了。” 李固笑道:“政治上的事儿,我还真不如你。” 任元星道:“我们也别搀和这上面的是,还有,你不要和任何人谈论这件事,秀帅所忌讳之处乃是我等肆意猜忌。今ri秀帅会上说明天下是我等兄弟共天下,但你我应该明白,天下总归还是秀帅的天下。万不可秀帅说放权,你我就真接手权力。” “我自然知道,师座,我猜这第一个军团长的人选,必定是你了。”李固笑道,“这么多年你苦守蒙古,两次指挥伯克罗夫斯克,歼敌八万之中你就消灭四万,论功绩你当属第一啊。” 任元星摸着小胡子笑了起来,道:“别瞎猜,秀帅自然不会忘记我等功劳,但是若是炫耀,未免有自大之嫌。我等坐等秀帅回国之后嘉奖即可,总之少不得我们的功劳。” 李固拱手道:“那就先恭喜师座了。” 在听取了手下们的意见后,王茂如看到大家一至怀疑沙皇的真诚,也验证了他心中的疑虑,单单是一个江东六十四屯讨回的时候都其难无比,一百七十万平方公里沙皇岂会轻易放手,不如趁此时机讨要。 随后,王茂如与熊炳涛,雍星宝等参谋官制定了一份电报,中国人向俄国沙皇发电,要求归还沙皇归还外东北一部分,即靠近海参崴以西,从兴凯湖到双城子(乌苏里斯克)一代一共两万一千平方公里土地。 尼古拉二世拿着电报怒道:“中国人疯了吗?我们的战士还在战斗,他居然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除非他把察里津交给我!不,就算察里津交给我,我也不会给他土地,这个该死的家伙!” 而与此同时,留在阿赫图宾斯克的未来皇后萨卡琳娜也跑到王茂如,气呼呼地指责说道:“为什么背着我这样做?你真是个不诚实的人,这是裸的要挟。中国和沙皇俄国难道不是朋友吗?” 王茂如反驳道:“先我们是合作伙伴,而不是什么朋友!中队伤亡惨重,我们的五万伤亡士兵换不来两万平方公里土地吗?俄国人难道在《哈尔滨条约》之中写下的都是谎言吗?我们按照条约出兵为你们消灭了八万苏维埃叛军,可是你们却一直不提归还领土的事,到底是谁是骗子?谁不诚实?” 萨卡琳娜说道:“可是条约之中明明是写着在俄国胜利之后逐步归还,难道你忘记了吗?” “既然是逐步归还,那么现在请逐步归还一些吧。”王茂如道。 “已经归还的江东六十四屯难道不代表我们的诚意吗?”萨拉琳娜道。 王茂如不屑一顾地说:“这简直太可笑了,江东六十四屯仅仅占外东北三十分之一不到,我们要等多少年才能收回外东北和外西北呢?难道等我死后吗?”王茂如望着萨卡琳娜冷笑道,“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要看到外东北和外西北的回归,我不会把领土问题交给我的儿孙辈来完成。而且我只相信眼前的利益,我不相信看不见的利益,你可以说我目光短浅。” “王,你会后悔的。”萨卡琳娜也翻脸了怒道。 王茂如挥挥手对马良淡淡地说道:“马副官,送客!” 萨卡琳娜见他毫不挽留,一点一夜夫妻百ri恩的感情都没有,气的一扭头走了。 王茂如坐在椅子上,点燃了一根雪茄狠狠地吸了一口,陷入沉思之中。实际上他最初的目的是通过对俄参战捞取政治资本,成为东北王,有借口收复外东北,在国内形成强大的政治舆论导向——现在都有了。而在俄国作战的这段时间内,他所率领的伏尔加集团军击败了苏俄第1集团军,俘获季诺维也夫,并使用反间计使得图哈切夫斯基和加伊遭到弃用,同时拯救了邓尼金军团,改变了俄国内战的走向。现在俄国将继续乱下去,而且会越来越乱——这就足够了。他不奢望凭借着一己之力能够将俄国消灭,也不奢望现在就带领中国走向强大,他只需要改变世界的某一个历史走向,让他更加有利于中国罢了。 现在,他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了。 他叹了一口气,五个月的战斗,前后消灭苏俄军队十四万八千人(之所以不是士兵,是因为被消灭的这部分人中包括很多疑似苏俄游击队的俄国人,中国人对他们从来是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但是对于鞑靼人却是纵容,这导致了伊斯兰鞑靼人主动帮助中国人迫害俄罗斯人),包括两次伯克罗夫斯克战役,马格恩战役,博尔贾战役,派遣骑兵进入敌人后方消灭布尔什维克以及零星消灭游击队,也对得起沙皇和《哈尔滨条约》了,但是却换不回来沙皇的信任。而我军伤亡呢,中国干涉军伤亡最惨中的要属第十一骑兵师,作为前锋部队,第十一骑兵师屡屡冲在第一线上,骑兵师师长郭布罗。龙庆也身亡于俄国。中国士兵前后伤亡达到五万三千人,到今天为止有两万七千多人长眠于俄国,两万八千人受伤回国治疗。 可是当他向沙皇讨要两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的时候,沙皇居然起初还找借口不还,现在就明着不还了。王茂如对他很失望,当然,俄国各地反抗烽火如cháo各族人民团结一心对抗sāo扰中队,对军队的士气打击也非常大。很多士兵私下自己都承认自己是侵略军,士气逐渐低落下来,军中慢慢滋生一种厌战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