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中国人禁止加入贵方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中国人禁止加入贵方

得不到利益,却要在此付出,别说王茂如就是普通士兵也不乐意了。加上现在很明显察里津这块骨头中国干涉军是吃不下的,敌人依靠列车炮和整个察里津一百七十万军民齐心合力,坚决守住察里津这个重要关口。他有些心灰意冷,下令士兵们对苏俄军队不要死斗,展现逐渐向后撤离。而苏俄红军害怕再像上次一样遭到中国人的伏击,不敢离开察里津攻击中国人。 中苏双方在察里津表面短暂罢战休息了一周,中队紧急布置战术,期望新的战术能够给予苏俄南方面军集群予以重创。而王茂如再一次向沙皇提起两万平方公里先期归还,同样遭到严厉拒绝。 巴黎和谈结束中国代表团无功而返,王茂如没有对陆徵祥的代表团有什么支援,他致电陆徵祥等五人说抱歉,顾维钧反倒安慰他回电道:“君尽力,吾等亦尽力,无须致歉,历史会给我们清白。” 王茂如对陆徵祥等人非常欣赏,邀请他们来到东北地方zhèng fu工作,陆徵祥考虑再三,说等自己先辞去外交总长再作考虑。陆徵祥是北洋zhèng fu第一任外交总长,他生于上海,笃信天主教,出身于天主教的家庭,其父亲陆云峰是传教士,并不富裕。因为母亲早逝,父子二人相依为命,后来大清开设同文馆培育外语人才,陆云峰认为儿子将来可以有一门手艺活下去于是送陆徵祥学习法文。陆徵祥以优异成绩毕业之后被大清保送到běi jing同文馆进修一年,后担任大清帝国驻俄使馆四等秘兼翻译员。后他受到驻俄公使许景澄栽培,并在俄国公使馆一直工作了十四年。 辛亥革命爆发之后,唐绍仪组建第一任临时内阁,外交总长第一个就想到了他,因为陆徵祥没有任何党派背景,为人谦和彬彬有礼,而当时南北双方对陆徵祥这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外交总长均表示满意。他善良而软弱,生气十足,有人形容他“谦谨和平而拙于才断”。在一个不良的政治环境里。这样的卷气只能使他成为野心家的炮灰,成为派系倾轧的最大受害者。 陆徵祥是一个替罪羊,他在签署《二十一条》之后失声痛哭,认为是自己的毕生耻辱。这次参加巴黎和会,起初因为他的善良软弱。代表团内部争权夺利。他甚至一度前往比利时。而后在王茂如的支持下,在顾维钧的挽留下,陆徵祥重整旗鼓率领代表团据理力争,并最终决定拒签《凡尔赛和约》。 对比北洋zhèng fu的犹豫和彷徨。/毫无疑问,王茂如更加果断坚决,他所部军队在俄国打出了威风,同时他以偏师兵力调动整个俄国战争方向发生转移,也让西方国家赞不绝口。陆徵祥的确是对他很欣赏。只是北洋zhèng fu对他信任有加,段祺瑞亲自给他致电支持,并指明一定要让他担任外交总长。当陆徵祥假称病在比利时休息,段祺瑞竟然为了他将外交总长空着,可见对他有多信任。因此生气十足的陆徵祥,反倒不好意思来到王茂如这里了。倒是王茂如的连襟顾维钧很是大方地接受了王茂如的邀请,回国之后直接向外交部卸任,转而来到王茂如手下任职。 祝永泉养好了病,乘坐飞艇几经辗转终于抵达了前线。他一来,便对王茂如说道:“秀帅,不能再打了啊。”王茂如也叹了口气,祝永泉道:“在后方我与百里校长和张孝准将军推演,如果战事进入到十月份之后。我军的后勤便会中断,介时我军将陷入孤立无援之境地。秀帅,撤,趁着现在沙皇不归还的借口。我们撤军。” 王茂如看了看熊炳涛和雍星宝两位参谋也点了点头,说道:“秀帅。我军抢掠资源足够了,撤!我军弟兄思想情切啊,都盼着回家啊,秀帅。” 沉默了许久,王茂如终于下定决心,道:“好,撤军,但是撤军之前,我军不能这么空着手回去。俄国人给我们的不够,远远不够。我决定将乌拉尔油田的所有设备都拆除带走,并且派遣军队前往巴库,把他们的采油设备也全部带走。” 祝永泉忍不住笑道:“秀帅你又想当强盗了。”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对,我们来俄国为什么来了?不当强盗跑人家家里干嘛?”随后,王茂如下令以第三师、第七师为新组建的第一集群沿厉害海岸铁路抵达高加索的巴库,劫掠巴库油田的采油设备,全部带走。而以第六师,第十师组建第二集群后撤抵达乌拉尔,抢走乌拉尔的采油设备。 其余军队整装待发,秀帅下令,准备回家了。所有士兵心照不宣地高声齐呼秀帅万岁秀帅英明,我们回家啦! 季诺维也夫无力地躺在一堆干草上,他的肚子又饿了,咕噜咕噜地叫,像他这样身材高大的人每天只吃很少的食物,的确对他的健康很不利。他并没有受到虐待,中国人给战俘提供的食物有限,而且中国人让他给家人写了一份遗。季诺维也夫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还起了个名字叫做《别了家人,一个忠诚布尔什维克的告白》,岂料到过了几天被送了回来。季诺维也夫很是不解中国人在做什么,他当然不知道,中国人利用它的笔迹陷害了图哈切夫斯基和加伊。 中国人并没有虐待他也没有把他交给白俄人,只是一直秘密关押着他。起初他以为自己会被杀,但是接下来他居然被关着秘不见人长达一个月。就让他心中有些波澜,中国人不杀他,还对他严格保护起来,这是为什么? 一定有原因,是的,一定有原因的。 直到季诺维也夫再一次见到王茂如,见着王茂如对他不怀好意的笑,忽然想到了中国人并不想把自己关下去,他们是拿自己作为某些条件,自己身上还有利用价值。 “季诺维也夫先生。”王茂如cāo着俄语说道,“很高兴再一次见到你。” 一个月的独处生活,让季诺维也夫的思维很快,但是说话反而迟钝了,他说:“我也很高兴。”随后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问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您知道最近俄国出现了一位英雄吗?”王茂如拿过来一本俄文的籍,作者是高尔基,名是《骄傲的俄国人》,他把交给了季诺维也夫,笑道:“你好好看看,我明ri再来看你。” 次ri吃过早饭,王茂如又来到了关押地,见到了双眼通红愤怒不已的季诺维也夫,笑道:“您这是怎么了?” “谎言,都是谎言!”季诺维也夫怒道,“这是个叛徒,叛徒!”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我知道,你也知道,可是别人不知道啊。” “这个叛徒!”季诺维也夫怒吼道。 王茂如道:“季诺维也夫先生,请稍安勿躁,坐下来,我们慢慢聊。”等他情绪稳定下来之后,王茂如说道:“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一定非常差,可是我下面要说的话也非常重要。下面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决定抛开沙俄,和苏俄谈判。” 季诺维也夫惊讶地说道:“你要和我们苏俄谈判?” 王茂如点点头,道:“是的,我准备和你们谈判。” 季诺维也夫说道:“你为什么要和我们谈判?” “问得好。”王茂如笑了起来,道:“因为沙皇尼古拉二世让我很伤心,我向他索要被俄国侵占的领土,但是他却忘记了——他是根本不想给我们,现在战况对他有利了,他就拒绝《哈尔滨条约》了!这个该死的哮喘病人!” 季诺维也夫冷笑了起来,“他们是不可信任的,要知道,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王朝,都是不可信任的。还有,《哈尔滨条约》是非法条约,我们不承认,绝对不会承认条约上的内容的。”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支持沙皇,而不支持你们的原因啊,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王茂如道,“土地,我们祖辈的土地,总归是要还给我们中国人的啊。” “我们不承认《哈尔滨条约》,可是我们却承诺归还给你们土地,是你们抛开了我们的友善,你们要付这个责任。”季诺维也夫说道。 “所以,我才决定抛开让沙皇俄国反动派,和你们苏俄真诚的谈判。”王茂如淡淡地笑着说,“现在,我觉得你应该帮助苏维埃俄国,实现中苏友好,实现苏维埃最终的胜利。” “我怎么帮助你们?”季诺维也夫说道,“我只是一个阶下囚。” “你掌管着共产国际?”王茂如笑道。 “是这样的。” “你是列宁信任的人。” “是的。” “这就足够了,我们将释放你,作为友好见证。”王茂如道:“我们只有一个条件,对于苏维埃俄国来说,或者对于你来说,这个条件极为简单。那就是,共产国际中不能有一个中国人,布尔什维克不允许接受一个中国人加入。”他目光闪烁生辉,直视季诺维也夫的眼睛,充满了压迫感和不容置疑的命令。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