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二十七章 沙皇彩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二十七章 沙皇彩蛋

此时高尔察克率领的沙俄第一集团军在喀山打了一个大胜仗,接连攻陷了泽列诺多尔斯克、卡纳什、克兹洛夫卡、切博克萨雷,苏俄东方面军北方战役集群大败。 其主力第2集团军甚至被击溃,司令邵林亦受伤。苏俄第3集团军紧急向后方撤离,制止住了第2集团军的溃败,即使拯救了防线。苏俄军队被迫后撤三百公里,莫斯科紧急将北方集团军(第6、7集团军)两个集团军前往前线,防止高尔察克军团进攻莫斯科。 察里津方面,南方面军集群司令通报,中队已经集结完毕,准备正式进攻察里津,并且将他们利用飞艇轰炸掉部分重型装甲列车炮向上报告,斯大林作为南方负责人吃惊地说中国人居然可以这么打仗,紧急向列宁报告。 南北中三个方面沙俄均逐渐展露优势,现在的苏维埃俄国局势岌岌可危,列宁等人已经焦头烂额了。 可是现在沙俄内部出现了问题,尤其是中国人和沙俄人的问题尤为严重,列宁等人得到的情报是,尽管现在中国人的军队有能力进攻察里津,但是他们只是炸毁了苏军部分重炮,并没有真正进攻。他们似乎在犹豫,也似乎在迷茫接下来该怎么办,这对于苏俄来说至关重要。 当沙皇俄队连连获胜的同时,在图巴涅夫和库赛克的鼓动下尼古拉二世渐渐对中国干涉军反感起来,他们认为自己再也不需要中国干涉军做什么了——只要他们不倒戈一击就行。沙皇于是将乌特金派遣到南方安抚中队,毕竟乌特金与王茂如有过交涉,由他安抚中队应该算是最合适的人选了。尼古拉二世觉得别列维尔杰对于中国人太好了,在一些官员的有意无意谗言下,也开始逐渐远离别列维尔杰,尤其是他的参谋部增加了四位副参谋长,将别列维尔杰的权力瓜分一空,他成了光杆参谋长。 有句话叫做只能共苦不能同甘,沙俄的这群人很有这样的潜质。看到沙俄即将胜利,许多牛鬼蛇神跳出来争权夺利。尤其是莫斯科帮的这群文人们,因为和平时期还得靠他们治理国家。当然,最重要的是俄国复国之后,像是高尔察克、邓尼金等为复国建立崇高功勋的元帅怎么安排?他们这些人必须要有些人制衡。但很显然更加接近沙皇的莫斯科帮要远远比指挥干事儿的远东帮更得圣心。 每个人都在安排着自己的后路。别列维尔杰在写给王茂如的书信中透露了自己遭到排挤,遭到沙皇启用的失望。看到信之后,王茂如也觉得俄国的天要变了,只能共苦难不能同富贵啊。而且现在还没有进入到冬季,一旦进入冬季,苏维埃的潜力就爆发出来,到时候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现在需要做的是团结一切力量消灭对手,而不是争权夺利。偏偏沙皇的这些佞臣此时搞小动作。尼古拉二世在困难的时候与列强签订的数个不平等协议,甚至于中国人签订《哈尔滨条约》,在沙俄逐渐强大之后,他要一一重新更改。 沙皇已经不是四个月前的沙皇了,他现在有实力猖狂了,也有实体踢开中国人了。 王茂如又一次探望了季诺维也夫,季诺维也夫已经作出了决定,先确保苏维埃俄国的成立,同意与中国干涉军进行秘密谈判。 中国人展现了十足的诚意。他们释放了一千多苏俄俘虏,并要求与南方面军进行秘密谈判,南方面军政委索科利尼科得知中国干涉军居然私下里要与苏俄进行密谈大喜过望。如今陷入四面楚歌的苏俄尽管表面上强硬地对抗者列强和各国,但是实际上他们已经油尽灯枯体力不支,只剩下一口气吊在嗓子眼了。 察里津表面上有三十五万军队。但实际上能上战场的只有十五万,其余都是临时凑齐的,甚至有十万部队是没有武器的补充部队。察里津能够依靠的,就只有一百多万市民。如果中国干涉军撤军。那么南方面军就可以调集十三万到十五万人的兵力从侧面支援东方面军,实现局势逆转。 索科拉尼科向列宁报告之后。苏俄最高军事委员会立即同意与中国人谈判,列宁放权给索科拉尼科,让他着手和中国人交往,最不至于也要将中国人拖延到冬季才发动察里津战役。索科拉尼科立即派遣密使弗拉基米罗夫秘密进入中国干涉军军营,与中国人进行交涉和谈,试探中国人真正的想法。如果他们是真诚的合作,苏俄方面尽可以答应他们,包括归还不属于俄罗斯的外西北和外东北,如果他们是假意合作,仅仅在向沙俄zhèng fu施压,就要用各种方式利诱他们站在自己这一边,将他们拖入到冬季。 这是弗拉基米罗夫第一次亲眼见到中国干涉军,他是一个文职官员,曾经在肃反委员会工作的他尽管面对生死早已经看惯,可是很显然他不希望自己死。他很是忐忑地观看了中队的布阵和军备,他很惊讶他们的军营中中国人相互打闹,完全没有战争的压力。 “老毛子嘿。”一个中国士兵冲弗拉基米罗夫吹起了口哨,“兄弟哪部分的?” “你大爷的,他听得懂中文吗?”他身边的军官说道,随后用俄语说道,“我们打败布尔什维克匪军,你们被他们打败,你们不行。” “臧浩,你白话什么呢?”营长问道。 “啊?老大啊,没啥,我就问问他母亲好不好。”臧浩说道,冲一旁的龙二狗说,“二狗子,你说是不是?” “他说,问候老毛子他妈妈,哈哈哈。”老肖插嘴说道,生怕事小一点也不怕事儿大。 “去你俩大爷的,老子什么时候说的,有这么编排人的吗?”臧浩怒道,拎起棒子就追了过去。 弗拉基米罗夫休息了一天之后见到了中国干涉军的谈判代表,王茂如带着主要参谋祝永泉,雍星宝和熊炳涛。王茂如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大概在后期苏联大肃反中被伟大领袖给屠杀了吧,因此看着弗拉基米罗夫的目光未免充满了同情。但实际上他错了,弗拉基米罗夫这个人在后期的苏联大肃反之中非但没有被杀,反而步步高升,之后最后大肃反结束的时候他因为杀了太多的人,党内需要一个替罪羊,因而被剥夺了一切职务。在之后出事了中国,还担任过苏联驻中国大使。 “你好,元帅同志。”弗拉基米罗夫cāo着一口高加索口音的俄语说道,他和斯大林是老乡,都是格鲁吉亚人。 “请坐。”王茂如笑了起来,摸着小胡子cāo着莫斯科口音的贵族式俄语说道:“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你认为呢?弗拉基米罗夫政委同志?” 弗拉基米罗夫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您真是不一样,我觉得这将是极为愉快的一场谈判。” “我也认为,我们接下来将进入中苏的chun天。”王茂如微笑道。 秘密谈判进行的极为顺利,和想象中的一样,苏俄现在岌岌可危,如果中国干涉军能够及时抽身离开俄国,甚至反击沙皇俄国,那么将是对苏俄极大的支持。而王茂如的中国干涉军在俄国这么长久军心思归,同时王茂如的战略目的达到,也不希望继续留在这里了。继续留下来又得不到好处,这对于功利主义者王茂如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弗拉基米罗夫没有想到的是,中队对于撤军没有提出什么条件,只是要求严格保密,并且紧密合作,尤其是外东北和外西北的苏俄游击队不得攻击中队,同时苏俄人不得反复,不得效仿尼古拉二世一样反复无常。 弗拉基米罗夫正sè说道:“你们放心,布尔什维克不是沙俄那样的背信弃义者。我们是为了全人类而来的,而不是为了自私的利益,在我们看来,全人类的解放比单单一个俄罗斯还要重要。”不过这话听在王茂如的耳中显得那么可笑,也许现在困难的时候你们的理想很崇高,可是人若是福贵了反倒是心胸狭隘起来,谁不知道俄国人的睚眦必报特点呢,信了你们可真是被忽悠了。 毫无疑问,当苏俄足够强大的时候,这些条约都是废约,条约仅仅能约束那些受限制的人,而不能约束土匪,苏俄就是一伙儿口中仁义道德的土匪。 既然中苏双方郎有情妾有意,这一场谈判极为顺利,双方最终进过秘密磋商初步达成了十条协议,弗拉基米罗夫将密约带了回去,连夜送往莫斯科。苏俄方面希望中国人秘密释放季诺维也夫,王茂如自然同意,他对季诺维也夫也没有私人恩怨,而且季诺维也夫能够买一个好价钱。为了赎回季诺维也夫,苏联方面愿意提供数十幅藏在沙皇皇宫中的著名油画以及大量艺术品和十枚沙皇彩蛋。苏俄人觉得赚了,这些画和彩蛋对他们来说根本一点用也没有,而季诺维也夫就重要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