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得罪江朝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五十三章 得罪江朝宗

第五十三章得罪江朝宗 王茂如吓了一大跳,筹安会七君子?邀请自己进筹安会?我勒个娘地,要真成为你们之一,将来不管谁当政,皖系,直系,奉系还是国民党,,我肯定就是黑人物啊,忙谢绝道:“皙子兄抬爱了,皙子兄抬爱了,不瞒皙子兄,小弟我无意于当政,小弟一身本领只愿投身军界。可能皙子兄不甚了解我的出身,小弟在欧洲游历十几年,受尽冷漠与洋人的欺辱,因此也深知武力的重要xing。在欧洲不管我是什么身份,一颗小小的子弹就能要了我的命,所以我才想投身军界。还望皙子兄将来有机会,帮我进言几句。” 杨度笑道:“秀盛是想做一地之督军?” 王茂如点头道:“自然,封侯拜将,我所愿尔。但也没有太过奢想担任督军一职,只要能做一地民政使,便是我王秀盛没白落叶归根,大老远回国发展。” 杨度笑道:“如是大总统成了中华皇帝,秀盛老弟,你的愿望定然实现。” 王茂如哈哈大笑,杨度也笑了起来。 杨度道:“秀盛老弟你是知道,筹安会几人在zhèng fu中都是能说得上话的,不如也算上你了吧。” 王茂如道:“秀盛还是年轻,不知皙子兄是否听到,江朝宗准备动我一事?” 杨度点头,道:“这件事儿略有耳闻,前段时间本来定下江朝宗担任宣武将军,但是大总统却因为你在剿灭白朗立了首功,因老段的力挺,破例封你为尚武将军。倒是因为你,江朝宗的宣武将军没封成,你说江朝宗能不怨恨你?” 王茂如苦笑道:“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还不是最近太过得意?皙子兄,所以我这还是低调一阵的好,您说是不是?”杨度缕了下山羊胡子,明白了他的意思,呵呵一笑,王茂如道:“小弟虽然心中向往,但这些时ri得好好在家安静一阵了。但是小弟知道皙子兄的想法,这些……”他指着桌子上的皮包,继续说道:“小弟个人资助皙子兄的大计,将来若是皙子兄成为宰相之职,我王秀盛,便是皙子兄铁杆支持者。” 杨府拍掌叫道:“好,有秀盛老弟的支持,我也不怕那梁大财神了,哈哈哈。”等王茂如离开,杨府打开箱子,实查了一下之后吓了一跳,实打实的美元,整整五万美元,这可是二十万两银子啊,杨度见到心里都直打颤,心说人说这王茂如是小财神,实乃不假。 离开杨府,王茂如回到家,却见浦继大刺刺地躺在他的床上,一旁的姚全儿一脸苦笑地侍候在一旁。 王茂如笑说:“这是怎么了?怎么醉到我这儿了?” 姚全儿忙打千儿跪安,道:“回尚武将军,主子这是在宝翠楼喝多了,不过却是被人逼着喝得。” 王茂如听到皱起眉头,道:“怎么个说法?” “今儿个刘来顺请客,席间刘来顺的人就开始灌主子,主子察觉想走,刘来顺便说主子不给他面子,就逼主子道歉。主子在旗人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哪能受得了他们,便吵了起来,刘来顺手下便把主子打了。主子倒也硬气,打了便打了,放下酒杯便走了,任由他们背后嘲笑。主子回家便自己把自己灌醉了。”姚全儿说。 王茂如一下子想到了,这刘来顺不是冲着浦继,而是冲着自己来的,多半是他姐夫江朝宗授意,故意找茬,要是浦继跟他们厮打起来,今儿个想见浦继便只能去步兵衙门了。他叹了口气,心说浦继是替自己挡了一刀了。江朝宗是北洋元老之一了,江朝宗在清末时起初投靠袁世凯,之后载沣监国,江朝宗立即投靠了载沣,而袁世凯出关又投了袁世凯。袁世凯保奏他担任陕西汉中总兵,但是武昌起义,他被赶走狼狈逃回běi jing,袁世凯见到他如此不堪,不再信任他了。江朝宗只好搭上了赵秉钧成了他的门客,赵秉钧担任总理之后,江朝宗这才在赵秉钧的力保之下担任京师起步兵副统领一职。他暗中排挤打击原统领乌珍,最终终于趁乌珍暴毙之后这才担任了统领,治理京师治安。 江朝宗和段祺瑞,徐树铮同是安徽人,这江朝宗又朝三暮四的xing格,随即在赵秉钧被毒杀之后投靠了段祺瑞,与徐树铮同为段祺瑞心腹。但是段祺瑞哪看得起他,这次有事儿求得江朝宗,这老江自然是以为徐树铮都得求自己,内心大感满足。 王茂如叹了口气,江朝宗对付自己,自己还真是没办法,只能见招拆招。看着屋子里的灯火,他想了半天,忽然拍在大腿上,心生一计。次ri的时候王茂如便与浦继说了自己的办法,浦继一听大为高兴。王茂如让浦继安排,他找到袁克定和杨度,说八大胡同新来了一倌人,煞是有本事。那杨度本来对他心怀好感,袁克定也因为他给自己出了几个主意把他视为自己心腹,于是便去喝酒。 三人又拉来严复和袁世凯的外甥刘勇,这刘勇是袁世凯妹夫刘chun甫的幼子,在河南也算是一个纨绔子弟,平ri在老家嚣张惯了。刘chun甫见他如此不堪,便想让他锻炼锻炼,送到běi jing。因为是袁世凯的外甥,便跟着袁克定,在袁世凯的总统卫队担任参谋一职,今ri是休息,五个人都是支持帝制的人,便是王茂如,也是想趁着袁世凯称帝捞好处,自然是聊到一块去。到了八大胡同的甄chun楼,几人便看那新的倌人,这倌人长得的确是极为漂亮,又能说会道,还弹得一手好琵琶,几个人赞不绝口。那刘勇也就是看袁克定和杨度等人在一旁,否则早就拉回家抢人了。此时却突然听到外面叫喊打砸,有人说:“这不行,不行啊,里面是贵人,不能惹。” 外面有人便冷笑道:“有谁能比我姐夫富贵?滚一边去!” 有人就叫道:“这běi jing城还不是你姐夫说了算的。” “不是我姐夫说了算,你这小王八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这京城就是我姐夫说了算!”

下一篇   第五十四章 智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