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二十九章 塔娜公主回俄国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二十九章 塔娜公主回俄国

王茂如笑了起来,和季诺维也夫相比萨勃ri尼科夫这个间谍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他充其量只是一个民族英雄而已,即便为王茂如所利用,他这种人也绝对不会有多大成就,英雄是用来拜的,而季诺维也夫才是真正掌权者。因此,王茂如决定抛弃萨勃ri尼科夫,拉拢季诺维也夫。可是王茂如还要榨干萨勃ri尼科夫最后一点价值,于是他笑道:“他不是我们的间谍,他是你的。” “你说什么?” 王茂如强调道:“他是你的间谍,他是你的人。现在他投靠了斯大林,而你需要一个在斯大林身边的人,恰巧这个人现在就有。” “你真是一个卑鄙的领袖。”季诺维也夫冷冷地说道。 王茂如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之后走到火炉旁,给有些未冷的夏夜中增加一些温度,这才回到座位上,淡淡地道:“是的,我承认我很卑鄙,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回国之后立即拆穿了谢尔盖.林登维奇.萨勃ri尼科夫,这是多伟大苏维埃俄国jing神的多大的打击?现在俄国人需要这种孤胆英雄的jing神,而谢尔盖.林登维奇.萨勃ri尼科夫就是这样的典型。如果你回国之后立即说他是叛徒,是间谍,那么不单单他被处死,你也遭到怀疑,怀疑你投靠了我们中国人和萨勃ri尼科夫联手,更加重要的是,俄国人被掀起的抵抗jing神会被你打碎,他们的脊梁骨会被你打弯。” 季诺维也夫喝了一口酒,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说得对,你是一个天生的yin谋论者,我应该怎么联系他,那个说谎者?” “他现在应该绰绰不安,我想如果主动拉拢他,他一定会对你百依百顺,完全是你的人。”王茂如道。“你是个正直的政治家,可是如果你的对手是肮脏的格鲁吉亚流氓的话,那你最终将会是一个失败者。没有一个政治家是干净的,没有任何一个,包括列宁。你。我在内,没有人是干净的。” 季诺维也夫被放走之后,王茂如首先派遣军队占领了回国道路上重要地点,如哈萨克部的阿克托比。库斯塔奈,阿斯塔纳,巴尔喀什。而苏俄的游击队对中队撤军立即给予方便,没有任何阻拦,并且还协助中队消灭了部分沙俄军队。在与苏俄的密约中规定。巴尔喀什以东占据中国的外西北七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归还给中国。王茂如决定将军队开赴外西北之后,留下两支部队占领外西北,在实际上制造外西北回归。 历史已经改变了,在历史1919年高尔察克早已经打败而归,而现在他已经兵逼莫斯科,因此到底俄国以后是沙俄还是苏俄,接受之后都将是一个被砸烂了的国家。不管是哪个势力获胜,从俄罗斯崛起到未来苏联解体,现在的俄国。是最虚弱的时候。王茂如甚至ri本所犯的错误之一,那就是他们在俄国内战的时候没有出并占领外东北,而是和苏联人达成秘密协定,保证ri本人在中国的利益,从而让苏联人有了喘息之际。而实际上。苏联人当时根本不想和ri本人发生任何战争,苏俄人已经打不起仗了。但是ri本人被苏俄游击队打怕了,从而造成苏俄人不可战胜的假象。ri本失去了占领外东北的机会,也失去了崛起的机会。 不管是苏俄还是沙俄。这一场全国内战之后,都将是极其虚弱的。苏俄内战至今。全国人口已经损失五分之一,许多地方千里无人烟,恰逢俄国大旱灾,将来会有更多的人饿死,这些正是俄国极其虚弱的体现。 ri本人被俄国sè厉内荏的表现吓坏了,胆怯地丧失了占领外东北唯一的机会。 但是,王茂如是这个世界唯一穿越的人,他知道,这也是中国唯一收复外东北和外西北的机会,仅此一次,仅此一次啊。 就在这个时候,王茂如所不知道的是,俄国二公主塔吉扬娜悄然地回到了俄国,她是被法国人发现继而将消息传递给了俄国沙皇,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塔吉扬娜回到了沙皇身边。 去年年初(1918年),塔吉扬娜随王茂如的中队抵达了意大利,然而公主神秘失踪,对外的解释是养病,但是尼古拉二世是知道的,塔吉扬娜怀了一个私生子,他一直想知道这个私生子是谁的,可塔吉扬娜随后隐居起来。这也成了欧洲贵族圈的一个谜团,很多人都想从中国人那里得到消息,可是中国人尽管国家贫弱,却绝不会透露这个消息。因此喧闹了一段时间之后,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了。尼古拉二世对塔吉扬娜的表现很不满意,当王茂如抵达俄国之后看,他甚至都没有问及到二公主的问题。 但是法国人不知从哪里得知了塔吉扬娜的消息,在瑞士找到了她,并通知了尼古拉二世。尼古拉二世立即让塔吉扬娜回到俄国,在英国人的帮助下,塔吉扬娜带着刚出生两个月的儿子安德烈经里海在英国人护送之下回到了俄国临时首都乌发,王茂如对此一无所知。 尼古拉二世见到了塔吉扬娜,原本愤怒不已的他看着女儿穿着普通女人的粗布衣服,怀中抱着弱小的婴儿脸sè沧桑莹莹地含着泪的时候,心一下子软了一下,高高举起的手掌,轻轻地放在了二女儿的头上。 “这个孩子叫什么?”尼古拉二世问。 “安德烈。” “安德烈,很好,安德烈(安德烈在俄语中是勇敢勇气英勇的含义)。”尼古拉二世说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塔吉扬娜犹豫了一下,还是对父亲坦白说:“是王茂如,中国的王。” “可恶!这个该死的混蛋!”尼古拉二世怒道,“他这个骗子,监守自盗的罪犯,可恶的黄皮肤猴子!他玷污了我的女儿,他玷污了整个俄国,整个俄罗斯民族!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父亲,你不能杀他啊。”塔吉扬娜立即哭泣道,“他是安德烈的父亲啊。” “不,他不是安德烈的父亲!”尼古拉二世怒道,“安德烈是我的外孙,但不是中国人的儿子,从此以后安德烈的名字叫做安德烈.塔科维奇.罗曼诺夫,是我们罗曼诺夫家的第三代。” 塔吉扬娜看着黄sè头发黑sè眼珠的儿子,心中百感交集。 1919年8月16ri,中国干涉军第一集团军十三万二千人由于沙皇俄国的不公正待遇,正式退出国际干涉军。中国干涉军第一集团军十三万两千士兵携带战友骨灰,踏上返回祖国的漫漫长路。归国之路上任何有阻挠中队的人,中队不惜一切将予以毁灭。 中国干涉军第一集团军的通电一处,全世界哗然,中国受到不公正待遇?什么不公正待遇?于是王茂如将中国四次索要两万平方公里领土一事公布出来,并且说道:“连两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也不归还给我们中国,凭什么让我们中国人相信沙皇俄国。”于是中队正式启程,各支部队向乌拉尔撤退。由乌拉尔乘坐俄国西伯利亚大铁路进入哈萨克,进入哈萨克之后,中队将返回中国xin jiāng。 段祺瑞在běi jing气得够呛,这个王茂如太胡闹了,太胡闹了,你怎么能说撤退就撤退呢?到底谁是中国干涉军司令,是他王茂如吗?他怒道:“中国岂能言而无信?这是他王秀盛对我说的,现在却先不遵守了,他是在干什么?他是在干什么?” 而王茂如面对段祺瑞则回应道:“对外软弱对内残暴,皖系只能对自己动手?”并下令迅速集结兵力,不顾沙皇俄国使者乌特金的反对全军即刻开拔,并且沿着铁路开始了漫漫征程。而一只归附于王茂如所部的突厥人此时不知所措,一部分人希望东归回到中国,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应该继续留在鞑靼草原争取突厥人du li。 以阿扎伦努为代表的强硬派明确表明留下,王茂如对阿扎伦努说:“我支持你继续带领族人战斗,我会给你全部武器弹药,希望你能够成为鞑靼草原上的王者。”随后将前后收缴的另一半武器大约两万多支俄式枪支和弹药炸药俄制大炮交给了阿扎伦努,让他组建更多的部队。这些武器价值昂贵,如果换成银元的话高达两百万银元,这么慷慨的捐赠,让阿扎伦努欣喜若狂。 阿扎伦努认为王茂如够朋友,是他们这些突厥后裔的好伙伴,便要与王茂如结拜为兄弟,王茂如欣然同意,两人以苍天为证地以大地为名结拜为生死兄弟,从此永不背叛。阿扎伦努为了感谢,特地率领草原骑兵一路护送中国干涉军向东回国。 随后王茂如下令整编了愿意随中队回国的第十六骑兵师,师长由一个突厥部落首领马坎兰提担任,他们害怕留在这里遭到俄国人的报复,因此随大军举族搬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