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三十章 先下手为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三十章 先下手为强

而希望东归的人中还包括了信仰喇嘛教的蒙古族后裔卡尔梅克人,他们人数高达三十万人。卡尔梅克人,部分突厥人,中国干涉军三方军队一共五十万人的东归队伍行军被拉得很长,沿着俄国中亚大铁路一直向东走着,一路上因为俄国内乱再没有俄军敢主动招惹这支数量庞大的队伍。 当卡尔梅克人求到王茂如的时候,王茂如仅仅思考了几分钟,就决定带着卡尔梅克人东归。中队将保护卡尔梅克人,同时他需要有人来保护外西北,毫无疑问卡尔梅克人就是保护外西北最适合的人。这些卡尔梅克人也并非累赘,王茂如要护送着这批采油设备,有了卡尔梅克人牧民帮着运输,中国士兵倒是能抽出手来。 同样值得庆幸的是,不管东归的突厥人还是卡尔梅克人,他们中大多数都是牧民,他们没有任何一人是陆路行走,都是骑在马上的。甚至他们比王茂如的军队走得还快,只需要差遣了蒙古帐篷,这些人就可以行军。卡尔梅克人在鞑靼草原上生活受到各种势力的剥削,有白俄,有红俄,有鞑靼人,还有哥萨克人,如今俄国内战,很多卡尔梅克人都不想生活在这里了。他们东归的道路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哈萨克人,哈萨克人决不允许卡尔梅克人进入他们的领土。两个种族之间有着极深的仇恨,当初哈萨克人被蒙古人屠杀,这古老的仇恨一直留到了现在。 东归的中国人的行军速度不快,然而将近五十万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一眼望不到边际,王茂如以阿扎伦努的突厥骑兵作为前锋,以归顺于他的突厥人组成第十六骑兵师作为断后的队伍,中间由七个师的中国陆军负责保护,开始了漫漫的东归之旅。 大家士气旺盛,尤其是回家的心和卡尔梅克人数百年来渴望回到自己土地的心,让他们更加团结。更加好战。中国人在俄国的这一仗之中,锻炼了队伍,培养了中队的战斗能力,同时也让剩余的战斗都成了百战之师,成了最jing锐部队。王茂如深知。自己的这十三万陆军回国之后。远比战前三十万军队还要强大,这是十三万见血的战士,十三万经历生死考验的老兵。 起初,沙皇尼古拉二世不顾塔吉扬娜的苦苦阻拦。还准备派军队拦截中队,他已经准备起草通电,要求哈萨克人一定要拦阻下中国人。并且因为远东帮和中国人的关系匪浅,别列维尔杰被撤掉总参谋长一职,俄国第五集团军(原伏尔加集团军协皇军)司令克拉斯诺夫立即投靠了副总理图巴涅夫。这让莫斯科帮成为了沙皇俄国最大的势力。 但是正在尼古拉二世准备集结兵力攻击中国东归队伍的时候,他最信任的属下,他的心腹副总理图巴涅夫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嘴巴。 取得了伏尔加集团军指挥权的图巴涅夫率领军队在伯克罗夫斯克附近连战连捷,攻占了萨拉托夫。但是骄傲的他轻易冒进中了伏龙芝的埋伏,图巴涅夫三十五万军队损失惨重,甚至他本人也是在ri本干涉军的帮助下图巴涅夫本人才幸免于难。 伏龙芝随即率领东方面军南方战役集团配合已经抽出手来的南方面军两面夹击第三集团军,双方在伯克罗夫斯克陷入苦战。而ri本干涉军司令为了解救深陷远东的军队,又增加了两个师团运抵前线,不过遭到内阁的否决。ri本人无法承受再有五万军队被围困了。这样ri本的十七个常备师团,居然有四个被苏俄人包围在伯克罗夫斯克。 尼古拉二世仰天长啸,中国人,为什么你抛弃了我们啊? 再后来俄罗斯人有一句话形容别人小气就是从尼古拉二世身上来的,为了两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丢了两千万平方公里的帝国。 国内方面,年初孙文自从和王茂如会面之后派出了大量的国民党员进入东北,寻求发展,但是却发现了在此发展的时候。党的权力受到法律的制约,一部分人闹起了情绪。一部分人认为受到法律制约的党派才更合乎情理。但是对于孙文而言,他并不欣赏法律制约,因为中国如今四分五裂,法律只能制约那些尊重法律的人,对于不尊重法律的人来说,法律法规就是一张白纸。 他和王茂如的理念之差就在于此,王茂如认为规矩最重要,万物万事都有一个规律规则,而孙文则认为目的的达成(结果)远比一个体系更重要,因此孙文回到了上海。但是孙总裁也没有闲下来,因为护法军和北洋军南北和谈需要一个负责人,孙文便成了这个南方和谈的负责人。 而王茂如发表的撤军命令发出之后,不单皖系zhèng fu反对,直系的众多将领也纷纷反对,尤其是以吴佩孚吴大帅反响最为激烈,他认为王茂如撤军有损国威。吴佩孚一直以来言语犀利,不怕得罪人,他的话一般都针砭时弊惹人关注。吴佩孚的话,代表了曹锟为住的直系反响。但是西北军张作霖反倒在此时支持王茂如,声称俄国狼子野心并不打算归还国土,何苦还为他国损失自己力量,难道吴佩孚是俄国走狗? 于是吴佩孚于张作霖打起了嘴仗来。 当皖系zhong yāngzhèng fu要严办王茂如的时候,众人纷纷住嘴不说话了,谁也不对此发表言论,甚至连孙文的南方国民党在此时刻也缄默不语。得罪王茂如与他们无益,而且极有可能招惹强敌,众军阀对关外之富裕颇为羡慕,但是若是住在一年之中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时间都是冬天的东北,大家兴趣寥寥。这倒是弄得皖系独子唱大戏一样,连段祺瑞也觉得不是味儿了,合着大家准备看自己热闹啊。 皖系不断在报纸上制造舆论,逼迫王茂如宣布支持俄国,可惜的是这媚眼抛给了瞎子,王茂如远在俄国,哪有时间关心国内的大事小情。而为了应对皖系对东北的觊觎,王茂如密令总参谋长蒋方震为负责人先下手为强,攻击皖系军队,不能坐等他们杀过来。 王茂如对蒋方震说道:“在我的地盘,不要有战争,把战火烧到他们家去。” 蒋方震立即调集新建的几支部队分别取代长chun的第十三师、哈尔滨的第十四师、沈阳的第八师,而以上三个主力师全部调往热河与山海关,随顺准备阻挡(或主动发起)皖系的进攻。王茂如计划在率领军队东归之后,再一次和北洋zhèng fu撕开了脸,与其后下手遭殃,不如先下手为强。 尽管七个师团远赴俄国,但是在东北,王茂如还拥有第二师、第四师、第五师、第八师、第九师、第十三师、第十四师,热河两支、辽宁三支、黑龙江两支、吉林两支、蒙古一支共十支武装jing察旅,在哈尔滨由张孝准组建三个陆军师(尚未编号),仅仅在东北就拥有三十万陆军,这些部队就是王茂如能够对段祺瑞说不的原因。 王茂如对蒋方震下令对皖系动手,首先将留在海参崴的皖系三个陆军师解决掉,不要顾忌北洋军队,也不要顾忌自己的东归队伍。不过蒋方震给王茂如带来了一个极好的消息,那就是干涉军第三集团军的北洋陆军第九师师长魏宗翰因为遭到苏俄游击队的伏击,回国běi jing修养去了,而接替第九师师长位置的人,居然是由大总统徐世昌任命的陆锦直系将领。谁也没有想到,直皖之争中一直默不作声的徐世昌黑了段祺瑞一下,尽管陆锦仅仅担任代理师长,可徐世昌这一手却让段祺瑞气得歪了鼻子。 陆锦本身就是天津人,自然支持直系反对皖系,被大总统徐世昌任命为陆军第九师代理师长,之后欣然赴约北上率领卫队抵达海参崴。不过来到海参崴后办理交接手续,却不得不面临着排斥,他被全都是皖系军官的第九师众人架空的惨状。段祺瑞在天津冷笑着说,就算你当了第九师,真以为第九师就会成为直系的人了?从上到下,第九师都是我皖系的人,你们还嫩着点儿。 但是陆锦也是个妙人,他知道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不能只靠自己和远在国内的直系,他立即派人找到了蒋方震请他帮助。陆锦曾经在北洋陆军参谋处担任参谋,与蒋方震有旧。 但蒋方震不是王茂如这样不择手段的政客,他只是一个将军,一个负责作战的将军,他表示无法帮助陆锦对付第九师军官,这样有违民意,自己人打自己人,让外国人看笑话。被第九师皖系军官逼迫的几乎要走的陆锦一狠心,决定率领第九师反正,支持东北军,随即写密信给蒋方震投降。 接到陆锦的请降信后蒋方震不敢擅自做主,他唯恐陆锦是在诈降,于是密电王茂如——这也多亏了王茂如在刚刚回到中国之后向美国人购买了五十台电报机,双方沟通非常方便。 ps:ps:下午和晚上要忙起来了,今天的第二更新就放在中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