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三十一章 皖黑之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三十一章 皖黑之战

王茂如得知陆锦主动请降之后大喜过望,允许陆锦反正并给了他一个番号第十七陆军师团,他将担任第十七陆军师团师长一职,从此之后陆锦成为东北军将军。随后令蒋方震全权处理第九师反正之事并布置军队防止皖系勾结ri本人对东北进行侵占。在东归军队没有回国之前,东北军不得南下出关作战,不得主动挑衅,但对于皖系的攻击和挑衅应予以严厉还击,更要谨防ri本人趁机进入东北。 随后在蒋方震秘密指示下,中国干涉军第二集团军司令李德林率领五万军队从伯力(哈巴罗夫斯克)快速南下赶往海参崴,兵逼海参崴的中国干涉军第三集团军,这一连串举动让其他各国干涉军措手不及,怎么中国人自己和自己人打起来了? 不是说中国人决定退出干涉军了吗?而且干涉军最大的军阀王茂如和中国zhèng fu之间有了矛盾,难道他们要兵戎相见? 李德林的五万军队刚刚抵达海参崴,时担任副总司令的第四师师长宫小旗即要求军队向北洋军队皖系参战军第一师进攻。李德林是个老实人,在没有得到王茂如或者蒋方震的命令之前他是不敢擅自做主,但是在宫小旗的强烈要求之下还是向此时正在东归路上的王茂如请示。 王茂如毫不犹豫,都到了海参崴了,还犹豫什么呢?李德林还真是死心眼,他下令军事指挥交给宫小旗,军政交给李德林。于是,第二集团军的司令变为了三十三岁的中将师长宫小旗。 宫小旗在取得集团军指挥权之后,立即下令部队攻击参战军第一师,由于皖系军队没有想到这场关于中国干涉军到底参不参战的争执会引发战争,对此毫无反应。第一师师长曲同丰甚至连觉都没睡好,居然被宫小旗手下的最强部队第四师第十四旅直接攻破了司令部。 枪炮声只响了一夜,参战军第一师战败,师长被俘。而就在当夜,北洋陆军第九师代理师长陆锦宴请手下四个团长。当他们来到的时候下令手下卫队将这四个人全部缴械关押,并宣布北洋陆军第九师听懂干涉军第二集团军指挥。 另一支干涉军部队,即参战军第三师,师长陈文运也傻眼了,前后左右全都是东北军的人。人家大炮都顶在门口上了。这怎么办?他是个骑兵出身的将军,作战勇猛,但是人家都把枪炮家在了鼻子底下,也不容得陈文运有什么动作了。陈文运思考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就立下决心,归顺东北军,不做无谓的争斗。于是,参战军第三师师长率众归顺东北军,被王茂如改编为东北军陆军第十八师。陆军第十七师和陆军第十八师划分了原参战军第一师的俘虏和装备之后。重新整合安插进入许多牙克石军校青年军官,让这两个步兵师完全属于东北军。 吞并了皖系三个师之后,东北军和皖系的矛盾彻底爆发了,一时之间,中华大地战云密布。而王茂如起家于黑龙江呼伦贝尔,又有人将他的军队称为黑系,只是军队中黑龙江人不多,到很多是直隶山东河南辽宁籍人,但东北军黑sè军装。百姓也道听途说认为他们是黑系。只是王茂如听到了郁闷地说道:“黑系黑系,不就是黑心吗?咱们得赶快正名。就算是东北军也是地方xing武装,咱们要做就做正统,要做就做国防军。” 在海参崴大获全胜的宫小旗所部军队得意洋洋地押送俘虏,并且携带了四个师返回乌苏里江以西。进入吉林之后乘坐铁路立即南下抵达沈阳进行整编。 王茂如特批即北洋陆军第九师改编为东北边防军陆军第十七师之后,陈文运所部改编为东北边防军陆军第十八师,陈文运本人继续担任师团长。东北军第四师,第九师。第十七师,第十八师临时组建为青龙军团。李德林担任临时司令,宫小旗担任临时参谋长,暂编青龙军团南下撤出外东北,准备面对皖系的报复。由于李德林更多与蒋方震合作负责全局,因此青龙军团实际是由宫小旗指挥。 面对王茂如发表通电斥责沙皇背信弃义,将友军友谊与利益置之不理,最后下达24小时通知。而沙皇对此置之不理,并且笑称中国人只会虚张声势,不足为虑,他们想要回国,要经过我们的铁路,还要求着我们。可是王茂如早就下定了决心,悄然派兵占领个铁路要道,并与苏俄游击队达成协议,苏俄游击队负责攻击铁路要道,中队负责收复,等中队撤军之后将铁路归还给苏俄游击队。 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之后,王茂如悍然宣布中队退出干涉军,段祺瑞的北洋zhèng fu受到了各国的谴责——当然,大家也都知道,中国人之所以退出干涉军的原因是沙皇尼古拉二世不想执行《哈尔滨条约》,毕竟对于一个统一的大沙皇俄国,绝不会丢失任何领土。尤其是面对中国这种曾经是他们铁骑下的战败者,更加不能忍受他们的崛起。 尼古拉二世对于《哈尔滨条约》这种城下之盟深感耻辱,食言是因为沙皇他认为沙皇俄国即将获胜,拒绝中队的做法也是可以承受的,还有他认为接下来就是一场大胜仗,有没有中国人都无需关切。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并不是谦谦君子,而且俄国人也不是君子。 列强们强烈要求北洋zhèng fu制裁王茂如,但是却自己不动手制裁,王茂如向美国向ri本借了大量的贷款,一旦王茂如倒台,这些贷款怎么办?尤其是美国人,三千万美元不是小数目,而且美国公司在中国东北正在修建铁路,他们绝不能允许此时发生战争。ri本则对此甚为玩味,他们如今骑虎难下了,王茂如翻脸不认人的做法,让ri本zhèng fu不知如何是好了。他们比中国人的麻烦还大,四个师团被困在俄国,十一万ri本陆军啊。 王茂如所部军队行军速度并不快,可是却让国内的皖系势力感到更为紧张,这支洪荒怪兽,就要回国了。 当段祺瑞和徐树铮正在制定如何制裁王茂如擅自作出宣布撤军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过王茂如先下手为强,快如闪电一般地不讲道理地把自己在海参崴的军队全给夺去了,段祺瑞大叫一声“贼子安敢”气晕了过去。 后段祺瑞得知第三集团军已经全军覆灭,三个师长投降了两个,还有一个被俘之后给送了回来——肥头大耳的曲同丰,留在宫小旗手中也没有用。这个时代中阀之间作战,是不杀战俘的,宫小旗也明白这个规矩,于是他直接把没什么用的曲同丰给送了回来,连赎金都没要。 见到衣冠不整的曲同丰,段祺瑞鼻子又气歪了,上去直接给了他四个大嘴巴,怒道:“你还有脸回来,你还有脸回来?” 曲同丰跪在地上痛哭认错,说实在是东北军太不要脸了,不宣而战不说还夜袭我们,他们身穿黑sè军装咱们在夜间根本看不着他们啊。 最让段祺瑞生气的是陈文运,这个陈文运说起来还是段祺瑞的学生,居然也反骨了,率领整个陆军师一万两千多人投降。 曲同丰哭泣道:“实在是对方将领太卑鄙,太卑鄙了。我打听好了,他们的主将叫宫小旗,还是个旗人,家就在běi jing边上,我把他家人抓了逼他反叛,你看如何?” 段祺瑞怒道:“打不过人抓人家人,你还是不是东西?” 反倒是徐树铮笑道:“恩师切勿动怒,伟卿手段不好,却乃是怒极攻心所致,但是也不妨一试。我们只是威胁一下,又不真对老人家动手,我觉得可以用一用。” 段祺瑞自然不同意,说道雕虫小技不值一提,随即拂袖而去。曲同丰看了看徐树铮,徐树铮暗示道:“有些事儿,恩师不能做,我们可以做的,不过此事却与恩师无关。”曲同丰连连点头,派人把宫小旗家人抓了起来。宫小旗父母也不是满清权贵,如今在běi jing郊区种地为生,有几亩薄地,被北洋兵突然踹开院门抓走,吓得瘫坐在地上。宫小旗的哥哥嫂嫂们连忙跑到běi jing的原九门提督现在的京津治安总处告状,却得知原来是弟弟宫小旗惹的祸,更加得知了一个让他们一直都不知道的消息,他们的弟弟,宫小旗如今是师团长,手握十万军队。两人回到家里先是美滋滋地炫耀,忽然想到,他既然是师团长,爸妈怎么还被抓?这才去打探,原来他所在的是北洋军东北军系,而抓父母的是北洋皖系军阀,两个人吓得够呛,万一他们打起来,下一步就要杀我们了吧,两人连夜带着孩子跑了。 得知双亲被抓,宫小旗倒是非常决绝,咬牙切齿地说道:“父母之恩恩如泰山,然国家命运不可儿戏,若我父母死亡,我必杀进皖系,杀光所有皖系战俘,血洗安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