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三十二章 皖系反应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三十二章 皖系反应

曲同丰抓人父母威胁对手的方式,让很多人不屑,尤其是张作霖在西北怒道:“他妈了个巴子的,打不过就抓人家爸妈,早知道我现在就派一队卫士,上安徽,把你们皖系老家的爸妈都抓起来,是不是我就是大总统了?” 全阀尽管支持皖系讨伐东北军,但是却对皖系军官抓人家父母威胁敌方将领一事深恶痛绝。谁没有父母双亲,谁没有亲戚朋友,要是依靠这种下三滥手段就能打赢战争,哪还要军人何用?再说了,你抓我父母,下次我抓你父母,这世界还有没有伦理道法了?还有没有道德底线了?尤其是曲同丰这个人,原本宫小旗放了他对他有释命之恩,却被他反咬一口抓了爹娘要挟,其人品卑劣至极。而且他在皖系内部,各个军官对其也是声讨一片,纷纷说他丢了皖系的脸面。 最终曲同丰还是释放了宫小旗的父母,他不敢拿宫小旗爹娘做文章,北洋军阀之间的战斗还是用军阀的方式来解决吧,否则他将遗臭万年。曲同丰不敢坏了规矩,只得自认倒霉。但是他并没有苛待宫小旗的父母,请到家中也是好吃好喝招待,送走二老的时候,二老还以为这人是宫小旗的朋友负责保护他们的,连声道谢,说道:“以后你若是有什么困难尽管找小旗好了,他有你这么一个朋友啊,真是值了。”说的曲同丰汗颜不已。 曲同丰尽管打了败仗,但是好歹他是段祺瑞的心腹,而且徐树铮对曲同丰半点嫉妒偶读没有,立即重新委任他为新编整编旅旅长——戍卫天津。 段祺瑞频繁调集兵力,他对徐树铮下令,一定要赶在王茂如率领七个jing锐师回国之前消灭东北边防军打下东北五省,首先便是进攻热河,拿下热河祭旗。 徐树铮担任本次讨伐东北军的总参谋长,并前往皖系各部游说共同对付东北军,浙江督军杨善德表态愿意支持zhong yāng。淞沪护军使卢永祥表态支持,山东督军张树元表态支持,察哈尔都统田中玉,安徽督军倪嗣冲,湖南督军张敬尧。福建督军李厚基。河南督军赵倜,江苏督军李纯,江西督军陈光远,湖北督军王占元等纷纷表态支持讨伐东北军。当然这其中很多人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例如李纯、陈光远和王占元号称长江三督,他们三个是冯国璋的嫡系,属于冯直一脉,他们就是想把水搅浑,从而浑水摸鱼。 于是在段祺瑞的鼓动之下。集结了山东的北洋陆军第五师,吴新田的北洋陆军第七师,卢永祥的第十师,杨善德的第五师,长江三督派遣一支混成旅,倪嗣冲也派出了三个混成旅,徐树铮手下四个jing锐混成旅,以及其他十二个北洋陆军混成旅,总计四十万军队。准备大打一仗讨伐战。 不过随后卢永祥不知怎的反悔了,忽然率领北洋陆军第十师返回了上海,扬言防备南方革命军北上吞掉他的地盘,仅仅派出了一支新建的混成旅。北洋长江三督也反悔了,仅仅派出了一支手枪队助阵。因为湖南抗捐驻防于湖南的陆军第七师表示只能派出一支混成旅。随后。陆陆续续有几支混成旅以各种借口拖延不出,段祺瑞气得够呛,经过徐树铮的分析这才知道,原来是直系的吴佩孚在背后搞小动作。段祺瑞只好去找吴佩孚的老大曹锟打商量讲和。 曹锟装傻充愣,只说不知道此事。段祺瑞铩羽而归。 直皖矛盾重重,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说和得了的,一直以来直系的军人都比较守规矩甚少干涉政治,而皖系的人则是政治军事一把抓因此得罪了不少人。现在直系拖后腿,就等着看皖系笑话了,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帮他。曹锟以足疾为借口回老家养病去了——这特么和袁世凯一样,当初清廷请袁世凯出山,袁世凯也是以足疾为借口拿足胃口的要挟清廷,赚足了政治资本才出山的。现在曹锟也学这么一手,很明显就是等段祺瑞抬价嘛。 段祺瑞是什么人呢,他能看的起曹锟?当初他就是袁世凯的二把手,曹锟只是一个小打手而已,现在曹锟居然抖起来了,段祺瑞气得不去理会他,派遣手下心腹找到ri本大使小幡酉吉希望ri本人能够支持,他们希望ri本人能够提供军饷弹药。小幡酉吉现在比段祺瑞还焦头烂额,因为四个ri本陆军师被苏俄军队困在了伯克罗夫斯克,四个陆军师啊,十一万人啊。 ri本干涉军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猪一样的队友了,图巴涅夫这个律师出身的政客指挥军队,反倒被ri本人救了,他的手下军官不是被杀就是被俘,第三集团军大溃败导致ri本干涉军被牵连。 大谷喜九藏甚至为此受到弹劾而辞职,更让ri本参谋总部难过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敢接手去解救ri本干涉军。 ri本军部立即弹劾起首相寺内正毅来,尤其是激进派陆军对寺内正毅允许干涉军西进要负完全责任。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ri本干涉军进入俄国就是ri本陆军主战派对中国干涉军取得佳绩的羡慕,这才逼迫寺内正毅同意。而现在,ri本十一万陆军被困俄国需要一个替罪羔羊,很不幸,温和派的寺内正毅便成了这个替罪羔羊。 国内米sāo动未停息,军队被困俄国,zhèng fu改革停顿,加上寺内正毅的智囊西原龟三的死,对他打击非常巨大,这一些列的失败让寺内正毅jing神有些失常。再加上ri本出现白虹贯ri,ri本内阁元老山县有朋也对其举动不满,寺内正毅辞了职。在寺内正毅辞职之后的一个月之后,这位制定了软刀子控制中国金融的战略政策的ri本战略家,病死于家中。 寺内正毅辞职之后,首相由原敬担任。 原敬,贫民出身,曾长期担任政治记者,被ri本外相井上馨欣赏,步入政坛担任外务省(外交部)秘书。后历任驻华天津领事,驻法公使,农商部秘书,伊藤博文内阁外务部通商司长,朝鲜全权公使,邮电大臣。原敬是ri本众议院第一大党派政友会的领袖,因此他担任ri本首相,标志着ri本实现了真正意义的党政选举。 原敬担任首相所面临的的第一件棘手的事就是平息米sāo乱,但他作为唯一一名平民首相本身就是对民众积怨的一种缓解,ri本民众渴望实现min zhu,他的上台以及寺内正毅原本已经用武力镇压,一根大棒之后的一根萝卜,最终让米sāo乱停止。 而对于ri本干涉军陷入俄国内战,政治家原敬表现出了举手无措的一面,他不得不求助于山县有朋。恰逢朝鲜爆发三一运动要求du li,原敬为了抽出jing力解决ri本的在东亚最重要的殖民地朝鲜不得不接受了美国调停,将山东逐步归还给北洋zhèng fu。 归还中国山东这一举动,顿时引发ri本陆军激进派极为不满,比起军中温和派的寺内正毅,原敬的做法毫无疑问更加软弱,更加让他们气愤,于是他们密谋反对原敬内阁。 中国干涉军撤军之后,ri本干涉军在鞑靼草原du li无援的地步,甚至部分俄国人对ri本人也不友好。ri本干涉军遇到了中国干涉军相同的问题,那就是补给的困难,让ri本干涉军陷入了沼泽之中。首相原敬立即想到撤军,可是现实是ri本即使想撤军也撤不出来了。他向陆军部询问的时候,得知陆军部现在也无能为力,唯一的办法就是派遣更多的士兵进入俄国,拯救军队。这也是ri本军方的一贯做法,短视的军方从来只从战术方面考虑,他们居然真的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了一套详细的进军俄国内部拯救友军的作战计划。 原敬在陆军部被说动,于是拿着这份绝密的左闸计划找到了山县有朋求教,ri本的智囊山县有朋一把将绝密作战计划砸在桌子上,怒道:“陆军部该死!他们是想把大ri本帝国带入深渊吗?” 原敬恭敬地站在一边。 山县有朋道:“欧战结束之后ri本的经济将要大幅度的滑落,作为首相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我们再派遣更多的军队,只会增加经济负担,让国民经济雪上加霜。难不保再一次出现米sāo乱,如果第二次出现米sāo乱,你可以阻止吗?”原敬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山县有朋又说道:“现在需要找到一个拥有极大魄力的干涉军司令将他们带出来。” 原敬尽管对ri本军方没有什么好印象,可是还是找到了陆相田中义一,田中义一向原敬推荐了白川义则大将。白川义则知道自己的使命,他负责解救深陷俄国的ri本干涉军,但是很显然,单纯的军事手段已经无法解救ri本干涉军了。 这时候白川义则与原敬商议一定需要政治攻势,同时在军事手段上不能放松,尤其是中国干涉军的撤军。俄国内战的崩溃不是从沙俄第三集团军战败开始的,而是从中国干涉军撤军开始的。让苏俄有了足够的信心全力攻击沙俄。山县有朋认为,苏俄一定和王茂如达成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协议,中国人这才反复无常背叛沙俄,而且苏俄给中国人的利益一定是他们无法拒绝了——那就是土地,外东北和海参崴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