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三十四章 小负一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三十四章 小负一场

这件事(俘虏奴役哈萨克人)任元星干得极为漂亮,王茂如自认为做不到这一点,如果是他的话有可能直接把这些哈萨克人给杀了。可是现在呢,多了两万多奴隶,而其他哈萨克人听到这件事脑袋里不是仇恨而是恐惧,原来这支东归的中国人是不能招惹的。杀俘的做法看起来的确是慑人,可招惹的麻烦却也不小,王茂如想要在中亚留有好印象,留下一个亲中国的中亚,就不能太过杀戮。 现在中国东归部队最轻松的是大多数的士兵有了战马,尽管大家是骑在马背上的步兵,可是这总比走着回中国强吧,从乌拉尔到巴尔喀什上千公里的道路呢,走到那里谁的两条腿儿都磨没了。 而王茂如时时刻刻关心的则是东北战况,当得知段祺瑞集结了三十万军队之后,王茂如有些感到好笑,这三十万军队可真是吹牛了,段祺瑞要是真弄三十万军队出来,早就把直系老大曹锟的地盘都给吞了。段祺瑞的皖系军队,说白了,顶天有二十万,还三十万,段某人够能吹的了。 段祺瑞和曹锟几年前在湖南的时候就有了矛盾了,曹锟小弟吴佩孚打下来湖南,段祺瑞愣是让自己败家小弟张敬尧当了湖南都督。这仇结的可不小,直系不是那种你说打就打说安抚就安抚得了的,尤其是曹锟,对段祺瑞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怎么看都别扭。段祺瑞这边得罪直系呢,那边跟东北军打起来了,就还真是有胆量单挑全国各路军阀啊。 现在没有跟皖系发生过冲突的军阀,恐怕也仅仅是xin jiāng督军杨增新了吧。皖系跟东北军冲突,大家看热闹还来不及怎么会嫌事儿小呢?有很多人期望东北军赶紧把皖系干掉,这样大家才好捞好处嘛。不过段祺瑞毕竟代表这zhong yāng,尽管曹锟可以不鸟他,但是其他人不能不听zhong yāng的话,尤其是陆军总长是段祺瑞手下头号大将靳云鹏。 当然,皖系内部此时也出现了一点小问题。让皖系的北伐之旅充满了yin影。 钱总理钱能训因为六一六爱国学生运动制止不利,遭到在朝内外各界批评被迫辞职,由财政总长龚心湛接替总理一职。实际上钱能训下台仅仅是在给皖系做替罪羔羊,尤其是山东和青岛问题,以及皖系为了扩军向ri本银行借款。不得不将山东直隶的铁路全部抵押给ri方。这让皖系遭到了众多其他派系军阀的反对,也遭到了国人的唾骂。钱能训成了皖系的替罪羔羊之后,回到老家浙江嘉善,得知祖坟被人给砸烂了。跪在祠堂前失声痛哭。 新任总理是龚心湛,安徽合肥人,更是皖系的嫡系台柱子了。说起来这龚心湛到还有一件妙事,他号称安福系粮台,掌管财政。陆军总长靳云鹏向他索要三百万军费,龚心湛一时之间周转不开就说没钱,靳云鹏脾气急,立即拍桌子怒道:“没钱你当个屁财政总长,干脆回家抱孙子去得了!”龚心湛气得不行,立即辞职不做财政总长了,当时总理钱能训赶紧劝他,段祺瑞也派出徐树铮劝他回来。龚心湛提出两个条件,一是国家收入多少钱我支付出多少钱。二是武人不能骂人。岂料靳云鹏对龚心湛这位与徐树铮亲近的财政总长早就看不顺眼了,立即说龚心湛在内阁我就不在,我在内阁他就不允许在。最后迫不得已,钱能训寄出段祺瑞这尊大神出来,并且设宴款待。席间请田文烈,傅增湘,张怀芝出面作陪,龚心湛与靳云鹏面和心不合地握手表示言和了。 龚心湛担任总理之后。立即向段祺瑞建议说以军费为借口,有限讨伐军。迫使一些直系军队不得不加入道讨伐军之中。依靠军费为威胁,徐树铮终于凑起了二十万讨伐军号称三十万,准备武力讨伐东北边防军。 但是在讨伐之前徐树铮和靳云鹏又吵了起来,争吵的原因就是徐树铮一切都绕开靳云鹏这个陆军总长,包括这次全国调派军队组建讨伐军,他这个陆军总长居然被权力架空了。而徐树铮也有借口,前一次陆军第九师代理师长陆锦率领全师投降给东北边军,就是靳云鹏被徐世昌忽悠了签署了委任令。以至于北洋陆军第九师这个皖系的台柱子,居然一下子成了别人的小媳妇了。 也许是徐树铮的个xing强烈,得罪人太多的原因,这次争吵许多皖系将来站在了靳云鹏背后,甚至地方大佬如卢永祥和张怀芝等。徐树铮也气得够呛,但是依靠着段祺瑞的支持,他扬言一定要让靳云鹏看看他是怎么打仗的。 和雄踞东北手握重兵的东北边防军的战斗,段祺瑞其实在内心之中也有些惶恐不安,号称三十万的皖系讨伐军其实仅仅有二十万人,而东北军却有三十万,要不是防备着ri本人,他们在就打过来了。这怎么打?东北边军来自苦难之地,所选的兵都是身强力壮,手中的武器都是极其jing良。东北边军不是张作霖的土匪胡子军起家,而是从组建开始就有自己的士官学校培训军官,一层一层培训而成的现代化陆军。他们可以看不起张作霖的胡子军,可却不能看不起王茂如的东北边防军。《尚武大阅兵》之中,东北边防军英姿飒爽的场面时时在众人眼前,很多军队都是以东北边防军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现在忽然要和他们打仗,心里还真不知是什么滋味了。 尽管王茂如出兵俄国带走了十七万陆军,可是留下来的陆军加上预备役以及刚刚组建的军队,已经足矣让人胆寒的了。其中就有参加欧战并且赢得洛德洛内战役的东北边军第四师,有陈兵辽东防备ri本的东北边军第五师,有东北军托塔天王之称的赵增福的第二师,还有由王茂如近卫旅扩军而成的近卫师团之称的第八师。这四个装备jing良的陆军师就足以让人吃一壶的了,硬吃掉他们之后呢,后面还有二十万军队啊,二十万啊。 就在皖系讨伐军有些失落的时候,徐树铮给段祺瑞传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热河省长姜桂题因为不满王茂如吞并了毅军第十师,私下向段祺瑞表示要说服两支热河武装jing察旅反正。 此时段祺瑞热泪盈眶,还是老兄弟感情好啊。很快,在姜桂题的帮助拉拢下,热河的两支武装jing察旅在旅长张殿如和张连同,清除了队伍中王茂如派过来的年轻军官。但是姜桂题知道这些军官的才能,正是这些青年军官的到来才让毅军战斗力大增,让毅军真正进入现代化军队行列,因此希望这些军官们能够幡然悔悟投靠自己。年轻的牙克石陆军学院毕业军官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姜桂题的拉拢,宁可死也不给姜桂题卖命。姜桂题没办法了,又不舍得杀,只好关了起来。而后姜桂题将两个武装jing察旅扩充改编为两个混成旅,正式加入皖系讨伐军,如此看来,在第一仗之中,皖系是先胜一筹。 段祺瑞下令由田中玉的察哈尔军和姜桂题的毅军组建为讨伐军第一路军,从锡林郭勒草原直逼东北边军后方重工业基地黑龙江省。由徐树铮率领十四个混成旅组成讨伐军第二路军,直逼山海关。由刘树元率领北洋陆军第五师以及两个混成旅组成讨伐军第三路军,经热河越过山地从中间突然插入辽宁省辽北州,让东北边军顾头顾不到脚。计划制定之后,段祺瑞立即调派军队,正式展开了对东北边军全力一击。 随着热河的失去,蒙古和辽宁,甚至吉林黑龙江都可以被北洋zhèng fu军直接攻击。 为了对抗皖系讨伐军,东北军总参谋长蒋方震立即调派吉林武装jing察第一旅和黑龙江武装jing察第一旅进入哲里木盟草原,毛子平的第十四师同时也进入哲里木盟。 经王茂如批准,毛子平担任右翼军团指挥,张孝准担任右翼参谋长,率领两个jing察旅,第十四师,科尔沁王所部三千蒙古骑兵对抗从热河进入东北腹部的皖系军队。 毛子平一直期待有这样一个机会,他兴奋地不行。欣然前往,其妻子孔氏说道:“君一定要打出威风,若君死,妾不独生。”正所谓娶妻孔氏女,夫不枉此生,毛子平害怕战场一旦出现任何意外情报,外表柔弱但内心刚烈的妻子殉节,便对她说战场瞬息万变,万一情报有误误传我亡,且不可轻信,未见吾尸不可信之。 抵达科尔沁草原之后,科尔沁王热情毛子平所部款待,自从王茂如占据外蒙之后,蒙古诸部对这位以武力著称的大元帅的队伍极为热情积极靠拢。 酒足饭饱之后毛子平对手下诸将说道:“一直以来我部都是作为后备部队使用,所有的功劳都被番号靠前的队伍占了,看着他们一直加官进爵难道诸位不觉得羡慕嫉妒吗?诸位,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众将士轰然叫道:“建功立业,建功立业!”张孝准在一旁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