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三十五章 鬼帅毛子平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三千古奇功第五百三十五章 鬼帅毛子平

随后蒋方震下令东北边防军第二师、第八师、第九师、东北海军、奉天武装jing察三旅组建东北边防军左翼军团,由第二师师长张增福担任司令,严守山海关一线。 宫小旗平定海参崴的皖系军队返回沈阳之后,蒋方震代令取消暂编青龙军团,但由宫小旗所部组建东北边防军中路军,率领第四师,第十七师,第十八师,暂时驻扎在沈阳,进行换装换武器换军官等整编工作。同时,也是坐镇zhong yāng,震慑四方,尤其是对ri本人,王茂如时刻担心他们来一次“九一八”,勒令宫小旗说军队枕戈以待,兵不卸甲,若遇挑衅不要的丢了中国人的威风。第十七师和第十八师两个由前皖系部队组成的新建陆军师,很快被塞进来大量的东北军校毕业生担任连排级军官,陆锦和陈文运既然已经决定投靠王茂如,便听之任之。很快,这两支部队真正掌控在东北边防军总参谋部旗下了。尽管青龙军团仅仅存在不超过两个月,但是却给了所有军官一个强烈的信号。 宫小旗在此时表现优异,但是这也引起了李德林和他之间的矛盾,为以后二人的不和埋下伏笔。 皖黑之战这场战争准备起来还是很有趣的,通电打得也很激烈,所有国民都认为皖系趁着王茂如率领主力军队在俄国腹地,东北不久便会被皖系给夺取。甚至吴佩孚都准备集结部队,准备趁着皖系进入东北之后再扯一扯皖系后腿。 但是仗打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准确点来说有点啼笑皆非,充分符合了民国战争的展开准备得慢,打得快的特点。而且通电满天飞,皖系军阀一天几个通电,无非督促东北军幡然悔悟。不过媚眼抛给了瞎子,王茂如严令各部队军官不得跟他们打嘴仗,多说无益,拳脚底下见高低。于是出现了皖系军阀一封一封通电。而东北军一点回应也没有,但是最南方的国民zhèng fu反倒是发通电跟皖系打仗,西南军阀也在电报上支持东北军,完全是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态度。百姓们看报纸,甚至还以为又发生北伐了呢。怎么南方zhèng fu跟zhong yāngzhèng fu又吵起来啦?不过懂内情的都知道。南方zhèng fu的目的就是把zhong yāngzhèng fu架在火炉上,看你们到底打不打东北。 皖系文人很多,但嘴仗打得厉害不代表作战厉害,皖系的嘴仗在报纸上叫的非常响亮。大家都以为皖系必定一ri之内占领东北了呢。可惜打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儿,反倒让人打的一脑袋包,丢进了颜面。 首先是姜桂题率领的两个原热河武装jing察旅整编的混成旅配合察哈尔田中玉的三个混成旅,一共五个混成旅四万军队向科尔沁草原进军。其中前锋由两个热河混成旅和一个察哈尔混成旅组成,雄纠纠气昂昂地北上进入了草原。第一战便遇着狼群让狼群给吓着了。等到他们赶走了狼群之后,士气低落之际,却遇到了早已经磨拳霍霍的毛子平的右翼军的痛击。也许是老天爷都不站在皖系这一边,毛子平左等敌人不来,右等敌人不来,却得来一个哭笑不得的消息,皖系三个混成旅将近两万人,让六百多条狼组成的狼群给截住了,还被吃了百十多个士兵。 等皖系肃清狼患。继续北上的时候,毛子平主动派遣骑兵出击,ri夜sāo扰,原本皖系士兵的神经已经紧张不行,更是被毛子平sāo扰得不胜其烦。等到交战ri的时候。东北军的重炮刚刚没开几炮,热河的混成旅便先跑了一个,另一个直接投降了,还绑了旅长张连同主动投降。 热河部队两个混成旅率先战溃。让察哈尔的第四混成旅顿时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地步,是走还是留啊?几个旅长合计合计。徐徐撤退。不过来得容易走的难,毛子平立即派人追击,让察哈尔的三个混成旅的撤退变味了溃退。毛子平就像是赶鸭子一样追着这察哈尔第四混成旅南下,有的三四十个东北军士兵端着枪俘虏三四百个俘虏,连毛子平自己都没想到打这么远。 姜桂题的部队只打了三天便战溃了,这有些喜剧,他本人正在被几个抬轿子的抬着轿子,旁边有人扇着扇子,美其名曰远征呢。当得知前方战败,姜桂题又气又吓,直接从轿子上掉了下来。他气得对抬轿子的轿夫说道:“这几个人想要谋杀我,给我都拉下去毙了!”几个轿夫吓得够呛,例案忙跪在地上求饶。 姜桂题对手下卫士怒道:“你们还等着什么,拉下去毙了!”卫士们立即把轿夫拉下去,砰砰砰砰四枪之后,四个轿夫毙命于宁城县郊外,这才让汉帅息怒。 “有谁能抵挡,有谁能抵挡?”姜桂题喝了一口茶问叫道。 手下军师见他急了,身边除了卫队没军队了,还能拍谁抵挡,谁也不能以一当万啊,便连忙说道:“汉帅(姜桂题字汉青),此时此刻不得不求助于山帅(察哈尔都统田中玉)了,他手下四个混成旅乃久战之师,必能力挡。” “快请山帅救援。”姜桂题急了。 毛子平首战告捷之后,又率领右翼军队攻克鲁北县,开鲁县,天山县,林东县,林西县,六战六捷。 接到姜桂题的请求,田中玉留下第三混成旅守家,亲率领察哈尔第一混成旅和第二混成旅北上支援毅军,第一混成旅准备直接穿过锡林郭勒草原攻击科尔沁,继而进入东北军的腹地黑龙江省。不过科尔沁王和锡林郭勒盟主早就私下串联好了,配合毛子平的军队先吃掉他们第一混成旅。毛子平下令军队后撤,不要与田中玉大军交锋,暂时放弃了占领热河的地盘,迅速集结兵力后撤,与蒙古骑兵牧民民兵们突然出现在察哈尔第一混成旅后面。 察哈尔第一混成旅是田中玉手下最能打的部队,尽管被围却临危不乱退到一个山包上,利用有利地形阻碍东北军和蒙古骑兵的联手攻击。这小山山林茂密,骑兵根本上不去,该旅旅长扬言你能耐我何? 毛子平观察了地州地形,哈哈大笑道:“古有赵括马谡纸上谈兵,今有尔等死不悔改。”原来他是没有观察到山上有水,只看到了远处的水源,便下令士兵守住水源。科尔沁草原上尽管水草丰富,但是这小山却没有河流小溪流出,毛子平断定他们只能抢水源。于是打定主意伏击他们的取水军队,岂料到察哈尔第三混成旅被困三天却不用下山,毛子平反倒急了,难道察哈尔军队不用喝水? 问及老乡才知道这山上有一口泉名曰望夫泉,相传几百年前一对男女私定终身之后,男人为了赚足彩礼骑上马带上弓箭赶赴远方狩猎,女子便每天在山上等待,可是一等二十几年,女人等老了,终于得到了一个消息,男子与虎搏斗而亡。女子坐在每天坐着的石头上哭啊哭,这时候她的眼泪就汇聚成了一个小水坑。岂料到小水坑开始翻出水花,女子说君死吾亦死,于是投入泉水之中自尽了。 怪不得他们不怕被困在山上,毛子平点点头,说道:“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烧山。” 烧山也是技术活,如今进入秋天,青草变黄,一旦烧起来不单单是山,而是整个草原都会被点燃,自己的部队也会被烧死。因此毛子平与手下商量现在这座山周围挖了很多浅浅的战壕,保证开出一条隔火带,而后点烧了战壕之间的草,使战壕之间出现一块宽约二十米的隔火带。 此时田中玉收拢了第四混成旅之后,率领自己的第二、第四混成旅,姜桂题重新收拢了临时混成旅,以及徐树铮派来支援的参战军第一第二混成旅一共五支混成旅总计四万余人迅速赶来,接连收复了毛子平放弃的热河地盘。 但是被困在山上的察哈尔第一混成旅并不知情,他们见对方准备点火烧山,不得不垂头丧气地出来投降了。不过毛子平倒是很欣赏这支混成旅的旅长,问起旅长,大家摇摇头说旅长早就吓跑了,率队的是他们的副旅长——等到毛子平把副旅长带过来之后,这个副旅长立即装疯卖傻。 毛子平怒道:“你是副旅长?看你这幅样子,也配做副旅长?” 这人嬉皮笑脸地说:“我不配,我太不配了。” “你叫什么?” “我叫四海为。” 毛子平奇道:“你姓什么,姓寺?百家姓有这个姓吗?”副官立即道:“师座,他逗你呢,四海为不就是四海为家的意思吗?”毛子平笑了起来,点点头道:“行,可以啊,跟我逗闷子玩。” “不敢不敢,老总最大。” 毛子平立即说:“卫兵,拉下去喂狗。” 这人立即跪在地上喊道:“我都投降了啊,我都投降了啊,不能杀俘虏,这是战场规矩,您可不能坏了规矩,也不能坏了秀帅尚武将军的名声。” 听到他的狡辩,毛子平坐在椅子上冷笑起来,道:“经我部所查,你并非田中玉的特派员,是一名冒充货。” 这人张大嘴巴,半天才说:“官长,您真是料事如神?” “少废话!你到底是谁?”一旁有参谋厉声问,掏出手枪抵在这人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