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三十六章 江湖骗子假旅长冀南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三十六章 江湖骗子假旅长冀南生

这人头被枪顶着,吓了一跳,跪在地上连忙交代说道:“我叫冀南生,是走江湖讨生活的,算命,拍花子,当货郎,唱大戏,给人写信,劫道啥的都干过。我本想骗一骗曾旅长(曾绍荇,察哈尔第一混成旅旅长)的钱,说他此次出师必有一劫,想要破解此劫难,必须要花费一番周折和金钱。没想到他他妈的土匪模样,非但不花钱破解,反倒把我抓了起来,说我要是不帮他破解这个劫数就跟他一块死。” 毛子平笑了起来,道:“不就是骗子嘛,说什么讨生活,来,你说。给这个小子松绑。”手下将冀南生提了起来,冀南生尽管是个骗子,不过一站起来倒是显得人特别正气,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好一副皮囊,活生生一个俏罗成,怪不得能做骗子。毛子平笑道:“你做什么片子啊,去八大胡同做个兔爷赚的也不少。看你长得,比李彦青不差啊,投奔曹锟肯定能混个高官。”这李彦青最早就是曹锟的男宠,长得是唇红齿白,尤其是一双丹凤眼比女人还媚态十足,凭借着曹锟的关系,如今成为了曹锟公府收支处处长兼任běi jing官钱局督办,管理曹锟财产。 冀南生怒道:“士可杀不可辱,我冀家祖上虽然没出过什么高官厚爵,但是也没有人靠卖屁股的。” 毛子平点点头道:“行,还算有志气,请坐。” 冀南生见毛子平非但没有杀他,还对他颇为客气,便又是疑惑又是忐忑地坐了下来,毛子平道:“你怎么说察哈尔第一混成旅什么旅长……” “曾旅长,曾绍荇。”冀南生道,“我去给他算命……” 一旁的参谋尉官索林笑道:“不是算命,是忽悠吧?”索林就是刚刚用枪指着冀南生的头的参谋,算是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毕业的陆军测绘系的高材生,有幸被分到了总参谋部,被张孝准看重。带到身边,成为了毛子平的参谋尉官。 冀南生道:“算命嘛,都是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咱也是有真本事的。我算准了尚武将军乃天上的真君下凡……” 张孝准道:“说重点吧,夸秀帅的话现在不用说。” “是。”冀南生忙道。“其实我早就打听清楚了。尚武将军手下士兵各个骁勇善战,而且百万大军陈兵关外,若不是尚武将军觉得时机不到,早就马踏中原了。自古以来吧。从北向南一扫天下容易之至,从南向北的北伐有几个胜利的?大明朝虽然是从南向北打下来的天下,可是那是因为蒙古人怨声载道民怨极大,北地的人纷纷反抗蒙古。若是北地的人团结一致,还没有一次北伐能够成功的。这个曾绍荇当上旅长。完全是溜须拍马和镇压抗税百姓立功,从来没有真正打过仗。所以啊,一个jiān佞小人带领的军队遇上了王者之师,肯定是以卵击石啊。” 张孝准笑道:“没想到你虽然是捞偏门的,但是视线放的挺远,有点儿不出茅庐已知天下其三的意思啊。” 冀南生忙感谢,又说道:“之后的事情就是第一旅被围,曾旅长说我真灵就把我放了。他问我怎么破解,我说唯一破解之计就是化妆潜逃。曾旅长这么多年搜刮民脂民膏,早就富得流油,身家三四十万两银子拿得出来的,趁早跑路省的被抓到之后一无所有。我还对他吓唬说,抵抗尚武将军是抵抗台上紫微星。便是侥幸胜了也减寿十年。”讲到jing彩处,冀南生撸起袖子,一拍惊堂木,道:“各位看官。想那尚武将军,乃紫微星大帝下凡间。身边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之将守护,谁要是犯了他,那就是犯了天条,犯了天规,死后下地狱要受到惩罚的。也巧了,大家从前方溃逃回来的热河士兵口中得知,姜桂题的大军被狼群给吃了!这说明啥,这说明,尚武将军就是老天爷在帮着啊,老天爷这么帮着,曾旅长再敢做对岂不是找死?”他鬼魅一笑道:“你们猜,曾旅长怎么想?” “怎么想?”众人伸长脖子问。 冀南生一拍惊堂木,道:“yu知后事如何,窃听下回分解!” 众人被他的故事吸引了,这一听到这人说“yu知后事如何,窃听下回分解!”纷纷笑了起来,这人倒是有意思啊,感情一个说评书的冒充将军啊,有意思,真有意思。 冀南生见众人围着他,越讲越兴致勃发,说道:“曾旅长听到如此,立即脱了军衣军靴换成一个伙夫的打扮骑马扔下部队跑了,他的副旅长跑进来问怎么回事儿,我原话又对他讲了一遍,这副旅长也跑了。我看他们跑了之后,心中忽然想到,要是我能当将军就好了,从小到大,我都梦想做一名将军。我可是自幼熟读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三国演义隋唐演义楚汉争霸和五代十国史的,可惜家父不允许我去军校,就耽误了一个军事天才。我一见地上军装,忽然就想何不来一场偷天换ri狸猫换太子呢?于是我比量了一下两件军服,副旅长的衣服正好和我一样,于是我就换上了他的军装。然后我用萝卜刻了一张印章,从曾旅长行营之中找到田中玉的书信,仿照田中玉的手记写了一封委任令,委任自己为特派员在旅长和副旅长不再的时候全权处理军务。” 毛子平叹了口气,称赞道:“好大的胆子啊,你继续说。” 冀南生道:“后面的事更加jing彩,我拿出委任状之后,六个营长都不服我,说一纸指令空口无凭,还有人说干脆上山当土匪,有人直接说投降得了。我一看不好,我这才当第一天将军,就又变成光杆司令了,这不行啊。于是我立即拔出枪来,直接毙了那个说投降的。这是我第一次杀人,杀完人之后我恶心的想吐,可是必须装的若无其事,我难啊我。他们其他五个营长吓坏了,赶紧表示愿意听从指令。然后我看了看地图,说山帅正在率领队伍向北出发,不ri即将抵达,我军现在必须找一处地方固守待援,并且这个地方一定要地形陡峭,敌人的骑兵上不来,易守难攻,随后就选定了这个山包。我本来准备坚持十天,名人去大水去了,可是一到山上就发现了这个泉水,源源不竭,可谓是天助我也。我算好了,山帅的军队最多十天赶到此处,必定能将我部解救。到那个时候我们再里应外合,打贵部一个措手不及,嘿嘿!等那个时候,我算是给山帅立下大功的人,他一定会重重赏赐我,或者就能让我做这个旅长一职。” 有参谋问:“你怎么不率领军队投降于我们?或许也能做将军啊。” 冀南生瞪着眼睛道:“谁不知道贵部军官只做军官,不管民生,不能敛财,我要是投降贵部做军官,还不如直接把军队卖给你们呢。单做军官什么意思,要做就做土皇帝嘛。” “哈哈哈……”众人大笑不已,这人倒是个妙人,杀了他还真可惜了。 毛子平挥了一下手,众人停止了笑声,才说道:“你倒是好算计,在我东北边防军当兵的,是不能干涉政治的,军人不干政这是基本原则。” 冀南生叹了口气,道:“都快成功了,不料到你们居然要放火烧山,唉,我这可谓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全算万算没算你们会烧山。我看下面营长们都吓坏了,估计我要是再不投降,他们就先把我毙了。于是我对他们说投降了吧,一切有我承担,这些人巴巴地让我代表他们投降。” 毛子平笑道:“你这人倒是有趣,有意思的很啊。我不杀你,我也不放你,你这么有才,就留在我身边做我的参谋了,我给你备个案注册,以后你就是我的副官。” 冀南生失望地说道:“可不可以给点盘缠钱,放了我走啊,我是家里独苗啊,我家九代单传啊。” 毛子平立即说道:“卫兵,拉出去活埋。” “得!得!得!”冀南生忙道:“还是你狠,还是你狠,我投降了,我答应了不成吗?俺们老冀家但凡还有一脉子孙,我肯定做忠魂啊。” 毛子平道:“呸,你还做忠魂,好好做你的副官吧。” 张孝准笑道:“这人不错,好好栽培栽培,脑子很好用,将来会是一个好参谋,不过不适合领兵作战。他有点太过自负,因此容易上当,你若是培养他做参谋,倒是一个合格的二把手。” 毛子平笑道:“我正是利用他的聪明,不过他没有真正接触过军事,还请副参谋长多多提携。” 张孝准笑道:“那是自然,这人很是有趣。”随后张孝准用电报向远在俄国的王茂如报告,王茂如对毛子平很是赞赏,这人还真是人才,他下令给张孝准,让其考察考察毛子平的本事,又密电给罗浩,让他看看毛子平的忠诚程度。如果一切都没有问题的话,以后准备对毛子平重用。 罗浩拿着电报,思考起来,这个毛子平以后和宫小旗一样,定然会被重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