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三十七章 胜而不胜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三十七章 胜而不胜

两ri之后,田中玉率领军队抵达科尔沁草原,第一夜便被sāo扰够呛,军队疲惫。休息到半夜一点钟的时候,毛子平手下科尔沁骑兵们手持喇叭锅碗瓢盆和爆竹跑过来,吓得田中玉的部队赶紧起床不敢休息。等到早上凌晨四点钟的时候,科尔沁骑兵们又来了,又是把讨伐军弄得紧张兮兮。次ri田中玉顶着黑眼圈,下令军队将探兵派出三十里地,多多打探敌情。可是就在当晚,科尔沁骑兵又来了,又是一顿sāo扰,这种sāo扰一直持续五天,最后弄得田中玉的军队已经习惯了,完全不当回事儿。 第八天,毛子平半夜发动偷袭,率领第十四师,科尔沁骑兵,哲里木骑兵,黑龙江武装jing察旅,吉林武装jing察旅给田中玉来了一个四面出击。田中玉大败而归,连带着姜桂题也在乱军之中不知被谁乱枪给打死了。 皖系的第一路军遭到毛子平率领的偏师的痛击,损失惨重,出战时三个混成旅将近两万余人,如今仅仅剩下两千多人跑回了察哈尔。若不是毛子平没有趁机进入张恒,怕是田中玉立即就下野了。 毛子平找到了姜桂题的尸体,将他的尸体装入了一门厚皮棺材,让姜桂题的手下拉回去了。老将军的反复有些诡异,他的部队在欧洲,在王茂如手下,反倒是策反了两个武装jing察旅反叛,这件事儿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他决定有机会查一下为什么姜桂题会反叛,皖系看起来强大执掌zhong yāng,可是东北地方zhèng fu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姜桂题反水能得到什么呢?秀帅对这些老将并无不尊重之处啊,就像是孟恩远一样,交了权之后被捧到高位,吃穿喝用什么都不愁,没必要率军反叛啊。 可怜这位七十多岁的反复无常的老将是头部中弹,子弹是从左太阳穴打进去的,看枪口是远距离的一发流弹。以这种方式命丧战场还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右翼科尔沁草原之战毛子平以东北军偏师战胜皖系偏师,凭借着的就是地利之便和军队调动的迅速,尤其是蒙古骑兵的使用让他得心应手。他出身就是骑兵将领出身,此时更加欣赏骑兵,他找到科尔沁王和哲里木盟盟主说将三千蒙古骑兵借到手中。两位投靠东北军的盟主自然应允。并且要亲自上战场。倒是吓了毛子平一跳,这二位上战场大可不必了,万一出了事或者被俘了岂不糟了,自己得让秀帅骂死不可。 毛子平率军南下刚刚兵抵热河便得知了一个好消息。被姜桂题关押的军官生们买通了看守跑了出来,发动留守士兵攻占了赤峰县并组织起一支军队,而后快速与毛子平的部队会合,他们重新将热河俘虏部队组建为一个热河武装jing察旅,清除了军中姜桂题的死忠顽固派。就这样毛子平手下有了三支轻步兵武装jing察旅、两支蒙古骑兵部队、一个陆军师。两战损失不多,总人数比起开战之前居然还多了两千多人,还抓了一万多俘虏。 田中玉的惨败对皖系触痛很大,而在这之前徐树铮的第一集团军也在山海关在了一个大跟头。 在姜桂题北上的时候,徐树铮率领十四个混成旅向山海关一线杀了过来,而他要面对的正是在王茂如军中以用兵勇猛著称的赵增福。这个人从不用险兵偏招,属于重剑无锋大开大合类型,他把手山海关,并布置了唯一一个重炮旅。靠着天险和重炮,将正面杀来的徐树铮所部击溃数次。 其后,依靠飞机大炮,赵增福命令第八师,第九师反击。双方在临榆县杀得难解难分。徐树铮想要派兵偷袭山海关,遭到了镇守山海关的第二师痛击。次ri一早,赵增福下令预备部队辽宁武装jing察第三旅乘坐东北海军的拖船登陆秦皇岛,准备截断徐树铮的后路。 秦皇岛的海军炮声一响起。从背后准备切断对方的补给,甚至准备登陆天津之后。徐树铮所部八万多人立即慌了神。赵增福立即下令继续逼近敌军进行猛攻。此时皖系军队已经有流言产生,很多士兵做了逃兵,尤其是狼群袭击姜桂题士兵,田中玉大败而归,而姜桂题背叛王茂如之后死无全尸——也不知他们从哪得到死无全尸的说法的。流言越传越玄,越穿越没边,最后甚至传出徐树铮必死无疑,王茂如乃玉皇大帝下凡间的无知说法。 徐树铮倒是没看到军心已失,而是看到了对方海军居然绕过了双方交战的滦县,而是准备直取天津,这才立即下令撤军,趁着秦皇岛还没有被攻占的时机撤军。皖系大军撤退,丢弃枪炮补给粮食无数,赵增福的部队追到了滦县便撤了回去不再向南。 王茂如此时给部队的命令就是不占直隶一寸土地,不招惹直系军队——如果一举打败了皖系,不管是直系还是ri本人,肯定都不允许东北边军称雄。因此王茂如下令见好就收,而这次皖系与东北边军的战争只持续了十二天,双方实际死伤不大。皖系军队除了田中玉损失了三个混成旅,徐树铮在山海关前损失四千多士兵外,也就是姜桂题的热河得而复失了。 赵增福率军撤回山海关后,蒋方震认为皖系和东北军之战暂时告一段落,皖系势必不敢继续进攻了,这场不算战争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于是将第八师调回沈阳防止ri本人趁机攻占沈阳。而右翼军毛子平则率军趁机南下进入占领热河,稳定了热河之后留下一个热河武装jing察旅,率领军队向西进攻察哈尔。田中玉把士兵都退回到长城以南全力防守张北县张恒府,并立即向段祺瑞求救,向西北张作霖求救。 岂料到毛子平根本不想越过长城,只是虚张声势而已,让田中玉没时间组织起反击来,困在城中不敢出来。而他则派骑兵抵达察哈尔左翼,并向锡林郭勒盟的乌珠穆沁左右旗、浩齐特左右旗、阿巴嘎纳尔左右旗,阿巴嘎左右旗、苏尼特左右旗,以及察哈尔部商都旗、太仆寺左右旗、察哈尔部正蓝旗、正白旗、镶白旗、正黄旗各部逼近,要求各部归顺东北边军zhèng fu。这些旗都是小旗,人数稀少,有的一千多人,有的较多的四千多人,士兵才几十个几百个的都有,哪能抗拒得了东北边防军啊,于是纷纷表示归顺。随后毛子平率领军队撤去,并没有多做停留,田中玉见丢了贫瘠的草原沙漠,对他并无影响,长呼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北洋陆军第五师张树元部此时刚刚过天津,第一件事居然是帮着徐树铮收拢队伍,这边刚收拢好队伍,那边田中玉战败,几天之后田中玉发求援令。徐树铮令张树元率领第五师北上支援田中玉,张树元的第五师刚刚抵达怀来县,即便得知东北军撤去关外了。张树元的第五师战斗力并不强,而他本人一直贪墨军饷。 但是他这个人很有意思,大肆贪墨军饷的同时却非常节俭,甚至连军服上都打着补丁,颇得段祺瑞重视,一直以来以为他是勤俭典范。张树元不愿作战,尤其是兵出关外,他所部可是步兵,拉着大炮跑到蒙古草原吗?听说对方大将毛子平是骑兵出身,想也不用想他们定然以骑兵为主,以步兵对战人家骑兵,那岂不是脑子缺根弦。 当然张树元不想出关的另一个原因还是他对徐树铮不满,小子对他们这些老将一点也不尊重,何苦为他擦屁股,便也撤回了山东。张树元撤兵之后,其他督军也陆陆续续撤兵回去了,报纸上轰轰烈烈的皖系北伐竟然如此快速地失败——应该说是熄灭了。皖系实力大损,但仍然把持zhong yāng,直系趁机崛起了。 这次皖黑之战皖系闹得挺欢但是败得很快,东北军打胜之后立即撤军,并没有趁机进关,只是占了察哈尔的长城以北蒙古地方。尽管是占据了大片土地,但那里全都是草场和沙漠,税收极少,还都是蒙古的王爷贵族,极难管理,收上来的税仅仅占察哈尔省收入的十分之一。田中玉也不想打了,那地方穷的鸟不拉屎,被他们占了就占了吧。 只是段祺瑞此时很是尴尬,张牙舞爪地调集军队北上,却被打得灰头土脸,徐树铮这个人谋略的确高,但却不适合带兵作战。迄今为止他还没有真正带兵打过硬仗,就算在海参崴他更多的还是周旋于ri本人、美国人和沙俄人之间,临阵经验甚至还不如张敬尧这个常败将军。说好听一些,他就是一个高级参谋,说不好听就是纸上谈兵之辈。但所幸的是皖系主力部队撤退及时,东北边军也回到了关外,两方相安无事东北军也没有提出什么过分要求让皖系保存了颜面。 靳云鹏跑到徐树铮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你小子不是信誓旦旦必定给东北边军一个教训吗?现在谁得到教训了?” 徐树铮冷着脸不理会他,心中对他非常气恨,打算寻一个由头把他从陆军总长上赶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