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智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五十四章 智斗

第五十四章智斗 听到外面有人这么说,袁克定心里的火腾一下燃烧起来了,便要站起来出去,王茂如连忙拉住他,说道:“大公子,淡定,刘参谋,你在京城人面广,估计外面的人认得你,你出面打发走,不知可否?” 美人在侧,给了他莫大勇气,刘勇立即跳脚起来,推开门走到走廊上,看到一人带着几个小打儿,嚣张地正在揍一个人,刘勇大喊一声:“住手!” 那人看看来人,不屑地瞥了一下,说:“打,打死这龟奴,敢看不起我姐夫。” 这刘勇和刘来顺没见过面,刘勇是才从河南老家来不久,虽然跟着袁克定,但刘来顺哪能接触到袁克定,更不认识刘勇了。刘勇在河南是嚣张惯了的人,见他不屑自己,一招手,跟着他来的几个手下也围了上来。刘来顺姐夫可是主管běi jing城治安的,哪会怕他,便说道:“别他妈多管闲事,谁的裤裆没系好把你漏出来了?” 刘勇气得吐血,也不跟他废话,喊道:“给我打!”刘勇手下的这几个人除了自己带来的,还有王茂如和袁克定带来的,本就人多,还有穿着便服的二根等沧州小伙儿。那刘来顺手下哪能挡得了,立即被揍不行,一个人见事不好跑去报告步兵衙门。便有一队步兵衙门的巡jing进过,听到里面江朝宗小舅子挨揍了,哪能不帮忙,便冲了上去。 这一顿乱斗,席间还有一个京城公子哥的手下,也打了起来,到最后都不知谁打谁了,稍后步兵衙门的大兵们将这甄chun楼包围起来,将所有参与斗殴的人抓了起来。刘来顺指着上面,说:“小王八蛋跑楼上去了,去给我抓来。” 巡jing们立即跑进袁克定的房间,见到这五个人,有些发愣,不知怎么办了。这五个人看上去每个人都一股子气势,穿着衣带都似乎是达官贵人。袁克定让那倌人不要惊慌,道:“你让江朝宗过来,说我在这儿问问他,到底běi jing城谁最大?” 巡jing一听这话,心中说不得了,这位爷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啊,忙去报告刘来顺。刘来顺气道:“谁他妈装大尾巴狼呢,还叫我姐夫来,哪个小王八蛋这么嚣张啊?”推开门也是一愣,他见到是袁克定,他是认得袁克定的,立即吓得跪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其他巡jing一见,心里知道了,这一定是江朝宗都惹不起的了,否则凭刘二爷的xing格,哪会吓得跪在地上。 袁克定说道:“叫江朝宗过来。”又对刘勇说道:“老弟,你是不是听到有人说他姐夫江朝宗是最大?京师最大?”刘勇立即说道:“真是惹不起,惹不起,这人比我姨夫,大总统还厉害,我真想看看这人长什么样。刚才还骂我,真不知道这人是真有能耐呢,还是狗仗人势?或者是想造反?造我姨夫反自己当总统?” 刘来顺一听这话,吓得更是不知所措了,连忙抽自己嘴巴,道:“我他妈的长了双狗眼睛,冲撞了大公子,我该死,我该死,我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大公子你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吧!”见大家不为所动,连忙一巴掌一巴掌抽自己嘴巴。此时便听到下面更是混乱,原来是江朝宗来了,他的报尚武将军王茂如在窑子里宴请友人喝酒,还把自己小舅子给打了,这还了得,立即带人过来。远远地看到自己小舅子跪在地上,气道:“刘二,你他娘的给老子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一进门,抬头一看,呵!大公子袁克定,无双国士杨度,总统特别顾问严复,尚武将军王茂如,还有那不是袁世凯的外甥刘勇吗?自己上次在总统府还特别夸奖一番。 “四先生,你来了。”杨度笑道,“来,一起喝喝酒。” “皙子先生,呵呵,真……真巧。”江朝宗很是尴尬,“诸位,一定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怎么冲撞了自家人了呢?你小子,就会惹事儿,给我丢脸!”说罢一脚把刘来顺踢到一边去。 严复苦笑,摇摇头,道:“你这手下是大胆点儿,还是你小舅子是吧?说话太鲁莽了。” “他说什么了?”江朝宗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刘来顺道。 王茂如在一旁煽风点火道:“江统领还是不知道的好,这事儿有些大,已经威胁到大总统的安危了。” 江朝宗吓了一跳,道:“什么事儿,什么事儿?居然威胁到大总统?有我步兵衙门在,绝不会有人威胁大总统。” 王茂如道:“倒也是,只是若是步兵衙门有人犯上作乱,你说怎么办?” 江朝宗张大嘴巴,忽然瞪着刘来顺,心说该不会这小子又口不择言了吧,果然,袁克定说道:“你小舅子说你图谋大总统之位啊,江统领。” “啊?”江朝宗几乎跳起来,“不可能,不可能啊!” “可不可能,让大总统去判断吧。”身为参议长的杨度淡淡地说道。 江朝宗自然是知道小舅子的xing格,他满嘴胡咧咧,心黑手狠,帮自己做了许多事,这次可能真的随口便说了那么一说,却是被这几人知道了,尤其是袁克定和杨度,严复,这三个人可是能天天见到大总统的,自己本来就不被大总统所喜,立即吓得说道:“诸位,诸位,诸位,哈哈哈,这小王八蛋糊口乱说,大家千万不要相信,刘二,还不掌嘴?” “是。”这刘来顺继续扇自己嘴巴,直删得掉了吐了血肿了脸,王茂如见差不多了,便说:“这样吧,既然是江统领亲戚无意吐露出来的,倒也并非多大的事儿,大公子您说是吧?” 江朝宗心里骂道什么叫无意透露,好像真有其事似的,不过嘴上却笑说:“自然,这小子口无遮乱的乱说,从今以后,这小子绝不会在běi jing出现,破落玩意,还不给我混出去!”刘来顺吓得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袁克定道:“今儿个,我暂且信了江统领,不过江统领你也要看紧点儿手下人,什么人该用,什么人不该用,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要明了。” “是,是。”江朝宗回应道。 王茂如哈哈一笑,拉着江朝宗坐上桌子,道:“这好了,大家抛去诸多不快,这多好,这多好,今天的事儿,就不外传了,就咱六个烂在肚子里得了。” 江朝宗是哑巴吃黄连,还不外传?你丫的是唯恐不外传吧?心里按说这算是让王茂如抓住了把柄了,尤其是这几个人,都不能得罪,一得罪,一个弹劾下来,自己这步兵衙门统领一职便没了,自己吃个暗亏吧。事后,江朝宗忙给各位每人送了五千两银子孝敬封口,下令手下不要招惹王茂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