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三十九章 突厥郡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三十九章 突厥郡主

听到后藤新平的承诺,段祺瑞与徐树铮大喜过望,如果ri本能够直接出兵帮助自己的话,那一切就简单多了。双方友好的继续进行谈话,后藤新平交换了ri本帝国的看法之后,段祺瑞也做出了皖系北洋zhèng fu的观点,皖系的提出了八点要求:一、东北地方zhèng fu承认zhong yāngzhèng fu的领导。二、双方基本退回战前地盘,东北军通电认错。三、归还干涉军第三集团军三个陆军师士兵与军械。四、干涉军继续执行《哈尔滨条约》,向苏俄进军。五、由北洋zhèng fu对俄关于外东北与外西北谈判。六、北洋zhèng fu将长城以北地盘赠送给东北军,无zhèng fu命令东北军不得越过长城。七、北方争端责任由东北军副总司令李德林负责,李德林必须下野谢罪平息双方。八、zhong yāngzhèng fu不再追究东北军反叛的过错,但东北军也不得宣布du li威胁。 后藤新平对段祺瑞提出的要求仔细看了看,说:“第二条或者困难。” 徐树铮道:“此七条缺一不可。” 后藤新平冷笑道:“年轻人,拳头向后退回去,是为了更好的击出一拳,这个道理我这个老人家都知道,难道你不知道吗?”徐树铮点头称是,姜还是老的辣啊,看来ri本老师还有很多本事没有教给我们啊。后藤新平在心中盘算着,如何让ri本的利益更大化,巴黎和会谈判之后,美国人逐渐加大了对亚洲利益的争夺,如今与东北王茂如多方面合作,导致ri本没办法对他明着下手,摄取东北利益了。而现在又要求到王茂如,更是让他气焰嚣张,后藤新平叹了口气,清末中国有不败而败,现在ri本也有胜而不胜的国际形势啊。 徐树铮离开段府之后,忽然一脸的冷峻,手下军官们立即知道了。此时的段祺瑞心中肯定是怒火冲天,却不知他为何发火。等到徐树铮回到干涉军陆军总办,一进门便怒道:“把译电处的给我都抓起来。” “徐司令,这……” “紧急通电怎么会跑到段宏业手中?”徐树铮道,“我不是说过吗?所有紧急通电都要给我。在我允许之下才能给督公。哼哼。有人似乎是在挑战我的耐xing啊,今天不见见血,是不行了。”众人这才明白过来,感情是译电处的人先把通电交给段宏业激怒了徐树铮了。等到译电处长被捆绑过来之后。吓得跪在地上说冤枉,实在不是自己主动递给段宏业的,是段宏业自己抢过去看的。徐树铮怒道满嘴一派胡言,段宏业吃喝piáo赌抽,怎么就今天来你们译电处抢情报了?译电处长苦着脸说:“大公子来我处。实在是因为他四年去上海的歌女赛貂蝉,利用我们军中的电报机给赛貂蝉发电。” 徐树铮惊讶道:“用军中电报给赛貂蝉发电?发了什么?” 译电处长连忙去取,结果让徐树铮也哭笑不得了,原来段宏业居然用军用电报给上海的女校书赛貂蝉发了一封情书,也是巧了,正好王茂如和曹锟同时发通电,被段宏业遇了个正着,这才有了段宏业报信一幕。译电处长本以为能够求得原谅,岂料到徐树铮道:“纵然事出有因。但你不尊我令,已然触犯军规,左右,拉下去枪毙了。” 此时的王茂如正在率军东归的途中,进入哈萨克邦之后。行军速度越来越慢,尤其是人走马走几个小时也需要休息。不过随xing的牧民们天xing乐观,给同行的军士们带来了很多欢乐。牧民们唱着蒙古长调,天蓝地绿一眼望不到边际。好是一派怡然景象。这根高尔察克率领百万难民顶着零下五六十度温度逃跑不同,现在这个时候。正是秋高气爽膘肥马壮的季节。牧民们趁着这个时候东迁,倒也是一路不愁担心吃穿住的问题。 “休息一下!半个小时。”王茂如对马良说道。 马良点点头,调转马头跑到汽车旁,说道:“半个小时休息。”汽车之中的通信兵立即通过喇叭喊道:“全体都有,休息半个小时。”这声命令从队伍中间向两边扩散,身在队伍之中的通信兵汽车每隔五百米一辆,保证消息传递及时,很快,大军停了下来,众人纷纷下了马。王茂如下马之后只觉得两条大腿之间疼得很,用手摸了一下有点湿也有点疼。 “怎么回事儿,磨吐露皮了(东北话,擦伤的意思)?”王茂如自言自语道。 “秀帅,怎么了?”马良问道。 “没啥,可能磨秃露皮了(磨坏了)。”王茂如郁闷道,“我去指挥车上抹一点儿药啊。” “是。” 王茂如进了指挥车,拉好窗帘,脱掉裤子看到两腿之间的确是磨坏了腿里肉,这骑马久了就这样,那些蒙古骑兵们从小习惯了,早就磨出了厚厚的茧子。这也是为什么有骑兵和骑在马背上的步兵的区别,并非能骑马的就是骑兵,要是一个骑马的步兵追一个骑兵,追一天自己就完了,腿磨坏了。王茂如所部骑兵大部分都是由蒙古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组成,现在这第十一骑兵师汉族士兵更少,补充的都是突厥人和蒙古人以及哥萨克人,都是骑在马背上长大的人。 他拿出药膏,仔细地涂抹着伤口,这金疮药也不知道对擦伤好不好用,估计应该可以的吧,他心中暗暗想着。看到金疮药,忽然想到了云南白药来,要是现在发明云南白药,岂不是以后可以让很多战场上或者训练场上发生事故之下的士兵早ri恢复?他不禁暗骂自己太笨,这都没有想到。 “哥哥,为什么要带我去?”赛斯朵郡主穿着红皮靴,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手中的皮鞭差点打在她的哥哥阿卜杜勒身上。 “别胡闹。”阿卜杜勒说道,“为了族人。” “为了族人就要把我献给汉人吗?”赛斯朵怒道,瞪起了又圆又大的明眸,她是噻朵颜部族族长的女儿,号称噻朵颜最美的少女,不知有多少部落的王子想要娶她。噻朵颜部落并不是一个大部族,人口仅仅五千人不到,祖上是突厥后裔,信仰的是同样是伊斯兰教的一个流派。族长敏感地感觉到,不管是苏俄还是沙俄,将来都会因为他们的宗教信仰而对他们百般迫害。因为沙俄的国教是东正教,苏俄呢,信仰是什么布尔什维克教,他们的真主是一个叫马克思的人。因此这些人对自己部族的信仰肯定会仇视,并加以迫害。族长于是在召集全族之后,向大家表达的举族东迁随着汉人军队回到祖先生活的东方。 突厥人一直口口留传自己的来历,后来他们学习了阿拉伯文字,使用期阿拉伯文字记录自己的历史,他们来自东方,来自东方的蒙古大草原。而回到家乡的诱惑让噻朵颜部落的人血液中那来自东方的基因爆发出来,纷纷表达回到故乡,回到祖先生活的地方的意愿。老族长年纪大了,东迁这样庞大的工作他没有经历完成,于是他将族长的位置传给了长子阿卜杜勒,现在阿卜杜勒是噻朵颜部落族长,同时也是噻朵颜骑兵营营长。 阿卜杜勒知道自己的部落只是众多搬迁部落中的一支,而将来回到东方之后如何生活,被分到哪里都将由中国大元帅王茂如决定,于是他寄出了美人计这一招,将自己最美丽的妹妹献给王茂如,将来他的部族将会获得一块丰美的草场。但可惜的是,他的妹妹赛斯朵不配合,这个骄傲的少女想要一个英俊的英雄做自己的丈夫,而不是从未见过的一个老头——据说汉人的兵马大元帅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赛斯朵不情不愿,但是老族长也劝她为族人利益着想,献出自己,再说嫁给汉人兵马大元帅也不是吃亏的事儿,现在汉人没皇帝,谁能保证他将来不是皇帝呢?就像是沙皇一样。 王茂如在大腿内侧呲牙咧嘴地抹完了药,疼的丝丝哈哈,这才穿好了裤子,脱掉了军装只穿了白衬衫走了出来,见马良傻呵呵地读着信,便走过去道:“傻笑什么呢傻小子?” “秀帅。”马良连忙站起来,“没,没什么。” 王茂如历经多少风雨的人,立即明白了,笑起来:“女朋友的信吧?我都看见你好几回了,爱不释手看了一遍又一遍。这次回国,我帮你提亲,如何?” 马良立即道:“大帅,全国一统之ri,便是马良成婚之时。” “扯蛋!”王茂如道,“什么全国一统之ri,结婚跟这个无关,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首先你是你父亲的儿子,马家的子孙,成婚之后赶紧给你爹生个大胖孙子才行。” 马良憨笑道:“好,好。” 此时恰巧雍星宝与祝永泉一同走来,祝永泉仍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祝永泉三十几岁的人,除了爱打仗爱逛窑子之外别无爱好,他不爱拉帮结派,同时内省中充满着爱国激情,对内战并不热衷倒是热衷于国战。很多人都给他安排相亲,这祝永泉就是不爱这口,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娶了老婆就没意思了。现在都三十三的年纪了,最爱做的事儿就是每到一个地方休息的时候找当地最红的ji女赏花赏月赏人体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