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四十章 挨女人揍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四十章 挨女人揍

祝永泉这人很是聪明,大局观也很强,但受限于学历和学识指挥军团尚可,若是发动全国战争却力不从心。而王茂如此时看重的另一个参谋雍星宝对于指挥大规模军团作战最为得心应手,王茂如对他也是信赖有加,而且为人刻板,和之前做商人的时候变化太大,几乎让王茂如都不认识了。而且与总军务处长何如飞一样是个军服控,任何时候都不脱掉军装,而东北边防军的军服是黑sè为主调的,在这九月份的时候特别热,几乎所有士兵都脱掉外逃穿着白sè衬衣背着枪骑在马上,唯独军队之中的几个制服控穿得严严实实,风纪扣都系得紧紧地,甚至汗流浃背也不脱。 王茂如看着雍星宝,笑道:“不热啊?” “不热。”雍星宝抹了抹汗说道,一旁祝永泉笑得前仰后合。 “上车吧,外面太阳太毒了。”王茂如笑道,引两人进了车,车里面也热,而且是闷热。雍星宝也脱掉了军装,穿着一丝不苟的白衬衫,整个人还保持着笔挺。三个人拿着扇子看着地图,计算着时间,最后不知怎么谈到了军服上。王茂如和祝永泉指着雍星宝笑道:“你这么喜欢严严实实的,不怕得热痱子啊?” 雍星宝叹道:“再一次穿上军服,就不想脱下来了。不过秀帅我有一个建议啊,不知当讲不当讲。” “佩玉,你有什么话还当讲不当讲的,直接说呗。”王茂如道。 雍星宝道:“黑sè军装威武雄壮十足,士兵穿起来果真也挺拔,可是就是不太方便。首先,这黑sè容易吸热,导致士兵夏天极为苦难。其次,如果在冬ri,尤其是北方,黑sè太容易招到对方神枪手猎杀不易隐藏。最后一点。军服应该设常服和战服两种,不应只有常服,我觉得黑sè军装好看,应该做常服。但是作战的时候应该发一种战服,更加容易隐藏。不易破损。不吸热。我觉得ri本陆军的土黄sè军服就不错,可以用作训练,作战,潜伏。国内的灰sè军装尽管看上去难看。但是隐藏xing也好于我军的军装。” 王茂如认真思考了一下,点点头道:“你说得对,是应该有两种军装常服和战服。这样吧,回去之后让总后勤部拿出设计来,一件战服的造价是三块银元。五十万陆军一百五十万银元,也不贵嘛。对了,我觉得战服应该使用迷彩颜sè,你们知道迷彩吧?” “什么是迷彩?”祝永泉和雍星宝问,这个词还是第一次听说。 也许是概念太提前了,王茂如解释道:“你们应该知道蝴蝶吧?” “自然是知道的。” “蝴蝶隐藏在花丛之中的时候,很难被发现,你们有没有注意观察到蝴蝶的翅膀?那翅膀上颜sè五颜六sè,这就是迷彩。”王茂如侃侃而谈起后世流行但此时尚未出现的迷彩来。“我准备使用黄sè,绿sè,黑sè,灰sè,白sè五种颜sè制成迷彩布料……”他看到两个人紧皱眉头。看来冒然提出的这个概念,二位这个年代的人是不能一下子接受啊。王茂如便笑道:“可能你们没有看过,也没有真正了解过,没事儿。我认为迷彩军服是未来世界cháo流。” 雍星宝勉强地说道:“秀帅的理念很是……活跃啊。” “对,对。”祝永泉笑道。“我出去撒泡尿啊,稍等。” 王茂如指着他说道:“撒远一点儿啊,憋老是在我指挥车旁边,弄一股子尿味。” 祝永泉哈哈大笑着走了,王茂如与雍星宝两人又聊起来国内形势,皖系,直系,西北军,滇西,桂系,川军各部等等。 这次干涉军疲惫回国之后可以说就1919年后基本没有什么外战了,俄国估计还会打几年,两年之内俄国是不会安定下来,如此一来,外西北和外东北就可以安稳下来。王茂如认为接下来应该向南扩大地盘,一步一步来,先拿下xin jiāng,绥远,察哈尔,将中国长城以北地区全部占据。第二步则是联合张作霖西北军平分直系和皖系地盘。相比较这两家老牌的北洋势力,王茂如与张作霖都属于北洋新势力,也可以说并非老北洋,而当真正威胁来临的时候,老北洋尽管内部龌龊,但是一定会团结起来。王茂如以一家之力无法对抗皖系与直系,自保有余,但攻取不足。只是张作霖能不能和他联合呢?王茂如准备拿山西和张作霖换绥远,山西的阎锡山一直以来都是九头鸟一样的人物,灭掉他对大家都有利。 两人正说着话,马良走进来,报告说噻朵颜部落族长,噻朵颜骑兵营长阿卜杜勒求见,王茂如说好,让他来吧,笑说他肯定是求将来分一块好牧场。正在这时候,卫兵李子奇cāo着一口南亚口音的普通话跑进来说:“报告,祝参谋长被打了。” 王茂如和雍星宝相互看了一眼,吃惊不已,副总参谋长被打了?这……在这千军万马的东北军中居然敢打副总参谋长,那可是军中二把手啊。王茂如连忙让李子奇带着他们走了出去,却看到祝永泉气呼呼地指着一个皮肤白皙面容秀丽的少女,另一只手捂着脸,说不出话来,看把他气成什么样子了。 原来这祝永泉也很是郁闷,阿卜杜勒带着妹妹赛斯朵来到王茂如这里想要面见,卫兵说稍等一会儿,便要来报告。而赛斯朵根本不想嫁给传说中的中国兵马大元帅白胡子老头,于是趁着阿卜杜勒一不注意的刹那,躲到一辆汽车后面。而祝永泉听了王茂如的话,正心想好嘛,我不在你汽车旁边撒尿,我到其他汽车旁边撒尿去。于是祝永泉走到外圈,看看左右无人,解开裤腰带,掏出家伙,一抬头,便看到一个充满异域魅惑的美少女一头扎进来直接把他撞到在地。 两人倒地的时候,少女赛斯朵也吓了够呛,紧张地抓住了一个东西。祝永泉一个激灵,被女人抓住了自己的家伙,尤其是一个美女,顿时……硬了。这时候赛斯朵才看清是什么,气得她用尽全身力气给了祝永泉一个巴掌。 噻朵颜部落的人从小尚武,骑马shè箭开枪挥刀,全族不管男女老幼都能做战士,身体矫健的赛斯朵大小姐从小不输给男孩子,别看这身材凹凸有致,小细腰细胳膊细腿,可是全身都是肌肉,脂肪都长在胸和屁股上了。她这一巴掌,顿时把祝永泉打懵了,等到她第二巴掌打过来的时候,祝永泉猛地一翻身将她按在草地上,一边系好裤腰带,一边想要说什么。岂料到赛斯朵一个兔子蹬鹰,将祝永泉直接一脚给踹飞了。 王茂如的卫兵们正在与阿卜杜勒聊天,这阿卜杜勒和旁边的翻译介绍着噻朵颜部落多么热爱何平,多么善良,多么……就看到副总参谋长祝永泉飞了出来很不雅观地趴在地上。 李子奇眼睛最亮,叫道:“参谋长!”脚刚刚迈出去,就看到一个白衣美丽少女气呼呼地跳出来,直接扑在祝永泉身上,坐骑在他的后背上,撸起袖子就要打。阿卜杜勒吓坏了,连忙喊道:“你给我住手!赛斯朵!” 赛斯朵怒道:“这个混蛋,他居然亵渎我。” 李子奇赶紧向班长眨了一下眼睛,自己去报告,班长则带着手下赶紧跑了过来要扶起祝永泉,祝永泉也不甘示弱被一个女人压在身下忽然一用力直接把正在与哥哥吵架的赛斯朵压在地上,会起拳头就要打过去,却看到了一双若彤鸿水一般的宝蓝sè眼睛,这拳头还真打不下去了。其他人连忙把两人分开,副总参谋长啊,跟人家打架,这件事儿弄的……还是个女人! “泼妇,泼妇!”祝永泉站在一旁,摸了摸脸,疼得要死,对班长说:“有镜子没?”班长对近卫团中一个最爱打扮的士兵说镜子,那士兵果真带着镜子递给祝永泉,他打开看看,赫然见到自己左脸上红彤彤的的五指山,气得说不出来话了。 赛斯朵更加感到气愤,跳着脚说你这个坏蛋,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你这个埋灰人(噻朵颜部落中最低等的人)。 正巧此时王茂如和雍星宝走了过来,见到此情此景顿时明白了,哈哈大笑起来,阿卜杜勒连忙让族人拉住赛斯朵,走到王茂如面前右手窝在胸口弯腰敬礼用流利的俄语道:“尊敬的元帅大人,我是噻朵颜部落族长阿卜杜勒.阿比扎,我特地……特地来看看您。” 王茂如轻笑起来,说:“这……挺好,不过你旁边这位女郎可是挺火爆的啊。”又用汉语对祝永泉说道:“至清啊,你这泡尿撒的可真吃亏。” 祝永泉忽然叫道:“都忘了要撒尿的事儿了,等一会儿在收拾你啊死丫头片子。”连忙跑到车后爽快地撒了一泡尿,赛斯朵更加气愤,这男人太流氓了,要是在即部落非要被自己打死不可。赛斯朵愤恨地瞪了一眼祝永泉跑去的方向,嘴里哼了一声,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