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四十一章 王茂如当月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四十一章 王茂如当月老

“我想这可能是误会。”阿卜杜勒抹着汗着急地解释说,他生怕惹怒了王茂如落得吃亏不讨好,自己和族人毕竟还要靠着中国人回到东方远离战乱的鞑靼草原。他既然要把妹妹献给王茂如,就足以说明了在他的眼中,更加看重的是族人的利益。也许他宠爱妹妹,也许是心怀愧疚,可是不代表他会为了妹妹放弃族人的利益。但毕竟是一nǎi同胞的亲妹妹,他还是想要给妹妹争取一下,不过看来眼前的中国元帅对自己的妹妹没有男女之情。 王茂如摆摆手,反倒笑道:“我也觉得是误会,而且还是天大的误会,哈哈哈。”等祝永泉撒完尿回来,气呼呼地说道:“这泼妇,真该揍一顿。” 有翻译在阿卜杜勒耳边小声翻译,尽量不让赛斯朵听到,阿卜杜勒汗颜道:“这个女孩……是我的妹妹。” 祝永泉尴尬地笑了一下,一旁的雍星宝忍不住大笑道:“不过至清老弟,我看到好像是你反倒被这小姑娘揍了一顿,打人不打脸,你看看这事儿闹的……” 祝永泉瞪着眼睛,怒道:“我这是不和女人一般见识。” 雍星宝自顾自地说道:“姑娘武艺不错,战斗力比老兵都强。” “雍佩玉!”祝永泉咬牙切齿道。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对了,怎么回事儿?”雍星宝问。 祝永泉便将前后解释了一遍,王茂如听完又用俄语对阿卜杜勒说了一遍,阿卜杜勒咧着嘴郁闷道:“这个误会……还真是让人意外。”转头对赛斯朵怒道:“赛斯朵,你这臭丫头,你刚才是不是要跑?” “没有。”赛斯朵立即反驳道。 “那你去那里干什么?” “我是去……”赛斯朵眼睛一转,用大家都能听懂的俄语说:“我是去方便。” 祝永泉听到解释,气呼呼地说道:“我也是去方便。” 赛斯朵气急了用突厥语怒道:“你这个流氓!” 祝永泉自然听不懂突厥语,但是看她狰狞的脸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于是扭过头不去理会,还真是为女子与小人两难养也。 王茂如笑了起来。心中猜想起来阿卜杜勒的意思,无非是想把妹妹进献给自己,以图将来族人获得好地方嘛。对于漂亮女人,王茂如并不十分热衷,他不是张宗昌、杨森和范哈儿那样只要有姿sè的女人就不放过。他更喜欢哪种两情相悦的感觉。尤其是他的女人一个赛一个的美丽。对一个长得有些像后世艾薇儿的小丫头没多大兴趣。倒是看到祝永泉被一个小丫头吃得死死的,忽然心中有一个想法,什么叫做缘分呢?那就是两个不认识的人,忽然因为某事纠葛在了一起。然后纠葛一生。 想到了这里,他脑筋一转,拉着阿卜杜勒到一旁,用俄语低声说道:“阿卜杜勒,我有一个主意。” “大元帅。您请说。” 王茂如笑道:“我不是什么大元帅,中国早就取消了大元帅这个官职了,你叫我秀帅就可以了。你的妹妹没有结婚吧?” 阿卜杜勒高兴地说道:“她还没有嫁人,秀帅您想要娶她?这太好……” “你别误会,我是想撮合他和我的参谋长。”王茂如道,“我觉得他们两个……不是很相配吗?” 阿卜杜勒看过去,祝永泉扭着头,赛斯朵其呼呼地瞪着他,这两个人和相配吗?我怎么不觉得? 王茂如道:“你要是反对的话就直接说。” “这……”阿卜杜勒有些犹豫。毕竟他想把自己的妹妹嫁给的人是王茂如,而不是祝永泉,没想到却发生了这种事儿。 “他是我最看重的手下,也是我最忠诚的战友。”王茂如强调道。 阿卜杜勒一咬牙打定主意,道:“好。就这样吧,我同意了。” “你同意就可以了吗?” “是的,我能做主。” 王茂如点点头,道:“我也能给我的参谋长做主。”然后在阿卜杜勒耳边这般那般讲了一遍。阿卜杜勒笑着点头,两人定下计来。 随后阿卜杜勒带着妹妹和族人尴尬地走了之后。王茂如也带着手下回到指挥车,时间到了,全体启程赶路,现在一天下来队伍只能行走四十公里,这还是因为大家都是骑马赶路的,一路上还有铁路,并且没有敌人阻拦的情况。 道路艰难,但好在军队团结一心,一个心思想要回到中国,心中存有坚定的信念,这才让大家坚持下去。 上了汽车,祝永泉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不住地捶胸顿足郁闷道:“丢人!丢大人了!老丢人了!” “别担心,至清,我已经帮你做好主了。”王茂如憋着笑道。 “做主?”祝永泉抬头问。 王茂如假意冷冷地说道:“我对阿卜杜勒说,晚上带着她妹妹的人头过来,给我们的人赔罪。” 祝永泉大惊失sè,连忙说道:“秀帅,这不必了,不必了吧,属下就算生气也只是一时半会儿,就因为这个杀了她太过残忍了。” “这不行。”王茂如装作咬牙切齿道,“辱我参谋长,相当于辱我东北边防军,这口气不嫩不出。” 祝永泉道:“秀帅,她……其实也不都是她的错。” “不管是不是她的错,只要有了冲突,就是她的错,他又不是你的内人,杀了她保全我军颜面又如何不可啊。”王茂如叹道。 祝永泉道:“秀帅,属下求一下您,放过她,如何?” 王茂如摆着手道:“我军颜面重要还是她xing命重要?今天这件事儿,她是非死不可了。” 此时马良骑马靠过来,沿着车窗道:“报告,秀帅,赛斯朵带到,已经关押起来了,什么时候执行枪决。” “明天吧,看看时间。” “是。” 祝永泉脸sè有些尴尬,看来这件事儿是真的了,晚上休息的时候,他绝对有些对不起女孩,便问清了女孩悲观的地方去问问,得知女孩没有吃饭喝水,只是被关在一辆汽车后车厢中,便走了过去。 他叹了口气,其实他已经气消了,说起来人就是这么奇怪,原本对她满是气愤,但是得知她即将被执行死刑,反倒是气消了。 他拎着面包酱骆驼肉和清水来到关押处,几个卫兵正在守护,看到参谋长来了,连忙立正说参谋长好。祝永泉点点头,道:“好,稍息,继续休息吧。女犯人是不是在这里?” “是。” “我去看看。” 卫兵难为情地说道:“参谋长,她马上就要被枪毙了,你现在过去揍她一顿也不好看吧?让被人知道还以为我们几个打的呢。” 祝永泉斥道:“放屁,我端着吃的是来揍人的吗?” 几人连忙让开,祝永泉打开后门,看到里面黑漆漆的,便从人要了灯笼放在里面,见到被绑成一个粽子的赛斯朵正眼泪汪汪地侧躺在汽车木质板子上。赛斯朵见到他来了,有些害怕了,万一这个男人……那可怎么办才好。 祝永泉说道:“对不起,我是连累你了。” 赛斯朵听不懂,瞪大眼睛一脸jing惕看着他,祝永泉帮她解开绳子,递给她吃的喝的,赛斯朵下午一直没吃,这会儿也顾不得有没有毒药了,直接抢过来大口吃喝。祝永泉就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吃东西,忽然觉得她还真是可爱,长着两颗小虎牙,宝蓝sè的眼睛就像草原的天空一样蔚蓝。吃着吃着,赛斯朵便哭了起来,他听到哥哥说,因为自己打了汉人兵马大元帅的军师,全族都有危险。为了平息汉人们的愤怒,为了族人的安全,自己不得不被杀掉。可是自己还不想死,自己猜十七岁,谁会想死呢?她也想过逃走,可以说中国人对她的看守并不严密,她靴子里就藏有一把匕首。可是她不能逃,如果她逃了,族人怎么办?五千族人一定会死的啊,一定会因为她的事情而陪葬啊。她只能老老实实地留在这里等待死亡,她越想越觉得委屈,越吃越觉得苦涩,最后干脆把食物放在一旁嚎啕大哭起来。 祝永泉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是在风月场所阅女无数,可那是风尘女子,都是一群极有心计巧言悦sè的女人,一个个变着法的想要讨男人欢心,哪有这样的女人,战斗力超强不说,还无法沟通。他拍拍手,赛斯朵抬起头看看他,他说:“你别哭了,我帮你求求秀帅。”可惜赛斯朵听不懂,瞥了他一眼之后,继续大哭起来。 祝永泉想了半天不知道用什么语言,他在北洋陆军大学的时候倒是学过ri语和德语,可是突厥语和这些语言又不一样了。他想了想,走过去便比划便说:“你,不要,哭,我,帮助,你。” 可能是少女心中天然存在的jing惕,见祝永泉刚刚手指指向她,赛斯朵机敏地掏出匕首划了过去,划伤了祝永泉的袖子,在他的手臂上划了一刀,锋利的刀刃让祝永泉手臂上的血一下子流了出来。祝永泉吓了一跳,少女也吓了一跳,随后祝永泉摇头苦笑起来,从行军挎包中掏出金疮药擦伤,然后坐在一旁用纱布自己给自己绑了起来伤口。 赛斯朵蹲坐在侧双手紧紧握着匕首,jing惕地看着他,忽然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祝永泉抬起头看看他,听不懂,便摇摇头,金疮药的药效发作疼得自己呲牙咧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