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四十三章 广积粮,缓称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四十三章 广积粮,缓称王

负责行刑的立即抬起枪头,等祝永泉走进,问道:“参谋长?您怎么来了?” “秀帅有令,枪下留人,此人由我带走。”祝永泉道。 行刑队员道:“参谋长,可有凭证?” “来时匆忙忘记带了。” 行刑队员摇头道:“参谋长,这可不行,你没有凭证我们是绝对不能停止行刑的。” 祝永泉怒道:“难道我会骗你吗?” 行刑队员道:“这不是骗不骗的问题,这是原则xing问题。”一回身,对士兵们喊道:“举枪!预备!” 祝永泉一咬牙忽然跳下马挡在赛斯朵身前,说道:“要杀她,就先向我开枪吧。” 行刑队员连忙把枪口抬起来,他们可不敢把枪口对着参谋长,更不敢开枪,几个人面面相觑,那行刑队长无奈道:“参谋长,您就别难为小弟了,小弟也是奉命行事。” “我也是奉命行事。”祝永泉道。 赛斯朵再傻也知道了发生什么了,望着祝永泉并不挺拔的身影,忽然觉得他是那么的高大,为了救自己,不惜违抗军令,这样的男人才是英雄,这样的男人才是真英雄啊。 正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王茂如的副官马良骑马赶来,说道:“秀帅令,释放赛斯朵,由祝参谋长带走处置。” 祝永泉叹了一口气,掏出随身的匕首将捆绑赛斯朵的绳子解开,然后拉着她的手走到自己的马匹前,翻身上马,在一伸手示意赛斯朵也上马。 赛斯朵被他所救,又被他握住了手,心里忽然满是安全感。这种感觉她从来没有过,一直骄傲自信的她是部落族长的女儿,同时也是鞑靼草原的一个夜明珠般美丽的女孩,有多少人为她神魂颠倒魂牵梦绕,她从小到大都被人捧在手心。这也养成了她蛮横不讲理骄横的习惯和xing格,她一直以为世界就是围着她转的一样。可是这几天发生的一切,让她体会到了什么是生死之间,什么是凡间,原来她也会死。原来。这个世界有比保护自己的人更加强大的力量。中国的兵马大元帅要杀她,他的哥哥和部落没有一个人敢反抗,可是,是他救了自己。这个文弱的军师。他不惜违抗帅令救了自己,他救了自己,难道自己从小不久希望有一天有一个男人,勇敢地将自己保护起来吗?那些所谓的身强力壮的草原汉子,却不如这个文弱的中师有担当。勇敢。 赛斯朵握紧了他的手,被他的手拉着,翻身上马,坐在他的身前,靠在他的怀里,用突厥语说道:“你就是我的英雄阿勒普.埃尔.通阿。”(突厥英雄史诗中的英雄,率领突厥人战胜了蒙古人,罗马人,阿拉伯人) 东归的队伍继续拖沓地前进。五十万人的迁移每天都是很繁琐的事情,尤其是进入阿萨克之后,这里荒凉的土地久久都见不到一条河流。为此王茂如特地下令每个人必须储存足够的水,现在水成了最重要的资源,而不是食物。当然。捕猎队也同时在四周捕猎,补充队伍之中食物的匮乏。因为军队的保护,五十万人稳扎稳打,反而更加团结了。 王茂如此时抽着烟靠在椅子上。雍星宝也不骑马了跟他坐在指挥车里,两人拿着扇子扇风。雍星宝笑道:“秀帅,这事儿成了。” 王茂如笑着点点头,道:“不错,你干的不错。” 雍星宝道:“可是属下不太明白,秀帅您为什么这样做?”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王茂如晃动一个手指,“我要安定这些西域人的人心,毫无疑问,祝参谋长就是。” “他知道您的良苦用心吗?” 王茂如笑道:“事后有人告诉他不就得了。” 雍星宝微微一笑,道:“秀帅,你还真是……” “能者多劳嘛。”王茂如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正说笑着,马良走进来说道:“启禀秀帅,东北蒋总参谋长有急电。” “何事匆忙?” “ri本代表前满铁董事长内藤新平拜访蒋总参谋长,并通过蒋总参谋长向您表达大ri本帝国……” 王茂如打断他道:“ri本鬼子国,不是大ri本帝国,知道不?” “是。” “以后注意措辞。” “是。”马良忙道:“是鬼子国希望调解我部与皖系zhong yāng冲突,并希望与我方达成一系列协议,邀请我方再度参加干涉军。” 王茂如皱眉,道:“东北战事不是完事了吗?” “大局已定,剩余小规模冲突争执,皖系撤回原地盘,我部收复热河,现热河省长空缺,蒋总参谋长请秀帅定夺。”马良恭敬道,“现阶段我军前部已经抵达滦县,占领昌黎县、抚宁县、临榆县、都山设冶局、迁安县、遵化县。这六县为直隶督军曹锟下辖,现阶段曹锟发电,希望我部归还其六县地盘。” 王茂如点点头,道:“还有吗?” “鬼子希望我方能够……协助鬼子干涉军顺利返回远东。” “原来目的在这儿啊,什么狗屁参加干涉军,其实就是想让我们做他们的救兵而已。”王茂如冷笑道:“远东是我们的,鬼子还想得到远东?做梦吧!”又道:“叫祝参谋长,何总务长,参谋部参谋商议一下。” “是。” 几个智囊到齐之后,得知ri本人的请求,祝永泉第一个表示反对,他和ri本人有仇,不难理解他一直以来对ri本人的恨意。而李品仙也表示干脆等着ri本人死光才好,姜登选,赵庆,杜宝三也坚决支持不援助ri本干涉军。从民族情绪上来说,占领中国领土,屠杀中国人民,没有任何国人会不记得这段仇恨。尤其是军人,十几年前的旅顺大屠杀还历历在目,ri俄战争发生在中国,中人却不能插手干涉,依然是对中人的极大侮辱。纵然民人战斗能力不如人意,纵然他们也祸国殃民过,可当外敌入侵他们仍旧一如既往投入到保家卫国的行列中。 当然。军人之中也有保持冷静的,任元星就摇头说道:“意气谁都会,可是我们得救,得救ri本人啊。” “什么?救他们?”姜登选一拍桌子,“妈了个巴子的。绝对不行!这该死的鬼子。大连,台湾,山东都被他占着,现在还要咱们就他们?除非把咱们领土还回来。” 雍星宝在地图上仔细比划起来。王茂如问:“雍参谋,你说一下。” 雍星宝抬头道:“ri本人不可能归还这些地方,尤其是大连和台湾,诸位请看——”他指着ri本周边,“ri本一直以来是个资源极度匮乏的的国家。它太依靠海洋,因此ri本最初的国策制订一切以海洋为主。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北洋水师拥有镇远和定远舰后如此刺激ri本的原因,这也是ri本的一切发展都以海军为主的原因。为了保证他们的海洋优势,ri本建立了外海链,从北起库页岛到海参崴,朝鲜,大连,山东,台湾。这样东亚海洋全部笼罩在ri本海军之下,东亚海洋成为了ri本的内海,他们可以随时进行补给。现在这个属于ri本的海洋已经成型,为了保证ri本的利益,他们绝不会放弃这几个殖民地。”他摸着下巴上唏嘘的胡茬子。见大家看着他,继续说道:“诸位,ri本人绝不会放弃已经占领的地盘,我们救不救。对于我们来说都得不到什么利益。” 李品仙笑道:“对,雍参谋长的意思就是咱们不救了。哈哈,我就说嘛,ri本鬼子该死。” 王茂如点了点头,卑鄙的ri本人绝不会放弃殖民地,依靠ri本亚洲第一的海军和陆军,他们怎会放弃到了口中的肥肉呢。只是此时ri本的殖民地远超ri本领土两倍,ri本的陆军对于殖民地的保护已经达到极限,要不是看到中国干涉军取得的成绩,ri本绝对不会把手伸到欧洲,以至于到现在反倒没兵抽掉出来救自己人了。 雍星宝摇摇头道:“我也同意任师长的意见,我们要救。” “为什么?” “因为此事对我们有益。”雍星宝道,“通过拯救ri本干涉军我部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和jing力来消化地盘。秀帅,我们现在缺乏的是时间,东北五省,外东北和外西北,都需要时间来消化,尤其是现在还不属于我们的外东北和外西北。我们太需要时间和jing力,三年,至少三年之后,我们才能把这三处吞到肚子里。而真正想要将外东北和外西北并入中国领土,没有列强,尤其是ri本的支持是不行的。” 王茂如点头,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是啊,雍参谋长说通了我一件事儿,那就是我部对地盘的消化能力。这是一件一直以来在心底里担忧的却没有想通的事情,我军的脚步太快,快到让我部三年由七万军队扩编到五十万军队,这种脚步不单单让我,也让很多将领盲目自信起来。但是我们的地盘却一直以来没有真正巩固,百姓对我军并无归属感。而我军的扩张已经促使皖系不安。如今阻击了皖系zhèng fu军之后,直系,西北军,全阀部队恐怕会慢慢形成一个团体,对抗我军的团体。我们如果现在出关入主中原,若不能一局而定天下则面临被瓜分的地步。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有广积粮缓称王的霸主方式,我们之所以能一举而定东北,完全是因为在呼伦贝尔练军的成果,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吃老本,吃了呼伦贝尔的老本。如果我们不停下来脚步反思消化,我们面临的就是分崩离析了。因此我决意,三年以内不入主中原,三年休养生息,三年强兵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