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四十八章 计杀同胞恐天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四十八章 计杀同胞恐天谴

七万七千ri本干涉军和三万五千中队组成的联军沿着伏尔加河走到里海,在英国人进行了一番补充之后快速追赶中国主力部队。ri本人尽管补充了食物,武器,但是也成了一支万国造军队,他们手中握着ri式武器,俄制武器,英制武器,甚至还有部分美制武器以及中国造,战斗力大打折。而ri本人原本向英国人求助,希望从海上离开,路线则是从里海经过英国人的半殖民地伊朗,ri本海军从波斯湾接走ri本干涉军。但此时伊朗恺加王朝陷入内战,伊朗大地陷入混战,显然英国人也不得不小心谨慎。而让英国人做出拒绝ri本人的原则,则是ri本人和英国人在澳大利亚的矛盾终于爆发,ri本人觊觎澳大利亚丰富的煤矿,铁矿,石油,动用各种方式引发澳大利亚土著暴动,从而惹怒了英国人,最终愤而拒绝了ri本人的建议。 ri本原敬内阁受到国内外极大的压力,最终ri本干涉军决定与中国人继续组成联军,通过漫长的中亚来到中国,再中国人的协助之下回到ri本。为此,ri本zhèng fu不得不放弃很多利益,如ri本人觊觎已久甚至刚刚从皖系zhèng fu拿到的胶济铁路,都不得不归还给了皖系zhèng fu。这大大的缓解了皖系zhèng fu的颜面问题,让他们减少了很多社会压力,尤其是来自于国内年轻学生和学者们的抨击,少了很多。 中ri之间的矛盾非常基深,就算组成联军。也是中队走在前方,ri本军队走在后方,双方没有交集和交流,双方都感到很尴尬,但却没有人主动化解,毕竟民族矛盾是无法化解的。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中ri联军终于追赶上了中国干涉军大部队,王茂如对这些小鬼子没什么好感,但是表现面上还要慰问慰问,当然这种慰问似乎炫耀更多一点吧。四个师团长都垂头丧气不发一言,只有第七师团长藤井辛槌最后苦苦哀求说:“秀帅桑。能不能给我们军队提供一些补给?” ri本为了侵占中国有很多人学习中文,一个ri本翻译立即对王茂如用不熟练的汉语说出请求,王茂如道:“你们需要什么?” “武器,弹药,马匹,粮食。” 王茂如摇摇头道:“武器弹药我们也缺少,后方补给中断近两个月了,而且中ri武器口径不同,我们给你们提供。你们也无法使用。至于马匹,你们可以抢掠中亚人的马匹。粮食嘛,说实话,我们也是靠抢掠为主,你们认为我们在武器弹药中断的这两个月中还有会粮食补给吗?其实,我们的讨伐队,就是一支……你们明白了吗?” 听到中国人的补给方式,四个ri本师团长恍然大悟,原来靠抢的啊,纷纷道:“这样不是激怒了本地百姓吗?” 王茂如无奈道:“饿死和战死你们选择哪一个?” “战死。”ri本军官异口同声地回答。 “是啊。不过我们这是抢掠粮食和消灭反叛,并没有屠杀。”王茂如笑道,“我们能够给你们提供部分,但是绝大部分还要你们自己抢。” “可我们是军人,不是土匪。”藤井辛槌道。 王茂如摆摆手道:“随便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们,贵部好像还有不少伤员吧?没有马匹。没有粮食,他们能够或者到达中国吗?更别说回到ri本了。” 离开ri本军营后王茂如见任元星神神秘秘地跑来,笑道:“辛苦了凡尘,这一仗你干的不错。”任元星道:“这次还有一些收获。苏俄又给我们送来了两千多死囚。” “死囚?什么地干活?”王茂如学者ri本人口吻说话,开着玩笑道。 “我们的同胞。”任元星眼中很是复杂的神sè。 看他很认真,王茂如也忽然变得严肃起来,道:“你说一说。” 任元星道:“从季诺维也夫被抓到我们解救ri本干涉军这三个月中,苏俄发起了清剿中国人大肃反运动,苏俄境内大约有两万中国人被杀,三万中国人被关进监狱严格审查。在列宁夺取苏俄政权的时候中国人充当了屠杀俄罗斯人的刽子手的不光彩角sè,所以这次列宁一旦怀疑中国人有内jiān,很多心怀恨意的俄国人立即落井下石,我们在俄国的同胞遭到俄国人疯狂的报复。尤其是一些憧憬俄国革命的女学生们,从法国和中国千里迢迢跑到莫斯科,没想到他们没有一个……唉。活下来的也都是老人和小男孩了。这批两千多人就是苏俄人释放的同胞了,两千个人,全都是五十岁以上和十二岁以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女人活下来。” 王茂如的眼中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一个反间计下,无数同胞垂死挣扎的场面,那些人痛苦的叫喊,男人们被排成一排枪决,女人们被无数俄罗斯野蛮人强暴,他神情恍惚了一下,马良连忙扶住了他。 “那他们……现在在哪?” “在军中。”任元星道。 “带我去看看。” “是。” 这批被释放的中国人脸上充满了惊恐,他们不愿意回忆自己在俄国的一切,因为那包含了太多的痛苦、折磨与屈辱。 “我是尚武将军王茂如。”他的声音充满了威严,“同胞们,你们安全了。” 老人和孩子们抬起了头惊诧地看着这个身材高大的留着两撇胡子的中年人,忽然所有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道:“尚武将军,为我们报仇啊,尚武将军,为我们报仇啊!”这些人哭声震天惨绝人寰,甚至连旁边军营的ri本人都吸引了过来。 王茂如自己心里也不好过,这一切可以说都是他惹出来的,有时候上位者的一句话或者一个举动,造成的影响不可估计啊。他一个一个握着同胞们的手,不住地安慰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任元星说:“凡尘,你知道中团吧,把他们带过来,让他们看看布尔什维克是怎么对中国人的。” 很快,中团仅剩的四千多人都来了,当他们看到这些同胞听到他们的故事之后,一种被欺骗被愚弄的耻辱感涌上心头,张福荣跪在地上哭喊道:“我瞎了眼,我瞎了眼啊!”一个得知自己老婆被苏俄士兵强暴致死甚至自己六岁的女儿也没有逃脱的战士双眼通红叫喊道:“我一定要杀光俄国人!杀光老毛子!所有老毛子都不是好人,都不是人!”他们纷纷请战,一定要干掉苏俄人,为同胞报仇雪恨。 王茂如见军心可用,向何如飞示意,何如飞道:“战士们,我们干涉军知道你们现在激动地心情,你们想要上战场,这种心情我们了解。放心,你们的仇恨我们东北边防军一定会给大家报的,你们放心好啦。” “不,我们的仇,我们要自己报。”张福荣的双眼充满了猩红的鲜血,咬牙切齿地说。 其他战士说道:“我们要加入,我们要加入你们,我们要参军!” “我们要参军!” “我们要报仇!” “报仇!” 何如飞见士气被鼓动起来,便说道:“好,那我们问一下秀帅,大家静一下,静一下。” 王茂如与何如飞配合起来演双簧倒是很相得益彰,他朗声说道:“自己的仇,自己报!有志气,你们是热血男儿,你们是好样的!中国有你们这样的热血男儿,中国不会亡!昔ri大汉校尉陈汤曾说,明犯大汉者虽远必诛!汉朝一个小小的校尉,一个团长这么大的武将就敢因为外人侵犯大汉帝国而喊出这种话来,我们后人也应当有这种勇气,有这种志气。今ri,我看到你们眼中的愤怒,我看到你们的赤诚之心,我更看到你们为同胞遭到虐杀而产生的浓浓的战意!我绝不会拒绝你们这样的战士,我代表东北边防军,现在宣布,欢迎你们加入!” 中团的士兵们欢呼起来,随后何如飞又对他们叮嘱,东北军是决不允许有政党加入军队,军队是为国家服务,而不是为政党服务,因此想要加入军队必须先退出布尔什维克党。这些人早就不想当什么布尔什维克了,出于对俄国人的愤怒,大家纷纷宣布退出任何党派。张福荣率先宣布,永远不加入任何党派,只效忠国家效忠秀帅一人。中团随后被打散,分散补充了各个部队,张福荣本人也进入了第三师做了一名营长。 尽管解决了中团的问题,但王茂如内心中有些自责,几万中国百姓和大批的中国青年学生因为自己的反间计而在莫斯科遇害,这真不只是数字,这是血粼粼的事实。当夜,他失眠了,因为每当闭眼的时候,总会看到同胞鲜血淋漓的场面。现在,他听到任何人说他是中国的英雄,都会觉得这是一种讽刺,他不允许别人把他视为英雄,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冷血的刽子手。 其后的几天,他一直都在失眠着,甚至他会在半夜惊醒。为此,马良找到突厥的当地长老,要他们帮助中国的元帅做祈祷安息。王茂如也有些心力交瘁,觉得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火烧藤甲兵之后的有违天和的恐惧并不是无的放矢,当人做了一件自己都认为是错的事之后,他的心内的矛盾的确会让一个人有深深的负罪感。可是还有东北军需要王茂如去带领,还有复兴中华之重任,王茂如对自己说不可能以被轻易击倒。几ri之后,在阿訇做了几天的祈祷之后,王茂如的心理压力缓解了许多。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