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四十九章 白川义则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四十九章 白川义则

为了接回ri本干涉军,现任干涉军司令白川义则大将乘坐中国人的飞艇运输队强行穿过了中国xin jiāng飞翔抵达阿拉木图。 中ri联军以及随同的牧民们在休息了巴尔喀什湖边休息了两天之后,向东出发,绕过了月牙形的巴尔喀什湖,沿着荒凉的隔壁搬运着笨重的机器向阿拉木图行去。对于同xing的七万多ri本干涉军,王茂如并没有当大爷似的把他们供起来,而是派他们代替了李品仙的部队担任了讨伐队,讨伐那些不服从的或者有异心的各族人。ri本人的军纪比起中队来说差了许多,所过之处如蝗虫过境一般,引得西域诸国大恨。 ri本人之所以这么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王茂如只负责了他们很少的补给,ri本人的补给大部分靠抢掠才能得到。而小ri本因为在前线被苏俄人打得太惨,对白种人的报复便更加严重起来,对于中亚人种,在黄种人的眼中他们的确是白种人。后来各部族得知只要在镇子中插上中国人的五sè旗,ri本人就不会主动sāo扰,而插上苏维埃俄国的国旗或者沙皇俄国国旗都会招惹ri本人的抢掠,便纷纷制作了许多面中华民国国旗在家门口,防止招惹ri本人来。 ri本人果然适合做这种猎狗的角sè,要是让他们先下下来,他们就会sāo扰王茂如携带的居民,还不如让他们去打那些桀骜不驯的哈萨克人。 过了巴尔喀什湖之后,王茂如与ri本干涉军商量。将ri本干涉军四个师团分为两个部分,一部两个师团组成组成北上讨伐队,一部为南下讨伐队。北上讨伐队的目标是塔尔迪库尔,东哈萨克各部,阿克扎尔,塞米巴拉金斯克等中国外东北北部地区。南下讨伐队的目标分别是,比尔凯克,伊塞克,贾拉巴德,纳仑。纳曼干等中国外西北南部地区。 事实上ri本人并不愿意出征,只是因为他们需要补给返回ri本,而外西北则是中国人的地盘了,他们在外西北烧杀抢掠就相当于杀中国人了,以报复中国人不想他们提供补给的仇恨。而王茂如也借他们(ri本人)的手,将外西北的所有敌对势力铲除干净,尤其是极端宗教势力,这些人的反抗最剧烈也最严重。借ri本人的手,将这些强烈的外西北民族主义分子消灭。也是借刀杀人之计。 而王茂如将所有三十几万跟随的难民带到了外西北丰润的草原上,这里是西部最富饶的土地。俄国人占据了此处就是因为这里土地肥沃气候滋润,如今再一次回到了中国人的怀抱之中。而王茂如趁机下令整个外西北大造五sè旗,在各个主要地带都插上了象征中国zhèng fu的五sè旗,向外西北各族人民表明此处是中国领土了。 当然,在外西北的哈萨克各邦立即作出了最明智的选择,归顺中国留在草原上。王茂如收复外西北并没有进行声张,而是悄悄进行。此间《苏中密约》尽管做了规定外西北归还中国,但是苏俄毕竟还受到国际制裁,也没有占领全境。不能代表俄国。王茂如在等待,等待沙俄战败的消息。只有沙俄战败他才能明目张胆地宣布收复外西北——当然,这也要进行赌博,赌注就是俄国已经被打得乱七八糟,国内经济民生等等一些破烂不堪,苏俄无力向外扩张只能选择妥协,为中国赢得短暂地喘息机会。 人生是一场赌博。国运也是一场赌博啊,王茂如只能无奈地想道。 在此期间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一伙儿自称东干人的黄种人忽然跑过来,要求加入王茂如的队伍。经过他的了解得知这伙儿东干人居然是清朝是乾隆年间反叛的陕西回民。因为清军的围剿,他们不得不逃到中亚避难,从此定居中亚。王茂如欢迎他们归属到自己旗下,但是对于他们希望当兵的想法则予以拒绝了,理由是现在不需要那么多士兵。 ri本干涉军新任司令白川义则大将随着新组建的东北军第二飞艇运输旅抵达了刚刚被中国人占领的阿拉木图。 阿拉木图,中国古丝绸之路途经地,由于此处生产苹果,因此又被称为苹果城。阿拉木图在清代被称为古尔班阿里玛图,1854年一伙儿哥萨克将此地占据后命名为则李斯其,后改名为沃尼城。并在1864年利用中俄《běi jing条约》逼迫中国将外西北从中国划去,成为俄罗斯帝国东土耳其斯坦首都,后改名为当地人习惯的称呼阿拉木图。1911年阿拉木图发生大地震,全城皆毁,死伤达到二十万人,全城仅存下一座东正教堂。如今大地震刚刚过去八年,阿拉木图仍旧死气沉沉,在大地震的基础上建立了新的阿拉木图无法与原来拥有将近三十万人口的城市相比的。 中队抵达阿拉木图之后,原阿拉木图苏维埃zhèng fu立即宣告解散,很多人接到莫斯科的命令辗转到其他地方。因此中队并没有遇到抵抗,很顺利地接管了这座城市。 第二飞艇运输旅抵达阿拉木图之后,在卸下来大量的武器弹药的同时,返回的时候也将许多机器从火车上搬下来利用空运运送回去。 王茂如热情地欢迎白川义则大将的到来,一起到来的还有王茂如的两个“老朋友”铃木晟太郎和冈村宁次。铃木晟太郎如今担任白川义则大将的翻译兼秘书,而冈村宁次则担任翻译官兼参谋官,二位都是在中国生活很久的人,对中国的语言和生活习惯非常了解,尤其是对中国人研究得更加透彻。 王茂如见到两位笑着说:“一别已经五年了,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二位了。” 冈村宁次连忙说道:“元帅,你还是这样和蔼可亲啊,很高兴再一次见到你。”而后他为白川义则担任翻译,白川义则则提出接管ri本干涉军,王茂如说可以立即安排他前往接收,只是现在ri本干涉军已经分出了两支队伍分别向南向北扫荡讨伐,估计很快就会回来了,百川大将可以立即前往,也可以等待他们回来。 白川义则大将想了想,既然军队已经没什么危险了,不如让他们扫荡完毕再回来,便说在阿拉木图等待ri军返回。 其后王茂如与白川义则就这次干涉军对俄干涉进行了多方的谈及,并根据实际情况双方认真交流,认为俄国人在接下来的冬天将会占尽优势,因此冬季来临之前撤兵是明智之举。ri本军队这次对俄干涉,由于受到伏尔加集团军的战败的影响最终损失高达五万余人,四个加强师团总计十一万余人回来的只有七万七千人。这不能不让ri本人对苏俄内心之中产生恐惧。 而中队同样损失惨重,但由于中国人主导战斗的时候并没有发生被包围的情况,故而损失反倒不如ri本人,有两万中国士兵命丧俄国,有三万余士兵受伤,一万多士兵回到后方修养。同时因为及时补充,因此总兵力和战斗力并没有减少太多。 白川义则说道:“中ri一衣带水,这一战你们拯救了ri本军队,我代表ri本zhèng fu非常感谢你。王桑,你是ri本人真正的朋友,ri本zhèng fu决定支持你,并且希望你能够成为中国的最高领袖。” 王茂如没有激动,只是微微一笑道:“比起我来,我觉得有一个人更加适合。” “谁?” “孙文孙先生。” 白川义则摇头道:“不,王桑,孙文桑只是一个理想家而已,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我可以这么说,如果孙文桑作为中国元首,他一些幼稚的想法将把中国带入深渊。” 王茂如心中你们ri本人还真是对他研究透彻,那你们以前猴急猴急地支持他对抗北洋zhèng fu分裂中国,你们小ri本没安好心啊。想到这里,他觉得白川义则的话里有话,支持自己做领袖,难道小ri本对华战略发生转变了吗?原敬内阁从扶持自己与段祺瑞对抗已经转变为只支持自己了吗?他皱起了没有,嘴上哼哈地说道:“孙文是我最佩服的中国人之一,正因为他的幼稚,说实话,中国就是因为有太多的不幼稚太多心思复杂的野心家,才让中国动荡不安。” 白川义则伸出大拇指说道:“王桑,你真是一个冷静的人。但是我还是重申我的观点,如果你作为领袖的话,中国一定会走向一条强盛的道路,我希望你能够为自己的祖国着想。” 王茂如哈哈笑了起来,说道喝酒喝酒,不管ri本人还是中国人,我们都是好朋友嘛。这话说出来,也只能表明政治家的厚脸皮,谁都知道中ri是死敌,不可能成为好朋友。 晚间王茂如习惯回到指挥车,看到马良站在一旁神sè古怪,便说道:“怎么了?” “没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你这个表情。”王茂如打开车门,走了上去,却看到一个背影,他立即把手放在手枪上厉声道:“谁?”心中无比惊讶有人刺杀? 这人转过来,俏生生地看着他,说:“是我。” 王茂如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就这样看着她,惊喜之中带着感动,半响才说道:“秋月,你……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