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章 收复外西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章 收复外西北

吴秋月高兴的时候眼睛就会弯成一弯月牙,她掐着腰说:“我跟着飞艇补给队来的,怎么?我来都来了,你想赶走我啊?” 王茂如心中为这个女人的执着感动,走到她面前,说:“来都来了,走什么走。” 吴秋月被他靠的这么近,连忙退了一下撞到了指挥卓,王茂如第一次主动拉起了她的手,说:“你怎么来的?” 吴秋月的心脏砰砰几乎跳出来,但女人的矜持让她压制住自己的激动,故作淡定抽出手敬了个军礼说:“秀帅,总军务处参谋吴秋月报道。” 王茂如憋着笑,道:“报道?” “是,报道。” “你也没有抱啊。” “没有报?”吴秋月有些糊涂想了一下,忽然脸sè通红地说:“你怎么这样啊,好不正经。” 王茂如又拉着她的手,道:“你能来真好,真好。”吴秋月眠着嘴不说话了,他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谢谢,谢谢你能来陪我。” “谢什么谢,我这个老太婆来这儿,你该不高兴了吧。”吴秋月道,“是不是有很多俄国女孩在你身边?你怎么会寂寞呢?” 王茂如心说女人还真是敏感,便笑道:“打了大半年的仗,哪有女人呢。” “骗人。” 王茂如道:“再说,谁说你是老太婆,我可不答应啊。” “我都三十二岁了,都是老太婆了。”吴秋月叹了口气。道:“我等了你这么多年,等了你这么多年……” 王茂如不是草木,他心下感动不已,吴秋月就属于那种一根筋走到头的女人,喜欢一个人就死心塌地,不喜欢的人绝对看不上眼,他低着头说道:“谢谢你,谢谢你,陪着我。” 旖旎的一夜过去,次ri王茂如扶着腰走出营帐。心说练过武的老娘们就是不一样,憋了这么多年,就算是第一次也这么生猛,可要了亲命了。他扶着腰走出来的时候,正看到马良在刮胡子,结果看到秀帅扶着腰走出来,一激动结果刮刀在右脸颊划了个口子,破相了,脸上流着血。 王茂如打趣道:“马良。你自杀也不要这么来吧?” 马良哭笑不得道:“秀帅,看您说的。我这哪是自杀啊,我还要活着呢。秀帅您昨晚上睡得可好?” 王茂如忽然察觉到,昨晚居然没有继续做噩梦,这些ri子以来的噩梦惊醒居然因为抱着吴秋月睡觉而消失了,心中大喜,道:“准备点吃的。” “是,好咧。”马良捂着脸说道。 王茂如回到营帐之后见吴秋月已经醒了,只是懒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便走过去手伸进被子里乱摸起来。吴秋月咯咯直笑说:“你干什么,出去,我要起来了。” 王茂如感慨万千,练武的女人恢复能力就是强,说道:“我看着你穿。” “看我这个老太婆干嘛。”吴秋月道。 “你可不是老太婆,你是我老婆,你是我的夫人。”王茂如道。想了想,“六夫人。” “你老婆也太多了。” 王茂如臭美道:“没办法,个人魅力。” 穿戴好之后王茂如带着吴秋月出来吃了早餐,见到马良站在一旁。脸上绑着绷带,忍不住笑道:“马良,以后叫六夫人。” “是,六夫人好,六夫人吉祥。”马良立即说道。 “好,乖,喏,赏你的。”吴秋月笑着给了他五张票子,多年以来的心愿达成,怎能不让她高兴,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女人罢了。 马良哭笑不得地接过五块钱的赏钱,看了看王茂如,王茂如点了点头,心中也感到有趣,握紧了吴秋月的手说道:“我们要谈正事,你准备一下茶水什么的。” “嗯。”一直以来冷面示人的铁娘子吴秋月乖巧地答道,只看得马良目瞪口呆,心说还是秀帅有办法啊,这样母老虎的女人都能训成猫一样顺巧,还真是男人中的典范。 等祝永泉,雍星宝,熊炳涛,何如飞等人来的时候见到吴秋月在王茂如身边容光焕发,纷纷相视一笑,冲着王茂如坏笑起来,王茂如挥挥手道:“什么事儿?赶紧说。” 祝永泉道:“秀帅,全军修正完毕,弹药补充之后基本能进行一场战斗,我们何时回国?” 王茂如一拍桌子,道:“不回了,这里就是中国。” 果然,秀帅是个对领土无比贪婪的人,他对领土和地盘的渴望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大家之前就判断秀帅绝对不会撤军,他果然不撤军。 王茂如笑道:“我宣布!外西北以后就是中国领土了,记住了,这就是中国领土了!” ri本干涉军的撤离给了沙俄伏尔加集团军致命一击,苏俄对沙俄伏尔加集团军立即展开了绞杀,十ri之内,数十万沙俄军队集体战败投降,伏龙芝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这也挽救了斯大林等人的命运,证明他们坚持的战略方式没有错。 不过消灭了伏尔加集团军也仅仅代表消灭了沙俄反动武装的四分之一的兵力,邓尼金与南方面军集群两个集团军仍在顿河便苦战,而莫斯科已经打响了保卫战。在伏龙芝面前,则是一马平川直抵沙皇俄国临时首都乌发了。沙皇本人甚至已经组织起十余万的普通市民和沙皇近卫军一起拿着粗劣的武器,准备一绝死战。 尼古拉二世处决了战败的图巴涅夫,撤掉了原参谋长并重新任命了别列维尔杰为总参谋长,而雅克维肖申科也紧急从伊朗借道回到了乌法首都,重新执掌总理权力。在别列维尔杰和雅克维肖申科的强烈建议之下,尼古拉二世打消了将高尔察克大军调回来的建议,组织起所有能上战场的人,组织起所有人人力物力财力,也要打响一场乌法保卫战。同时,英国美国法国等十几个国家委托英国人从里海通过乌拉尔河向沙皇俄国支援了价值为一百万英镑的军火,英国甚至派遣了一个英国陆军师从乌拉尔河登陆,护送这批军火抵达乌法。 这是雅克维肖申科在国家是为沙皇俄国争取到的最大的最有价值的一笔援助,当雅克维肖申科带着这笔援助抵达乌法之后,尼古拉二世才有信心进行乌法保卫战。 按照莫斯科方面的计划,伏龙芝所部重新组合组成东南方面军,下辖第1,3,5,土耳其斯坦集团军,高加索集团军,以及南方面军的8、9集团军组成东南方面军,伏龙芝担任总司令,斯米加尔担任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而摆在伏龙芝面前的是一道选择题,是继续攻击乌法?还是回兵围剿高尔察克? 事实上伏龙芝更加倾向于攻击乌法,因为俄国的冬天即将到来,对于冬季作战,城市攻坚战是极为困难的作战方式,因为沙俄的后勤在这样的天气里难以得到保障。现在攻取乌法很有可能消灭沙俄所有据点和后勤力量。而如果消灭高尔察克不但需要时间,还会将战争推迟到明年。相反看似危险的莫斯科并没有表面上那样危险,俄罗斯各地的布尔什维克们正不断向莫斯科支援,所有布尔什维克游击队和战士已经将莫斯科打造成了打铁桶。 高尔察克想要打下莫斯科,可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办到的事情。 而如果攻占了乌法打败了沙皇,这对沙俄军队的士气就是一次极为重大的打击,尤其是他得知在乌法只有一个英国的陆军师和十几万被临时拉来作为士兵的市民组成的zhèng fu军,机会太好了,伏龙芝忍不住对攻打乌法上了心。可是莫斯科zhong yāng则认为,尤其是以托洛茨基为首的总参谋部的人则认为,消灭了高尔察克,则意味着俄罗斯大地上再也没有能够阻挡苏俄红军的地方武装力量了。 经过几天的争论,最终托洛茨基说服了列宁,斯大林这次又败给了托洛茨基。列宁下令给伏龙芝要他立即停止向东进军,而是向北突袭包围高尔察克的六十万军队。 伏龙芝的东南方面军非常不甘心,因为他们此时已经距离乌法仅仅一百公里了,只需要一天时间就能够与敌人接触了。此时要求撤军,这让军队上下怎么能够甘心。可是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的决定远远比军官们的决定有力得多,毕竟是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伏龙芝敏感地感觉到这调令之中似乎隐藏着一点点的yin谋的味道,他马上找到总政委斯米加尔向他询问意见。斯米加尔立即判断说:“返回莫斯科,绝不能够和zhong yāngjing神相悖,否则我们就是下一个图哈切夫斯基。” 可是十万沙俄战俘怎么办呢?如果返回西部大平原,要参加对高尔察克的六十万大军,还要防备着尼古拉二世派遣军队追击,因此这一路押送十万战俘的确就是一个大累赘。伏龙芝只负责作战,这些琐事还是问斯米加尔怎么办。斯米加尔也表示无法作出决定,当然两个人心中早就有了决定,只是不愿意用自己的嘴说出来而已,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人,xing格暴躁的图哈切夫斯基。 将麻烦交给喜欢制造麻烦的图哈切夫斯基,无论怎么处理,图哈切夫斯基都会吃力不讨好,两人相视一笑,决定将押送战俘的任务就交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