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二章 吞并新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二章 吞并新疆

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寒冷了,在白川义则抵达阿拉木图之后ri本干涉军的讨伐队也赶紧从各个地方返回,齐聚安西省杜比斯卡镇。杜比斯卡镇是一个只有三千多户的大镇,全镇都是哈萨克人和俄罗斯人,仅有三四户蒙古人,它的对面便是xin jiāng伊犁府。 现在的ri本干涉军士兵,一个个穿着皮衣皮袍,留着络腮胡,半长发满是灰尘,身上一股sāo羊肉味儿,哪里还有出国的时候一副雄纠纠气昂昂的样。在北方这半年时间里,他们先是大胜,而后又被丧家犬一样追杀,后被困,再然后在中队的帮助下逃出生天,却成了中国人的仆从军帮助中国人讨伐山民叛匪,恐怕唯一能证明他们是ri本人的,就是他们的头顶的红ri帽徽和ri语了。ri本陆军穿着夏装到了俄国,根本没有准备冬装,因此返回的路上只能抢夺牧民们的衣服,外人看过去,就跟一群游牧民族和土匪一样。 有的ri本士兵脖上挂着两个坛,那是他的战友的骨灰,战友死在了异国他乡,他们的骨灰要安葬回国。受伤的ri本兵们相互搀扶着,眺望东方,东方,回到家乡,回到东方。 白川义则见到了他手下的士兵们的时候,难过得嚎啕大哭。这些士兵着装邋遢,表情失落,眼神之中带有回家的渴望,士兵们见到司令官哭了,也都哭了起来,一时之间哭声震天。随军的ri本记者将此情此景拍摄了下来。回到ri本国内刊登在报纸上,让很多ri本人对战争有了新的定义。 战争并非我们想象中那样的容易,也并非我们想象中的儿戏,近半ri本士兵命丧他乡啊。 白虎军团的成立很仓促,但事出无奈,王茂如安排好人事之后将所有一切交给了任元星和祝永泉,随后整理了部队,陆军第一师、陆军第六师、陆军第七师、陆军骑兵第十一师,陆军第十五师五个师八万人会和了ri本干涉军六万八千人(有九千人在剿匪过程中阵亡),进入xin jiāng伊犁府。 xin jiāng督军杨增新吓得将所有士兵调集到xin jiāng首府迪化府。只要守住了迪化在,他杨增新就不会丢了督军的位。 王茂如得知之后不露声sè,并没有叫自己的部队准备对付杨增新,只是让何如飞发出消息将给杨增新手下写信,“反杨者,将来吾必保举其作为xin jiāng省长也”。仅仅是一个反间计,让杨增新ri夜忌惮手下,猜忌起来手下,弄得整ri神经兮兮的。他甚至将手下四个旅长的家眷接到迪化府。名为保护实则监视。此举让各个手下心怀不满,此时xin jiāng将帅失和。王茂如兵未到迪化,已经搅得迪化人心不安了。 由于这次没有携带东归的人民,行军速度快多了,大军路过伊犁之后的路开始好走了,而中国干涉军的仆从军ri本干涉军进入中国境内一路上居然老实了起来,很少发生滋扰民众的事情了,仿佛一个个都是正人君一样。王茂如心中冷笑ri本人还真是属狗的,你得敲打敲打他们,他们才能老实。才能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ri,十三万联合军队抵达迪化府,远远地就接到了杨增新的使者说将要欢迎他们,离近了迪化府只听见城门上三声炮响,xin jiāng督军杨增新主动率众出城,见到王茂如之后一脸恭敬地说道:“xin jiāng督军杨。觐见尚武上将军。” 王茂如也立即下马快步走上前握住了杨增新的手,热情地朗笑道:“老将军不必如此多礼,都是中人,都是袍泽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ri本干涉军司令白川义则大将,这位是藤井辛槌师团长,这位是白井二郎师团长,这位是齐藤季志郎师团长,这位是木下宇三郎师团长。这位是雍星宝参谋长,李品仙师长,费超贵师长,姜登选师长,张镶武师长,杜宝三师长。” 杨增新一一见过面后笑道:“诸位,欢迎来到xin jiāng。”他的笑容之中带有忐忑不安,不管是王茂如还是ri本人他都惹不起,上次就是这个张镶武以一个骑兵旅就几乎横扫xin jiāng,足以看出xin jiāng这个地方的贫瘠兵力的薄弱。纵观整个民国历史中,xin jiāng一直是一个极其微不足道的地方,历史上xin jiāng的所有军阀都是依靠着苏俄才能生存,这导致了后期苏俄与中国交恶之后,苏俄鼓噪xin jiāng当地叛乱。尽管后期发生的事情与 苏俄没了关系,但毫无疑问苏俄掀起了xin jiāng之乱的源头,苏俄为共和国的xin jiāng之乱埋下了祸根。 此次杨增新为大家准备的是一顿丰盛的xin jiāng风味的宴会,大家盘腿坐在蒲团上,桌上放着手抓羊肉喝着xin jiāng特sè葡萄酒,这葡萄酒喝起来有些淡,但是后劲十足。在座的诸位军官都是第一次喝这种酒,一时之间不适应倒是都醉了。 宴会的座位顺序很有意思,原本杨增新是主人应该坐在上首,可是下面一个中国大元帅一个ri本大元帅。这个中国大元帅可真是货真价实的元帅,并非民国元帅多如狗那种自己封自己的元帅。王茂如手下坐拥庞大的地盘,三十多万正规军队,陆海空三军齐备,若非他不愿意,早已经兵临天下了。杨增新尽管资格和年龄比王茂如老得多,可是他是不敢坐上首的。不过又出现了一个问题,上首若是坐王茂如这个中国大元帅,ri本大元帅白川义则怎么办?ri本人也很重面,ri本文化传承中华隋唐文化,更加重视礼。这宴会座次也是礼的一部分,如果宴会座次问题没有排好,反而会惹怒ri本人。 最终杨增新手下智囊萧耀南提起亚瑟王的圆桌会议模式解决座次问题,大家纷纷赞同起来。就这样军官们席地而坐围成一个圈,中间架上了烤全羊,中ri将领分隔而坐,一群xin jiāng维族少女跳起了xin jiāng舞蹈,一群乐者在一旁欢快的伴奏。 王茂如左边是xin jiāng督军杨增新,右边是ri本干涉军大将白川义则,王茂如抬眼看到坐在杨增新身后的萧耀南,笑了笑。 萧耀南有些疑惑,秀帅对自己笑什么,难道他想要自己取代杨增新?坏了,那杨督军岂不会误会?他心内无比忐忑不安起来。 “白川前辈,请。”王茂如说道。 “好的,你也请。”白川义则的中文并不好,但是他早年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中国人在他的眼中如同草芥喽啰一般,可是现在反倒是对中队非常忌惮,这让他心中很不舒服。 一路上,白川义则和军队的士兵聊天了解士卒的想法,通过谈话他得知了一个很让人沮丧的现状。这一批四个师团的ri本陆军,对中队从内心产生了恐惧,他们真正与苏俄交手之后才发觉苏俄军队的确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中国人与苏俄人打成平手,能够得到沙俄的承认,的确是因为他们有着强力的战斗力。 中国人通过不断的与世界列强战斗,通过不断的总结战斗经验,成长到现在能够与西方军队掰手腕的地步。而ri本陆军在1904年经过了两年的ri俄战争之后,已经偃兵惜武十六年,尽管ri本国民因为ri俄战争的胜利而在jing神上拜托了白人至上论,可是ri本的经济却被拖垮了十年。这十年期间ri本陆军再也没有动过武,可以说ri本陆军是装备jing良训练出众的敢战之士,却不是百战jing兵。 当百炼jing兵遇到百战jing兵之后,ri本陆军内心居然产生了恐惧。 白川义则对ri本军队的这种前所未有的恐中情绪大为愤怒,他写了一份长达十六篇的中国东北军评估报告,并在建议之中认为此次参加对俄干涉的四个师团调往其他地方,ri后如果与中队作战一定不要让他们上战场。 一支军队最重要的就是jing气神,这四个师团已经丢了ri本陆军的jing气神了。 当晚载歌载舞结束之后,杨增新有安排了少女给这些ri本军官们享用,同样他更加重视的是王茂如的态度。晚间的时候又拜访了王茂如,直接表示将臣服与王茂如。 没想到他这么识时务,王茂如心中冷笑了一下,随后道:“杨督军,你是老北洋了,应该知道我国之所以战乱不休,并不是因为我国综合国力不够强大,而是因为我们中国人太喜爱搞内斗,我们都内斗不止,让国家损失惨重啊。” 杨增新连连称是,在强大的压力面前,他这个xin jiāng督军也必须如履薄冰,他说道只求活命,只求一条命足以。 王茂如摇摇头道:“不必如此,这样,既然你自愿加入我军,象征军阀的督军这个名词也不要用了,xin jiāng将成立两个xin jiāng武装jing察旅,来保护百姓们的安全,而你还是xin jiāng省长,你看如何?”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