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三章 中日新疆冲突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三章 中日新疆冲突

这就是要豪夺军权了,杨增新感觉刀架在脖子上,心里不服但是却又不得不服从,只能无奈说道:“尚武将军,老朽年迈,希望返回老家云南安老度ri,望将军见谅。” 王茂如心知这不过是讨价还价,便笑说道:“老将军何必如此,有你这个xin jiāng王在,才利国利民,秀盛我只不过提出一点建议,老将军万勿因此心存失望。且,老将军若走,若是再度爆发黑喇嘛叛乱又将如何呢?难道你但凭这些黑喇嘛霍乱我中华民国?” 杨增新一辈子做的最显赫的功绩就是平叛黑喇嘛分裂,听到王茂如夸赞,也不由自得地捋了一下胡子。 “老将军,安定xin jiāng,除了你没有第二人选,老将军万物推辞。你的辞呈,我是不允许的,坚决不允许。”王茂如笑道:“杨省长,以后遇事多与我留在泰西省和安西省的白虎军团参谋部商量商量,他们会帮助你的。” 杨增新惊讶道:“泰西省?安西省?这是什么地方?” 王茂如很喜欢看他惊讶的表情,向一旁的马良示意,马良随即解释说这两个省是原大清被俄国割让的外西北,如今已经被秀帅实际收复占领了。杨增新惊讶不已,忽然跪在地上叫道:“尚武将军收复外西北,千古奇功一件,杨某人毕生愿意侍奉尚武将军鞍前马后,也沾染万古留芳之余威。” “杨省长请起,请起。”王茂如正sè道。“杨省长,此时尚未完全公布,我军占领外西北,驱赶并且屠杀了大量哈萨克土著还是一件秘密,今ri我说给你听,目的有两个。第一个目的,告诫杨省长千万不要效仿姜桂题老将军做反复之辈,他的下场君可知道了。第二目的就是告诉杨省长,西北是我最为看重的地方,西北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拥有绝美的自然风光。我视西北如金屋之娇奴,决不允许任何人来觊觎西北。我也交给你一件任务。” 听到王茂如有任务交给他,杨增新立即起身说道:“尚武将军请讲,杨某人必甘脑涂地完成秀帅任务。” 王茂如道:“这件事你还真的肝脑涂地地来干,否则还真干不成。” 杨增新吓了一跳,心说不会是要借我的头颅一用吧?这可亏大了,拍马屁把自己给拍死了,顿时脸上五颜六sè的表情涌现出来,好生不是滋味。 王茂如继续说道:“我将修建一条总管中国的大铁路。东起长chun市,西至阿拉木图。期间经过的主要路段有白城,库伦,乌里雅苏台,哈密,吐鲁番,乌鲁木齐,伊犁,阿拉木图,库尔干。当然。这条铁路有可能修二十年,或者三十年,我希望你能帮我修筑这条纵贯北中华民国的六千公里长国防大铁路。杨省长,这是一条国防铁路,记住,是国防!你能帮我吗?” 杨增新立即激动地说道:“吾毕生若能修建这样一条铁路,虽死无憾矣!” 杨增新离开之后。何如飞、雍星宝和熊炳涛从后面走出来,熊炳涛道:“秀帅,这个杨增新可靠吗?” “没了牙的狼还叫狼吗?”王茂如反问道。 几个人笑了起来,王茂如又道:“明天。逼他缴械吧。”政治家就是这样,前一秒两个人像兄弟一样,后一秒翻脸无情杀死对方,王茂如冷笑着,显露着冷血无情的一面。 次ri发生了一件惨案,几个ri本士兵强.暴了当地的一个维族少女,引发了维族人的报复。维族人此时并不叫做维吾尔族,而是被称为回鹘人,维族这个名词还是杨增新在1925年正式定下来。维族人热血好斗虔诚地信仰伊斯兰逊尼派,他们决不允许自己的女人遭受玷污。维族人从部分沙俄难民中购买了枪支保护自己,他们反应激烈,立即组织起几百个维族青年围攻ri本军营,要求交出那几个ri本兵。 但是ri本人面对中亚人习惯xing凶狠残暴,他们在中亚的时候屠杀了大量中亚人,此时面对维族的挑衅,毫不客气地开枪屠杀了近百当地维族青年,引起了xin jiāng当地百姓和ri本干涉军的严重冲突。 王茂如在睡觉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枪声惊醒了,身边的吴秋月抽出手枪护在王茂如面前,jing觉道:“有刺客?”他被她这样的举动心中感动,轻轻地拍在她的滑嫩的后背示意道:“枪声很远,应该在三公里以外,不过这枪声也密集了点儿……应该是ri本军队那里。”他穿好衣服自之后,近卫李子奇报告说马副官长有紧急情况,王茂如让马良进来,只看到马良愁眉苦脸地说:“麻烦了,麻烦了,秀帅,ri本人和当地维族百姓打起来了,维族人死了三四百人,ri本人也死了三四十人。” 王茂如听了之后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洗了洗脸,结果吴秋月递来的温毛巾擦完了脸,淡淡地说:“那没事儿了,就这样吧。” “就这样?”马良惊讶地说道。 王茂如道:“这是xin jiāng的地盘,是他杨增新的地盘,ri本人在这儿杀人了,应该杨增新和ri本人交涉,你着什么急。” “可他昨天不是……” 王茂如拍拍他肩膀道:“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很遗憾,这件事我们无权管辖。”见马良一脸的疑惑,又道:“小伙子,你才二十二岁,很多事情你不懂啊。这次回去之后,你下部队吧,锻炼锻炼。”他又指着自己的脑袋说:“你缺的是这儿,还有你不够心狠手辣。”马良赧然。 当地百姓抬着尸体跑到xin jiāng督军府,破旧的xin jiāng督军府前站满了人山人海的维族百姓,他们要求杨增新表态,给个说法,这场冲突实际造成六十四名维族青年死亡,七十多人受伤,而因为维族人的反击,造成ri本陆军十二人死亡二十三人受伤,可见维族人的血xing与好战。杨增新一个头两个大,一边是ri本人强烈要求严惩当地暴乱分子,一边是当地百姓要求严惩ri本犯罪分子。他即不敢得罪ri本人,又无法向百姓交代,xin jiāng各部族和地百姓也因为ri本干涉军强暴维族少女并shè杀维族抗议者而引发大规模的抗议和暴乱。 无力制止的杨增新,被迫因为此事而宣布下野了,北洋zhèng fu连夜磋商商议由谁来继任xin jiāng督军一职,不过徐树铮说道:“王茂如不是在xin jiāng吗?交给他嘛,他不还是蒙疆巡阅使吗?”段祺瑞笑起来,道:“对,他既然是蒙疆巡阅使,就有责任处置xin jiāng问题,让他暂代xin jiāng督军,把这皮球踢给他。” ri本人在xin jiāng杀人的事儿,又一次引发了全国规模的抗议活动,一时之间抵制ri货,抵制ri本人的声音此起彼伏。很多人甚至在报纸上攻击王茂如,说他引狼入室,不该救ri本军队,说他是个卖国贼,是中华民族的罪人。当然,写这种报纸的人,很快就某明其妙的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许沉塘于黄浦江底吧。王茂如接到暂代督军的命令不屑一顾,回复段祺瑞道:“吾为国为民并未只为做官,zhong yāng允吾做督军罢了,何必用个代字,为何不用兼?莫非zhong yāng用吾如草芥乎?” 段祺瑞咬着牙对徐世昌说:“给他,把xin jiāng地盘给他,倒要看看他万里之遥的xin jiāng怎么看着。”于是北洋zhèng fu宣布,蒙疆巡阅使、东北总督王茂如,即刻兼任xin jiāng督军。 此时大批维族百姓跑到中国干涉军军营前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要求为族人报仇,要求严惩肇事者。 现在,xin jiāng成了王茂如的地盘了,只是麻烦也踢给他了,全国上下都关注着这件事,ri本zhèng fu也在关注着这件事,都在看着王茂如怎么处理这场严重的外交冲突。 1919年10月24ri,王茂如在xin jiāng迪化xin jiāng督军府宣布就职,而后首先厚葬了死亡的维族群众,又赔付了受伤的群众,暂时让百姓们的情绪稳定下来,随后与ri本军方协商处理。王茂如一直都没有标明如何处置这间冲突,这也让白川义则很摸不着头脑,得知王茂如要与他谈,便与手下商议说:“以王秀盛君的xing格而言,他一定会强硬对待,我们要做好战斗准备,也许下一秒他们就会偷袭我们。”手下们忙说嗨,然后准备防备中队的偷袭。 王茂如的态度很明确,交出强暴维族少女的五个ri本兵,至于杀害维族青年的士兵,是出于保卫军营的目的,并没有犯太大的错。当时维族群众太激进,ri本士兵在中亚又杀害了许多中亚人,他们认为这些人长得都一样,应该是中亚俄国难民,随意立即开枪。王茂如带着手下以及xin jiāngjing察治安厅长胡天峰来到ri本军营交涉,对白川义则说道:“在中国的土地上,一切按照中国的法律来。他们不懂法,冲击你不军营,死伤一百多人,的确是他们该死。可是那个被强暴杀害的女孩呢?她的死亡由谁负责?” 白川义则道:“大ri本帝国陆军绝不会交出士兵的,我们把他们从遥远的俄国带回来,就不能够再失去任何一个ri本士兵。” 双方怒目而视,剑拔弩张,王茂如咬牙切齿道:“那么说,咱们没得谈啦?”他一挥手,道:“东北军,上刺刀,准备一战!” “喏!”站在一旁的xin jiāng省长jing察治安厅长胡天峰激动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