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四章 自杀的日本大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四章 自杀的日本大将

见到双方即将谈崩,ri本参谋铃木晟太郎连忙打圆场道:“王桑,请坐,请坐,我们这是在谈判,而不是在武装对峙。如果处理的话,也要讲究证据,你相信那些土人吗?这些劣等民族的话可信吗?中ri两个民族都是最优秀的人种,不要被这里的劣等人所蒙蔽而产生嫌隙啊。” 胡天峰怒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可以从死者身上拿出弹头,那是你们金钩步枪(实际是三八式步枪)的弹头。” “如果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呢?”冈村宁次说道。 “一派胡言。”王茂如道,“人证物证俱在还再狡辩,只能说明你们没有把中国当回事儿,这里是中国!”他回身道:“这里是哪里?” “中国!”王茂如的手下士兵们激愤地说道。 王茂如遗憾地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很遗憾,你们将会死去比五个士兵更多的人,据我所知贵军的每天都有重伤的伤兵死亡。你们这次所犯的事,如果坚持强硬立场的话,没有任何势力的军阀会帮助你。而且,所有的土匪,军方都会偷袭你们,以表明自己为国为民的责任,你们缺少枪支弹药……我不知道贵军还能否再进行一次作战。但是我的参谋告诉我,如果我们坚持围困贵军十天,贵军就只能拿着刺刀冲锋了,不知道我的推测是不是正确的?” 白川义则怒道:“你在威胁我?” 王茂如冷笑:“我在告诫你,ri本陆军的尊严重要。还是七万七千ri本士兵——现在你们应该只有六万八千人了——是六万八千ri本士兵的生命更重要?” 白川义则叫道:“ri本陆军的尊严,要比生命更加重要,我可以很肯定地对你说,王秀盛君。” “我们拭目以待,走!”王茂如冷冷地说。 离开ri本军营之后,熊炳涛有些忐忑地对王茂如说道:“秀帅,你真要和ri本人……硬碰硬?” “做一场秀而已,ri本人油尽灯枯,支撑不了多久,他们也只是嘴硬。”王茂如淡淡地说道。“不过,现在你去办一件事儿。” “何事?” “去找一些身材矮小的咱们黄种人死囚,割掉舌头,然后换上ri本人的衣裳。”王茂如道,“我估计ri本人会交出那五个士兵,但是那天他们打死了六十四个人,枪毙五个ri本兵百姓肯定不满意。” 熊炳涛道:“这样行吗?这岂不是……” “杀了之后,集体火化,然后挫骨扬灰。”王茂如无奈道。“这样大家都解恨了,百姓愤怒平息了。ri本人丢了面,当然他们早就没面了。没法,要是咱们真的吃了ri本人,东北老家肯定不保啊,可是若是不解决冲突,我这个新任督军名声就毁了。你记着,ri本人呢,是二皮脸,你越打他们。对他们越硬。他们越是看得起你,和咱们合作。” 熊炳涛立即去办理这件事儿,此事好办,就算没有死囚,军队跑到周边一些山里也能抓来一些土匪充数。而在士兵抓土匪的时候,王茂如下令中队包围ri本干涉军,并且露出炮衣。飞艇飞机开到天上去就停在ri本军营上方,王茂如又邀请百姓观摩。 当地百姓哪见过这样的阵势,数十万军队的对峙,成千上万的枪炮对着小ri本。顿时觉得汉人这么亲切,这么勇敢。百姓们送水送饭送礼物,很多维族青年纷纷跑到中队这边要求参军打ri本人。 一边被围困,一边由百姓敲锣打鼓支援一切,在中国人的领土内,本来对中国干涉军就心存畏惧的ri本干涉军终于崩溃了。一部分伤兵因为旧伤复发,或者因为长时间的行军,如今即将回家却被围困了,导致心理失衡自杀身亡。自杀的ri本士兵对ri本军官触动极大,尤其是白川义则大将,他起初很不理解士兵们的想法,然而当他看到遗书之后理解了,士兵是因为看不到胜利看不到心中的jing神绝望了,白川义则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铃木晟太郎无奈道:“我们还是我们,但是王茂如已经不是四年前的王茂如了,用一句中国人的谚语,如今他翅膀硬了。” 冈村宁次yinyin地道:“支那只有一个王茂如,不如我们再把他邀请到军营,然后……”他做了一个杀的姿势。 白川义则摇头道:“支那人不怕和我们决裂,从xin jiāng到青岛港,我们会遭到他们疯狂的报复。如果我们杀了王茂如,所有人为了名声都会与我们开战,而我大ri本帝国还没有做好对支那全面开战的准备 啊。而且,美国人和英国人不会答应的啊。” “只要王茂如没了,什么都好说了,他才是最大的障碍。”冈村宁次急道。 白川义则挥挥手,道:“不要说了,这会让整个ri本陷入一场纠葛之中。” 冈村宁次毕竟只是一个作战参谋,对于国际形势以及国内情况不如白川义则掌握明确,但是他有自己的打算,回到自己的营帐之后,叫来近卫说:“给黑龙会发一封密电……不,不要给黑龙会了,他们是一群草包,给ri本关东军发一封密电。” “密电?保密等级是……” “绝密。”冈村宁次道,“甚至连将军也不要让他知道。” “是。” 冈村宁次拟好密电交给近卫后,打开帐篷,正好星夜璀璨,他遥望对面中营,咬着牙自言自语道:“王桑,你对帝国来说太危险了,尽管我欣赏你,但是你不死,大ri本帝国不安啊。” 三ri之后,ri本干涉军军粮没了,而且让他们愤怒的是,他们的几口水井居然半夜的时候被当地维族群众半夜的时候貌似潜入ri军军营偷偷填埋了。粮食没了可以抢,但是水没了一天都等不了,ri本人被逼到了绝境。 白川义则将四个师团长叫来,嘴角干裂的他无奈地说道:“诸位,准备玉碎吧。” 大家脸上流露出悲哀的表情,藤井辛槌说道:“将军阁下,您放心,七万名大ri本皇军的战魂会永远飘荡在这片土地上。”随后白川义则下令士兵们协议书,ri军军营传来阵阵痛哭之声,谁也没有想到从死亡之地逃脱出来,十一万人仅剩下七万七千人,已经进入中国了会在弹尽粮绝的时候,一起战死。 就在白川义则向ri本天皇发电准备玉碎之后,ri本首相原敬大吃一惊,连夜觐见ri本天皇向大正皇帝禀明此事,并成熟利害关系。ri本天皇也第一时间发电报,要求白川义则与中国人和谈,不允许任何人玉碎,ri本帝国不能承受失去四个师团之痛!这份电报明确的表明了要想中国人妥协,白川义则看完电报跪在地上痛哭不已,大ri本帝国的荣耀毁于我手啊,我们居然向支那人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为了能够处理好这件事,ri本人在第四天不单交出了五个参与强暴的ri本士兵,还交出了参与杀害当地青年的ri本军官,一共二十七人。王茂如代表中国zhèng fu宣布这些参与杀害中国维族百姓的人死刑,混合四十一个冒牌ri本兵一共六十八人,在迪化西草原上集体枪决,枪决之后又将这些人烧成了灰,还给了白川义则。 不过让王茂如没想到的是,白川义则已经在ri本干涉军军营之中切腹身亡了,他认为自己毁掉了ri本陆军的jing神,他是一个罪人,ri本陆军经此一事将来面对中国士兵的时候必然会胆怯,他不愿意见到未来ri本士兵胆怯地面对支那人的一幕,他希望用自己的死来唤醒大家心中的血xing。 王茂如走进ri本干涉军军营祭奠白川义则大将的时候,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意,四周不友好的目光看着他,但是他毫不畏惧,他走到白川义则的棺木前叹了口气,说道:“白川大将,你是一位真正的勇士,我佩服你。”他给白川义则鞠了三躬之后便离开了ri本干涉军军营,之后支援ri本的军粮也如数拨了过来。 枪杀六十八名ri本兵解决了中ri迪化冲突,似乎国人看事情不会例行的按照法制的方式来判断,而是武断的以意气来判断,这件事从外交冲突衍化为民族冲突,王茂如不得不以一种两败俱伤的方式来处理。ri本人和他的关系,更加错综复杂了。 可强硬的手段解决迪化中ri冲突却给王茂如在国内带来了空前的威望,这种威望的象征符号,就是百年的屈辱就要被洗去了。有报纸就说在尚武将军的带领下,我们一定会成为汉唐一样的强国。 běi jing的段祺瑞得知王茂如解决冲突的方式,不禁将心提起来,并下令zhèng fu不要参与,一直到问题解决,这才向王茂如颁发嘉奖令。段祺瑞与手下心腹说道:“此,非凡,我等老矣啊。”徐树铮不服道:“只不过是占了些许便宜,不足为怪,却几乎引发中ri战争,实则拿全国去做赌注,若是国家交给这样的人手中,要么成为世界强国,要么成为地狱恶魔啊。”段祺瑞深以为然,叹了口气道:“王秀盛啊王秀盛,若是真是让你带着国家,将会走向如何呢?”徐树铮忙道:“不可,不可,王秀盛太过喜欢冒险赌注,可久赌必输,但他拿一国国运来赌,若败了,中国就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