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五章 陆军次长王茂如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五章 陆军次长王茂如

此时在福建发生了着名的“台江惨案”。 由于不断的爆发中ri冲突,全国对ri本人和ri本产品都进行了强烈的抵制,所有国人商店都不买ri货,谁家要是有ri货,常会被激进的百姓抢出来砸烂烧毁。(民国百姓比当代天朝百姓激进多了,具体可见历史资料,并非西门杜撰)而在码头工作的中国工人拒绝卸载ri货,ri本人污蔑其为ri本货物被劫,ri本人受到生命威胁。于是为了给中国人一个教训,ri本福建领事馆组成六十七人“敢死队”,由ri本领事jing察长江口善海率队,兵分两路进入福州寻衅滋事,中国巡jing立即前来制止,也惨遭毒手。ri本人的暴行遭到了福建百姓和jing察的奋起反抗,民jing合作将所有ri本人擒获。而福建督军李厚基迫于ri本人的压力,释放了行凶ri人,激起了全国民众的愤怒,顿时,全国各地为支援福建百姓掀起了新一轮的集会游行,běi jing上海武汉成都西安沈阳天津总计四十多万百姓走上街头抗议ri本帝国的无耻狂妄。běi jing北洋zhèng fu也向ri本提出照会,ri本zhèng fu不得已派出松冈洋右到福建调查。 实际上台江惨案不过是ri本陆军内部对于中rixin jiāng冲突的不满而做的一场试探罢了,却没有想到,会激起这么大风浪。王茂如立即作出反应,支持zhèng fu的决定,要求ri本人立即道歉,并且撤换ri本驻福建领事,并就此说明。 但是国民看到的却是。由尚武将军处理的中ri冲突事件,逼迫ri本人向中国人低头,杀了六十八个ri本人谢罪,引发全国人民的骄傲和狂热。由皖系北洋zhèng fu处理的中ri冲突,ri本仅仅派出调查团调查,并未道歉,因此一直呼吁王茂如担任zhong yāngzhèng fu官员。甚至有心人扬言说:“zhong yāng软弱可欺,全因皖系乃ri本人鹰犬,鹰犬怎会咬主人?” 如此挑拨的言论,自然王茂如不会去听。只是皖系官员听到之后绰绰不可终ri,徐树铮甚至派遣心腹来到王茂如处拉拢团结。王茂如自然不会多想,只是对徐树铮提出批评,就是他私自枪杀陆建章一事坏了北洋规矩。 徐树铮听到之后怒不可赦,谓左右道:“王秀盛以为自己是谁?一地之督军而已,全都仰仗手下建功立业沙场作为,才有了他今ri之成就,他真以为自己是北尚武?”不过知情人立即嘲笑起来,徐树铮嘲笑王茂如不会打仗全都仰仗手下。可徐树铮不单不会打仗,连手下都不能打仗。皖系这边与王茂如的东北系矛盾重重。那边又和直系闹起了矛盾,徐树铮连忙联合西北军张作霖,无暇顾及王茂如的口舌之争了。 1919年11月5ri,在一场雪后,王茂如私自委任杨增新担任xin jiāng省长后向北洋zhèng fu上报,由于其蒙疆巡阅使的身份,北洋zhèng fu回电允许其任命。同时由于王茂如率领军队在欧洲战场在俄国数次战斗,为国争光,由总理段祺瑞提议。总统徐世昌以及议会全体人员共同决定,委任王茂如为中华民国陆军次长,权力仅仅在陆军总长靳云鹏之下。 王茂如接到这份电报之后,疑惑地问:“段祺瑞这是要干什么?” 熊炳涛不屑一顾道:“捧杀而已。” “雕虫小技。”王茂如嘴角一裂冷笑起来。 雍星宝道:“若是zhong yāng令秀帅赴běi jing任职如何?”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去běi jing我自然会去的,不过是我带兵踏平běi jing之时,而不是单刀赴宴。关云长千古英雄却孤芳自赏,我不是他。也不学他。他是个千古英雄,但是你要知道,英雄多是被祭起来的,他太自傲了。所以他才会败走麦城。我倒是很欣赏曹cāo,佩玉,你喜欢那个三国英雄?” 雍星宝想了想,做了一个京剧的把式笑道:“某乃姜维是也,九伐中原的姜维姜伯约在此呀呀呀——。”众人大笑起来。 对zhong yāng的任命自己为陆军次长王茂如自然表示愿意接受,但他回电说道:“吾等军人自当保家卫国,陆军部有靳总长总理即可,吾驻守边疆尔。”同时再一次申请,东北边防军更换名称,这次他要改成国防军。他派遣张奎安南下向靳云鹏行贿收买,此时靳云鹏受到徐树铮逼迫,同时被段祺瑞弃用,仅仅挂了一个名而已,陆军总长当得憋气又窝火。见到王茂如给他提供的五万大洋,又仔细思量了一番,笑道:“陆军副总长担任国防军司令,由此可行。”于是靳云鹏在段祺瑞尚不知情的情况下找到总统徐世昌,要求全队改革,徐世昌也有意打压段祺瑞的皖系,于是批复说陆军部改革,完全是军队内部系统之事,不必上报国会批准。国会不能事事都管,文人管武人,外行管内行,岂有此期。 于是靳云鹏便宣布中华民国北洋军改革,全队将全部改为国防军,首先陆军次长嫡系部队东北边防军改为国防军各陆军师团。全国陆军改革将由陆军次长王茂如负责,一切调动编号整编分发处理交给陆军次长王茂如来办,王茂如担任国防军总司令一职。 靳云鹏一把火点着了皖系内阁,然后称病在家坚决不出,任凭段祺瑞如何叫他,逼急了直接跑到乡下过年去了。 段祺瑞气坏了,这个靳云鹏居然反水了,岂有此理。靳云鹏称病回老家,陆军部可就乱了套了,尤其是此时王茂如步步紧逼,直系趁机崛起。 而在武汉的中国干涉军第四集团军自己人和自己人打了起来,冯玉祥所部吞了六个混成旅中的另外三个,对张作霖的两个混成旅发起了攻击,妄图一举吞并整个第四混成旅。 西北军派出的两个混成旅分别是第六混成旅和第十二混成旅,旅长分别是邹芬和丁超。这两人都是张作霖手下的后起之秀,一个机敏一个果断,当他们听到枪声之后,立即下令全军戒备,并且机jing地识破了冯玉祥的yin谋,率领军队与冯玉祥所部展开了战斗。 张作霖宣布严惩作乱之徒冯玉祥,亲自率军南下,现在已经兵抵河南了,有道是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也想占着河南不放手。而冯玉祥又不老实,吞并了几个两个混成旅之后,忽然快马加鞭从湖北撤军向西,杀向了四川,表面扬言调节四川战乱,还四川百姓安宁,实则为了避免和西北军交手,并妄图占据四川。在湖北的直系吴佩孚看着冯玉祥和张作霖儿子张学良两伙人交战,就是不说话,也不表态,看着双方打成一团坐收渔翁之利。 而南北和谈,南方又出了状况,作为和谈的北方代表,则是安福系的魁首王揖唐,但是南方提出和谈的条件是解散国会,恢复民国元年的国会。王揖唐之所以现在在zhèng fu呼风唤雨,就是因为他是安福系国会议长,南方提出这个要求就是逼迫皖系下野逼迫自己辞职,王揖唐怎能答应,于是和谈陷入僵局。 北方强大的王茂如施加压力,中原冯玉祥张作霖战乱不休,直系趁机坐大,南方因为ri本人引发福建惨案造成排ri情绪一浪高过一浪,身在běi jing的北洋zhèng fu也焦头烂额。而在此时靳云鹏忽然提出辞职,辞去陆军总长一职,同时辞职的还有总统徐世昌。段祺瑞大惊失sè,不顾身份挽留了徐世昌,对徐世昌说:“公为天下人当留此位。”徐世昌借坡下驴,本来就是提醒段祺瑞不要独断专行,并未真想辞职,于是假惺惺推辞一番,告诫了段祺瑞要好好辅佐后,继续担任大总统。 而对于皖系老大哥靳云鹏来说,他就不好请了,段祺瑞是老师,靳云鹏是学生,学生请老师出山自然是没问题的,但是老师降尊屈膝请学生出山就有点降不下面子。且靳云鹏与总理龚心湛有隙,而龚心湛又是段祺瑞心腹和zhèng fu中最大的依仗。 靳云鹏做陆军总长的时候不单受各军队讨要军饷的气,还受总理龚心湛的气,又受徐树铮架空权力的气,早就一肚子火。现在正巧全国都在给皖系zhèng fu添乱,他给龚心湛落井下石还来不及,既然徐树铮爱架空权力,就让哪个徐树铮当陆军总长好了。当然,若是徐树铮做陆军总长,段祺瑞肯定乐意,但是直系却不乐意了,扬言徐树铮才能不足心胸狭窄,不足以担当大任。直系将领吴佩孚直接通电表达了对徐树铮的不满,认为他仅能做佞臣,不能做将帅,讨伐东北一役三十万大军败给十万东北军守备部队,若是他做了陆军总长,中队有多少都不够他赌的。 吴佩孚的通电刺激了徐树铮,徐树铮对他深恨之,由此也引发了直皖之间的矛盾,徐树铮在通电上和吴佩孚打起了嘴仗。吴佩孚能打嘴仗,他本来就是秀才出身,国学造诣比徐树铮强得多,在打嘴仗上,徐树铮远远不是吴佩孚的对手,弄得徐树铮七窍冒火。其他人则坐山观虎斗,直皖冲突越剧烈,大家越是高兴,王茂如对手下说:“这直皖之间看样子是必有一战,只不过今年打不起来,双方都没准备啊,有时间我去添一把火吧。” ps:(ps:兄弟姐妹们,向大家推荐一本极品竞技书,俺兄弟写的《神级后卫》,书号2724962,热血无双的篮球故事,里面有激情,有暴力,有升级,有兄弟情义,有熟女有萝莉,还有你们非常渴望看到的基情故事,一切尽在《神级后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