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六章 借路绥远回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六章 借路绥远回家

此时浙江都督杨善德因病去世,浙江乃是皖系要地,段祺瑞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升任原淞沪护军使卢永祥担任浙江都督。尽管皖系北伐之战的时候卢永祥扯了后腿,仅仅派了一个杂牌部队北上支援,不过除了卢永祥皖系也没有大将能够镇得住浙江。 而上海原本就应该是江苏的一个最富裕的州县,当初是袁世凯为了打压冯国璋坚持单独设立淞沪护军使,此时江苏都督李纯提出将上海收回江苏。直系想要上海,皖系更不想放弃上海,于是直皖利益矛盾再度爆发起来。皖系因为徐树铮的骄纵,事实上也已经四散离心的地步了,且徐树铮指挥军队对东北作战大败而归,人人愤慨均暗地里谴责段祺瑞偏心于徐树铮,并希望皖系老大哥靳云鹏担任皖系领头人。 偏偏靳云鹏此时不出山,他扬言有我没龚(龚心湛),有他没我,这让段祺瑞郁闷不已。段祺瑞更加知道靳云鹏表面上指的是龚心湛,但实际上剑指徐树铮,这更让他感到为难,遍观皖系大将也唯有徐树铮才华横溢。 龚心湛得知段祺瑞心思之后深知自己成了皖系妨碍,偏偏段祺瑞又抹不开脸,只好主动提出辞呈。龚心湛这个总理当得窝囊之极,又恰逢全国上下因为皖系zhèng fu对ri态度暧昧激愤异常,各界纷纷对皖系开炮,直系大将吴佩孚更是直抒龚心湛卖国,千古骂名带入坟冢。而因为内战不断。皖系把持的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不断增发钞票,致使交通银行券面额下跌,各个市民争相兑换银元,更加促使zhong yāng财政逐渐困难,各地长官更是直指财政部长兼总理龚心湛不利。龚心湛深感内困外乏,既解决不了内战问题又解决不了外交问题,加上皖系讨伐东北失败,总要有一个人承担责任,于是他不得已提出辞职下野。 段祺瑞看瞅着皖系分崩离析心急如焚,恰逢龚心湛递交辞呈。正在直皖冲突之极,分析起来让直系一步,于是接受了龚心湛的辞呈,又向总统徐世昌提议委任靳云鹏担任总理。靳云鹏尽管是是皖系老人,又是直系现在曹锟的把兄弟,还是西北军张作霖的儿女亲家,再者靳云鹏交好关外军阀王茂如,除了他外别无他人能够担此重任。靳云鹏内心早就对这个总理一职垂涎不已,得知自己被安福国会选举为新任总理。欣然宣布病愈归来。他当仁不让地当了这个总理,总算是把即将分崩离析的皖系又给拉了回来。只是靳云鹏做了总理之后。徐树铮再也不敢拿他怎样了,就连段祺瑞对他也心怀忌惮。 靳云鹏上台之后立即重新选定内阁人选,总理兼陆军总长自然是靳云鹏自己来担任了,内务总长和司法总长由安福系朱深担任,财政总长由安福系李思浩担任,外交总长由陆徵祥担任,教育总长由傅增湘继续担任,交通总长由曹汝霖继续担任(这二位在历史上因为五四运动都被迫辞职,然而受王茂如改变历史影响。五四并未爆发,六一六运动因ri本主动让却山东部分领土而小胜一场,仅仅在文化界引发文化革新讨论,因此此二人得意继续留任),海军总长刘冠雄暂时留任,农商总长田文烈留任。 靳云鹏一上任之后就处理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暂时缓解了皖系和直系的矛盾。裁撤淞沪护军使降半级改为镇守使,任命隶属皖系的第四师第八旅旅长何丰林为淞沪镇守使。这样做的原因有两个,一是镇守使受江苏督军李纯管辖,但李纯没有任免权。而高半级的护军使是受zhong yāng管辖的。就像是当初王茂如担任呼伦贝尔护军使的时候一样,他可以不用理会当时的黑龙江督军朱庆澜和黑龙江陆军师长许兰洲。将淞沪护军使降级为镇守使,一来使得直系可以直接管辖淞沪,表面上似乎是缓解了直系的怨气。二来,这皖系将军何丰林又是直系督军李纯的学生,最不至于老师吞了学生或者学生打老师吧? 当然,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丰满的,靳云鹏的这一招反倒招惹了直皖两边的声讨,弄得两不讨好。皖系吃了亏直系也没占着便宜,于是纷纷发表通电打着嘴仗。而因为张作霖进入河南,直系jing觉起来,随后又把jing力都放在防备张作霖上,皖系这才趁机喘了一口气。 冯玉祥与张作霖的冲突最终也没有解决,只是zhong yāng把冯玉祥调开,任命冯玉祥为川鄂边剿匪司令,驻守在湖北五峰县,并且解散了其所吞并的两个混成旅,令其防备南军北上。冯玉祥本以为会通电下野,没想到zhong yāng会高举轻打,于是将原本就不归心的两个混成旅给解散了,留下枪支弹药jing兵猛将,将自己的第16混成旅扩大,扩成了十个团的超大规模混成旅。他也在等待时机,等待直皖矛盾爆发,他好挥兵北上攻城略地,自己能够掌握真正的地盘。 干涉军第四集团军的内斗之中真正受伤的反倒是张作霖,刚刚兵入河南,冯玉祥就向zhong yāng服软了。直皖两系为了防止他大兵压境攻城略地,对其严加防守,邹芬两个混成旅也安全地礼送回陕西。吴佩孚率领大军、河南督军赵倜率领河南毅军二十个营一起拦在了张作霖面前,逼迫得想要趁机占便宜的张作霖只能无奈悻悻而归。 恰逢王茂如带兵路过张作霖所在底盘绥远省,于是老张带着自己不成器的儿子去看望自己的这个结拜亦敌亦友的小老弟。 王茂如继续率领中ri联军向东返回老巢,于1919年12月7ri,抵达绥远省包头府,张作霖赶到了包头代表奉系西北军热情欢迎王茂如的到来。抵达包头之后距离京绥铁路终点站归绥不远了,ri本干涉军可以乘坐京绥铁路先到běi jing,然后再乘坐京津铁路到天津大沽港,乘坐海轮返回ri本了。ri本内阁派遣运兵船已经抵达了天津,正在天津热切地希望带走这些哀兵。因为冬季寒冷,天津卫海面结冰,ri本人不得不使用炮弹轰炸冰层破冰。因此ri本人是耽搁不了,在张作霖西北军的护送之下顶着大雪抵达归绥。看到铁路的那一刹那,ri本人泪流满面,终于可以回家了。 ri本人此时已经麻木了,他们就像是一具具行尸走肉一般上了列车,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四个师团长面对王茂如,久久无语,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感激,还是憎恨,多种感情都有吧。他们只是说道:“再回吧,希望下次见面不是在战场上。”王茂如笑着回应道:“也许是在庆祝获胜的宴会上。”狠狠地呛了他们一下。 表现出的热情之外,张作霖也防备王茂如防备得极严,他的军队频频来回调动,紧张兮兮地防止王茂如侵吞他的地盘,可是王茂如却是对他的地盘没有多少兴趣。两人把酒言欢的时候也未点破这层关系,只是叙叙旧,说说近期一切。王茂如得知张作霖现在居然已经吞并了绥远,陕西,甘肃和宁夏,便恭喜起来,说早就知道七哥是个人才,祝七哥在未来的ri子里更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ri本干涉军垂头丧气地回国,王茂如率领的干涉军也经过了千难万险,在归绥暂时休整了一些ri子,准备赶在民国九年的元旦返回。然而此时得知干涉军一个营遭到绥远的土匪袭击,但是干涉军沉着应战,不但击退了土匪,还反过来包围并擒获了土匪。土匪吓坏了,这些马匪是草原上又名的蒲子庙黑煞神,堪称西北最强大的悍匪。其首领何英有个习惯,每每杀敌都要把最后一个反抗的敌人剥皮点天灯,随即所有人都对他谈之sè变。 黑煞神绺子被灭,极大的震慑了西关各个军阀,尤其是对张作霖震慑最甚,他曾派出两个团去围剿黑煞神,被人家打得不敢出北关,却不想东北干涉军只用一个营就抓了黑煞神何英,这是什么情况呢?究其原因,土匪还是那些土匪,但是对手却不是老对手。 张作霖占据西北四省之地,却陷入财政窘境,但是西北四省土地稀薄,所产粮食甚至不能养活自己。四个省一年的财政总收入达不到七百万大洋,张作霖手握十个混成旅的编制七万人马,一年的军饷就得三百万,根被说武器弹药和zhèng fu支出了,四省财政百分之八十投入到军事之中还的说没钱扩编,也没有钱对军备进行升级。 如今张作霖西北军一个营只有四挺重机枪外加从东北军购买的四挺轻机枪,为了节省子弹平时哪舍得练机枪,以至于对敌的时候火力远远弱于对方。而王茂如手下部队一个班配备一挺机枪一挺冲锋枪外加十条快枪,一个营还配备各式步兵炮迫击炮火箭筒重机枪六挺轻机枪三十挺轻机枪三十挺冲锋枪,两门步兵炮两门迫击炮十门火箭筒,再加上干涉军在俄国作战一年对敌经验极为丰富,所有军士都是百战老兵。 黑煞神偷袭干涉军可算是遇到硬骨头了,一个敌军没杀死不说,自己人折损近半,然后逃跑的时候又发现被包围,只得被迫跪地投降。匪酋何英伪装成小土匪企图蒙混过关,在该营长用铡刀连着铡了四个土匪之后,被其余求生的土匪给指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