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七章 国防军十八个师团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七章 国防军十八个师团

王茂如手下严加审讯得知,是有人出五万大洋雇佣他们攻打王茂如所部干涉军,试探干涉军真正实力。却没想到有钱没命,王茂如冷笑过后一纸令下,闻风西关的黑煞神们从上到下三百多口全部被砍头扔进了沙漠里喂了狼。 至于是谁出钱指使,深追下去却毫无线索,那人早就在何英出发的时候跑得一干二净了,倒是何英多年来洗劫抢掠的金银珠宝无数被干涉军给夺了回来。王茂如将这些钱平分给军士,自己一分钱也没有要。不过人数太多,因为分配不足,王茂如为了公平自己还讨了两万大洋,此事被军士们得知,甚为感动。对于王茂如来说几万大洋是小事,就算拿出几百万大洋来又能如何,他的目标不是赚钱,如果赚钱他也不会费尽心思做这么多事情出来,一个人的野心决定了他的行为,一个人的心胸决定了他的成就。纵观民阀,有才者比比皆是,但是与手下争夺利益,为了一己之私苛刻士卒,随后也成为历史云烟了。 既然回了国,“干涉军”这个词自然不能用了,恰逢王茂如被靳云鹏提议担任陆军次长,而皖系为了缓和王茂如东北军与皖系之间的矛盾,任由靳云鹏提议通过,由大总统徐世昌与靳云鹏合计好之后,递交委任状,安福系内阁通过决定,委任王茂如担任陆军次长。次ri,王茂如正式被委任为国防军总司令一职,从此王茂如的手下东北军才算是从边军一脚踏入正规军行列。之前靳云鹏的委任状没有通过安福国会。在程序上算是不合法,但是符合陆军内部规矩,这次算是既合法又合规距了。次ri,běi jingzhèng fu通电全国,东北总督兼xin jiāng督军王茂如正式担任陆军次长,并负责陆军由国防军改制的工程。 将中国所有军队改制为中国国防军可不是一件小工程,这年月,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兵才是真的,否则谁会听你的命令。就算是直系皖系,各个督军甚至有时对老大都敢抗命。跟别说名义上的陆军部的命令了。王茂如早就看透这一切,防止将大篡权,他有的地盘中没有人任何督军,所有军队都是以东北边防军司令部的名义,受司令部管辖,省长不管军事,均是由参谋部统一下达作战指令,将军只管打仗不允许插手地方,早就做足了准备。毕竟。如果委任一个督军,对于其他人就不公平。一旦手下全是举证大全一把抓的督军,地盘就不好控制。 为了利益,王茂如积极倡导支持陆军改制,但陆军改制一定会触及别人的利益,他管不了别人只能先管好自己。王茂如下令东北边防军改制,改为中华民国国防军,所部陆军师重新制定编号,即现在的东北边防军陆军第一师至第十八师,全部改为中华民国国防军陆军第一师团至第十八师团。东北边防军由地方军队一跃而起变为了国家部队。这可谓是山鸡变凤凰了。为了管辖陆军,又将东北边防军四总改称为中华民国国防军四总,蒋方震担任国防军总参谋长,米少柏担任国防军总后勤长,何如飞担任国防军总军务长,李德林担任国防军总安全长。改制后的国防军军饷军费全部由总后勤部颁发,由总军务部负责审查。由总参谋部负责执行,由总安全部负责监督。 但实际上国防军的一切开支,全部都有王茂如的八省地盘支付开支(黑龙江、吉林、辽宁、热河、蒙古、xin jiāng、泰西、安西),北洋财政部一分钱都没有拿。王茂如也不屑于跟他们要。 民国国防军陆军第一师团长李品仙,第二师团长赵增福,第三师团长王杰君,第四师团长宫小旗,第五师团长盖天久,第六师团长费朝贵,第七师团长姜登选,第八师团长王其垣,第九师团长张奎武,第十师团长赵庆,第十一师团长张镶武,第十二师团长刘哲,第十三师团长魏东龄,第十四师团长毛子平,第十五师团长杜宝三,第十六师团长马坎兰提,第十七师团长陆锦,第十八师团长陈文运全部正式晋升为民国国防军中将军衔,原来的军衔为东北边防军军衔,属于地方zhèng fu自己封的,未免有自我夸耀之嫌,现在颁发的军衔比起过去的中将军衔来正式的多,也正统得多。 同时王茂如也下令军衔改制,为了对应国防军这个光荣的名称,军衔从低到高采取了二十二级,分别是士兵军衔七级:列兵,二等兵,上等兵,下士,中士,上士,军士长,军官十五级:准尉,少尉,中尉,上尉,准校,少校,中校,上校,准将,少将,中将,上将,大将,元帅(荣誉军衔),三军大元帅(荣誉军衔)。 军团长军衔为上将,师团长军衔为中将,旅团长军衔为少将,团长军衔为上校。并准尉,准校,准将为军队参谋以及预备晋升军官独享。三军大元帅原则上为国家元首,且为三军公认,元帅为荣誉军衔,非为国开疆裂土之辈不得封镐。 得知军队改制,自己由边军一跃变为国防军后,东北军官兵大悦纷纷欢呼起来,打了这么多年仗,终于得到承认了成为国家军队怎能不欢欣雀跃。按照军衔标准,四总部长本均为上将军衔,王茂如作为总司令领大将军衔,但国防军(十八个师团)集体公推其为第一个元帅军衔,但是王茂如表示坚辞不咎。因此改制之后的国防军最高军衔暂时便仅为大将,唯一一个大将就是王茂如。国防军的军衔制定可靠规范严格,比起民国的多如牛毛的这个帅那个帅,军衔上要规范了许多,同时也低了许多。但国防军军力强大,士兵军官骄傲无比,造成了国防军的中尉见到了军阀的中校不屑于敬礼,也制造了很多摩擦和冲突。 原本张作霖也想凑上一脚,希望得到一个军衔,但是听到国防军必须听国防军四总管辖,那自己成了什么了?光杆司令?以后全得听蒋方震的了。抛开自己和蒋方震的陈年旧怨不说,单单是这蒋方震和王茂如穿一条裤子的,岂不是让王茂如白白得了自己的地盘,这可不敢,于是讪讪而归,闭口再不谈改制问题。王茂如自己的部队进行军队改制就已经非常麻烦了,哪还顾得上西北军,张作霖不给添乱就行。再说西北四省贫瘠,自己要了他的地盘反而得帮他养兵,何苦来由。 既然张作霖不提,王茂如也不讲,两人只是嘻嘻哈哈喝酒叙旧,说说国内大事,谈谈祖国未来。 聊到现在孙文又成了南方临时zhèng fu总裁了,王茂如很是意外,张作霖冷笑说:“不还是个傀儡?不过是陆荣廷、唐继尧、熊克武和刘世显几个人公推出来和běi jing谈判的,老弟,还看不明白吗?孙权没有军队,没有军队就得被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啊。”王茂如深以为然,此时此刻能与张作霖在此把酒言欢,凭借的就是自己手中的四十万大军。张作霖在包头这些天中感受最深的就是王茂如的参谋体系果真强大,王茂如只负责了一个总计划,参谋们立即群策群力拿出一个方案来,陆军改制也是如此。按找张作霖的想法,这东西怎么不得几年才能出来啊,岂料到两天之后参谋们把改制详案都拿来出来。 王茂如见张作霖好奇,便地给他看,张作霖挥挥手笑道:“他妈了个巴子的,俺不认字啊。”王茂如笑了起来,忽然道:“七哥,问你一个事儿。” “说,啥事儿,我要是能办到绝对给你办。” “送我一个人。” 张作霖jing觉起来,道:“啥?谁啊?还招你惦记。” 王茂如笑道:“你们有个叫丁超的参谋,送我如何,我用二十挺机枪交换。” 张作霖回身对常荫槐道:“丁超是……” “第五混成旅参谋,因对冯玉祥一事处理不当,已经被免职了。”常荫槐道。 张作霖想了想,道:“好,老弟要的这个人,我给了。说好二十挺机枪,你可别说话不算话啊。”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七哥真爽快,二十挺机枪,再给你两万发子弹。”二十挺机枪换一个人才,王茂如心说自己赚大了,不过张作霖也在说自己赚大了,毕竟他手下人才多,但是资源少啊。 在绥远包头短暂处理完公事后,王茂如与张作霖告别。张作霖说对于贵部在绥远遭受攻击一事非常愤怒,他一定会严加剿匪,还绥远一个清平世界。王茂如心中暗暗猜测这花钱雇佣攻击自己的就是张作霖,但是他毫不在意,张作霖也了解到了教训,知道自己不好惹,再说自己现在还真不想打了,随即一笑说:“疥癣之痒,何必在心上,只当给我军送钱来了。”张作霖哈哈大笑说还是老弟看得开。 随后沿着京绥铁路抵达了绥远省省会归绥(今呼和浩特),王茂如也与张作霖告别说希望他能回老家看看,亲不亲家乡人嘛。张作霖戏言道:“可不是咋的,以后这天下还得是老弟你的,七哥我给你打下手,你看怎样?” 王茂如笑道:“说啥呢七哥,天下嘛,是天下人的天下,我不行,我倒看你可以啊。”两人各怀心思哈哈大笑,足见政客的各怀鬼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