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八章 郭磊庄事件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八章 郭磊庄事件

在张作霖等人的送别下,在军乐队的欢奏下,王茂如与手下们兴致勃勃地登上了火车回家,近乡情怯,很多人迫不及待回家了。 这是京张铁路的延伸路段,而京张铁路完全是袁世凯一力促进建设而成,在完全没有任何国外资本介入下完成,也是为数不多的完全属于中国人自己的铁路。路边放羊的牧童可以放心大胆地站在铁路边,等待着偶尔有火车乘客扔下来东西捡回去改善生活。这个年代火车很慢且车厢保温xing也不好,大家都穿着厚厚的冬装,车厢最中间还放着煤炉给大伙儿供暖。 火车刚刚开动不久后王茂如靠在座位旁闭目养神,右眼皮不住地挑动,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其余手下见他似乎不是很高兴也不敢上前。只有新晋六夫人吴秋月大方地坐在他身旁,抱怨道:“怎么火车上比马车上还冷呢?” 王茂如笑道:“可是火车比马车快多了。” 吴秋月问道:“这次回去,你准备怎么安排我?” “自然是跟我住一起,咱回长chun。”王茂如道。 “也行。”吴秋月心思很少,欢快地说,“对了,回去之后我也工作啊。” 王茂如笑道:“你工作什么啊,哪有大帅的夫人工作的。对了,我娶你也是得明媒正娶,你看看谁合适做主婚人。” 吴秋月心中高兴,王茂如说明媒正娶意思就是他把自己当妾来看待,而不是随意娶来的婢。民国很多军阀一台小轿子就娶回来一个婢女,实际上厌烦之后可以直接赶出家门。但是妾是不同的,夫妻两人闹了矛盾,丈夫再生气也不能赶走妻妾,据算是将来主人死了,家族也要规矩地侍奉其妾养老送终。妻的孩子是嫡子,妾的孩子是庶子,至于婢女所生的孩子叫做婢子,最是没有地位。尽管是民国,但是许多老传统老思想仍然保留着。能够被明媒正娶的都是妻妾,而看上了花钱卖回家一点地位也没有。 王茂如道:“你老家还有亲人吗?” “早就没了。”吴秋月叹道,又小声在一旁抱怨说道:“夫君,我很不喜欢张老嘎达。这个张老嘎达小眼一眯,我觉得这种人面热心冷,你说他会不会使坏炸咱们的火车。” 听到吴秋月的话,王茂如心里咯噔一下,右速跳动起来。俗话说左右跳财右眼跳灾,这时候右眼皮跳可真不是好事儿。王茂如能够回到这个世界。就已经觉得这个世界冥冥之中肯定有主宰了,于是想了想忽然站起来。也不知怎么想的就说道:“下车,我们坐飞艇。” “咋的了?”吴秋月道,“嘎哈坐飞艇啊?” 王茂如讪笑道:“没怎么,只觉得还是坐飞艇好。”便对马良说道:“吩咐一下,我们坐飞艇,叫一下雍副参谋长还有其他人,我们坐飞艇回去。” “是。”马良说道,心中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多问。 吴秋月一提张作霖。王茂如就想到他乘坐的火车被炸的事,这几天和张作霖一起总叫他七哥倒是没在意张大帅。然而已经进入冬季,天气寒冷不适宜飞艇飞行,为了安全很多飞艇都是空载飞行,再说风太大也极为危险。 吴秋月和马良连忙劝阻,王茂如坚持乘坐飞艇,熊炳涛摆手说我可不坐飞艇。他一坐飞艇就晕高呕吐,倒是雍星宝笑说你不坐我坐。于是在京绥铁路白塔站,王茂如带着夫人和副官以及副参谋长雍星宝、何如飞等人下了火车,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近卫团长王立诚要求近卫一营长邓子超也陪同着。 也是因为逆风飞行,飞艇的速度还不如火车快。但是居然难得地风停了,这在口外可是极为难得的天气,飞艇飞得非常平稳。王茂如笑说连老天爷也对作美,并建议说在飞艇中喝喝小酒,谈论谈论天下大事,大家哈哈大笑说好。何如飞说最近看了三国演义,不如我来给大家讲一段三国,王茂如说能看到总军务长讲评书真是三生有幸啊。何如飞三十五岁位列民国上将,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也不在意哈哈一笑说熊炳涛就没这个福气了,咱们回去之后要给他罚酒三杯。 当运送国防军司令部的火车运行到距离察哈尔省会张垣市不足二十公里郭磊庄处,忽然一声爆炸,火光冲天。整节火车从中断开三节,身在火车之中的副参谋长熊炳涛以及卫队长副司令米振标,副总参谋长常国chun,副总安全部长朱怀龙,参谋樊重孝,测绘处处长齐典,近卫二营长李强国,副官李静外加卫士一百三十二人被炸身亡,另外还有二百死士四人受伤。 1919年12月16ri,在归绥以西的郭磊庄,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针对陆军次长王茂如的yin谋爆炸案,但是王茂如因为提前乘坐飞艇离开并未受到暗害。 爆炸发生的时候,近卫团长王立诚在火车前几列车厢之中巡视,一声爆炸之后,火车被掀了起来落在地上,前列车厢索xing没有脱轨。王立诚下令火车停车,率领近卫二营士兵们下车jing戒,而随后赶来的另一列火车上近卫三营立即全力救治并且将现场保护起来,严防有人二度偷袭。 跟在火车后面的国防军第十一骑兵师团张镶武部快马加鞭感到事发地的时候,张镶武下令士兵将周围方圆二十公里全部监视起来,张镶武嗜血但是冷静,他红着眼睛下令抓到可疑人不孕虐待不准杀害,必须交给安全部找到凶手。 随后,张镶武跪在地上痛哭不已,叫道:“秀帅,若是让我找到凶手,我要将他扒皮抽筋,以慰你在天之灵!”王立诚连忙拉着张镶武的手说:“秀帅没有事,他不在这列火车上。”张镶武顿时惊喜地跳了起来,抓着王立诚的胳膊说:“秀帅没死,哈哈哈哈,秀帅没死,他在哪,他……他真没死?你别诳我。” 王立诚哭笑不得道:“秀帅早就换了其他工具,现在估计快到归绥(现河北张家口)了。”张镶武仰天长笑,下令士兵高呼秀帅没死,秀帅没死,众士兵原本提起的心终于落在心中,秀帅没死,国防军不会亡啊。 早已经就抵达归绥的国防军第一师团李品仙部正在连夜搭建营长,在察哈尔都统田中玉的协助下准备为即将到来的士兵国防军第七师团,第十一师团,第十五师团建一座简易军营休息,却不料郭磊庄发生爆炸。李品仙红着眼睛怒道:“一定是田中玉这狗娘养的干的,给我把他抓起来。” 田中玉在皖系与东北军冲突之中充当先锋官一职,但是遭到人称鬼将的毛子平的攻击,溃败返回察哈尔不敢出来。本次接待王茂如大军归来尽心尽力,人家兵强马壮一个小拇指就能把自己捏死了,怎敢如此。可怜田中玉五十多岁老将被李品仙给抓了起来,手下察哈尔三个混成旅直接被第一师给缴械了,全都抓了起来。李品仙扬言若是秀帅被田中玉所害,要让田中玉和他的三个混成旅陪葬,并且下令连夜挖了数十个万人坑,这可把田中玉和他手下吓坏了,一旦查明,那就是近万人被活埋啊。 与此同时,远在西域阿拉木图的白虎军团任元星所部也第一时间得知了王茂如被暗杀之事,任元星立即与祝永泉商议若是秀帅被暗杀该如何。祝永泉道:“这支部队所有人终于秀帅,若是没了秀帅,便散了心,咱们留在西域也算是无根野草,迟早被俄国人吃掉,不如早ri回去。” 任元星道:“只是将来如何打算?” 祝永泉道:“问问每个士兵,他们效忠于谁?”任元星道:“那还用说,自然是秀帅一个人了。” 祝永泉道:“那不就是,秀帅没了,不是还有宗鼎大公子吗?” 任元星想了想,心中想着无论如何国防军不能散便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随后他召集所有人,说道:“秀帅就是我们的根,若是秀帅没了,咱们这棵树长在沙漠里是活不了了,所以全军准备,几ri之后得不到消息,我们杀回国内,干掉皖系zhèng fu。奉大公子王宗鼎为主,诸位可有异议?”大家对于王茂如遭到暗杀一事自然心里都清楚,尽管不知道察哈尔郭磊庄暗杀一事最终是怎样的结果,可是关于忠诚于秀帅倒是没有异议,因此任军团长关于撤军回国,奉宗鼎大公子为幼主一事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不过所幸的是,次ri所有人都得知王茂如并没有出事,任元星松了一口气,下令犒赏军队,全军大悦。而李品仙也松了一口气,挖万人坑只是一时的激愤,头脑冲动而已,不代表他真的要活埋战俘,于是他又下令战俘们把万人坑埋上。可是战俘不知道啊,还以为要坑杀他们,顿时哭得软瘫在地上动弹不得,还得国防军自己去填坑。 国防军填完坑之后就走了,可是归绥百姓却不相信他们只是填上了土坑,于是当地纷纷传言有人暗杀尚武将军,尚武将军手下李品仙为报仇活埋了十万敌军,李品仙被归绥百姓起了个绰号,归绥百姓喜欢给人起绰号,他们给毛子平起了个绰号叫做鬼将,给李品仙起的绰号是阎罗王。这可是冤枉了李品仙了,他论起嗜杀远远不如张镶武这个嗜血王,甚至不如任元星宫小旗等人,只是因为这一次误解便被起了个这么难听的绰号,后来还流传到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