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九章 强占察哈尔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五十九章 强占察哈尔

这次爆炸暗杀发生在民国八年最后一月,即12月20ri,中华民国陆军次长,东北总督,蒙疆巡阅使,国防军改制负责任,中国干涉军第一集团军司令,民国上将尚武将军王茂如乘坐的火车在京绥铁路(běi jing至绥远,京张铁路延伸至绥远后更名为京绥铁路)郭磊庄发生爆炸,史称郭磊庄事件。 飞艇抵达张恒城后王茂如一下飞艇便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国防军第一师全体军士们听到秀帅安全抵达,高声齐呼万岁,甚至近万察哈尔俘虏也忍不住泪流满面,自己终于可以不用被活埋了,秀帅万岁,秀帅万岁啊。百姓们不明所以,也跟着几万军士高呼秀帅万岁,声音震彻云霄。关在监狱里的田中玉默默流泪叫道:“我要见秀帅,我要见秀帅,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啊。我没有想杀秀帅,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干的。”看守士兵冷冷地说:“是不是你还两说,少说几句吧田督军。”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王茂如脚步稳健身体挺拔仿似击不夸打不倒的一尊战神,携横扫俄罗斯大草原苏俄十几万军队的余威,威风凛凛地走过众人面前。他轻轻冲军士百姓们挥挥手,嘴角含笑道:“兄弟乡亲们,谢谢各位的厚爱,秀盛没事,我是属不死鸟的,谁也别想杀死我!” 实则王茂如内心胆颤心惊愤怒异常,且不说这次卑鄙的暗杀冲着自己,单单是熊炳涛等人遭到毒手就让他无比愤慨。熊炳涛忠心耿耿跟随自己九年,却不料刚刚晋升为中将副总参谋长便惨遭杀害,一统牺牲的还有那么多自己忠心耿耿的士卒军官,怎能不让他透彻心扉恨之入骨。 为了追查凶手,他坐镇张恒,直接夺了察哈尔,谁的面子也不给,陆军总长兼总理靳云鹏第一时间发出慰问电,表明支持他留在张恒查案。利用这一难得机会,王茂如直接占了察哈尔。而察哈尔省会张恒距离běi jing仅仅一百五十公里,坐火车五个小时就能直接抵达,可以说王茂如的国防军,的确是有能力直接杀到běi jing。而察哈尔这个běi jing向西北的门户一旦失去,则让王茂如有了进退自如的资本。恰如背诵失去燕云十六州一样。但是在此时,王茂如却以查案为借口留在了张恒,并软禁了田中玉且收编了察哈尔陆军,着实用足了政治资本。偏偏běi jingzhèng fu无话可说,段祺瑞气得够呛。再三要求王茂如释放田中玉,王茂如回电说查完案后再说。一口拒绝了段祺瑞。 随后在路上的国防军第七师团、第十五师团也立即赶到了张恒,整个张恒进行戒严。王茂如通电全国归国路上与京绥铁路郭磊庄途中火车遭到炸弹暗杀,但自己并未在火车上,běi jingzhèng fu必须对此作出合理解释,要求察哈尔都统田中玉下野。驻防于热河的毛子平也立即率领国防军第十四师团南下抵达察哈尔觐见王茂如。 见王茂如无恙,毛子平激动地说道:“秀帅,你没出事就好,没出事就好啊,我就放心了。” 王茂如笑道:“我是不死鸟。死不了的,对了,热河可好?你部坚守热河,有什么麻烦没有?” “好,只是今年旱灾,再加上与皖系打了一仗,收成不好。百姓有些怨言,还有热河省长人选一直空缺。”毛子平小心翼翼地说道。 “有没有什么人推荐?”王茂如问。 毛子平心中一凛忙道:“属下是军人,军人不干涉政治,属下旦凭秀帅指挥。” 王茂如点点头。道:“这样,让哈尔巴拉来担任热河省长吧。马良,你给长chun发一封电报给哈尔巴拉,着他立即赶往热河就任热河省长一职,并肩负起建设热河省的众人。热河土地贫瘠,但是物产并未稀缺,有很多矿山,可以办工厂也可以开矿场。” “是。”马良道。 毛子平小心翼翼地说道:“秀帅,可查明谁是凶手否?” 王茂如摇摇头,道:“尚不得知,哼,若是被我知道了,便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他杀死,以祭熊炳涛将军的在天之灵。” 四海之内,对于这一场暗杀活动都表现出了巨大的震惊,尚武将军不打内战,只打国战,却遭到暗杀,幸而早就预料到逃脱一劫,这怎能不引起国人愤怒。王茂如也是心惊胆颤,这一次的暗杀可不是他在袁世凯时期自己演的一场苦肉计,这是货真价实的暗杀,只是他因为吴秋月的一句话提醒半道下了火车。他也在怀疑,这凶手是谁? 王茂如还真没有怀疑过田中玉,他还没有这个资格暗杀自己。第一个被王茂如怀疑的对象就是ri本人,毕竟皇姑屯就是ri本人暗杀的张作霖,怀疑ri本人有几个原因,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王茂如展现出了强硬的一面,比起赴俄作战之前来,王茂如通过俄国内战,打出了一只极富战斗力的军队,凭借着这强大的军队,足以让ri本人忌惮,阻止ri本人的吞并东北的yin谋。因此ri本人通过暗杀王茂如,造成东北军群龙无首,从而导致东北分裂状态——但是东北军并不是一个依靠最高维系的军队体系,现在可以这么说,一个王茂如倒下去,一定会有另外一个人站出来,来领导这支部队,而最有可能接替王茂如的就是李德林。因此ri本人即便暗杀了他,也是打不垮这个体系。 第二个被王茂如怀疑的对象则是张作霖,他西面和北面面对着王茂如的五十万军队,南面面对着直系吴佩孚的压力,东面面对着晋系阎锡山,西南面对着老对手冯玉祥,可谓四面树敌如果干掉自己,少了来自后背的压力。最后被怀疑对象是皖系,徐树铮这个人比较喜欢用这种偷鸡摸狗的方式,但是皖系如果干掉自己似乎有点得不偿失。现在皖系已经四面树敌,尤其是皖系与东北军一战大败,暴露了皖系不能打仗的弱点,这引起了直系的觊觎。现在皖系若是暗杀自己,则让直系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他们了。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苏俄人,苏俄人派来的杀手埋好炸弹暗杀自己,暗杀自己,他们就可以给中国制造混乱,从而不再遵守密约中的规定,侵占外西北和外东北了。王茂如坐在绥远将军府内,表情严肃地看着军情处处长高建瓯。高建瓯也是第一时间就乘坐囚牛运输机赶到了归绥,并亲自调查这一起暗杀事件。 让王茂如强行占据了察哈尔可不是一件小事,向东可以直接杀到běi jing,向南直接进入山西,向西则是张作霖的绥远。三方势力都不得安生,一个个都在期盼着王茂如赶紧离开察哈尔,田中玉回复担任。但嘴里的肥肉怎能轻易吐出来,再说王茂如在田中玉的地盘上遭到暗杀,连自己最得力的助手都惨死于此,王茂如打着报仇查凶的旗号赖着不走,谁也不敢撵。就连一直爱讲话的吴佩孚,此时也不说话了,他深知这个敏感时刻,如果一句话得罪了因为遭到暗杀而群情激奋的国防军,将会招惹什么样的后果。 因为在辖区内有人暗杀尚武将军王茂如,察哈尔都统田中玉不得不被迫宣布下野。在田中玉下野之后,王茂如立即将他释放,并未为难他。甚至还为他宴别一番,只是宴会上田中玉闷闷不乐。他是被逼下野,偏偏皖系无法维护自己,怎能不让他心灰意冷。皖系看来是容不下自己了,就算容得下,他的脸面往哪放?学曲同丰吗?厚着脸皮再去做混成旅旅长,跟在徐树铮屁股后面吃屎?田中玉还是有一番脾气和脸面的,他的政治道路算是终结了,便带着自己这些年掠来的金银珠宝和数十位夫人公子小姐去天津租界寓所安度晚年了。 这点田中玉想错了,他还真不是兵败下野,而是被皖系遗弃而下野。这点和曲同丰觉不一样,人家曲同丰只是战败而已,皖系没有抛弃他,尚能够再得重用,田中玉是被抛弃了。 田中玉走后,王茂如下令将察哈尔的军队大部分jing兵强将补充到自己军队之中,少部分变成一个三千人的武装jing察旅,还有一少部分其他人送到蒙古去做武装工人帮着蒙古副总督陈毅维持外蒙边防。随后,王茂如又在归绥为熊炳涛等牺牲的战友举行了宏大的葬礼,并在归绥修建中华英雄广场以及英雄纪念碑,以纪念熊炳涛等人和牺牲在俄国的英雄们。海内外悼电也源源不断地发到归绥,王茂如将郭布罗.龙庆和熊炳涛的名字刻在英雄纪念碑并列前两位,以表彰他们为国家作出的贡献。 而熊炳涛年仅七岁和四岁的儿女,熊云山和熊云朵也认了王茂如为干爹,受到王茂如的照拂。只是郭布罗.龙庆却无后,他的堂兄郭布罗.荣源带着儿子郭布罗.润良来后,王茂如见到润良一脸焦黄,一张嘴一股大烟味儿,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心中暗暗感慨真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这润良也真是太让人作呕了。荣源带着儿子可能也觉得不好意思了,于是在拜会之后,便让润良在旅馆别出来自己抽大烟吧。润良抱怨说来着鸟不拉屎的张恒干嘛,连个像样点的窑子也没有,还不如京城和天津舒服,说着便躺在床上抽起了大烟。荣源只好无奈地摇头叹气,心说自己怎么生了这么个没用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