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章 一家团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章 一家团圆

晚间的时候荣源又拜见王茂如,王茂如寒暄问暖问他家里有何事,他必然答应,龙庆之功劳足矣。不料荣源一揖到地任凭王茂如拉拽不肯起来,方才说道:“恳请尚武将军将来善待大清皇帝。” 王茂如皱了一下眉头,心中叹了一口气,道:“大清皇帝这个称呼已经没有了,应该是前朝皇帝。” 荣源忙道:“是,是,还请尚武将军善待之。” 王茂如道:“我知道你原来是旗人内务府高官,现在也是天津有名的大商人,我只问你,其他旗人是怎么想的?还有没有争夺天下的想法,我是个聪明人,你也是个聪明人,咱们之间实话实说,你要知道越是聪明的人越不喜欢别人糊弄。你们旗人,到底有多少人希望复国,有多少人希望平安过一生足矣?” 荣源据实以报道:“中国两百万旗人,贵族仅仅占据万分之一而已,大多数都是奴才。现在民国了,奴才身份也没有了。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普通百姓而已。的确有些爱新觉罗孙,却是有重夺天下的想法。但是仅仅几个人,绝大多数旗人想着就想着能活就行,谁也不是三头六臂的哪吒,大家无非求的是天天炸酱面老婆孩热炕头而已。宗社党被袁世凯消灭干净之后,哪还有旗人死心眼啊。” “这样很好,都是中华民,共和就好,共和就好。还有,若是我善待皇帝。须得所有旗人效忠于我。”王茂如点着头笑道,“我知道你们旗人有很多关系网和能力,你们的东西你们的财富和你们的一切我都不感兴趣,我只要……”他伸出拳头来,笑道:“你懂得吧?” 荣源忙跪地上点头道:“奴才懂得。” 王茂如摇头,走过去慢慢把他扶起来,道:“你别做奴才做习惯了,我不需要什么奴才,我只要顺民而已,你们做顺民。我就会保护你们。你们要是不做顺民……看看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和四川吧,那里的旗人已经被杀绝了。但是你看看我手下八省,有一个旗人遭受迫害吗?” 荣源冷汗直流,忙道:“尚武将军放心,我一定会奉劝族人,做尚武将军的顺民。” 王茂如拍着手哈哈大笑的道:“好,这就好,这个天下,我是要定了。谁也不能阻挡我的脚步,谁也别想阻挡我的脚步。” 回到旅店。看到儿润良躺在炕上抽着大烟,荣源摇摇头怒其不争,现在不知多少旗人弟依旧醉生梦死吸着大眼啊。润良见他回来,忙道:“爹,爹,你也来一口,这是正宗的呼伦贝尔大烟,绝了,味儿美极了。你也来一口!”荣源叹息起来,就这样了,旗人不做顺民还能如何啊,倒是尚武将军你多虑了。 正在王茂如在归绥为熊炳涛举办丧礼期间,前中华民国大总统冯国璋也病逝了,他终于还是没有挺到一九二零年的元旦,冯国璋的病逝标志着老北洋军阀的凋零。甚至段祺瑞也感慨于老兄弟走后,他独木难支。王茂如派遣张奎安前往直隶河间祭奠冯国璋,而在遥远的哈尔滨,有一个年轻人忍着内心的悲痛。正在接受着培训,这个人就是冯国璋大哥家唯一的孙冯尹彬。 冯尹彬因为挖掘出来一条布尔什维克隐藏战线而立下大功,随后被军情处高建瓯看重,但是中情处处长李木鱼对其才干也非常重视,两个人为了争夺冯尹彬不惜翻脸。中情处属于总安全部,军情处属于总参谋部,双方将官司达到了蒋方震那里。当时由总参谋长蒋方震临时代理管理东北军事,为了避嫌,蒋方震无法判这个人属于谁,不过倒是牛德禄出来当和事老,说冯尹彬不但有敏锐的觉察力,也有更深一步的政治背景,他是冯国璋的孙,你们情报机构用他,恐怕不好,不如跟我担任助手,等秀帅回来再做定夺如何? 牛德禄是军中老人了,属于主和派,并且人缘好,一直以来都是以忠厚老实形象示人,再说现在很多军官的老婆都是牛德禄帮忙安排的,他一出面自然很多人都给他这个面,于是冯尹彬现在成了牛德禄的助手,担任安置处的秘书。 别看东北军总军务部安置处在和平时期权力不大,但是在战事这个机构则显得尤为重要,近两万伤兵源源不断地从俄国运送回来,这些伤兵有些经过治疗痊愈归队,有些伤兵则成了残废,有些伤病因为作战影响患上了jing神病,有些甚至成了植物人,如何安置伤兵成了最大的困难之一。牛德禄人员没错,但是工作 能力差了许多,冯尹彬初来的时候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如今伤兵安置处真正的负责人是牛德禄的小舅刘群。 刘群对冯尹彬很是排斥,冯尹彬先是不明所以,后来才查到,原来在牛德禄顾及不到的地方,刘群从伤兵安置之中收取好处,并且截流了许多伤兵安置款和阵亡士兵抚恤金。有一些抚恤金是因为士兵在填写家庭住址的时候没有详细,有一些是因为家里遭灾没有人了,或者搬家了,这就造成相当大一部分抚恤金留在了安置处。刘群巧用手段将这些名单做掉,改写成已经分发,大约收敛了二十万银元的安置款。 冯尹彬心里吃惊,但是表面装作若无其事,每天忙活着刘群积压给他的各种任务,但是内地里他搜集证据,他甚至自己如果告发刘群,一定会惹怒牛德禄。牛德禄是军队中的老人,自己惹到牛德禄,基本军事生涯就告终结了。四总就算再牛,也不敢去招惹牛德禄,而唯一敢招惹牛德禄的,就是秀帅,他期待一个觐见秀帅的机会。 很快,这个机会就来了。 因为在郭磊庄遭到暗杀,王茂如直接驻军归绥,王茂如的夫人们也携家带口前往归绥探望他,为了保护秀帅的夫人们,牛德禄令冯尹彬随同保护。 而来到归绥之后,王茂如见到了夫人们异常高兴,冯尹彬站在做保卫,王茂如知道这个人,冲他点头笑了笑。冯尹彬连忙敬礼,王茂如冲他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道:“小不错,谢谢你带我家的家人来。”他看到了自己四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如今一个个都泪意盈盈满是担心,心里很是幸福。几个孩中宗鼎,宗孚和采薇都四岁了,一年才见着父亲两次,还是年头和年尾,都有种陌生感,懦懦的在后面老实站立,父亲身上散发的那种威严让他们都不敢动,一年前还调皮的采薇也有了大姑娘样了,装出小大人模样。 王茂如见了好笑,伸出手来说:“来,到爹这里。” 几个孩都不敢说话,不过毕竟身上血脉相连着,慢慢靠近凑在王茂如面前,王茂如哈哈一笑,这个抱一抱,那个亲一亲,揉一揉小脑袋瓜。采薇生气地说:“爹,你不要弄乱我的头发。” “小屁孩,头发比你爹还重要啊。”王茂如笑道。 “头发乱了就不美了,不美了你也不喜欢了嘛。”采薇嘟着小嘴说道,热的王茂如哈哈大笑,几个母亲也笑了起来。王茂如见到乌兰图雅抱着两岁的宗欧,捏了一下宗欧的脸蛋笑着说:“小四儿啊,我看看。”他抱着宗欧,仔细看到宗欧脸上有几个麻点,奇怪道:“怎么搞的,孩这脸上怎么出的麻点儿?我记得去年还没有啊。” 乌兰图雅心疼地说道:“小欧年初的时候出了水痘,后来水痘好了就落下了。”宗欧也不喜欢王茂如捏自己小脸蛋,叫道:“我不喜欢,再捏我咬你。” “小兔崽,这脾气跟你娘似的,哈哈。”王茂如也喜欢这样皮小孩,摸了摸麻点儿道:“水痘?这年代……唉,这医疗科技还不够先进啊。” 玉琢道:“咱家孩足好了,别人家孩哪像咱家孩这样享福,寻常百姓家生孩养活大都不容易,还生活好呢。” “爹爹,爹爹。”采薇扯了扯王茂如的裤腿,指着飞艇说道:“我要坐,我要坐。”宗鼎和宗孚也叫嚷起来,“我也要,我也要坐。” 王茂如哈哈一笑,对马良说道:“行,行,马副官,你带他们三个去坐坐。”宗欧还小,就在nǎi妈胡嬷嬷的怀里,没有去和哥哥姐姐们玩。王茂如见到孩们,忽然觉得烦躁暴虐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等孩们走了,王茂如拉过来吴秋月,有些尴尬地说道:“那啥,吴秋月,吴中校,以后就是咱家六夫人了。”但见四个夫人表情不一,乌兰图雅满不在乎,似乎注意力都放在孩身上,他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xing比较直爽,有什么话不能藏着掖着,她是大夫人,当然先由她来说话了,玉琢牵了牵乌兰图雅的衣角,乌兰图雅这才说:“挺好的,以后多看着点他。” 玉琢心里不舒服了,大夫人乌兰图雅在家不争权夺利,基本上这个家都是她做主,这忽然来了一个六夫人,不就代表五夫人唐宝琪的地位了吗?这让她心里不好受,但是她表面上表现出来热情的样说:“既然大夫人都这么说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只是不知道叫姐姐还是叫妹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