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二章 祭奠冯国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 四 统一之战第五百六十二章 祭奠冯国璋

直系有两直,分别是以曹锟吴佩孚为首的实力最为强大的曹直,以李纯为首的冯直。长江三督是直系中的冯直,他们与曹直虽然说都属于直系,但是面和心不合,冯直偏向于南北共和,曹直则更注重权术和武力显得更加咄咄逼人,冯直现在是只求自保希望全国和平,这就阻碍了一直以来希望武力统一的皖系以及更加年轻更具影响力的曹直的发展。 现在的情况是,长江三督以李纯为首,可是李纯年事已高,又号称和平督军从不参与战事,不单对皖系避战对曹直也消极抵抗,直系冯直留下来的这三处地盘,相信不久后应该就会被曹直取代。王茂如心中暗想起来,自己能不能吞?若是吞了这长江三督的地盘会带来什么呢?首先,自己因为参加干涉俄国内战,导致东北五省财政赤字,国防军已经无力南下了,想要南下最少修养三年或者修养五年才行。其次,长江三督就算归顺自己,但是自己与他们的地盘相距甚远也无法消化。再者,这长江三督都是与曹锟同一辈的,而自己在北洋军中属于小字辈,他们岂会甘心归顺自己? 说起来,王茂如荣耀足够,但是资历不足,尤其作为北洋小字辈,很多人对他做陆军次长尚且不服更别说归顺于他了。但是拉拢长江三督,形成盟约之势,倒也对王茂如更加有利,如此一来自己不需要动手,只需要一封电报。就可以拉动长江三督影响中国政局,对自己的下一步发展极为有利。 王茂如道:“如此便好,对了,冯中尉,你有字吗?” 冯尹彬道:“尚且无字。” 王茂如道:“我给你取一个字吧。” “谢秀帅赐字。” 王茂如想了想他的姓名与期望以及家事,道:“大总统冯国璋字华甫,我希望你能够继承你爷爷的意志,全心全意味中华民族而奋斗,给你取字继华,冯继华。” 冯尹彬秉着的脸终于笑了。说:“谢秀帅。” “你现在调离总军务部,进入总参谋部外涉处工作,上级领导是外涉处处长张奎安。”王茂如说道,冯尹彬立即起立敬礼道是。王茂如笑说坐继续喝,冯尹彬犹豫了半天,终于说道:“秀帅,有件事我想直接报告给你,此事事关重大,还请秀帅做好心理准备。”见王茂如点头。冯尹彬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件牛皮袋,从牛皮袋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沓资料递给王茂如。稍显犹豫,说道:“秀帅,属下情非得已,并未给上官打小报告。” “没事儿,你的品xing我了解。”王茂如放下酒杯,接过来看了两眼,忽然被上面的惊住了。他低着头认真地读着资料,全然不顾周遭一切,里面的内容这太让他震惊愤怒。安置处居然对伤兵和烈士贪墨补助,这让军纪置于何处?这让一直以来善待士卒的王茂如的脸往哪里放?他气得胸口起伏不定,一张张仔细翻阅,已经读了一个小时,卫兵们在远处不敢点醒,冯尹彬忐忑地坐在一旁动也不敢动,他没想到秀帅会是这样的气愤。 一直到副官长马良走进来。见到秀帅气愤地盯着一沓资料,小心地说:“秀帅,夫人们安置好了。” 王茂如抬起头,双眼通红。吓了马良一跳。他把资料放在桌子上,反倒没有表现更大的情绪,只是他将这种愤怒压抑在心中,没有表现出来而已。他点了点头,对马良说道:“你们下去吧,我有事要单独问继华。” “是。”马良带着卫兵也不敢走远,就在门口站立。 王茂如忍着气愤,问道:“这是真的吗?” 冯尹彬站了起来,严肃地说道:“秀帅,我以我去世的父母发誓,资料上的情况千真万确。” “军中贪腐的情况,还有没有了?” “属下不熟悉其他情况,不敢妄加揣测。” 王茂如也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道:“此事不要张扬,我会处理,但事关重大,不能一举而得之,你知道吗?” “属下明白。” “你先回家探望一下吧,然后找时间看能不能联络长江三督,我委任你为全权代表与长江三督交涉。”王茂如想了下,补充道:“然后回来,我对你另有重任。” 冯尹彬忍住内心的激动,敬了个军礼道:“是。”他立即向军务处报告,然后乘坐火车回到了直隶河间,归绥与河间距离并不是很遥远,乘坐火车一天一夜就到了保定。冯家在保定有榨油厂的生意,冯尹彬直接来到榨油厂,榨油厂的管事起初没认出来这个少年的身份,冯尹彬道:“罗大伯,我是冯尹彬,小石头啊。”榨油厂管事罗老伯立即叫道:“小石头,真是你,你……”他激动地不行,小少爷这么大了,居然这么大了,冯尹彬说要回家奔丧,罗老伯立即给他安排了一辆汽车直接开回老家。 当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穿着国防军黑sè军礼服的冯尹彬在冯家大院门口一下车,顿时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冯家家主冯国璋去世正是在1919年年末,这个大雪纷飞的ri子,冯家人悲痛万分,所有冯氏家族的人都不远千里回来了,家族的人也难得聚在一起,却是因为家主之死。同时各地督军,名士,官员均纷纷派人或者亲自前来祭奠,冯国璋的葬礼规模在直隶河间可算得上是最大的了。河间历史上也出了不少英雄好汉,但是做到一国之首的,仅有冯国璋一人而已。 冯尹彬黑sè军装一下子就让人认出来是原东北边防军现在国防军王茂如的属下了,参加吊唁的人对这身黑sè军礼服再熟悉不过了,这套由尚武将军王茂如亲自设计,并由段祺瑞提倡的军装,如今渐渐被北洋军阀们接受,很多人都希望拥有一套正版的黑衫军服,不过黑山白条军服却是国防军独有,其他军队多是改良版,却总是做不出国防军的一身jing气神。 他们展现不出国防军的jing气神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接受过国防军的训练,在ri常训练中,军士长要求军士要抬头挺胸下巴抬高永远高傲地抬着头,各位军阀将军就算穿上黑山军服也被人耻笑沐猴而冠。 所以冯尹彬习惯xing地抬着下巴一脸高傲的表情,顿时让人认出这肯定是是国防军的人,只有国防军的人才这个二五八万的样子,这是王茂如派来的代表,只是这个代表好年轻啊。 “你是……”冯家大院管事梁丰陪着冯家三子冯佳遇走来迎接,只是觉得这少年隐约有些熟悉。 冯尹彬原本高傲的头颅顿时低了下去,忽然跪在地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头,道:“三叔,我是尹彬,小石头啊。” “小石头?”三叔冯佳遇惊讶道,仔细看清楚,还真是小石头,他激动地热泪盈眶,扶起冯尹彬看个仔细,可不是小石头怎样。这样子隐约之中比堂兄更加威武英俊来,没想到四年前冯尹彬辞别北上投军,如今成了国防军军官归来,他激动地说:“来来来,快随我进来。”紧握着他的手不放,脚步有些踉跄,冯尹彬忙扶住了他。走进门后,冯佳遇激动地说:“小石头回来了,回来了。” 几个冯家的三代小孩纷纷叫了起来大哥大哥地叫个不停,因为冯尹彬父母双亡之后从小长于冯国璋家,家中孩童都以他为大哥,几年不见大哥踪影,如今看到大哥意气风发地回来,更是让弟妹们崇拜不已。官二代见得多了,但是冯尹彬却隐姓埋名,如今穿着英朗的军服归来,一身的正气与萧杀,让从小娇生惯养的冯家三代很是佩服崇拜。 “大哥!你可回来了!”一个少女哭泣着跑了过来,抓着冯尹彬的手便不放开,正是冯尹彬的孪生妹妹冯凯彬。 冯尹彬点了点头,道:“嗯,带好弟弟妹妹,我给四爷爷上一炷香。” “好的大哥。”冯凯彬哽咽着止住了哭腔,走到弟弟妹妹中,几个弟妹忙问了起来,冯凯彬也是一问三不知。 众多宾客纷纷狐疑起来,一打听,原来这是冯家的一位少爷,现如今已经是国防军中尉军官了,国防军的中尉对应的官衔是副营长了,看样子才二十岁吧,此子前途无量啊,冯家还真是代有人才出,连国防军的关系也能拉扯上。 进了家中,看到庭院正中放着一口巨大的黑漆棺木,冯尹彬见到了众多亲人,终于就像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一样,跪在一直以来把他当做亲孙子的冯国璋牌位前失声痛哭。 “四爷爷,我回来晚了。”冯尹彬并不是冯家三代的长子,但是毫无疑问,他的父母因为早死,从小就被冯国璋带在身边,对他比对亲孙子还亲,他的死让冯尹彬心内极度痛苦,这一刻似乎一下子释放出来。 “江苏督军李秀山到!”一个身材偏瘦的五十几岁将军在二十几个马弁护卫下走了进来,一路走一路嚎啕大哭,“恩师,恩师啊恩师,秀山来晚了,来晚了啊!”他哭道棺木前,扑通一声跪在棺木前,流泪道:“恩师啊,学生迟来了,迟来了。你怎么不能坚持久一些,你一走,咱们直系可就没了主心骨了,没了主心骨了啊。”这人的哭声之惨烈,很是让在座的诸人动容,又引起了冯家人的伤心,于是冯家人也大哭起来。 这人就是冯国璋的学生江苏督军李纯。 ps:ps:不好意思哈,刚刚看球,更新完了一个半小时 w